Menu
Woocommerce Menu

跻身做市四大天王 南孚电池到底值不值100亿?

0 Comment


3月21日上午,福建南平南孚电池有限公司(下称“南孚”)董事会在“稀里糊涂”的三个小时中过去了。与会各方各怀心思,但董事会却未就实质问题提出交锋。  “最核心的沟通其实是3月20日晚的预备会议和3月21日12点散会后的沟通。”接近董事会的孙建章(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遗憾的是,这两次会议,南孚的小股东代表均被排除在外,成了“打酱油”的。  分红不卖股  分红动议和技改、海外市场开拓的不力,让南孚中小股东觉得宝洁缺乏做大南孚的实际行动。  3月15日,本报记者独家报道了南孚控股股东——美国宝洁公司涉嫌转移南孚资产败诉的消息,宝洁与南孚中小股东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的内幕开始曝光。  资料显示,南孚目前的股东有4家:宝洁公司间接持有78.775%股权,南平市国投有限公司(下称“南平国投”)持股12.344%,福建南平大丰电器有限公司(下称“大丰电器”)持股5.531%,北京中基企和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基企和”)持有剩余的3.35%。  “董事会并未涉及实质问题。宝洁提出要分红,遭到其他股东一致反对,因为公司目前尚处于案件诉讼期,但最终宝洁提出的类似于上市公司分红政策的动议得到了通过。”孙建章说,自2005年间接控股南孚后,宝洁一直有“分钱”冲动;最近的一次是2012年,南孚进行了3亿元的股东分红。  正是这些分红动议和技改、海外市场开拓的不力,让南孚中小股东觉得宝洁缺乏做大南孚的实际行动。  有分析认为,宝洁也确实并不希望南孚成为一个国际化品牌。目前,中国之外的海外电池市场第一品牌是金霸王,而金霸王正是宝洁的全资子公司。  “让中国的小儿子出去打亲儿子,宝洁肯定不会做。”孙建章说,目前南孚董事长Stassi
Anastassov正是金霸王的执行总裁。  也正是意识到上述问题,在代表中小股东与宝洁交涉的董事会预备会上,南平国投再次提出完善董事会治理结构、平衡好中小股东利益、甚至让宝洁出售部分股权的想法。  但宝洁也很强硬。  “一股都不卖!”孙建章转述Stassi
Anastassov的应答说。  拖字诀  宝洁的策略分为很多类,但整体上是以拖为主,维持当下利益格局对它最为有利。  由于宝洁在国内败诉的判决书递达宝洁高层大概需要三个月,因此,宝洁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应对南孚中小股东的策略。  “宝洁的策略分为很多类,但整体上是以拖为主,维持当下利益格局对它最为有利。”孙建章说。  改组董事会是宝洁采取的策略之一。此前,南孚董事会由11名成员组成,9名来自控股方,2名来自南平国投;经小股东强烈要求及经历了一系列败诉后,宝洁允许在南孚董事会增加一名董事,新董事来自中基企和,大丰电器继续无缘。  同时,为了避免南孚中小股东提出更多的诉讼和赔偿要求,3月21日的董事会上,宝洁还主持通过了一项投入700万元完善设备的动议。此外,就是准备重启此前已被停产的雅典娜项目。  “但200万只电池的产能订单,一个月之后,雅典娜还得停工。”孙建章说,“值得注意的是,宝洁已经开始注意到媒体对于其侵害南孚中小股东行为的报道。Stassi
Anastassov就向南平国投的代表发问,认为这样的报道不该见诸媒体,家丑不可外扬。再这样闹下去,对南孚没啥好处。”  就相关采访,宝洁发来的回应称:“宝洁公司在各国各地区市场运营时一贯尊重当地政府的相关法律和法规。作为负责任的合资方之一,宝洁一直尽职尽力帮助南孚业务发展。由于宝洁公司并购吉列公司,南孚成为宝洁在华合资企业之一。宝洁在全球各地经营合资企业都遵循着寻求双赢的原则,这也是数年来宝洁公司在南孚运营过程中始终遵循的原则,同时,我们也一贯遵守中国的商业法规,并按照我们与南孚合资方共同签订的合同和章程行事。我们把南孚当做公司重要的品牌资产,就像公司其他品牌一样。我们是负责任的大股东,一直鼎力支持南孚的发展,也将继续支持下去。”  因此,据孙建章透露,南平国投代表明确告诉Stassi
Anastassov:“缺乏实质表现,画饼无益。”  “南孚已占据国内一次电池约73%的市场份额,下一步的发展必须提前规划。而无论宝洁还是南孚的中小股东,其在南孚董事会中的‘暗战’符合各自的利益诉求。与十年前南孚被转卖给金霸王时相比,真正变化的大背景是中国已经由欢迎外资入股变得更为挑剔,因此,南孚中小股东的维权绝不会停止。”大丰电器总经理蔡运奇说。

