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面板价格狂涨40%,彩电业拿什么守住利润? – 潮流家电网

0 Comment


超期“服役”的海信集团总裁于淑珉终于功成名退。现年47岁,2012年被确定为总裁“接班人”
的刘洪新成为海信集团新任总裁。  年近花甲的海信集团掌门人周厚健行将退休之年,继任者人选一直是业内津津乐道的话题。有说法称,刘洪新此番履新是其真正掌舵海信集团帅印的关键步骤。不过业内人士认为,刘洪新新帅上任,需要化解海信集团三大难题。在此过程中的表现,将直接决定其未来的晋升。  海信总裁换帅  今年64岁、超期“服役”多年的于淑珉是2000年海信集团经营层与决策层分离后就任集团公司总裁的。15年来,她以雷厉风行、勤勉敬业的工作作风和超强的执行力,不仅多次化解集团内核心公司的经营风险,并持续推动集团通过技术驱动、产业布局和国内外收购重组等手段,实现了销售收入迅速增长。  继任者刘洪新1989年大学毕业后即加入海信,从销售分公司起步,历任海信电器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海信集团副总裁等职位,2012年被确定为总裁“接班人”。  对于此番任命,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国企体制内,论资排辈成分更多一些。不过也有声音认为,刘洪新亲自率领的海信电器上市公司,为业绩提升做出了突出贡献。资料显示,2006年2月,刘洪新接替海信元老级人物王士磊,正式担任海信电器总经理一职,2004年年底正式卸任后赴集团任职。  新帅压力不容小觑  海信方面认为,接任总裁后的刘洪新将面临企业规模与利润同步增长的巨大挑战。  业绩压力不容小觑,2015年上半年海信电器营收140亿元,同比增加5.6%,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6.25亿元,同比上升1.98%,与上一年基本持平。  近年来,海尔、美的营收规模进入千亿帝国后,业内一直在争论TCL集团、海信集团、长虹集团三家企业谁将率先挺进千亿门槛。2014年,TCL集团营收破千亿。今年上半年,凭借旗下华星光电的面板业务,TCL集团上半年净利16.21亿元同比增长10.02%。海信集团与之还有明显的差距。  此外刘洪新还面临着站队问题。今年以来,韩国最大的面板企业LGDisplay(简称“LGD”)加大了OLED面板的推广。OLED属于下一代的显示技术,因为不需要背光源,而变得轻薄、便携、可以折叠。  在众多彩电企业合纵连横与LGD结盟,欢欣鼓舞迎接OLED产业来临的同时,海信孤军奋战,选择大力推广液晶电视的改良产品ULED和激光电视。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对以上两种显示方式的未来寄予厚望。不过他也表示不拒绝进入OLED领域。对此,业内人士褒贬不一。北京高盛吉狮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师马俊颖认为,实际上海信采用的是以战养战的方式,在OLED产品普及之前,打时间差推广实用性产品,也不排除在OLED市场大热之际重新站队。家电专家梁振鹏则认为,在OLED产业大势所趋之时,海信孤注一掷未来将受钳制。作为新的总裁,要直面产业抉择。  此外,作为大型产业集团,不论是海信,还是TCL,都面临着白强黑弱的局面。海信白电旗下拥有海信、科龙、容声三大品牌。不过在冰洗空领域,此三大品牌并未形成品牌矩阵,单品类未有突出表现。  刘洪新掌舵后急需为白电产业注入新活力。  品牌年轻化问题待解  2012年,海信进行品牌升级,海信标识形状不变,但会将黄绿相间的色彩变成全绿色。海信方面称,希望通过这样的微调达到时尚年轻化的视觉效果。  近年来,三十而立的家电品牌普遍开始品牌年轻化运动。长虹启动明星代言,TCL在娱乐和体育营销方面持续进行投入。海信在品牌塑造方面的动作并不多。“经过三十年的发展,中国家电品牌普遍面临品牌老化的尴尬,顺利实现品牌与新消费群体的对话是当务之急。”马俊颖认为,海信品牌定位模糊
,没有鲜明的品牌形象,需要深化定位,提升品牌形象,从时代发展的角度,不断变化品牌的内涵和形式。此外,品牌年轻化还需依靠企业体制的改革。  梁振鹏称,康佳推出KKTV、创维推出酷开电视,除了增加销售,也是为了改善品牌形象,这种双品牌战略对品牌年轻化效果明显,建议海信学习。

