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华润万家15年老店关闭 回应称不会放弃北京市场-第一财经·中国房地产金融

0 Comment

澳门新萄京娱乐,TESCO乐购,在被华润万家收购一周年后,并没有从人们视野中“消失”,反而是以员工停工的方式再次“回归”到大众面前。  6月11日,数条写着“华润欺压乐购员工”等标语的横幅被挂在了乐购超市广州圣地店内的显眼位置。同一时间,80多名乐购超市顺德大良店的员工集体停工,拉起“还我工龄受到尊重”的横幅,“维权”字样的纸板在乐购超市门口抗议。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是华润万家近期实现的店长轮岗制,尽管涉及到调岗只是华南地区7家乐购门店的店长,但由于员工阶层担心个人利益受损,陡然引发停工事件。  在并购一年之际,华润万家相关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双方的‘蜜月期’已过,IT、供应链和会员的管理这几大TESCO最值得称赞的管理经营手段如今已毫无保留地给了华润万家。”尽管华润万家有快刀斩乱麻之心,但目前来看却收到反效果。如今华润万家也在“继承”TESCO的血统,但信息系统的更换只是技术上的问题,其根本还在于企业文化的融合。  融合创新举措遭拒  6月9日下午3点多,华润万家南区人力资源总经理、广佛区总监等一行人来到乐购广州圣地店,和乐购圣地店店长谈了一个多小时,要求店长调到另一家门店任职,该店长以来店时间不长而且小孩就近读书等不方便为由希望暂时在该店任职,不希望调得太远。但华润万家方面强硬给出了通知,如果不肯调任就按照辞退的方法,赔偿计划是“N+1”(N是工龄、1是一个月的经济补偿)。  由于此前华润万家收购乐购南区总部以及门店都是按照“N+3”来计算赔偿并解约,对于为何标准不一样,该店长表示不解不能接受。  6月11日7点40分,原本是上班打卡时间。华润万家派了几名人不明身份的人把乐购圣地店店长堵在了员工通道,不让打卡上班。由此,员工的情绪被激化,发生了6月11日乐购门口“华润欺压乐购员工”“乐购员工受到不公平对待”等横幅示威的一幕。直到15日下午,华润万家给该店发邮件也认识到欠缺沟通,并表示歉意,从16日开始将和每家门店沟通。  对于店长调岗,华润万家方面对记者称,合并乐购最初时候是没有调岗计划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华润万家与TESCO体系更好的融合,双方门店能互相学习。“本次店总轮岗思路也是华润万家在融合过程中创新求得一个新举措。”但在上述乐购门店员工看来,店长的调动非常突然,并没有事先通知。针对这种说法,华润万家方面则有不同声音。“在4月份店长述职工作中,对这个轮岗的安排做了充分沟通。”  店长轮岗在零售行业来说是惯用的方法,但一般轮岗到其他门店或外调,员工的薪资必须要比原来高,因为既要有安家费又要补贴。但乐购轮岗的店长工资没有达到预期的要求,还被要求轮岗自然无法接受。  双方冲突的焦点还在于薪酬。“在薪资上,华润万家融合TESCO有过渡期的政策,每年3月份乐购都有调薪的措施出台,但今年并没有。”上述乐购员工对记者称,包括员工的晋升,到新的岗位名义上是晋升,实际上薪水并没有涨。  对此,华润万家方面也承认,华润万家人事管理流程及制度一直以来是在每年7月份根据当年业绩进行年度薪资调整和回顾,而乐购同事们原制度是每年3月份进行调整,由于华润万家的体量及员工数量相对较大,为尽量减少融合带来的效率降低,因此选择沿用华润万家的人事管理体系,此安排令乐购员工的薪资调整时间延后至每年7月份,这个变化给员工带来了不便。  不同薪酬体系的碰撞  按计划华润万家在南区6月9日到12日全部谈完轮岗,由于门店员工停工该计划并未成行。很多企业在并购之初实行双轨制,目前来看,整合花费太多时间的华润万家南区希望一步到位把TESCO合并到自己体系中,猛一突然推行势必造成基层员工的不满。  “华润万家并购TESCO后,并非想怎么调遣原有的TESCO员工就能按照自己的思路行事的,处理不当容易演变成员工矛盾的炸药桶。”资深零售专家丁利国表示。  作为国有企业的华润万家本身员工的工资水平较低,而TESCO这种外资企业工资水平则相对较高。“用低工资体系并购高薪酬的工资体系,不可能是华润万家工资体系往TESCO靠拢,只能是TESCO员工的工资水平降到华润万家的水平,这样矛盾随之而生。”丁利国说。

