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揭秘亚马逊仓储的阴暗面:像一座监狱

0 Comment


【中国经营网注】仓储中心可以说是亚马逊实体运营的一大支柱。不久前,《连线》探访亚马逊位于菲尼克斯的PHX6仓储中心,并撰文对其背后的配送运作进行了详解,让人唏嘘不已。不过近日又有一部纪录片记录了亚马逊仓储阴暗的一面。  据虎嗅网的报道,对网购者来说,亚马逊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对一些亚马逊前员工来说,那里却像是监狱。而在亚马逊的某些商业伙伴看来,与之打交道甚至会威胁自己的生计。“我感觉亚马逊就像一个监狱。”一位曾经在亚马逊仓储中心任职的女员工在纪录片中说。她和多位受访者都表示,亚马逊的用工环境十分恶劣,几乎任何事情都会被计时,包括上厕所、包装商品、从货架取货。  在一部名为《亚马逊崛起》(Amazon
Rising)的纪录片中,CNBC曝光了亚马逊商业行为的阴暗面,不仅仓储中心的用工环境恶劣,他们甚至会窃取合作伙伴的业务。尽管CNBC发现,亚马逊仓储中心的员工对这份工作带来的薪水和福利心存感激,但有几个人却这份工作过快的节奏,以及不切实际的过高预期表达了不满。CNBC还表示,他们与100多家通过亚马逊集市销售商品的独立企业进行了沟通,其中有20家声称,亚马逊试图与他们的供应商单独签订协议,采购相同的产品,并直接通过亚马逊网站销售。“的确如此。”亚马逊前高管约翰·罗斯曼(John
Rossman)告诉CNBC。  早在2011年,就有媒体曝光亚马逊的工作环境问题:  员工们说他们被迫在广阔的库房里忍受酷热,被督促着以一种多数人无法坚持的节奏进行工作。员工们经常因为他们的效率受到指责,或得到解雇的威胁。无法达到工作期望的结果经常出现,这时候员工会丢掉工作并被护送出库房。员工们说,这些场景使某些员工掩盖自己的痛苦,在受到伤害的情况下努力工作,以免自己也被解雇。  在夏季的热浪中,亚马逊在外面停靠的救护车上安排了医护人员,时刻准备对那些脱水或者出现其它形式热病症状的人进行医疗救助。那么无法快速退热并恢复工作状态的人将被送回家,或者被放到担架和轮椅上转移到地区医院。新的求职者已准备好在任何时间开始工作。  六月的时候,一位急诊室的医生在治疗了一些产生高热症状的亚马逊库房员工后,给联邦执法人员打了一个电话,报告了“不安全的环境”。不只是医生有报告,库房员工同样对联邦执法人员提出了抱怨,其中有一名保安员在报告中说自己看到因高热而发病的孕妇们。  2013年11月,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曾对亚马逊一间英国仓库进行秘密调查后发现,这里的员工工作环境十分恶劣,精神健康专家甚至认为这可能会引发身心疾病。  英国亚马逊斯旺西货仓的拣货员需要在工作中推着手推车,在80万平方英尺的仓库里收取订单货物。这个随身携带的扫描器会记录拣货率,并把他的工作情况反馈给值班经理。如果拣货有误,扫描器还会发出“哔哔”的警告声。  在这一消息一经披露后,亚马逊恶劣的用工环境就引发了民众的巨大抗议。日前,亚马逊英国地区的一些仓管人员就在Change.org网站上发起了名为“亚马逊英国:我们圣诞所需要的只是合理的薪资收入。”的大型请愿活动。在仅仅2天时间内,这一请愿活动就收集了超过4万份签名。据参加请愿活动的亚马逊员工透露,为了应对圣诞购物季的巨大网购订单量,1.5万名被临时雇佣的亚马逊员工甚至都没有拿到最基本的薪资保障。  为BBC《全景》栏目录制亚马逊工作情况的报道列举出了该公司压榨员工的七条不合理规定,具体如下:  1.
仅仅给予员工15分钟的休息时间,且无论休息时间开始的时候员工身处何处(要知道,亚马逊仓库的占地面积非常巨大)。  2.
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0小时。  3. 强制性加班政策。  4.
对员工上厕所时间进行监控和计时。  5.
实行员工积分制度。举例来说,如果员工上班迟到一分钟将被扣0.5分,而累计满3分就将被开除。  6.
尽管财力雄厚,但亚马逊仅向员工支付法定最低工资。  7.
为员工配备用于记录他们工作和拣货率的跟踪器,如果员工表现不佳的话同样会被开除。  【编辑:小生】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1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这句话如果被安在世界首富贝索斯头上,似乎也毫无违和感,毕竟亚马逊的基层仓库工人工作强度大、报酬低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西雅图的全球首富贝佐斯和东八区的大强子在这方面所见略同。可如何定义“混日子”,就各有各的思路。

