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高价进口药热销背后:高频次学术营销“贿”医生

0 Comment


医药反腐风口浪尖之际,各大医药企业举办学术会议都变得谨小慎微。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8月9日,胰岛素巨头诺和诺德组织来自全国各地的近300名医学专业人士飞往青岛参加其主办的学术会议。与以往的高调行事不同,此次诺和诺德举办这样大型的学术活动不仅未有任何宣传,甚至在其官方网站上也未有描述。  一位外资药企的医药代表透露,去年葛兰素史克(GSK)事件以来,随着医药反腐的持续推进,他所在的外资药企停止了所有单独举行的学术营销活动,转而赞助由当地政府以及行业协会所举办的医学会议和论坛,即便这样,投入也相比以往减少了一半以上。对于诺和诺德敢于单独举办如此大型的学术活动,该医药代表的反应是惊讶,诺和诺德此番“低调”行为显然风险不低。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只要不直接与医生达成销售利益链,不向医生进行实质性的商业贿赂,举办这样的学术会议并不违规。  然而,在跨国药企如此青睐“学术营销”背后,无力承担其巨额成本的大多数国内药企正逐渐被其抛在身后。  费用不菲  诺和诺德此次会议是企业为了营销做的营销会议还是纯学术会议?该会议费用由谁承担?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医生的机票和住宿费用由谁承担?有没有变相邀请医生旅游的嫌疑?记者就此问题向诺和诺德求证。  诺和诺德简单回复称:2014年8月9日,诺和诺德在青岛举办了一场以分享糖尿病治疗及内分泌学领域最新科研情况为主题的医学会议,该会议由诺和诺德发起,邀请到276名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参加。本次医学会议所涵盖的主题分别是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的诊疗现状、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的胰岛素治疗临床试验总结、从ADA和EASD大会学术演讲看2型糖尿病的β型细胞损伤和低血糖的影响、下丘脑垂体疾病的诊断、柳叶刀糖尿病及内分泌学杂志最新临床研究成果分享。  然而,对于会议是否为诺和诺德独办,所涉及费用由谁承担等问题诺和诺德没有透露。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8月10日送机表上显示,来自全国各地医院的276名医务人员乘飞机或高铁离开青岛时,送机人员正是来自此次糖尿病会议的举办方诺和诺德。  在这份送机名单上,276名医务人员分别来自于国内的大中型医院,如辽宁省人民医院、大连市中心医院、石家庄第一人民医院等省会或副省级城市的大医院,也有来自于各三四线城市中心医院,以及各高校的附属医院。记者按医务人员姓名随机查询了一些医生,均是所属医院的内分泌科治疗糖尿病领域的医生。  诺和诺德目前在国内糖尿病治疗领域的畅销药有诺和灵(精蛋白生物合成人胰岛素注射液)系列的诺和灵30R、50R、N、R等,诺和龙(瑞格列奈片),诺和力(利拉鲁肽注射液)等。除了诺和力之外,其他系列产品都是在国内销售了很久的药品。  据了解,诺和诺德的此次学术会议的举办地是在青岛银沙滩温德姆至尊酒店(原青岛凯宾斯基饭店)。记者从温德姆至尊酒店的官方网站上了解到,该酒店的标准间价格每天最低为1000元(含早餐)。  山东一家外资药企的医药代表告诉记者,一般向这种单独由某家企业举办的医学会议,费用基本上均为企业全程承担。类似这种全国性的会议,仅以食宿加往返机票计算,企业为每位参会医生平均花费将会达到5000元左右,这还不包括给一些权威专家的讲课费用。如果依照这一标准,意味着诺和诺德举办此次会议的花费将达到150万元左右。  对于糖尿病胰岛素治疗领域的绝对霸主,150万元的会务费用对于诺和诺德来说显然只是小数目。今年2月份,诺和诺德发布年度财报,称中国地区业务一直是诺和诺德销售额的重要增长点,年平均增长率保持在19%左右。财报显示,2013年,中国区销售额为71.6亿丹麦克朗(约13亿美元),占全球总销售额8.6%,同比增长13%,保持了很高的增长幅度。  医药营销潜规则  不过类似的大型学术会议“营销”正在逐渐转向小型的学术交流会议。  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某医院糖尿病医生告诉记者,目前在北京,大型的糖尿病医学会议或论坛是由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分会主办,诺和诺德、赛诺菲、礼来等大型外资药企只是赞助方,并不能直接影响到医生的开处方行为。

