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绿城为何爆冷60亿港元改嫁中交集团?

0 Comment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绿城股权收购最终以巨大的冷门宣告结束。就在绿城中国与融创中国签署终止收购协议5天后,绿城昨天下午在杭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超过60亿港元的代价入股,成为绿城新的战略投资方。  昨天(12月23日)下午,中交集团与绿城房产战略合作协议签署仪式在杭州举行,中交集团以总价60.13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创始人宋卫平及关联人士控制的42%股权中的24.288%股份,与九龙仓成为并列第一大股东。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消息,12月22日,绿城短暂停牌,港交所公告显示“主要股东拟出售股份”,背后买家中交集团浮出水面。中交集团与大股东宋卫平及其他关联股东在杭州正式签署股份购买协议,拟以总价约60.15亿港币收购其控制的约42%的绿城股份中的共计24.288%的股份,进而使得中交集团在交易后成为绿城并列第一大股东。交易后,中交集团将向绿城派遣部分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参与绿城的经营和管理。  为何放弃融创选择中交?宋卫平:兄弟不可靠  据京华时报报道,此次成交的价格与此前融创中国的收购价格基本一致。今年5月,融创中国曾以约63亿港元的代价收购绿城24.313%的股份。宋卫平昨天表示,此次合作与半年以前的合作是有关联的,半年以前与融创的合作不是那么愉快,尤其是不能让客户们快乐,还有多年的合作伙伴也不开心,所以要让不开心成为过去。  中交集团董事长刘起涛表示,中交集团现在正在升级发展过程当中,与绿城的强强联手,将对中交的战略作用非常明显。“这次合作的互补性非常强,中交的传统业务有很多第一,但恰恰在房地产领域,我们是比较弱势的。”对于绿城今后的发展,刘起涛认为,“在现有的基础上我们只会提升,只会加强,只会给它安上翅膀”,“希望绿城这个团队放开手脚,大胆地干,我们一定会创造绿城更美好的明天”。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22日,绿城和融创同时发公告,宣布融创以约63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24.313%股份。如今,绿城半年内二易其主,业内对此议论纷纷。对此,宋卫平在发布会上作出回应,表示绿城的“股权买卖不能再有第三次”。
宋卫平在发言中表示,上次与融创的合作不成功是“野合”,而这次合作绿城向浙江省委省政府做了汇报,他有理由对于这次合作充满信心,相信通过这次合作将建立一个稳固的股权框架,绿城中国、中交集团、九龙仓将形成一个铁三角。  耐人寻味的是,宋卫平对于融创这个合作伙伴称,“到今天为止也应该算是朋友,甚至仍然算是兄弟”,“兄弟可能不太靠得住,其他的可能更容易一些”。  事实上,这一签约场景似曾相识。今年5月23日,融创宣布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24%股份,按照计划,这宗交易应在今年年底完成。到了10月份,交易没有完成,反而传出了宋卫平反悔的消息。  “经过这100多天,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致使客户担忧不满,合作伙伴委屈且受到了不合理的对待,致使很多基本承诺以及与地方政府所签协议无法得到有效的实施。”宋卫平表示,融创和老板孙宏斌的基因,经过100多天的观察,明显不融于绿城。  据证券时报报道,“半年以前的合作(指跟融创)不是很愉快,尤其是不能让客户们快乐,所以让不开心成为过去,我对这次合作充满信心。”绿城中国董事长宋卫平说,至于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同意终止收购,可能是意识到与绿城合作不太容易融合。  值得注意的是,在宋卫平传出后悔之意后,双方发生了短暂而激烈的争夺战,甚至围绕公章、人事来回拉锯。最后,孙宏斌和宋卫平坐到谈判桌前达成了分手协议。就在几天之前,融创和绿城发布公告,公开了这份分手协议。绿城方面将在终止协议签订5日内向融创退还5亿元,在今年12月31日之前,绿城方面原则上须向融创退还60%的应付款项且无论如何不得少于50%的应付款项,在2015年2月12日之前,绿城方面须向融创退还余下应付款项。  在公告之后,各界纷纷猜测,宋卫平如何筹钱赎身,有说宋卫平几乎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东方资产出了大头,宋卫平妻子夏一波也倾囊相助。与此同时,民生银行与新湖房产也介入了。绿城的一些老员工和老业主也出资帮助,但这更多的是心意表达。但昨天的签约仪式,宋卫平给出了筹钱的标准答案:中交集团出钱。  对于自己的失信,宋卫平一度表现得很坦然。“失信,从股权买卖的本身来说,确有失信之处。但这也失信,那也失信,前也失信,后也失信,我该如何选择?我想还是要守住对更多的人、更重要的道理的信用,这大概也是我唯一的选择。”在战斗檄文《宋卫平:我的反省与检讨》中他如此表述。  宋卫平昨天把此前和孙宏斌的合作定性为“野合”。“融创合作伙伴是同行,到今天为止也应该算是朋友,甚至仍然算是兄弟。但从我这次的深切感受,我认为兄弟可能不太靠得住,其他的可能更容易一些。”  大概在半年之前,绿城和融创热恋之际,宋卫平对孙宏斌和融创的评价可要高得多。在当时的宋卫平看来,孙宏斌是“怒放的生命”,是燃烧生命的人。他说:“如果你跟孙宏斌唱过KTV,你就知道,他是蹲在桌子上唱歌的人,他是用生命在唱歌的人。”当被问及自己和孙宏斌是什么关系时,宋卫平曾经这样回答,
“兄弟,也是合伙人,两者皆是,但首先是兄弟。”这些评价和变故让人觉得唏嘘。  为什么是中交集团?央企性质起作用  中经联盟秘书长陈云峰表示,“绿城与中交集团的合作,是相互满足需求的结果”,一方面,资金仍然是绿城急需解决的难题,与有财力的央企合作,可以助其渡过资金难关;另一方面,中交集团在收购中房集团之后再与绿城牵手,也表明中交集团在房地产领域的扩张意愿。