不过近日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公开了一份亚马逊公司内部文件,还是震惊了美国的舆论。

在京东,这很简单。“混日子”和“兄弟”的最终解释权当然都归大强子所有。

每经小编注意到,虽然出于保护当事人隐私目的,这份文件的很多语句已被删去,但剩下的信息仍然揭示了一副令人震惊的图景:

美国人不搞这一套。

在亚马逊的仓库里,一个工人每小时必须完成几百个包裹的包装工作;强大的AI系统不仅能跟踪每个人的工作进度,甚至还能精确计算工人消极懈怠的“摸鱼”时间(Time
Off Task,简称TOT)。

亚马逊被曝光构建了一套AI系统,可以追踪每一名物流仓储部门员工的工作效率,统计每一名员工的“摸鱼”时间,然后自动生成解雇的指令。

如果说用机器监督人类干活还没有超越你的想象力的话,那么来看看这种充满“科技感”的底层工人结局。根据the
Verge公开的文件,亚马逊的AI“监工”可以根据实时数据,生成在线解雇指令,直接绕过主管开除工人!

曾经亚马逊用AI来决定招人与否,最终因为反对的声浪而废止。好,现在亚马逊改了一个方法,用AI来决定该不该解雇一个员工。

机器不仅可以取代人类劳动,甚至机器可以自己决定开除人类,这种科幻小说里才有的场面震惊了美国企业界。以如此高的强度逼迫工人劳动,自然也会对工人的健康留下深远的负面影响。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亚马逊现在用机器判定:

每经小编注意到,就在今年2月,肯塔基州一位罹患慢性膀胱炎症的前员工愤怒地将亚马逊告上法庭,认为亚马逊克扣他正常上厕所的时间,因此索赔300万美元。

你,是不是贝佐斯的兄弟。

而英国一家劳工保护组织的问卷调查显示,有74%的英国亚马逊仓库工表示不敢在上班期间正常去厕所,有人甚至用塑料瓶解决排泄问题。

The
Verge最近拿到了一份文件,里面有几十页、900多员工,被AI监工解雇,理由都是“工作效率太低”。

AI在线开除工人

实际的数量可能更多,一个2500人的仓库一年就解雇了300人,裁员比例超过10%,而亚马逊在全美有75个这样的仓库。

此前因为与巴尔的摩的一名前员工存在劳动纠纷,亚马逊向美国全国劳资关系委员会出示了开除员工的名单和理由。The
Verge通过《信息自由法案》获得了这一文件。

没有厕所,但有瓶子

在这份被公开的文件中,代表亚马逊的律师承认,该公司在2017年8月至2018年9月期间因未能达到生产率指标而解雇了巴尔的摩仓库中心至少300名员工。

首当其冲的就是亚马逊发货仓库的拣货工人们。

这个数字并非小数。巴尔的摩仓库中心目前有大约2500名全职员工。假设这个比例稳定的话,这意味着亚马逊每年因生产力原因解雇的员工将超过10%。在整个北美范围,亚马逊运营着超过75个仓库,拥有超过12.5万名全职员工,每年被解雇的人数可想而知。

亚马逊用数字追踪器监控他们从货架上挑选和包装物品的速度,严格规定时间和目标。

这份文件还显示,亚马逊的AI监工系统可以实现深度自动化的跟踪过程。如果员工的工作速度变慢,或者长时间没有接触包裹(上厕所、喝水等情况),该系统会将这些情况视作偷懒,算在“摸鱼”时间内。

最初亚马逊对员工的要求是每小时包装80件商品,后来这个要求提高到每小时120件。有员工表示,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还有4000名员工曾联名请愿,希望亚马逊把目标降低15%。

可怕的是,如果生产率指标数次不达标,AI系统会自动生成警告,并且最终在线生成解雇员工的指令,这个过程不需要主管的意见。也就是说,亚马逊的基层员工可以因为AI的判断而自动被开除。

本来工人的工作强度已经够大了。而更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的系统还能管理和限制员工离开岗位的时间。

不过,VOX网站表示,亚马逊方面向该网站表示,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主管有权推翻AI的决定,挽救员工的工作机会。

在无法完成KPI和系统监控的双重压力下,很多员工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因为厕所太远,来回一趟可能需要10分钟,有人选择在走道里用塑料瓶解决。

