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变4》破内地票房纪录 广告植入频惹纠纷

0 Comment

就在《变形金刚4》(以下简称“《变4》”)不断刷新国内电影市场票房纪录,勇往直前地冲向20亿元大关,甚至超越北美票房的时候,背后的纠纷和官司却是接踵而来:先是北京的盘古大观要跟《变4》的片方打官司,诉其没有达到植入广告的效果;接着,7月23日,重庆市武隆喀斯特旅游集团也在北京
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变4》违约,一九零五(北京)网络科技有限(电影网)、美国派拉蒙影业公司没有按照协议履约,给武隆喀斯特旅游集团造成负面影响。  《变4》不但刷新着电影票房纪录,而且植入广告的数量和收入也是史无前例的,据统计在这部长达160分钟的影片中一共植入了41个品牌,中国本土品牌更是高达17个之多。但是真正被观众看到并记住的总是很少数,于是就出现了诉讼、纠纷甚至打官司,周黑鸭、盘古大观、武隆天坑都在其列。这也给众多国内品牌敲了一下警钟:植入大片,未必得到的是眼球,有可能是一地鸡毛。  违约还是炒作?  在《变4》中,香港、北京和重庆武隆都有很多取景,其中有很多打斗的场面是在香港和重庆的武隆天坑拍摄完成的,然而,由于香港的画面和武隆天坑的画面是穿插进行的,倒是很多观众误以为这是香港附近的一个景区,因为整个电影无论字幕还是景区的画面中都没有显示出“中国武隆”的字样。  这是让武隆喀斯特公司总经理黄道生最不能接受的。“根据我们与一九零五网络科技公司和美国派拉蒙公司签订的协议,约定以场景和台词体现武隆景区品牌和景观,并在电影画面中以地标牌的方式醒目呈现‘中国武隆’的标识,但是最终在电影中没有得到呈现,造成普通电影观众根本不知道是武隆景区的画面,反而认为拍摄地发生在香港附近。”黄道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为此,武隆喀斯特公司已经委托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作为代理人,于7月22日向重庆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讼状。诉讼请求包括:一是要求美国派拉蒙影业公司采取补救措施,在其出品的电影和DVD载体发行或者数字平台播出该影片加入“中国武隆”标识;二是要求,片方退还已经支付的合同款480万元;三是要求《变4》承担因为景区封闭造成的经济损失400万元;此外,还要求片方赔偿预期利益损失1200万元。  黄道生告诉记者,造成这次“事故”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一九零五网络科技公司作为代理公司,没有让武隆喀斯特公司看到最终的样片,尽管武隆喀斯特公司多次要求要看样片,是否拍摄内容符合协议的内容,但一九零五网络科技公司以各种理由推托,并口头保证会呈现“中国武隆”的标识。但是,最终正式放映后呈现的画面和效果与协议出现较大的出入。  而此前,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发表声明,宣告全面解除与电影《变4》的合作。由于影片上映前夕,盘古氏未获得与《变4》合作方约定的多项合作权益,包括盘古七星酒店成为T4全球首映VIP庆典举办地,盘古大观获得使用《变4》版权授权和许可,盘古大观主体建筑出现在《变4》全球任何版本的预告片或者宣传海报中。尽管盘古氏多次发函敦促,但却始终没有得到各合作方的回应。最终,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发表官方解约声明。  风险无法评估的植入广告  2013年底被搁置了三年之久的公路片《无人区》才上映,尽管上映获得了不错的票房,但对于片方而言,耽误在时间上的成本已经无法计算。据说,当时片中也有植入广告,由于晚了三年才播出,片方不但要退款给客户,还要剪掉其画面。这对双方都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在世纪鲲鹏娱乐营销的创始人杨宗灵看来,做植入广告,影视剧无法播出应该是最大的风险所在,当然也包括那些票房收入惨淡的电影。相对而言,电视剧的植入风险会比较小一些,对于一些大制作高投入的电视剧作品,只要其后期能通过广电部的审片,一般都会在主流的卫视频道或者央视播出,其收视率一般也都会有一定的保证,所以,对于企业客户不至于血本无归。

满载中国元素的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最近红到爆,钱赚得多,眼球赚得多,但是非也多。

据报道,重庆武隆景区起诉好莱坞影片《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以下简称《变4》)片方合同违约案26日在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也是重庆首例涉外影视植入广告合作纠纷。

