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迅雷一季度营收净利下滑 但更大的问题是5G下能否生存

0 Comment


【中国经营网注】出售迅雷看看后,迅雷可以削减内容成本支出,有效规避版权市场风险,并将集中发力公司重要业务。迅雷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接下来将着重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和水晶计划两大新业务。本文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7月15日,迅雷正式宣布,将旗下迅雷看看全部股权以1.3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北京响巢国际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响巢国际)。其中,2600万元将于交易完成一年后进行支付。  对迅雷来说,视频维护成本高,盈利难始终是痛点,于是最终选择出售非核心、非盈利的迅雷看看。在今年4月1日,迅雷就与响巢国际签订协议,敲定了本次交易。  据悉,出售迅雷看看后,迅雷可以削减内容成本支出,有效规避版权市场风险,并将集中发力公司重要业务。迅雷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接下来将着重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和水晶计划两大新业务。  迅雷看看转型  对于迅雷而言,视频业务过于沉重。据公开数据,迅雷看看在出售前的广告营收为3840万美元,而内容成本就高达3470万美元。迅雷的财报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迅雷看看亏损7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亏损扩大了55.6%。  今年年初,迅雷看看CEO郝志中曾表示,2015年迅雷看看的关键问题是提升变现能力,盈利计划主要来自于广告和收费业务两方面。根据易观国际发布的数据,从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网络视频市场广告收入的份额来看,优酷土豆以21.17%位列榜首,爱奇艺和腾讯分别排在第二和第三,迅雷看看仅占1.12%的市场份额,位列第十。  而艾瑞披露的2015年第一季度视频网站的综合服务覆盖数据也显示,迅雷看看远不及第一梯队的优土、爱奇艺和腾讯。  响巢国际接盘迅雷看看后或许会为其带来转机。据了解,响巢国际是集影视策划、投资、制作与发行、艺人经纪等业务为一体的影视公司,公司的作品有《丑女无敌》、《孔子春秋》等。  迅雷看看相关负责人透露,迅雷看看和响巢国际的合作集中在内容层面,接下来迅雷看看将会进行转型。除了拍摄自制剧、购买内容版权等视频网站的常规业务外,还会推出新的运作模式。同时,迅雷看看也将和迅雷保持业务合作关系,进行资源和渠道的共享。  试水新业务  2014年,迅雷登陆美股,相对于国内的A股市场,迅雷在美股市场受到低估。根据iFind数据,截至2015年7月16日,迅雷相比发行价已跌落39.06%。迅雷自身也开始思索转型问题,迅雷董事长邹胜龙表示,迅雷将从一家主要基于PC业务的公司向移动互联网公司转变,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据了解,出售迅雷看看后,迅雷的其他业务还包括会员、游戏、移动业务和水晶计划。其中,移动业务和水晶计划是未来的重点。围绕移动互联网,迅雷有手机迅雷、迅雷影音、迅雷快鸟、雷锋wifi、迅雷随身wifi、迅雷阅读、快玩手游等七款产品。而水晶计划主要包括迅雷赚钱宝和星域CDN(内容分发网络)。  易观智库TMT分析师杨帆认为,在迅雷的下载业务外,迅雷正在往2B业务的方向转型,重点为网络数据传输。在杨帆看来,其产品星域CDN有重要的意义,“传统CDN厂商需要联通运营商、租机房、租带宽,成本比较高。而迅雷则通过用户的闲置带宽和存储去做技术创新,降低了成本。CDN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非常重要,迅雷推出的星域CDN或许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好服务。”  在移动端还没有突破的迅雷,正试图借助其PC端积累的流量,以及数据存储和数据传输上的技术优势,发展新的业务形态。事实上,CDN已为迅雷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水晶计划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赚钱宝和星域CDN已经开始盈利。  但需要指出的是,迅雷的业绩已有所下滑,会员营收也在减少。根据财报,今年第一季度,迅雷的总营收为3020万美元,同比下降8.4%,营业亏损140万美元。其中,会员营收为2120万美元,同比下降14.7%;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为800万美元,同比增长18.2%。  杨帆分析道,在拓展新业务的同时,迅雷仍面临着一些瓶颈。一方面,迅雷在盈利模式上没有很大的突破;另一方面,版权问题导致迅雷的用户数量降低,随着国内网络提速,用户对迅雷的需求也有所下降,公司缺少新的增长点。  这种情况下,迅雷急需新业务为其“输血”。上述水晶计划相关负责人表示,赚钱宝的未来目标是达到百万级别的出货量,星域CDN则以分享经济的模式,为合作伙伴乃至社会提供服务。  (编辑:赵赵)