亚马逊方面则声辩认为,AI系统的上线主要目的不是惩罚和解雇员工,而是为了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亚马逊表示,只有当工厂75%以上的工人达到工作目标时,才会进一步提高目标门槛。另外,表现最差的5%的工人有机会参加培训计划,以求改进。

一份调查显示,亚马逊3/4的员工都害怕因为上厕所而浪费时间。

员工心声:不敢上厕所

不仅仓库工人,连配送员也是高速运转。为了完成配送指标,他们的排泄问题也是在车上解决的。

著名的亚马逊批评家Stacy
Mitchell表示,“这些机器人将员工视为冷冰冰的数字,而非活生生的人。”

亚马逊发言人说:“我们的系统是为了辅助员工改进效率,并提供额外的培训,我们绝不会解雇员工。”

亚马逊员工的工作压力有多大?

摸鱼?不存在的

《卫报》报道显示,早在2009年,亚马逊就提出了每小时140个包裹的打包要求。在米尔顿凯恩斯物流中心,亚马逊甚至要求员工一周工作七天。如果请病假,员工会收到一个“惩罚点”,集齐六点意味着被开除。

这个被亚马逊员工视作猛虎的监工系统,到底是什么样的?

去年,美国明尼苏达州仓库的东非移民工人组织了抗议亚马逊的活动。仓库员工易卜拉欣称,当时仓库要求的打包速度是每小时240个包裹,但在旺季时最高可达每小时400个包裹。

在一份文件中,记录了这个自动化追踪和终止系统的过程。

作为28岁的单身母亲,易卜拉欣每天从下午5:30到早上6点上12个半小时的夜班。在机场、渔船工作过的她认为,亚马逊仓库的工作条件是最恶劣的。

文件显示,这个系统追踪着每个员工的生产率,并在没有人类主管意见的情况下,自动生成工作效率报告,并进一步发出警告或决定终止劳动协议。

“每天我走进那扇门时都充满了恐惧,认为今晚将成为我被解雇的时刻。当你在仓库工作时,你必须做好心理和身体准备,但我以前从未感受过像这样的职场压力。我想为了家人竭尽所能地挣钱,但有时我无法忍受这种压力。亚马逊推动人们赶工的方式并非道德。”

12

很多亚马逊员工坦言,由于害怕“摸鱼”时间超过限制,他们甚至不敢在工作时间上厕所。有英国仓库工人怕厕所距离太远来回时间太长,只好在过道或者车间格子里用塑料瓶解决排泄问题。

英国一家劳工保护组织的问卷调查显示,74%的受访亚马逊工人表示上班时间避免使用厕所,因为他们担心自己错过生产目标进度。不断上升的目标要求也对员工的心理健康造成了影响,其中55%的人表示在亚马逊工作期间患有抑郁症。超过80%的员工表示他们未来不会再申请亚马逊的工作。

“从他们(管理层)的角度来看,我们没有生病的权利。”一位身为父母的工人在调查中匿名表示,甚至怀孕的准妈妈也不被允许请病假。另一名工人表示,虽然他已经提交过病假条,但他的主管仍然忽视假条,坚持要他来参加会议。

前员工索赔300万美元

尼古拉斯·斯托弗曾经在亚马逊公司位于肯塔基州温彻斯特的一家客服中心工作。在被亚马逊解雇后,他愤然起诉该公司。据称,他的主管曾因为他上厕所的次数过多,当面管他叫“时间小偷”。

在他于2017年12月21日收到的非自愿雇佣终止信中,没有任何书面解释他被解雇的原因。不过,斯托弗说他的主管经常口头指责他“过度使用卫生间休息机会”而耽误了工作时间。

由于身患克罗恩病(又称克隆氏症,一种膀胱部位慢性炎症),斯托弗被迫比其他员工更频繁地使用卫生间,这导致他一直受到训斥。

斯托弗在投诉中说:“克罗恩病的症状可能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发生,可能需要紧急响应,包括对卫生间设施的迫切需求。”他认为亚马逊公司违反了美国残疾人法案,其中包括“个人无条件使用卫生间的权利”。斯托弗表示,他在试训和上班期间明确向公司透露了自己的患病情况。

今年2月15日,斯托弗提起诉讼,要求亚马逊公司赔偿300万美元的潜在工资损失和克罗恩病症状显著扩大带来的精神损失。

斯托弗的起诉书显示,除了每天一小时的用餐时间外,员工每天只有两次15分钟的休息时间以及每周累计20分钟的个人活动时间。员工每天上厕所的时段则被固定分配到相应的休息时段中,个人无权更改。

(责任编辑:余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