TCL巨资做面板,海信则转向B2B,彩电业争相开辟第二战场。
10月24日,海信电器发布了2016年前三季度财报。公告显示,前三季度海信营收微跌0.24%为220.8亿元,但净利润增长了22.8%至11.4亿元。受面板价格上涨影响,毛利率下滑0.75个百分点为16.25%。
海信集团总裁、海信电器董事长刘洪新10月25日接受采访时称,海信集团2016年前三季度营收785亿元,同比增长6.53%,利润53.6亿,增长53.31%,两项关键指标增幅均超过上市公司。
上半年面板价格狂涨,彩电业压力山大,海信利润为何逆市飘红?彩电之外,鲜为人知的商用业务已经成为海信利润的重要支撑。据刘洪新透露,海信集团B2B业务2016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占比已达27%,利润占比高达38%,成为集团盈利的权重板块。三大主营业务智能交通、医疗电子、光通信的净利率都在两位数,远远超过彩电。
“海信走的是以显示技术为基础的相关多元化,追求稳定的利润和持续增长,这是海信和其他企业的不同,也是海信科技板块存在的基础。”刘洪新称。
「面板还能涨多久?」
最近半年,液晶面板价格狂涨,部分尺寸涨幅高达40%。数据显示,32吋面板的价格从4月的56美元一路涨到了10月的75美元,40吋面板从100美元上涨到140美元,几乎是每个月涨10美金。多位业内人士称,面板价格波动本是常态,但今年这样的疯狂涨价前所未见。
面板价格占到整机成本的70%以上,早在8月就有企业坐不住试图涨价,但消费者已经习惯了降价,任何人要想涨价都必须慎之又慎。
挺了5个月后彩电业终于撑不住了。乐视在9.19乐迷节之后宣布超级电视每台涨价100元到200元,其他厂商没有公告也都已悄然涨价,而且是分型号、分批次的多轮涨价。
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2016年10月32吋电视均价1250元,比五一价格上涨了15.8%,40英寸电视现在均价2149元,上涨2.5%,49吋涨幅最高达到10%。不过并非所有尺寸都在涨,比如50吋价格就下降了6%,均价3316元。综合来看,下半年这一轮涨价总体涨幅不超过10%。
面板还能涨多久?刘洪新认为,今年面板涨价主要是人为调节因素,台湾厂商调整出货量、三星关停七代线都造成部分尺寸面板供应紧张。但是从长期来看,面板产业依然供过于求。刘洪新分析称:“第四季度面板价格就会逐步平抑。海信的均价还是在往高处走,ULED等高端产品为我们平抑屏价上涨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二战场的想象空间」
彩电本来不赚钱,即使是市场表现最好的海信和创维,净利率也不过5个点,只有空调行业的一半。奥维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额规模710亿元,同比下降4%,零售均价下跌10.2%至3020元,彩电业面临严峻的盈利压力。
在面板持续涨价的压力下,下半年包括互联网品牌在内的彩电企业集体涨价。另一方面,主流彩电企业相继开辟第二战场,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TCL宣布斥资465亿元建设第11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同时启动与深纺织的并购重组,为旗下面板企业华星光电实现借壳上市。
海信则将B2B业务集合成为海信科技板块,旗下包括海信交通、海信医疗和海信宽带。按照刘洪新的说法,海信借此避开了中小企业的颠覆式冲击,完成了民用消费和基础投资两大产业的均衡布局。
刘洪新透露,目前海信在国内智能交通和光通信领域已经取得市场份额第一,接入网光模块全球第一。医疗电子和光通信对应的都是千亿级市场,智能交通对应的则是智慧城市的万亿级市场,比彩电想象空间更大。
不同于以往的跨界做白电,彩电企业的这一轮拓展仍然依托于显示技术,以屏幕为基础向外发散。在刘洪新看来,从小屏到大屏的连接最终将推动智慧家庭,“我们已经在青岛和贵阳两个城市实施智慧城市试点,以通讯产品和家庭智能终端为入口,从家庭到社区,最终服务整个城市。