昨天,它凭借上映11天票房14亿元的战绩,成功把坐了4年内地票房冠军宝座的《阿凡达》拉下马。

2013年12月,重庆市武隆喀斯特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与《变4》制片方美国派拉蒙影业公司、《变4》协拍方一九零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约定以场景拍摄和台词体现武隆景区品牌景观,在电影中以地标牌的方式醒目呈现中国武隆标识等内容。

也同样在昨天,重庆武隆喀斯特旅游有限公司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准备起诉《变4》的片方美国派拉蒙影业、一九零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违约,因为他们没有按合同在片中植入中国武隆字样。

然而《变4》电影首映式上,重庆喀斯特公司发现影片中并无中国武隆标识呈现。该公司认为,片方违约导致观众无法从电影中得知武隆景区系外景拍摄地之一,景区没能通过电影高票房达到预期效益。

而这样的纠纷,并不是第一起。

庭审中,被告派拉蒙影业公司辩称,中国武隆标识只是未在全球公映版本中体现。且植入标识为合作协议的部分内容,协议的其他合同义务已履行,不存在违约,要求原告支付合同尾款和滞纳金等共计1240余万元。

看来在高调植入《变4》后,大家都在后续的宣传上动足了脑筋,让高价的植入费用,能产生更大的效果。

庭审期间,双方举示了各自的证据,并对对方举示的证据进行了质证。经6小时庭审,合议庭宣布休庭,将择期宣判。

《变4》中,武隆戏份是这样的:擎天柱在香港大战时被甩到了一个山谷,在那里驯服了机器恐龙后,重返香港维多利亚港的主战场。这个山谷就是重庆武隆天坑景区。

影片导演迈克尔贝在2012年年底就写好了这段戏。最终,在一九零五公司的牵线下,选定武隆天坑作为拍摄点。不过,在上映的影片里,北京、广州、香港的戏份上都有字幕标注地点,却没有出现中国武隆的字样。武隆喀斯特公司总经理黄道生昨天认为:普通观众从电影中根本不知道这是武隆景区的画面,反而会根据剧情认为,拍摄地在香港附近。

黄道生展示了部分合同以及和一九零五公司就《变4》植入的邮件联络,在电影画面中以地标牌的方式醒目地呈现中国武隆的标示。影片公映之前,武隆方面没看到影片脚本,也没能提前看到影片。直到6月23日,黄道生在北京看了《变4》首映才发现出了问题,当时离影片上映已经只有4天时间。之后,武隆和一九零五公司之间多次协商,但没能达成一致。

问及具体索赔的数字,黄道生说目前还在估算,《变4》作为我们武隆今年营销中的主打线,现在发生了这样的问题,与我们预期目标有很大差异。

他强调维权并不是为了炒作:我们也并不愿意这样做,要的就是一个公正的说法。

昨天晚上9点多,一九零五公司对媒体发表书面声明,对于在《变4》中未出现中国武隆的标识表示遗憾。不过,公司强调:造成上述结果的原因是喀斯特未按合约要求如期付款,导致我司无法确认其植入项目是否正常进行。直至2014年4月14日,武隆拍摄结束后五个半月我司才收到相关费用。

而延迟付款的后果就是忙中出错,制作公司对中文认知程度不足,忙中出错,误认为实景中以青龙桥三字出现的石碑就是已经做好的中国武隆的石碑。

品牌转瞬即逝

周黑鸭也很不爽

围绕《变4》中国品牌植入的纠纷不止武隆景区一家。

在影片上映前,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以自己未获得与《变4》合同约定的主要合作权益,包括:8个月的大型电影道具展览,盘古大观主体建筑出现在《变4》全球预告片和宣传海报中等,将与之接洽的家赋中国、诚信盛世两家公司告上法庭,并致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暂缓或停止《变4》的上映。

最终,盘古氏和派拉蒙公司达成协议,大黄蜂模型从北京前门搬到盘古七星酒店展出,并举行了《变4》北京首映庆典。

同样存在问题的还有周黑鸭。电影里,该品牌转瞬即逝看不清商标,让商家很憋闷。昨天,周黑鸭合伙人郝立晓表示,我们的律师已经给出了意见,目前还需要做一个基本的核实。

郝立晓透露,按照和第三方公司瑞格传播签订的《变4》植入合同里列明的支付比例,周黑鸭的植入尾款还没有付。

原标题:电影放了,武隆急了

来源: 钱江晚报 记者:江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