图片 1

继将在线视频业务以1.3亿元卖给响巢国际后,近日有消息称,迅雷还将剥离端游业务,以此专注核心业务持续提升盈利能力。目前这一业务剥离仍在谈判阶段,尚未签订确定性的协议。  从迅雷最新发布的截至6月30日的2015年第二季度未审计财报来看,总营收达到3120万美元,同比下滑6.3%,环比增长3.2%;持续运营业务的净利润为310万美元,比2014年同期的1200万美元下滑74%,环比增长29%。其中,来自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为920万美元,同比增长39.4%,环比增长14.3%。  迅雷CFO武韬表示,“互联网增值服务同比大幅上升的原因是游戏业务的上升,但主要是网页游戏的增长,而不是客户端游戏的上涨。”因而在其看来,出售端游业务能提升迅雷的盈利能力,也能帮助管理层将精力放在重点业务方面。  抛弃“看看”  以下载工具起家,迅雷依靠收费加速下载、提供在线播放实现盈利,在去年夏天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但是随后,在逐渐失去赖以生存的中国盗版环境之后,利润大降,投资者也逐渐失去耐心。此时的迅雷需要以另一个故事打动投资者,即全面转型。  今年4月1日,迅雷宣布将所持迅雷看看股份作价1.3亿元出售给北京响巢国际传媒有限公司。迅雷表示,“这是为剥离非核心及无盈利能力业务,同时保证移动业务和‘水晶项目’的战略执行。”  尽管外界一度质疑迅雷“贱卖资产”,但在迅雷董事会主席兼CEO邹胜龙看来,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据迅雷2014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整体亏损470万美元,其中以迅雷看看产生的在线广告营收为890万美元,比上年同期下滑8.3%,比上一季度下滑26.1%,下滑明显。而该季度迅雷的内容成本为810万美元,扣除其他费用外,迅雷看看即使现金流为正,也不能给迅雷带来多少利润。  邹胜龙表示,“此交易是迅雷简化现有非核心和非营利业务,专注于持续向移动互联网转型战略的一部分。迅雷须采取大胆的举措,对变化的环境、技术创新和更多元化用户体验做出反应。从一家主要以PC端为基础的公司向移动互联网公司进行转型,对迅雷长期增长至关重要。”  实际上,近年来随着在线视频成本年年攀升,所有视频网站都过得不容易,土豆、56网、六间房相继出售。目前,视频行业形成了新的市场格局。据易观国际最新数据显示,优酷土豆、爱奇艺PPS、搜狐视频、腾讯视频、乐视网控制了中国视频市场七成以上份额。  相比视频行业巨头,其他视频网站虽然在技术上并不落伍,但在版权竞争和运营发展上,早已捉襟见肘。  暴风科技CEO冯鑫坦言,“没有高大上的资本靠山,暴风不可能像优酷土豆这样的行业大佬一样,大手笔地购买各种影视剧版权。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暴风除了在日常运营上要精耕细作外,更需要差异化的经营战略。”  按照其说法,从用户的角度,可以将网络视频公司的竞争力分为三个方面,即“有没有”“多不多”“爽不爽”。前两个是片源问题,只要不抢首发和独家,片源问题都能解决;而“爽不爽”则是用户的观看体验。“暴风无法在前两方面展开竞争,因此为用户提供更好的观看体验,就成了暴风长久以来的核心战略。此前暴风先后推出的手机省电播放、3D功能、左眼一键高清、右耳环绕声等功能,均是这一战略的产物。魔镜的推出,同样是解决‘爽不爽’的问题。”  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则认为,从经济学讲,卖掉迅雷看看,对迅雷是好事情,至少能“洗白上岸”。“迅雷已经看到迅雷看看未来不会有特别大的增长,迅雷没有足够资金和优酷们拼版权,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版权风险如无法规避,风险将大于收益。”