近日,在海信电器举办的一次答投资者问活动中,有投资者就海信庞大的关联交易向董秘提问,并对公司产品是否真的销售出去,还是躺在大股东的仓库里表示疑虑,董秘对此并未正面回答。

搜狐财经查阅海信电器过往日常关联交易公告发现,2016至2018年间,海信电器与海信集团有限公司、海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开展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累计达853.73亿元。

其中,2016年至2018年间,关联交易所涉“采购”金额占当年同类业务比例分别为47.63%、46.09%和39.63%;“销售”金额占当年同类业务比例分别为31.6%、39.14%和38.2%。

澳门新萄京娱乐 1

某业内人士认为,关联交易所涉业务占比过高,使上市公司的经营独立性不够,此外,是否有通过关联交易虚增收入、粉饰财报的行为也值得怀疑。

澳门新萄京娱乐,对此,搜狐财经致电海信电器方面,获回复称,除东芝外,海信电器在海外区域的采购和销售业务均通过海信集团下属的某国际营销公司进行,故占比较高。对于是否会影响海信电器经营的独立性,海信电器表示,关联交易的价格公允。

上月底,海信电器发布2018年报及2019年一季报。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海信电器营收76.22亿元,同比下降2.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78.58万元,同比下降90.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3019.63万元,同比大降113%。

2018全年,海信电器实现营收351.3亿元,同比增长6.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2亿元,同比下降5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5983万元,同比大降91.82%。

对于净利润下滑,海信电器解释称,主要受彩电行业需求疲软、公司加大技术研发和品牌建设投入、收购TVS公司造成整体利润下滑等因素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海信电器的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下滑。2016年海信电器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59亿元,2017年这一数值变为9.42亿元,2018年则降至3.92亿元。

三年内累计日常关联交易达853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海信电器第一大股东为海信集团有限公司,后者持有前者39.53%的股份。而海信集团则由青岛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控股。

围绕海信电器与第一大股东海信集团的特殊关系,众多投资者还对其背后庞大的关联交易存疑,并提出是否存在集团管理层通过关联交易吸血上市公司的质疑。

在上周举行的一次答投资者问中,某投资者针对海信庞大的关联交易向董秘提问,并对公司产品是否真的销售出去,还是躺在大股东的仓库里深有疑虑,董秘对此并未正面回答。

2019年4月30日,海信电器发布日常关联交易公告,公告显示,海信电器与海信集团有限公司、海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青岛海信商贸发展有限公司预计2019年度拟开展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不超过430.20亿元。

搜狐财经发现,2016至2018年间,海信电器与海信集团有限公司、海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开展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分别达259.83亿元、287.77亿元和306.13亿元,累计金额达853.73亿元。

澳门新萄京娱乐 2

其中,2016年至2018年间,关联交易所涉“采购”金额占当年同类业务比例分别为47.63%、46.09%和39.96%;“销售”金额占当年同类业务比例分别为31.6%、39.14%和38.2%。

某业内人士对搜狐财经表示,海信电器与海信集团所涉关联交易的比例过高,可能导致上市公司过分倚靠关联企业的扶持,使经营的独立性受影响。

针对关联交易中“采购”“销售”在当年同类业务中占比较高的问题,搜狐财经致电海信电器方面,获回复称,除东芝外,海信电器在海外区域的采购和销售业务均通过海信集团下属的某国际营销公司进行,故占比较高。对于是否会影响海信电器经营的独立性,海信电器表示,关联交易的价格公允。

