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澳门新萄京娱乐模式缺陷?今日头条一月内陷五起法律纠纷

0 Comment

澳门新萄京娱乐 ,今日头条与腾讯之间的侵权互诉案件最近有了结果。6月2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今日头条赔偿腾讯网27万元,这起因今日头条未经许可转载腾讯网287篇文章引发的争议,以作品版权所属方腾讯的胜利落幕。第二天,今日头条就以腾讯旗下快报网和天天快报客户端长期、大量存在侵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原创作品权利的行为,将其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对于这场由内容引发的纠纷,腾讯和今日头条方面均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案件正处于诉讼阶段,公司将对相关问题保持缄默。但对于以内容为核心的今日头条,以及将内容和连接作为未来战略的腾讯而言,双方在内容分发领域已经占据了前两席,冲突似不可避免,正如业内人士认为的那样“打官司只是开始,接下来很可能还会有补贴大战、技术竞赛”。一场关于IP的口水战在今日头条和腾讯的相互诉讼中,记者注意到,彼此索赔金额均相对较小。如腾讯此前提出赔偿100万元,此番胜诉,获赔金额为27万元,今日头条最新的索赔要求也仅为50万元。几百万元,无论是对于目前市值超过110亿美元的今日头条,或者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腾讯而言,均是非常小的数额。今日头条在败诉后发起诉讼,斥责腾讯对50部今日头条的独家作品进行侵权,以索赔金额来看,每部作品要求获得约1万元的赔偿。长期从事IT法律、知识产权、投融资法律的律师赵占领告诉记者,版权侵权赔偿的标准有三个,首先是权利人的损失,如果无法举证证明,则可以依据侵权人的侵权所得进行索赔。如果这两者都无法证明,则由法院酌情判定。“对于文字作品而言,法院在酌情判定时通常会考虑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持续时间长短、侵权影响范围等多种因素,一般而言,文字作品的赔偿标准是千字几十元。”以今日头条此次诉讼为例,代表性作品《明成祖朱棣力挺武当派并非信道,却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玄武大帝化身》全文共计1600余字,若以普通的赔偿标准,以50元每字计算,仅该文便应获得约8万元左右的赔偿。“实际上这样的赔偿金额很难对侵权一方起到震慑作用,双方的官司更多地是出于公关需求。”赵占领说道。事实上,今日头条陷入版权侵权的漩涡已有多次。5月2日,《南方日报》发布反侵权公告(第一期)也将矛头指向了今日头条,明确指出2016年至今(5月2日),今日头条客户端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南方日报社版权作品近2000条;2016年11月,今日头条被凤凰新闻以恶意劫持凤凰新闻客户端流量的部分行为,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过诉讼,当时要求今日头条立即停止有违基本商业道德的恶意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2000万元。“腾讯新闻和今日头条的排名市场互换,而且,腾讯新闻是有微信和QQ的引流才得以占据如今的位置,严格来说,今日头条才是老大,老二欲上位,势必会对今日头条构成威胁,双方诉诸于法律,看起来名正言顺,实则更多地是在向公众宣示自己的存在感和市场领导力。”夸克传媒创始人王如晨这样说道。内容之争再升级显而易见的是,今日头条与腾讯之争,已经成为了争夺内容分发平台第一宝座的纷争。据第三方机构易观千帆的监测数据,截至2017年7月5日下午5时,综合资讯类APP中,腾讯新闻以1.62亿户的每日活跃用户量排第一,今日头条以1.59亿户位列第二,腾讯旗下的天天快报以7338万户排在第三,阿里旗下的UC头条排在第14位。若细分至内容分发平台,今日头条则是第一,每日活跃用户量几乎是天天快报的两倍。从中可以看出,腾讯新闻在当日以约300万户的微弱优势暂时领先于今日头条,并且将其他公司的内容产品远远甩在了身后,即使有阿里、一点资讯、网易、搜狐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入局,整个市场最终还是形成了两强对峙的局面。