不过,华润万家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西单门店并非经营不善,而是受政府征用楼盘影响,被业主方要求提前撤离。针对今年华润万家还会再调整两三家门店的消息,上述负责人表示,北京作为政治经济中心,华润万家对这一市场不会放弃。业态转向小型化据了解,华润万家西单店位于汉光百货地下二层,于2000年左右开业,至今经营15年之久。事实上,这并不是华润万家第一次关闭门店。去年底,华润万家在河北连关三家门店,今年初华润万家又关闭了长春(楼盘)飞跃店。对于北京市场,据《北京商报》引用华润万家内部人士透露,除去整合TESCO(乐购)的影响,华润万家去年在北京亏损了约八九千万元,今年还会再调整两三家门店。不过,上述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北京作为政治经济中心,华润万家对这一市场不会放弃。目前华润万家在北京市场上的大超已达12家门店、标超36家、VANGO15家。据华润万家方面透露,未来在大超方面华润万家暂无继续开店的计划,但是标超的计划是再开10家门店,VANGO便利店的目标为再开30家。由此可见,华润万家正在将北京市场的业态变小,而且将在全国推广。华润万家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未来在一二线城市中,为了最大化控制成本,精细化经营,华润万家将以业态小型化为主要方向。目前华润万家拥有大卖场、高端超市、标准超市、便利店等诸多业态,其中便利店单店的面积为约100平方米,而乐购Express单店面积为约500平方米。根据规划,华润万家小业态门店在2020年将扩张到约5000家。华润万家此举的目的也较为明显,大力布局时下火热的O2O业务。上述负责人表示,华润万家希望依靠小业态店突围,在未来更加强调生鲜品和服务居民的相关功能,同时也会配合华润的电商提供到店取货的服务,就更加要求小业态店的布局要密集。整合TESCO还在进行华润万家母公司华润创业今年一季度财务数据显示,零售业务营业额340亿港元,同比增加21.3%;净利3.38亿港元,同比减少28.2%。其中TESCO同期营业额及净利亏损分别为52.19亿港元和7900万港元。去年5月,华润万家宣布其母公司华润创业与英国TESCO签署的合资协议获得中国相关政府机构的批准。但是接下来的整合之路,双方走得并不顺利。不久前,华润万家实施的南区店长轮岗计划引发了原乐购员工的不满和抗议,乐购超市济南(楼盘)二环东路店关店也引发了供应商抗议。尽管如此,对于TESCO的整合行动并未停止。据了解,在双方合并整合的一年内,乐购在华东地区关闭了一些业绩不佳或业主方合约到期的老店。2014年乐购在华东地区关闭了4家门店,2015年上半年也关闭了2家华东区的门店,主要原因是业主合同到期后,业主不愿再做卖场业态。除了关店止损,我们也进行门店改造,比如对于面积过大、可是地理位置较好的门店就改变商品架构,把大店变成中小店,具体的做法是把2万平方米的门店改成1万平方米,家电和服装可以去掉,改为引进一些热销的个性化商品,加强生鲜管理等。华润万家上述负责人说道。他表示,经过一年时间,双方已经在后台对接等方面进行了整合,对于部分经营不佳的乐购门店已经采取关闭或改造,同时,乐购的团队在并入华润万家体系后启动了多品牌开店计划,今后乐购会逐步翻牌为华润系品牌,两者正逐步统一采购并淘汰了部分供应商。

