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酷派手机拥抱乐视也回天乏术 为什么酷不起来了?

0 Comment


曾属于“中华酷联”四小龙之一的酷派集团(02369.HK),其手机出货量短短数年间便由第一梯队沦落为“Others”之列,以至于去年新上任的CEO刘江峰不断感叹,用了洪荒之力,却只有一个尽力活下去的目的。自去年八月至今,酷派只发布了三款手机,分别为千元机市场的cool1
dual、酷玩6,以及定位中端的Cool
S1系列。九个月时间发布三款手机,频率中规中矩。5月10日,酷派以线上形式发布的新机“酷玩6”并未吸引到多少关注,但一周后酷派集团解约300余名应届毕业生的消息却在互联网掀起波澜。从当时的爆料截图来看,酷派HR表示由于公司业绩一落千丈,今年的校招生将会全部解约,每位校招生可获得3000元的违约金补偿。《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事向酷派集团进行核实,但人资部门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该公司投资者关系部罗文勇告诉记者,集团人资部门已经联系深圳的其他友商或公司帮助校招生安排工作,这将会给毕业生一个新的选择。解约大批应届校招生,可以说是酷派在重度亏损下的无奈之举。4月21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截至2017年3月31日,该公司亏损4.6亿港元。酷派声称,由于市场竞争剧烈,公司新产品尚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预计2017年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将超过50%,上半年经营亏损也会扩大到6亿~8亿港元。在连续三次推迟发布年报之后,酷派集团在5月31日发布截至2016年12月31日止年度之未经审核管理账目,其2016年营收约为79.94亿港元,而2015年营收约146.68亿港元;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42亿港元,2015年则盈利约23亿港元。“血海”市场的冲击2015~2016年,正是国内各大手机厂商纷纷下海血拼抢占市场份额的时候,然而酷派集团却忙于内部的各项调整,冷落了风云变幻的市场。2014年底,奇虎360出资4.09亿美元与酷派牵手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奇虎360持有奇酷公司45%的股权。根据当时的协议,奇酷负责互联网手机,酷派则专注于运营商与零售渠道。然而2015年6月,同样是做互联网手机的乐视以21.8亿元入股酷派,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这也直接引发了奇虎360的抗议。最终,此事以奇虎360获得奇酷75%股权而告终,奇酷与大神这两个手机品牌随奇虎360而去,但酷派却因与奇虎360订立的股份调整框架协议交易产生预期亏损约18.9亿港元。与奇虎360的分手并非终点。2016年6月,乐视再次购买酷派11%的股份,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同年8月,贾跃亭成为酷派董事会主席;十天后,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酷派CEO。四个月后,成立于2014年底的ivvi品牌也正式被酷派剥离,根据当时公告,酷派集团向深圳超多维出售酷派移动80%股权,交易金额为2.72亿元。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交易完成后,原先的酷派老将们基本悉数离开,加盟ivvi。有了这批熟悉酷派运营模式的老将,ivvi在成长的道路上势必会对酷派造成严重的冲击,被“送出去的孩子”反杀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上演。伴随着这一系列内部运作的结束,酷派原有市场份额严重缩水。2015年,酷派的出货量为3800万部;酷派高管还曾在发布会上预计2016年能拥有5000至6000万部的出货量,然而现实情况却一落千丈。2016年底,刘江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酷派全年的出货量仅为1500万部;尽管刘江峰一再强调,目前的酷派将在一系列精简和重整后新生,“五年三个一(即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的计划也将继续推行,然而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1~12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5.6亿部,其中,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已占88.9%,市场份额基本被瓜分殆尽。过去的风口不会再来,酷派想要在这片“血海”里东山再起,难度可想而知。

酷派手机拥抱乐视也回天乏术
为什么酷不起来了?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1

本文为「云图星资讯」转载自 商学院

关注更多精彩资讯请访问云图星官方网址:www.yuntustars.com
或者关微信服务号 yuntuxingnews 即可每天看到最深入及时的资讯

或许因为财报太难看,整整晚了两个月,推迟了三次,酷派2016年财报才迟迟发布。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酷派2016年营收约为79.94亿港元,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42.10亿港元。2017年情况亦不乐观,截至今年3月31日的一季度财报显示,经营性亏损约为4.6亿港币,预计2017年上半年经营性亏损会扩大到6亿港币~8亿港币之间。酷派股票将继续停牌。

曾位列国产手机第一梯队的酷派,目前市场份额由巅峰的前三倒退至今年一季度的第11位。

2016年6月,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4个月后,乐视资金链问题爆发。乐视手机不可避免地被牵连,而酷派也没能逃过一劫。酷派想借乐视打翻身仗的梦碎了,如今酷派衰了,不酷了!