今日头条似乎进入多事之秋。
近日,百度收购今日头条传闻之外,8月15日,因认为今日头条擅自刊登“中国篮镜头”文章,“中国篮镜头”所属网站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著作权侵权为由,将今日头条的所有人和经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8月15日,英超赛事版权方新英体育表示,今日头条未获得版权但其平台上却出现了大量赛事集锦视频,就此事正在取证调查。
粗略统计,这已是今日头条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第五次陷入版权等方面的纠纷了。除上述两起事件外,从7月4日开始,腾讯、凤凰网和导演陈剑分别以侵犯版权、不正当竞争、诋毁名誉为由,将今日头条诉至法院。
对于上述纠纷,今日头条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暂不便作出回应。但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天天快报、一点资讯等竞争对手的产品,今日头条时常面临版权、不正当竞争等方面的诉讼纠纷,业内分析人士指出,除平台模式自身缺陷外,今日头条占据大量流量入口,涉足领域不断扩大,最终导致其竞争者林立,纠纷四起。平台之困
今日头条面临的诉讼之中,尤以版权纠纷最盛,今年上半年便有多起此类事件发生。
5月2日,《南方日报》发布反侵权公告(第一期)也将矛头指向了今日头条,明确指出2016年至今(5月2日),今日头条客户端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南方日报社版权作品近2000条;2017年4月26日,腾讯、搜狐起诉今日头条,因今日头条涉嫌侵犯其作品版权和约稿版权。目前相关起诉已立案百余件,要求今日头条立即停止对涉案作品提供在线传播,并就涉案作品索赔经济损失百万元。其中,腾讯、搜狐提起的诉讼,法院已在6月下旬作出判决,结果均是今日头条构成侵权败诉。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今日头条作为内容分发平台,虽然自身并不生产内容,但对于平台内作者的版权侵权行为,一般适用通知删除规则,即只有当权利人发出侵权通知而今日头条不做删除、断开链接等处理时才承担侵权责任。
“但是,如果今日头条对于用户的侵权行为属于明知或应知,也不适用通知删除规则,即使权利人没有发出侵权通知,今日头条也应承担侵权责任。而对于如何判断今日头条是否属于明知或应知,需要结合具体情况判断,比如今日头条对于用户发布的侵权文章进行了推荐或者修改,则属于明知或应知。”赵占领说。
对于平台内作者的约束,记者看到,用户在注册头条号时,今日头条提出了以下要求和规范:未经权利人授权发布他人原创内容,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未经授权发布他人身份证号码、照片等个人隐私资料,侵犯他人肖像权、隐私权等合法权益;使用侮辱、诽谤造谣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商誉,或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未经授权发送企业商业秘密,侵犯企业合法权益。将对违规头条号采取清除违规内容、扣分禁言、功能关闭甚至封禁等形式的处理。
在天天快报、一点资讯的入驻申请中,记者看到,对于内容侵权方面规定,上述平台的表述也近乎如出一辙。
“实际上,平台类资讯APP更容易陷入版权纠纷中,因为入驻作者较多,于是在管理上容易分散精力,且均非平台直属管理员工,对这些作者的约束力便明显小于凤凰、网易等拥有自己的采编队伍的产品。”艾媒咨询CEO张毅说,“就今日头条个案而言,其最大的优势是算法推送,但这也是一大缺陷,因为内容侵权往往是后知后觉,即被投诉后才会发现的,但在此之前,这些内容已经被大量推送出去。对于版权方而言,推送越多伤害越大;对平台而言,也容易陷入法律纠纷当中。”头条危局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天天快报、一点资讯、UC头条等竞争对手,今日头条在版权内容上的官司时常见诸报端。
“实际上,并非其他平台手脚非常干净,就我所知道的,很多电视台、视频网站与天天快报、一点资讯等平台,也常常因版权问题产生口角。”张毅向记者透露道,“但在舆论上,特别是在版权上,今日头条似乎一直处于不利位置,根本原因在于今日头条目前涉及范围已不局限于文字内容,还涵盖到了视频、社交、直播、问答等领域,树敌较多。反观今日头条的竞争对手,起步相对较晚,目前依然在内容分发领域深耕,他们的威胁显然更小。”
据悉,今日头条于2016年12月开始内测微头条,在今年4月正式推出,并置于底部一级入口,用户可通过微头条添加好友,发送即时状态并与好友分享;此外,今日头条还在今年上线悟空问答、火山视频等。
拓展延伸内容产品,也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了今日头条的市场地位。据易观智库监测到的数据,自2017年上半年,今日头条的用户数量、每日活跃用户量、用户渗透率三项数据均处于领先位置,腾讯新闻、天天快报位居第二;若单以内容分发平台统计,天天快报次于今日头条位居第二,但以上三项数据的数据量只有今日头条的一半。在短视频领域,今日头条力推的火山视频,以7.3%的用户渗透率位居业内第八。
此外,有媒体报称,今日头条的广告加载率已经达到20%。对于信息流产品来说这个广告加载率已处在较高水平,增长空间十分有限。所以,今日头条只能不断扩大用户规模,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整体用户增速降低,今日头条的用户增速势必会放缓,同时来自其他互联网企业的竞争也会愈发激烈。
但是,在跑马圈地的同时,今日头条也成为众矢之的,除来自搜狐、凤凰等新闻资讯类产品竞争对手的诉讼外,今日头条曾因为未经微博授权,擅自抓取用户在微博平台发布的内容,引发微博怒关今日头条的内容接口。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告诉记者,虽然微博与今日头条分属社交和内容两大领域,但此事件依然是一次传统的内容版权纠纷。
“互联网头部巨头的虹吸效应明显,当模式成熟时,市场地位难以撼动,其他玩家很难从中分得一杯羹。在内容领域,今日头条就是领头羊,每日活跃用户近一亿人次,这些巨大的流量可以直接变现,也可以成为其资源来衍生其他商业形态。加之互联网的跨界门槛低,今日头条对其他互联网企业而言,是一个有价值的合作伙伴,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和挑战。”速途网络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说。
张毅认为,具体到新闻资讯和内容平台,今日头条除挤压竞争对手的生存空间外,抓取、推送内容的模式,也让凤凰、搜狐等公司的独家版权内容受到挑战。“但是归根结底,各方对今日头条的各类诉讼目前还仅仅停留在公关、市场营销的层面,一是谁都无力一口气重创对方乃至吃掉对方,二是通过这种小规模骚扰给今日头条的扩展造成阻力,三是给其他潜在的威胁如天天快报等予以警示。”张毅表示。
上述观点与赵占领的看法不谋而合。“截至目前相关的侵权纠纷,原告的索赔要求往往在二三十万元到一百万元之间的范围内,实际上这样的赔偿金额很难对侵权一方起到震慑作用,双方的官司更多的是出于公关需求。”赵占领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