一个人如何在一年之内把一个公司卖两遍,成就两次中国最大的地产并购案,绿城大股东宋卫平做到了。

图片 1

昨天,绿城老板宋卫平在杭州举行发布会,宣布以60.13亿港币出让绿城24.288%的股份给中国交通建设集团。转让完成之后,中交集团与九龙仓成为并列第一大股东,其将派出部分管理人员参与绿城中国经营管理。而就在半年之前,他以类似的价钱把这些股份卖给了融创中国,但此后半年又反悔撕毁了协议,他的解释是“野合”靠不住。

在与融创不欢而散后,绿城转而投向央企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昨天下午,绿城房产与中交集团在杭州发布消息,中交集团以约60.13亿港元的价格,从绿城董事长宋卫平及关联人士手中收购绿城24.288%的股权。宋卫平等人原持有绿城42%的股权。绿城另一大股东九龙仓同样持有24.288%的股权。

中交集团是世界500强企业,2006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交易,是中国第一家实现境外整体上市的特大型国有基建企业,主要从事铁路、航道、隧道业务,同时也参与城市综合体开发运营和房地产开发运营,被国务院国资委确定为国际化经营战略十家重点企业之一。

宋卫平:股权买卖“不要有第三次”

这一签约场景似曾相识。今年5月23日,融创宣布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24%股份,按照计划,这宗交易应在今年年底完成。到了10月份,交易没有完成,反而传出了宋卫平反悔的消息。

“我可不想再来一次股权买卖,不要有第三次。”在昨天的发布会上,宋卫平称,上次与融创不成功的合作是“一次野合”,希望这次在政府部门的帮助和关心下,与中交集团的合作能够是一个稳定的合作,让不开心成为过去。

“经过这100多天,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致使客户担忧不满,合作伙伴委屈且受到了不合理的对待,致使很多基本承诺以及与地方政府所签协议无法得到有效的实施。”宋卫平表示,融创和老板孙宏斌的基因,经过100多天的观察,明显不融于绿城。