由葛兰素史克GSK在华涉嫌行贿案引发的反腐风暴犹如蝴蝶效应一般,对医药行业的影响不仅体现在被调查企业的数量上,还体现在了行业数据上。

医药网4月22日讯
药企、械企赞助学术会议的路在这一省被堵死。该省医学会发文,4月16日起,医疗机构一律不得再接受医药企业提供的会议或培训费用。
医学会发通知,不再接受赞助费
据“医药代表“微信公众号消息,日前,云南省医学会发布《关于不再接受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医药产品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提供会议及培训费用的通知》,自今年4月16日起开始执行。
这份云南省医学会向其各专科分会发送的通知显示,“不接受费用”的措施是依据云南省卫健委等10厅局委《关于转发国家卫生健康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等9部委局2018年纠正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要点的通知》(云卫医发〔2018〕24
号)的要求而来。
其中提到,“医疗机构及行业协会、学会等社会组织要严格遵守接受社会捐赠资助管理有关规定,不收受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医药产品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以各种名义、形式给予的回扣及提供会议及培训的费用”。
同时,云南省医学会在通知里提出,以后医学会召开学术会议和举办培训班将采用收取参会人员培训费的方式进行,严格执行会议预算报批审核制度。
交流的捷径,促成8.2亿元赞助费
医药企业赞助学术会议由来已久,且被认为是医药企业与医生取得联系的最佳捷径。
此前,新华社曾在报道援引湖北一位药企负责人的说法,通过赞助学会举办的学术会议,是药企结识各大医院科室主任的捷径,节约人力财力和时间不说,混个脸熟也更好办事。
因为是“捷径”,医药企业赞助医院、医学会开学术会议成为行业最流行的公关做法之一。同时,通过学术性会议能留下医生的通讯录,也成为会议吸引赞助的砝码。
更甚者,上述药企负责人直言“能够赞助这些学术会议,对药企是求之不得的事,有些厂家还轮不上”。
愈演愈烈之下,一些医学会议组织收取的赞助费更是达到亿元级别。
2014年,中华医学会以“一年内召开了160个学术会议、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的事件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当年6月24日,国家审计署公示的《卫生计生委2013年度预算执行情况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审计结果》显示,2012-2013年,中华医学会在召开的160个学术会议中,利用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作为回报,以20万-100万元的价格公开标注不同等级的赞助商资格,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
“8.2亿赞助费”的事件在当年引发大量关注,网友们更是将学术会议形容为医药企业与医生们的“联谊会”。
有不少评论文章认为,医药企业不是慈善机构,也要生存和发展,其赞助费、活动经费等费用最终还是会加进药品和医疗器械的价格中去,层层加码之下,医疗费用难免水涨船高。
赞助学术会议的6种模式
针对中华医学会的事件,原国家卫计委在一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已责成中华医学会进行整改,要求其对学术会议招商中存在的问题逐一检查,在对照检查期间暂停学术会议招商活动。
由此,赞助学术会议成为业界争议的话题。按照一些评论文章的观点,赞助学术会议似乎游走变相贿赂医生的边缘。
在这之后,2015年8月26日,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定并印发了《卫生计生单位接受公益事业捐赠管理办法》,其中明确了卫生计生单位可以接受以及不得接受的捐赠项目。
在“可以接受”项目里,包含捐赠“用于卫生计生领域学术活动”。而同时,不得接受条款中也明确指出,捐赠不得“涉及商业营利性活动;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商业贿赂;与本单位采购物品挂钩”。
2018年初,中国工商报曾发文分析关于药企赞助学术会议的风险问题。
其中,文章对药企赞助学术会议做了具体描述,即:药企赞助学术会议是一种常见的市场行为,是指药企主办学术会议,或通过对医药行业协会、医疗机构等医药学术会议主办单位进行赞助,或对参会医生提供资金资助,帮助解决参会医生的食宿、交通及专家授课、会议场地费用等。
文章中提到,根据赞助对象和方式的不同,药企赞助学术会议主要有6种常见模式:
1、对医药行业协会主办的会议提供赞助; 2、对医疗机构主办的会议提供赞助;
3、对行业协会、医疗机构委托的第三方会务公司提供赞助;
4、自办学术会议、邀请并赞助医生参加会议;
5、赞助医生参与第三方主办的学术会议,承担参会医生的交通、食宿、注册费用;
6、以费用报销的形式,为参会医生个人提供参会的交通、食宿、注册费用。
多家医药企业被处罚
实际上,业界对未按照《卫生计生单位接受公益事业捐赠管理办法》规定进行的赞助是否构成商业贿赂一直存在争议。
不过,近年来反腐加压,监管趋严,医药企业赞助医生参加学术会议被认定为商业贿赂的案例在持续增加。
最突出的是,在不足两个月的时间里,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连续对4家药企商业涉及贿赂行为开出罚单,其中3家涉及对学术会议的赞助行为。