被南孚电池借壳的ST亚锦,于2月9日做市的消息,像一阵强风,吹动了新三板二级市场这潭沉寂已久的死水。

上任刚满3年,宝洁现任首席执行官麦睿博(Robert
A.McDonald)却因业绩问题面临“被弹劾”的危险。  有部分投资者及董事会成员公开表示,对在麦睿博带领下的宝洁近来业绩持续下滑情况表示不满,希望更换新的CEO,来提振企业发展,为股东创造更大的收益。而宝洁董事会经过讨论之后,表示支持麦睿博的领导。一时之间,投资者和董事会陷入博弈。  行业专家则表示,虽然投资者的意见对董事会决定十分重要,但是宝洁短期之内换帅的可能性不大。该专家认为,宝洁业绩下滑是多方面原因共同作用产生的,并不是单纯的换帅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所以,从长远发展情况来看,宝洁应该不会轻易更换公司舵手。  投资者博弈董事会  据报道,激进投资者威廉·阿克曼(William
Ackman)盯上了宝洁公司。其创立的对冲基金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
LP已经出售所持花旗集团的股票,来增持宝洁公司的股份,并希望进一步提高股权持有比例。  据称,其已经买入大约价值20亿美元的宝洁公司股票,并且获得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批准。同时,阿克曼还提出更换宝洁首席执行官麦睿博的职位的要求,并向该公司施加压力,要求削减成本、提高利润率。  资料显示,Pershing
Square这样的基金在买入某家公司的股票建仓之后,通常会利用自己的大股东地位积极谋求改变,阿克曼在过去曾经通过增持股份,推动Canadian
Pacific Railway和零售商J.C.
Penney管理层改革。  不仅如此,宝洁董事会薪酬和领导力发展委员会主席詹姆斯·迈克纳尼(James
McNerney)也向其他股东表示,他不满麦睿博的工作表现,特别是在该公司一年之中3次下调业绩预期之后。其正与部分董事会成员讨论联系公司前高管,以替代麦睿博的职务。  据了解,宝洁分别于2012年2月、4月和6月3次下调收益预期,而其给出的原因分别为原材料成本上升势头迅猛和经济疲软、市场不振。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薛胜文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麦睿博如果离任,首先,管理层的变动可能导致公司经营战略和手段的变动,从而达到拉动公司业绩的目的。再者,新任CEO的改革措施或将提振市场信心,刺激股价回升,也有利于公司管理层和新近投资者统一意见,减少公司内部管理矛盾。  如此,正承受着提高公司低迷业绩压力的麦睿博,是否会为此而“丢掉饭碗”呢?宝洁方面在给记者的回复中指出,董事会正在制定一个让宝洁公司股东回归长期利益最高水平的计划,而且董事会支持CEO麦睿博对该计划的领导,并监督计划的执行效果。  同时,宝洁在回复中还指出,该董事会正在密切关注CEO扭转公司业绩的监管计划。记者了解到,该公司正在推行100亿美元成本削减计划,通过创新及价格优势,实现资源的重新分配,为股东创造价值。具体为,力争在2016年之前使公司消减100亿美元的成本,而为了提高利润,要把业务的重点放在40个规模最大的业务、20个最重要的新产品和10个最重要的发展中市场上。  虽然麦睿博获得了董事会的声援,但是业内人士分析称,阿克曼投资宝洁公司,似乎是在准备一个大的投资策略,为达到其利益的最大化,仍会向该公司施压,麦睿博能否保住“饭碗”,还要看投资方与董事会的博弈结果。  亟须提升业绩