在5月份豪掷220亿元收购乐购之后,整合的沟壑赫然摆在华润创业的面前。  据8月份华润创业发布的上半年财报显示,其零售业务营业额及净利润分别为525.89亿港元及7亿港元,剔除税后估值盈余的影响后,零售业务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减少29.6%。对于业绩下滑,华润创业方面称,主要是由于与TESCO(乐购)的合资公司在5月成立,摊薄了零售业务对集团的盈利贡献。照此看来,华润已经把收购乐购当成了业绩下滑的主因。  也正因为如此,业界有传言称,华润创业拟关闭TESCO乐购中国区约10%门店。但消息传出后,华润系却声称并没有关闭TESCO乐购中国区10%门店的计划。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华润万家公关总监陈勇,他回应称双方的整合仍在按此前预定的路数走,不可能一蹴而就。对于乐购关店事宜,他表示并不知晓,此消息出自于华润创业方面,具体事宜得问华润创业。  作为央企的华润,一直以来立志成为国内商超行业的领军企业,近年来也依靠不断的并购才有今天的局面。“华润原本业绩就下滑严重,如今背上乐购的包袱,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上海尚益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春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并购难止乐购跌势  众所周知,乐购起初是由台湾顶新集团所创办,2004年作为英国第一大零售商的TESCO收购乐购50%股权,2006年TESCO又斥资3.5亿美元收购乐购40%股权,占据绝对控股地位。今年5月,华润正式收购乐购,华润方面希望在2年内完成对TESCO乐购中国区130多家门店的整合,TESCO乐购中国区130多家门店将统一更名为“华润万家”,“乐购”这个几经易手的超市品牌终将不复存在。  乐购在中国市场的业绩已不被看好。“此前被TESCO收购时,英国方面就派出国外高管全面控制乐购,但外资高管对国内市场缺乏足够的认识,乐购门店所售商品并不贴近顾客需求,主要以百货日用品居多,价格也不顺应民心,而日常消费品如生鲜、食品等则少之又少,这成为乐购在中国市场上最大的硬伤。”胡春才告诉记者。  在中国市场上,乐购也曾希望借商业地产业务和电商来寻求改变,但由于大环境影响以及人员变动频繁,再加上外资高管的管理观念不合时宜让其举步维艰。其实,乐购在中国就是因为经营不善才被出售。据熟知乐购的零售业内人士透露,近年来其采购层面出现的腐败现象让其烦不胜烦。“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加大华润对其的整合难度。”中投顾问零售行业研究员杜岩宏说。  其实,乐购的门店大多位于人流密集地段,经营面积数千至上万平方米,除了部分为自有物业外,还有部分为租赁物业,不可避免地遭受租金上涨压力。不可忽视的是,TESCO在中国大陆拥有135家“乐购超市”和25000余名雇员,员工薪水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也是难以忽略的固定成本。记者了解到,受成本压力,乐购全国各地门店压缩中低层员工工资现象也时有发生。而成本上升推高进场费,导致供应商关系紧张不堪,乐购还屡屡陷入“断货危机”,如今华润成为接手人,自然而然要背这黑锅。  华润这两年的盈利能力本就遭到外界的质疑,一下子增加了135家乐购门店,极容易导致“消化不良”,而从目前发布的年中报也表露无遗。“由于华润在零售领域的管理和整合能力并不突出,加上缺乏运营管理大卖场的丰富经验,在整合过程中显得较为吃力。”胡春才说。  按乐购目前门店经营来看,华润不见得有能力扭转其业绩,乐购在华东的部分门店经营尚可,而在北方市场如天津等地则是常年亏损。因此,对于华润而言,关闭经营不善的门店在所难免。  乐购中国并入华润万家后,此前多位乐购中国的员工担心其个人收入会发生下降。“作为外企,目前乐购中国的员工薪水均普遍高于华润万家的薪酬体系,因此华润在整合中不可避免会受到乐购原有员工的压力。”胡春才说,一是TESCO中国属于外企,华润属于国企,两者在薪酬体系方面存在很大差异,TESCO中国的工资体系远远高于华润,一旦TESCO中国体系向华润靠拢,将会导致TESCO中国人才的流失,华润的压力无疑将增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