其中两例是,2017年12月,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发布的《处罚决定书》显示,某医药咨询公司为提高产品销量,在邀请医院相关医生参加学术会议的过程中组织医生外出旅游,被处罚。
2017年11月发布的《处罚决定书》显示,某知名药企在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销售药品的过程中,支付该医院一位科主任参加欧洲心脏病学会的商务舱往返机票费用约6万元,而该科主任所在科室向该药企采购6
种药品合计价值约77万元。也被上海市场监管部门作出处罚。
至2018年8月,某医械企业因通过专业协会或学会邀请专家到会演讲并支付讲课费的事宜同样也受到上海市场监管部门的处罚,并被认定为“利用职权或者影响力影响交易的单位或者个人”进行商业贿赂的行为。
也有社会积极意义
正如一枚硬币有正反面,同样的,事件也都有其两面性。在看到赞助学术会议已经变味“发霉”的同时,也要看到其另一面。
事实上,学术会议的出发点是想促成医药企业与医生之间“双赢”的局面。
对医药企业而言,参加或赞助学术会议能达到扩大其药品、医疗器械知名度及影响力的目的;对医生而言,由于每年的考核要求是须拿到一定的继续教育学分才能通过,在政府教育投入不足的情形下,学术会议成为其继续学习获得学分的途径之一。
中国工商报也在撰文中援引律师的观点提出,药企赞助学术会议同时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
即认为,目前政府对医疗行业从业人员继续教育和培训经费投入不足,而医药行业和医疗领域的技术进步和更新速度很快,通过药企赞助医生参加学术会议可以促进医学技术交流、提升医务人员技术水平。
同时,赞助学术会议行为在客观上能够促进医疗知识和技术的传播,具有正当性,这与单纯的给付现金、礼品或提供旅游、娱乐等不当利益输送具有本质的区别。
或被定性为商业行贿
正如医改明星官员詹积富在首届健博会论坛上所言,新医改的本质就是反腐,带金销售、变相贿赂自然在国家重点打击之列。
可以看到的是,前几年,国家打击医药企业直接组织学术会议对医生变相贿赂的行为,到最近一两年也开始打击医药企业通过专业协会、学会所开展的学术推广会议,说明纠风、反腐的力度在不断加强。
早在2017年1月,原河南省郑州市卫计委就曾明确,严禁医务人员参与医药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以各种名义给予的财物、回扣、提成或其他好处(如:资助参观、旅游、考察、会议研讨交流等)。
本文的开头也提到,云南省发布的文件中也明确,“医疗机构及行业协会、学会等社会组织要严格遵守接受社会捐赠资助管理有关规定,不收受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医药产品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以各种名义、形式给予的回扣及提供会议及培训的费用”。
不仅如此,已经有省份发文明确,医药企业赞助学术会议的行为属于商业贿赂。
2018年11月,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发布《黑龙江省医疗卫生机构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处理办法》明确,医务人员接受医药生产经营企业及其代理人提供的国内外各种名义旅游、考察、娱乐性消费及变相学术会议等行为属于商业行贿。
附:《卫生计生单位接受公益事业捐赠管理办法》之相关规定 第五条
卫生计生单位可以接受以下公益事业捐赠:
用于医疗机构患者医疗救治费用减免;
用于公众健康等公共卫生服务和健康教育; 用于卫生计生人员培训和培养;
用于卫生计生领域学术活动; 用于卫生计生领域科学研究;
用于卫生计生机构公共设施设备建设; 用于其他卫生计生公益性非营利活动。
第六条 卫生计生单位不得接受以下捐赠: 不符合国家法律法规规定;
涉及商业营利性活动; 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商业贿赂; 与本单位采购物品挂钩;
附有与捐赠事项相关的经济利益、知识产权、科研成果、行业数据及信息等权利和主张;
不符合国家有关质量、环保等标准和要求的物资;
附带政治目的及其他意识形态倾向; 损害公共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权益;
任何方式的索要、摊派或者变相摊派;
承担政府监督执法任务机构,不得接受与监督执法工作有利害关系的捐赠。
部分资料来源:
《不再接受药企赞助,这一省份医学会发通知了》–“医药代表“微信公众号
《赞助中华医学会等学术会议 药企求之不得》–金羊网-羊城晚报
《药企赞助学术会议的商业贿赂法律风险分析》–中国工商报
《细微之处见真章——由三起商业贿赂案分析药企赞助学术会议合规之路》–中国工商报
《卫生计生单位接受公益事业捐赠管理办法》–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黑龙江省医疗卫生机构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处理办法》–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继GSK后,5月26日,国内知名医学互动网站丁香园传出消息,礼来、阿斯利康、诺和诺德三家药企被杭州市卫生局指疑似发放商业回扣。杭州市卫生局于上周下发《关于深化廉洁风险防控建设,开展医药回扣专项治理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今年6月30日之前当地医疗机构对照相关规定自查。