产经分析师梁振鹏进一步表示,部分上市公司通过与控股股东、兄弟企业的关联交易,来粉饰上市公司业绩,这种情况也值得留意。

搜狐财经查阅海信电器关联方应收款项发现,2018年海信集团及其他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分别为6.1亿元和3053万元;2017年海信集团及其他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分别为7.6亿元和3805万元;2016年海信集团及其他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分别为4.2亿元和2101万元。

澳门新萄京娱乐 3

经计算,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海信集团及其他子公司、海信科龙及其子公司、海信家电及其子公司的坏账计提比例均维持在5%以下。

天衡会计师事务所某审计师对搜狐财经表示,根据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则,5%的坏账计提比例说明关联方回款及时,没有1年以上的关联方应收款。

澳门新萄京娱乐 4

此外,搜狐财经注意到,海信电器2018年的现金流由正转负,针对是否与关联交易有关的问题,该审计师表示,就目前掌握的数据来看,由于现金流没有单独列示关联方现金流,难以证明现金流与关联方相连接。

3.55亿元收购TVS致亏

2017年海信电器对东芝视觉解决方案的海外收购,被业内戏谑为“洋垃圾”,认为是一次“鸡肋式”投资。事实证明,被收购后TVS的持续亏损状态一直是拖累海信电器整体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

2017年11月,东芝决定将TVS
95%的股份出售给海信电器,以此剥离“非核心”业务,来应对核能业务重创导致的高额亏损状态。2018年8月,历时9个月的海外收购完成,最终的交割价格被砍掉一半,从原来的7.98亿元变为3.55亿元。

梁振鹏认为,这是一次没有价值的收购,“东芝在彩电领域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液晶面板工厂,占据一台液晶电视70%以上成本比例的是液晶面板,它只是整个行业下游的彩电组装商,早在十年前就放弃了彩电业务”。

同时,他还指出,海信电器目前的主要问题是“缺芯少屏”,彩电行业比的是上游产业链,海信电器在上游液晶面板布局的缺位导致其在竞争中处被动地位。

2019年1月24日晚间,海信电器发布公告称,刘洪新辞去公司董事长一职,此前一度被认为是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的接班人。

自2015年6月9日被任命为海信电器董事长,刘洪新执掌海信电器的这几年间,也正是公司业绩每况愈下的几年。

除收购TVS外,刘洪新担任董事长期间,还相继推动海信电器赞助欧洲杯、世界杯等赛事,与此对应的营销费用猛增,却未见销量上涨。

刘步尘认为,近几年海信对营销推广有一种近乎偏执的狂热,技术形象反倒越来越模糊,最能说明这一点的,是其不切合实际地赞助世界杯,大大拉低了盈利能力。

澳门新萄京娱乐 5

数据显示,2018年海信电器销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较往年均有大幅提高,分别增长29.77%、39.8%和59.84%。

其中,研发费用的大幅增加或与海信电器开始调整彩电显示技术的发展方向有关。据悉,海信曾于八年前提出“激光代表电视主流发展方向”,并一直将研发重点放在激光显示技术和ULED技术上。

刘步尘指出,过去十年海信犯的最严重的错误,莫过于对彩电显示技术发展方向判断失误。“执意押宝激光电视让海信错失下一个显示时代的可能性非常大”。

然而,随着OLED技术渐成电视显示技术主流,海信开始动摇。3月7日,海信发布首款自主品牌的OLED电视产品海信A8,正式进军OLED领域。掉队六年后选择此时入局,或为无奈之举。刘步尘对搜狐财经表示,海信已错失进入OLED的最佳窗口期,想跻身头部品牌非常困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