在新三板日益冷清、做市商热情减退、很多企业纷纷退出做市的时候,一家百亿市值的企业忽然宣布要做市,让读懂新三板坚信2017中国新三板做市商大会的举行,意义重大。扫描文末二维码,你也可以参与这场盛事。

ST亚锦转做市的第二个交易日,股价大跌14.58%,较前一个交易日市值蒸发16.12亿。截止今日收盘,市值为96.01亿元,仍低于增发时100亿估值。在新三板做市公司中市值排名第四,仅次于神州优车、华强方特、孩子王,称得上是新三板做市四大天王之一。

南孚电池的投资逻辑究竟是什么,它到底值不值100亿?读懂新三板看到,市场上仍存在很大分歧。

1。南孚电池的经营究竟能否撑起百亿估值?

南孚电池究竟值多少钱?

2014年,鼎晖出资约6亿美元收购了南孚电池78.775%的股权。按交易价格估算,南孚电池估值47亿元。

2016年初,南孚电池借壳完成后,控股股东鼎晖随即发起11亿股的定增案,稀释30%股权从市场募资27.63亿,其中17亿用于购买南孚电池剩余的40%股权。在这次定增收购中,鼎晖按照每年5亿利润,20倍市盈率进行估值,估值达到100亿元。以2014年财报数据为准,按股东权益法估算,南孚电池全部股东权益为44.3亿元。

2017年2月9日,ST亚锦开始做市,做市后虽然经历了大跌,目前仍有96亿的市值。市场存在的分歧是,南孚电池的经营情况究竟能否撑起百亿估值?

南孚电池是干电池市场的龙头,但过去十几年间,以锂电池、铅酸蓄电池为代表的动力电池已经成为电池行业的风口。

从整个行业来看,干电池确实已过了产业爆发期。根据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的数据,全国平均每月碱性电池产量4000万只左右,零售价在2.5元左右,估算下来碱性电池市场规模约为数十亿,未来再次大幅增长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但同期锂电池的出货量大概在每月3.5亿只。

很多人也因为干电池的应用场景正在改变,不看好干电池行业。曾经很多用到干电池的小家电如收音机、手电筒等已经消失了,但同时也有一些新的应用场景出现,如剃须刀、电动牙刷等。目前干电池的应用场景包括医疗仪器、电动玩具、遥控器、计算机、照相机等家用电器具。

未来是会出现新的应用场景,还是已有的应用场景继续萎缩,可以说决定着干电池行业的未来。

虽然产业爆发期已过,但干电池是持续消耗品,市场需求非常稳定。这使南孚的经营情况和现金流都非常稳定。

从财务数据中也能看出南孚“稳定”的特征。根据2016年中报,公司营收10亿元,净利润1.5亿元,收购方预计未来3年大概维持4%-5%左右的增长。未来3年营收情况估算如下:

图片 1

除了财务情况比较稳定外,南孚还有一个隐藏的优势——渠道。碱性电池行业技术壁垒不高,品牌、价格和渠道才是产品销售过程中的主导因素。南孚在全国有180万个销售网点,如果能够发挥渠道优势,未来南孚的渠道上可以卖的东西将不限于干电池,这也是有人看好南孚的原因之一。

在经营思路上,南孚似乎也开始覆盖个人储能领域产品,目前产品线已经拓展到碱性电池、纽扣电池、充电宝、数据线、插排、感应灯等。

一面是行业早已过了爆发期,市场规模不会再大幅增长的现状;另一面是稳定的经营情况和现金流,及强大渠道带来的想象空间。这就是南孚电池的正反面。

2。投资人投南孚电池的逻辑究竟是什么?