北京时间5月13日盘前,迅雷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该季度总收入为4130万美元,同比下滑47.6%;净亏损为862.4万美元,2018年同期为净利润803.3万美元。14日收盘时,迅雷股价下跌1.80%,盘后交易跌幅超过2.4%。
财报发布后的电话分析师会议上,面对5G网络是否仍需要云加速技术,迅雷CEO陈磊回复称,根据以往的经验,使用其加速技术的用户,尤其是订阅用户,与一般用户相比具有更高的网络带宽。所以当网络带宽增加时,有机会改善其传统的加速业务。
一位迅雷前工程师告诉记者,迅雷早期的核心技术就是云加速,其表现形式在PC端体现为下载加速,而在移动端则体现为视频和游戏的加速。事实上,迅雷的云加速是通过其资源网络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服务器,通过CDN的方式将热门资源存放到距离用户最近的地方。

图片 2

对于5G时代,陈磊称,迅雷预计内容行业将抓住网络带宽增加的机会,将面向消费者开发需要更高带宽的内容。但财报显示,迅雷带宽成本一直高居不下。本季度1990万美元的总收入成本中,带宽成本占比过半,达54.3%,与2018同期相比,占比提升超过一成。
财报显示,迅雷各业务板块收入下滑均十分明显。其中,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为1600万美元,同比下降61.7%;订阅服务营收为2110万美元,同比下降9.8%;在线广告营收为410万美元,同比下降43.8%。
迅雷财报并未对同比下降做出回应,而是选择了环比作为参考值。环比变化中,仅订阅收入出现增长,原因是季节性营销和推广活动,而迅雷CEO陈雷表示,这是其重组工作的初步成果。由于视频流收入大幅下降和移动游戏业务在线广告需求减少,导致其他业务环比下降。
2014年上市以来,迅雷一直在不断尝试包括电商、游戏和视频在内的新的互联网风口,但其技术优势无法在这些领域充分发挥,所以转型都以失败告终。直到2017年以前,迅雷的营收一半以上仍来自于订阅收入,其营收结构单一。
早在2014年,迅雷内部就启动了一项名为水晶计划的云计算转型战略及规划。其创始人邹胜龙为首的管理层认为,其已积累的技术将在共享经济云计算业务上发挥作用。于是,迅雷团队请来了腾讯云首位负责人陈磊的加入,在CDN领域内试水共享经济云计算。
陈磊加入迅雷,担任CTO,负责云计算业务;2015年11月,开始担任迅雷联席CEO。陈磊曾带领团队先后推出了迅雷云计算业务迅雷赚钱宝和星域CDN两个产品。2016年,其再次推出星域CDN直播产品。
2017年7月,陈磊从联席CEO转为CEO后,开始迅雷新一轮转型,成为一家共享计算及区块链开发底层技术的公司。陈磊在内部是云计算战略的主要推动者。同年迅雷推出玩客云,并利用区块链技术做分布式CDN,公司股价一度冲高至27美元,10个多月里增长了5倍。
不过,目前财报对云计算和区块链所带来的收入并没有直接体现。本季度财报中,迅雷表示,其为优酷提供的星域云IaaS推动了其一季度云计算收入的增长,而对区块链仅提及其为中国版权中心建立数字版权标识系统和为新媒股份提供产品服务。
对于2019年,陈磊表示,迅雷将继续扩大带宽容量和云计算服务,寻求改善传统业务表现的举措,以及对区块链技术支持商业用例开发,构建生态系统,而面对直播流媒体激烈的行业竞争,迅雷只得寻找不被利基市场,也就是不被巨头重视的细分领域。
财报披露,迅雷预计下一个季度总收入为4200万美元至4600万美元。这意味着,其季度总收入仍将同比下降30%至36%。
新京报记者 梁辰 编辑 徐超 校对 柳宝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