12月19日,绿城发布公告称,宋卫平等人终止与融创5月间达成的股权转让协议。当时,融创收购同等股权的净代价约60.08亿港元。

在宋卫平传出后悔之意后,双方发生了短暂而激烈的争夺战,甚至围绕公章、人事来回拉锯。最后,孙宏斌和宋卫平坐到谈判桌前达成了分手协议。就在几天之前,融创和绿城发布公告,公开了这份分手协议。绿城方面将在终止协议签订5日内向融创退还5亿元,在今年12月31日之前,绿城方面原则上须向融创退还60%的应付款项且无论如何不得少于50%的应付款项,在2015年2月12日之前,绿城方面须向融创退还余下应付款项。

在昨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宋卫平坐在中交集团董事长刘起涛、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应柏平旁边,他说,中国最优秀的人才绝大多数还是在党政系统,在国企系统。

在公告之后,各界纷纷猜测,宋卫平如何筹钱赎身,有说宋卫平几乎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东方资产出了大头,宋卫平妻子夏一波也倾囊相助。与此同时,民生银行与新湖房产也介入了。绿城的一些老员工和老业主也出资帮助,但这更多的是心意表达。但昨天的签约仪式,宋卫平给出了筹钱的标准答案:中交集团出钱。

被问及与融创终止股权交易,宋卫平表示,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可能也意识到与绿城的基因不太融合。双方之前一段的合作,有些方面如经营规模做大了;但有些方面做小了,例如对客户重视程度。

对于自己的失信,宋卫平一度表现得很坦然。“失信,从股权买卖的本身来说,确有失信之处。但这也失信,那也失信,前也失信,后也失信,我该如何选择?我想还是要守住对更多的人、更重要的道理的信用,这大概也是我唯一的选择。”在战斗檄文《宋卫平:我的反省与检讨》中他如此表述。

宋卫平在发布会上称,自己和融创还是合作伙伴,“甚至仍然算兄弟”,但又表示“兄弟可能不太靠得住”。他表示,自己在5月就讲过,如果融创、孙宏斌对客户不好,自己是要回来的。“天下有很多信用,对大多数人最重要的信用是最应该注意的。”

宋卫平昨天把此前和孙宏斌的合作定性为“野合”。“融创合作伙伴是同行,到今天为止也应该算是朋友,甚至仍然算是兄弟。但从我这次的深切感受,我认为兄弟可能不太靠得住,其他的可能更容易一些。”

融创系数日内离开绿城

大概在半年之前,绿城和融创热恋之际,宋卫平对孙宏斌和融创的评价可要高得多。在当时的宋卫平看来,孙宏斌是“怒放的生命”,是燃烧生命的人。他说:“如果你跟孙宏斌唱过KTV,你就知道,他是蹲在桌子上唱歌的人,他是用生命在唱歌的人。”当被问及自己和孙宏斌是什么关系时,宋卫平曾经这样回答,
“兄弟,也是合伙人,两者皆是,但首先是兄弟。”这些评价和变故让人觉得唏嘘。

对于和绿城的合作,中交集团董事长刘起涛表示,中交集团是拥有房地产主业的央企。绿城是房地产行业佼佼者,需要绿城支撑中交集团的发展战略。中交与绿城有共同的理念,就是在不断创新的基础上为大家超值服务。

谈到入股绿城的合作风险,刘起涛表示,中交对绿城的资产价值有评估,对绿城的后续发展有信心。目前没有退出的想法。对于股权交割时间,双方表示以公告为准,截至记者发稿时,有关公告尚未发布。

刘起涛还介绍,收购完成后,中交集团将派高管进入绿城董事会,也会进入管理团队。

对此,有媒体认为这和华润作为万科大股东只扮演投资人角色不同。刘起涛回应道,每个企业都有每个企业的不同,既然中交进入绿城就会希望它越做越好,相信中交集团的介入会给绿城带来正能量。

宋卫平则表示,2009年以后,绿城在走下坡路,从2009年的行业销售金额第二下滑到现在的前十左右,要向优等生学习。

对于现在绿城内的融创系管理团队,宋卫平表示,有望在几天时间内离开。而自己在股份变少之后,愿意做新绿城的职业经理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