市值近百亿,南孚电池的投资逻辑是什么?我们来听听参与ST亚锦定增的64位机构及自然人投资者怎么说。

“碱性电池有其优点,在它的应用场景中很难有什么产品能够整体替代,未来10年需求可能还会保持稳定”,“在宝洁控股的十余年间,南孚电池每年分红3-4亿现金,在没有进行任何固定资产投资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这个发展速度,非常难得”。

除了看好南孚的管理层和现金流,新鼎投资董事长张弛还特别看中南孚的渠道,“南孚电池的渠道强大,渗透力非常强,只有少数几个消费品企业可以比肩。对消费品企业来说是渠道为王的,以后在这个渠道上销售的远远不止电池,这一点鼎晖肯定也非常明白”。

而另几位机构投资者看中的是鼎晖的运作能力,及新三板发展带来的流动性改善和估值提升。

“南孚电池短期内没法上市,在三板上融资相对更容易。南孚已经是行业内的龙头企业,我们投南孚的逻辑就是,公司后续一定会有大规模收购”,某位机构投资者寄望于行业整合。

另一位机构投资者告诉读懂新三板,“南孚电池是鼎晖唯一控股的实业公司,虽然是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但鼎晖从二级市场套现的可能性并不大,真正需要退出的是那些定增进来的机构,但是大家更寄希望于将来新三板市场环境改善,有大机构进来再退出,目标不是散户。”

至于ST亚锦为什么在这个时点选择做市,某机构投资者认为,“一是因为当时定增时就有几家做市商参与;二是因为南孚短时间没有上市计划;三是鼎晖希望南孚电池成为新三板的龙头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做市提高流动性是最佳选择”。

3。鼎晖运作二十年,目前已套现10亿

南孚是鼎晖唯一控股的实业公司,说鼎晖在南孚身上已经运作了20年,一点也不为过。

从1997年中金公司投资南孚开始到2017年,正好20年。2016年初,鼎晖控制的大丰电器以60%的南孚电池股权作价26.4亿,通过定增借壳ST亚锦,将南孚电池送上国内资本市场。一举成就了2016年新三板最大借壳案。

而鼎晖持有的70%股权相对评估价值增值40亿,在第二次增发购买股权的过程中已经成功套现10亿。

此前的南孚电池可谓命运多舛,在外资控制下,发展处处受限。

1997年,时任中金公司直接投资部负责人的吴尚志投资了中国移动、新浪网、鹰牌陶瓷、南孚电池等一批泛消费类企业,获得丰厚的投资回报。

1999年,由中金牵头,包括摩根斯坦利、荷兰银行组成的外资买方团注资南孚电池,并在南孚和福盈电池合并后持股53.725%,控股南孚电池。在南孚电池如日中天的年代,外资股东否决了南孚电池A股上市的建议。此后南孚电池历经股东变动,发展也受到限制。

2003年南孚电池的股权被出售给吉列公司,摩根斯坦利等投行顺利退出,利用南孚电池在全国的营销渠道,吉列公司的金霸王电池得以在国内销售。此前一年,中金公司剥离股权投资业务,吴尚志等人成立了鼎晖投资。

2005年,宝洁兼并吉列,南孚电池又成为宝洁公司的子公司。

2007年鼎晖开始运作夺回南孚电池的控股权,为此收购了大丰电器,当时大丰电器持有5.53%南孚电池的股权,大丰电器成为此后鼎晖运作南孚电池的内资公司平台。2014年,借宝洁公司实施收缩战略、出售非核心业务之时,鼎晖出资约6亿美元收购了南孚电池78.775%的股权。终于从外资手中夺回这个民族品牌的控制权。

值得一提的是,消费行业一直是鼎晖的强项。从1997年在中金开始,吴尚志就开始投资消费企业,先后投资过中国移动、新浪网、鹰牌陶瓷等企业。2002年鼎晖成立以后,消费也一直是鼎晖看好和发力的行业。而目前南孚是鼎晖唯一控股的实业公司。

摆脱了外资控制的南孚,已经错失了登陆A股的最佳时机。作为鼎晖唯一控股的实业公司,借助新三板这个平台,还有机会重新起飞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