当天,来自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发布会上的最新数据显示,医药反腐下,2013年医药行业利润增长大幅放缓:2014年第一季度制药工业利润已缩水至516亿元,增速约13
.2%,比去年同期大幅滑落8 .8个百分点。

三外资药企被点名

杭州市卫生局内部下发的关于医药回扣专项治理工作的红头文件,让阿斯利康、诺和诺德、礼来三家外资药企再度陷入被“点名”的尴尬境地。

这三家跨国制药巨头,在糖尿病等治疗领域有着长期的竞合关系,目前掌控者中国国内糖尿病治疗领域的可观份额。在杭州市卫生局点名之前,英国制药企业阿斯利康在葛兰素史克案爆发后不久的2013年7月,即曾被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造访公司在上海的销售公司。

美国礼来制药也在2013年7月对外确认沈阳工商对礼来公司在华的销售和供应商体系进行了临检。世界最大的胰岛素生产商丹麦诺和诺德则于2013年8月在欧洲对外披露了天津官员造访公司天津厂区的消息。

而此次杭州市卫生局下发的内部红头文件,则进一步将嫌疑指向了上述三家跨国制药巨头。目前被公开的上述文件的电子版,杭州市卫生局已经“要求各医疗机构采取自查自纠的方法,在6月30日之前,认真自查收受如阿斯利康、诺和诺德、礼来等药品企业、医用设备等经销企业及经销人员给予的财物等”。

由于在2011年6月13日,浙江省卫生厅曾通报“医药回扣专项治理年活动”展开情况,目前,医务人员主动上交价值1800余万元人民币的财务。杭州市内部下发上述文件,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该省“医药回扣专项治理”的一个常规动作。

但由于时下由GSK案引发的医药反腐风暴正酣,国内不少医药评论人士还是将杭州市卫生局的举措视为GSK案连锁反映的组成部分。

阿斯利康中国区和礼来制药均对上述被“点名”事件不予置评,其相关媒体负责人的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诺和诺德昨日亦未对南都记者发出的邮件采访函置评。

迄今超10家药企被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是业内对阿斯利康、诺和诺德、礼来三家跨国药企被“点名”的点评。因为刚在几日前,另一家跨国药企罗氏在杭州的办公室也遇到了当地工商部门的造访。

罗氏方面已经向南都记者证实,公司杭州办公室21日被工商部门造访一事,但否认被查封。依照罗氏的说法,公司正在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

而作为引发此轮医药反腐风暴的GSK,已经在本周二对外表示,公司除了在中国接受调查外,英国欺诈重案办公室(SeriousF
raudO ffice)也已经在跟进对其的调查。

GSK周二表示,该公司因涉嫌商业行为刑事犯罪,目前被英国欺诈重案办公室调查。英国欺诈重案办公室属于独立的政府部门,为英国总检察长所领导,负责调查涉嫌欺诈、贿赂和腐败案件。而在此之前,中国侦查机关已查明,2009年1月马克锐在就任G
SK中国处方药事业部总经理后,先后组建和扩充了多个销售部门,将贿赂成本预先摊入药品成本,并组织各部门在虚高药价条件下,通过大肆贿赂医院、医生、医疗机构、医药相关协会组织等医药销售相关部门及其所属人员推销药品,牟取非法所得数十亿元。