酷派手机为什么不“酷”了

5月16日,一则“酷派手机被爆解约300名应届生”的消息引起轩然大波。该消息称,酷派集团于5月15日疑似将此前校招的300余名应届毕业生全部解约。酷派HR竟然用到
“一夜坍塌”,“也许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了”等表述。

针对上述解约事件,各方说法最大的出入点在于被解约的应届生人数。酷派HR称300名校招生都会被解约,而酷派官方否定这一说法,解约只是针对部分应届生。

《商学院》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酷派,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无论部分还是全部应届生被解约,都难掩酷派在中国市场的尴尬。数据显示,去年酷派销量排名第九,勉强留在前十之列。或许是自身信心不足,酷派原本在3月底前公布2016年全年财报,经历两度延后,决定在5月底前公布。

“酷派的下坡路与自身的纠纷离不开。”
知名行业观察家刘步尘指出,酷派与奇虎360之间的战争,耗费了酷派的大量精力。

2014年底,酷派与奇虎360合资成立公司奇酷,一开始,奇虎360更多地扮演着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同时拥有相关认沽期权。随后,因酷派违反同业竞争协议,奇虎360方行使相关认沽期权,要求酷派从360手中收回49.5%的股份,并且是按市场价的2倍,应付价为14.85亿美元。

“这对于酷派来说,完全承受不起,而当时酷派的市值,还不值这个价格。”
北京知行韬略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继刚指出,最后和解的结果不是酷派收回股份,而是酷派转让了奇酷25.5%的股份给奇虎360,最终酷派只拥有奇酷25%的股份,一下从控股成为了第二大股东。

在奇酷内部,文化、背景不同的酷派团队和360团队摩擦不断,最典型的是周鸿祎为了和红米打价格战,将大神F1
Plus降至399元,这种亏本赚吆喝的玩法让郭德英(原酷派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极不适应,而且周鸿祎重奇酷、轻大神更让其大为不满,双方就此埋下矛盾的种子。

随后的事情印证了这一点,酷派与奇虎360之间的纠纷,给酷派带来的损失巨大。2016年上半年,酷派发布公告,预计亏损了20.5亿港元,而主要原因便是出售奇酷股权的亏损以及酷派占奇酷股权所带来的业务亏损。

这巨额的亏损,足以让这家曾经风光一时的国产手机品牌陷入困境。在酷派与奇虎360这场纠纷的尾声中,乐视也趟进了这潭浑水。乐视甚至公开挺酷派怼奇虎360,乐视在2015年6月,通过在港子公司LeViewMobile,以每股3.508港元的价格买下了酷派的股份,获得了18%的股权。随后,在2016年6月,乐视移动出资9亿元收购了Data持有酷派的11%的股份,收购完成后,乐视移动持有酷派28.9%的股份,成为酷派最大股东。

酷派深陷控制权争夺战的同期,国内手机市场迎来加速,这一年OPPO、vivo和华为出货量实现爆发性增长。小米在低线城市的年轻用户,正被
vivo、OPPO蚕食。

“国产手机‘酷派们’的失足,更像是一个自我迷失的故事。”易观国际终端分析师赵子明对《商学院》记者说,“酷派们”盲目依靠大树,甚至把自己交付给它们。结局不尽如人意,这些寄希望于借力的大佬们有的自身难保,有的徒有虚名,有的业务难匹配,红利难共享,可怜的“酷派们”则在重要的发展期渐失优势与特色,混迹江湖步履蹒跚。

拥抱乐视也回天乏术

“风雨飘摇”,刘步尘这样形容酷派和乐视的现状。“事实上当初乐视收购酷派的时候就不被看好,本来乐视当时就已经出现问题,而酷派也在不健康的状态下加入乐视,这对酷派绝对是不利的。”

“被乐视收购的酷派再也不是曾经的酷派了,产品加入了很多乐视手机的元素,却空有皮毛。”易观国际手机行业专家赵子明表示,酷派内部人员流失,板块资源分离,非但没有享受到“大树”的凉意,也没有解决自己依赖运营商的弱势。产品规划、品牌营销及渠道建设力度不足等问题仍然无解。

回溯到2014年,曾因运营商补贴而飞速崛起的酷派,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这时因运营商集体改变策略而导致出货量大幅下滑。酷派此后不断地针对市场的要求而采取各种变化,包括将旗下的大神和ivvi两个子品牌分离,直到去年ivvi更完全从酷派体系脱离,而原酷派的元老人物李斌也选择跳槽ivvi出任CEO。

早在乐视全面接管酷派之初,外界对二者联姻走向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派认为酷派将扮演服务者的角色,其专利、研发和供应链资源为乐视所用,自身发展将受限;另一派则认为酷派+乐视将产生1+1>2的协同效应,共同抢占市场。如今,尽管两种观点描绘的景象都未能成真,但酷派每况愈下是不争的事实。

去年8月,贾跃亭曾放出2年内乐视+酷派卖出1亿台的豪言;刘江峰也曾为酷派描绘宏伟蓝图: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尽管期限未至,但从乐视、酷派这对难兄难弟实际表现来看,已提前宣布吹牛吹过头。

在此前的3年的时间,酷派因为纠纷错过了最好的发展时机。而就在这3年的时间里,一大批互联网手机品牌小米、魅族等迅速抢占了市场。国产的互联网手机品牌懂得利用互联网营销,同时具备较高的性价比,因此获得了较高的销量。同样,华为作为传统国产手机品牌,在推出互联网手机品牌荣耀后,仅是2017年第一季度,荣耀就为华为带来了149.3亿元的销售额。

“过度布局,资金未必跟得上。”赵子明指出,酷派卖身乐视后,更是全面转型升级,打造超级生态链,生态模式以“精品+内容+服务”的方式呈现,被“生态”浸洗过的酷派带有很多乐视的烙印。

如今酷派的崩塌,曾经的五年登顶计划也随风消散。如今的乐视泥菩萨过河已自身难保,哪还有力气拯救酷派于水火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