此外,依照长沙警方此前披露的信息,GSK中国企业运营总经理黄红和梁宏,亦涉嫌分别收受100余万元和200余万元贿赂。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跨国药企中,除了GSK外,已经有包括阿斯利康、诺和诺德、礼来、罗氏、拜耳、优时比等近10家药企的在华办公室遭到中国相关部门的造访。而国内本土制药公司方面,则有国药控股、哈药三精制药等药企的高管被立案侦查。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占滨日前被立案侦查后跳楼身亡。而国药控股方面,该公司前副总裁施金明在2014年1月10日晚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的指控拘留调查,国药控股全资附属公司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前总经理徐益众也在前述调查范围内。

烧钱开路模式遇阻

长期以来,跨国药企靠的就是把本国市场专利到期的高价非专利药拿到新兴市场,通过高投入的学术营销,收取高溢价,但这种游戏规则,在中国医药反腐和医保控费的外部环境下,已经变得有些艰难。

游戏规则变化,正让跨国药企中国区的业绩稳健增长模式面临压力。GSK中国区在斩断涉嫌“带金销售”的不合规学术营销后,2013年第三季度中国区业绩即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滑,其中处方药和疫苗的销售当季同比下降高达61%。

GSK通过临江旅行社把部分会议费用套现后,采取直接行贿或赞助项目等形式,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而GSK的做法,其实并非孤例。

彭博社此前即披露指,至少有默克、诺华等全球知名制药公司在最近3年内通过同一家旅行社,进行过会议和行程安排。

此外,有行业分析人士还向记者揭示了跨国药企烧钱开路模式在华遇阻的另一大原因,即“医保控费”。

以此次“点名”事件发生地杭州为例,2012年底和2013年初开始,该市医保局就开始悄然运行一种智能处方审核系统,通过这个系统,杭州市所有医保定点医院的医生每开具一份诊疗单、药方单都会即时得到告知:是否通过医保局的审核。而此次杭州市卫生局要求医疗机构自查,这一处方审核系统预计也是发挥相关作用。

广州市的居民医保基金也一度出现“收不抵支”。数据显示,2009年度至2011年度,该市基金缺口累计约为2.7亿元。而来自第25届全国医药经济信息发布会的数据更是宣称,“医保基金目前缺口300亿左右,并将不断扩大。”

实际上,国际上对于跨国药企烧钱式学术营销的反思早就已经开始,哈佛大学教授玛利娅·安吉尔在《制药业真相》一书中就公开质疑这些跨国药企推广活动的必要性。据《制药业真相》的初步统计,消费者因为销售推广活动而承受了30%的涨价幅度。

可能是基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对医保控费的强化,GSK、诺华、礼来已于近日“换子”,以期此举可以助各自渡过时艰时期。

依照“换子”方案,诺华将以160亿美元收购葛兰素史克肿瘤事业部,而葛兰素史克则将以52
.5亿美元收购诺华疫苗事业部,葛兰素史克和诺华成立消费者保健药物合资企业,葛兰素史克占63
.5%的股权,此外,礼来则将以54亿英镑收购诺华动物保健业务。

催生替代效应?

随着礼来、诺和诺德、阿斯利康三家有糖尿病治疗业务的公司被点名,国内糖尿病领域的药企被市场开始看多。杭州市卫生局上述内部红头文件被媒体曝光当日,与诺和诺德有着竞争关系的通化东宝股价涨超5%。

安信证券认为,外资药企的连续被查,加上对国企使用咨询公司的限制,反映出了外部环境的变化对医药行业的影响。对G
SK案件的处理,最终会落实到对外资药企在中国超国民待遇的逐步取消:依次是药品降价、招标中的重新分层、报销政策的变化(药品基准价的制定将变定比例报销为定额报销)。该证券出炉的最新报告指,上述外部环境的变化将令高品质国产药品的进口替代趋势加强。

不过,也有行业观察人士则分析认为,跨国药企受到大规模整顿后,这些企业无非会选择两个结果:退出中国、大规模降价。有鉴于葛兰素史克在经历如此艰难时刻的情况下,都未轻易退出中国市场,那么,大规模降价的可能性被提高。但外资原研药降价是否就等于是本土药企受益,则尚不好说。

“降价对谁有利呢?同样价格的进口药和国产药,你会选择谁呢?”该分析如是指。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