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买苹果就意味这被“宰”?可能是真的! – 潮流家电网

0 Comment

美国苹果公司(以下简称“苹果公司”)在其更新的《AppStore审核指南》中规定,在App应用内向原创作者“打赏”的,属于“应用内购买”,苹果公司将从中抽取30%的分成。在过去多年里,苹果公司一直在iOS系统中对发生在软件内部的交易提取三成收入,然而,这次苹果公司把“打赏”也列入到抽成的范围中,引发了热议。这种“打赏”抽成行为是否合法?6月30日,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中国互联网协会组织召开“苹果公司App‘打赏’抽成新规热点法律问题研讨会”,就苹果公司的“打赏”抽成行为进行了法律层面上的讨论,主要议题包括“打赏”行为是否属于应用内购买、苹果公司是否涉嫌垄断和不正当竞争、“打赏”抽成行为是否侵犯了消费者权益、付费行为是否有利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和行业发展等。“打赏”行为是否属于应用内购买“打赏”是指互联网中新兴的一种非强制性的付费模式。近年来,微信、映客、今日头条等中国互联网产品开通“打赏”功能,用户如果喜欢作者和主播发布的内容,可根据自愿原则给一笔费用不等的“小费”。应用内购买是与付费下载、移动广告并行的主流移动应用创造收入的手段之一,它是指在应用程序或游戏内购买。“打赏”行为是否属于应用内购买?专家们为此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陈际红认为,苹果公司传统的收费项目有两项,一项是购买App,另一项是购买游戏币等消耗类的项目,还有应用广告、订阅服务、续费服务等,这些很明确属于应用内购买。而“打赏”行为不应该属于应用内购买。“购买行为中,支付货币本身是一种义务,而“打赏”用户没有这种义务,“打赏”行为只是基于个人判断,是一种情感上的考量。”而接受“打赏”的开发者或使用者,也不必同时产生相对的行为义务。在此基础上,陈际红认为,“打赏”行为,应该更多被视为一种赠予行为,而不是购买行为。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胡钢支持陈际红的看法。他提出,应用内购买的目的是“解锁特性和功能”,而现在所谓的“打赏”,是用户在已经看完了内容后,给予的小额财产奖励,是一种赠予行为,而不是应用内购买。“苹果公司显然是对它自己制定的规则进行了肆无忌惮的扩大性解释”。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徐家力提出,“打赏”行为是否属于应用内购买,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应用内购买是指智能手机App下载的环节免费,应用的某一环节收费,游戏App最为典型,刚开始几关可以免费试玩,但要想解锁更多的关卡,就要收费。徐家力认为,阅读文字功能后的“打赏”不属于购买:“用户‘打赏’是基于对内容的欣赏,对作者进行鼓励,‘打赏’之前用户已经阅读相关的文章了,并非购买。”但是,直播平台的“打赏”行为属于应用内购买:“直播平台的‘打赏’行为,是‘打赏’者先购买某些东西,比如说虚拟的首饰、豪车等,然后用这些虚拟的货币‘打赏’,这就存在不付钱不能进行的行为,所以直播平台的‘打赏’行为属于应用内购买。”苹果公司是否涉嫌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苹果公司是否涉嫌垄断和不正当竞争,是与会专家们讨论最多的话题,专家们的意见看法不完全一致。徐家力认为,苹果公司“打赏”抽成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但却不违反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经营者销售商品不得违背购买者的意愿搭售商品或者某些其他不合理的条件。“苹果用户出于对苹果手机产品的信赖,也同时购买了手机的IOS系统,配备了AppStore下载的权利。‘打赏’行为本不属于典型的应用内购买,而苹果公司则扩大解释行为,强制将‘打赏’行为列入应用类购买,而且必须用苹果指定的支付方式。这些行为,已经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但徐家力认为,苹果公司的“打赏”行为不构成违反反垄断法的条件。“根据市场调查,苹果手机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的份额已经降了很多。”但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反垄断专业委员会委员赵烨却持不同看法,他认为从高端市场和售后市场上看,苹果公司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尽管苹果公司在智能手机市场和通用的应用分发市场中不具有很高的份额,但如果把相关市场界定到高端手机市场,比如说5000元以上手机市场,那么苹果公司就可能具有较高的市场份额”。

肾机:来自一则17岁高中生为买iPhone卖肾的新闻,因此苹果手机也叫肾机。一部分网友认为这种称呼将苹果定义为高价位,是高品质的一种象征;另一部分网友则认为称呼中包含对苹果手机性价比不高、价格虚高的嘲笑,他们认为:买苹果手机,就是被宰。

虽然在使用感上大家习惯不同,且系统和手机本身等都在不断优化,在目前情况下并没有办法一刀切地下定义,来评判苹果核安卓孰优孰劣。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苹果AppStore的消费会比较贵。

图片 1

一个月前,微信应苹果公司要求关闭公众号iOS渠道打赏功能,马化腾对此表示“一场误会”,这样的态度在今天看来颇有息事宁人的感觉。因为在近期,苹果对于拥有类似功能的几个App都伸出了“魔爪”,要求它们禁用赞赏功能。取而代之的是:如若消费者要给各个客户端内的作者、主播打赏的话,禁止使用微信或支付宝等主流支付软件,要通过苹果的“应用内购买”,而使用的代价就是,需要给苹果支付30%的手续费。
并且,苹果表示,如果这些软件拒绝施行,那么App将无法升级,甚至可能被AppStore除名。很明显,一个月前,苹果并没有从腾讯方面感到压力,其气焰反而更盛了。但我们也可以看到,苹果敢这么做,有其背后的强大支撑力。目前,智能手机的主流操作系统,苹果的对手基本只有安卓。但同时,苹果的AppStore与手机本身、操作系统和应用服务形成封闭式的垂直一体结构,这意味着只要购买手机,就必须全盘接受这些规则。
而这次的30%也并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华尔街日报》5月18日的文章称:苹果要求,“打赏”将像用户购买的游戏、音乐和视频一样,被视为应用内购买(in-apppurchases),届时苹果将从中获得30%的分成。苹果给出的理由是,AppStore就如同一个商店,将空间出租给开发者,开发者将收入的一部分交给苹果,用来换取在AppStore销售的权利。
而在苹果内部,乔布斯很早就明确将封闭的AppStore视为竞争的能力。2010年时,苹果高管在内部邮件中讨论如何反击Kindle,乔布斯曾在邮件中说:“第一步是先让所有交易都得用我们的系统,包括书。”
根据苹果公布的2016年全年数据显示:苹果应用商店2016年全年为开发人员创造了超200亿美元的收入,创下应用商店销售的新纪录。根据苹果的提成比例,苹果将分得应用销售额的30%。由此可以计算出,苹果应用商店的总收入至少达到了285亿美元,而苹果仅在app销售的销售提成上就有85亿美元入账。

同时,也可以对照苹果一季度的财报来看,中国区收入同比大跌了14%,跌幅高于去年四季度的12%。并且,一季度中国市场是苹果全球唯一下跌的区域。有网友认为,苹果在AppStore方面的举动,已经到了“蚊子腿也是肉”的地步。

图片 2

而根据豆瓣用户“sxm”在名为“大家知不知道苹果用户在app购买比安卓用户多收取30%费用?”的帖子中,大多数网友表达了“不知道”、“规定很恶心”的观点。该网友还举了个例子:在晋江文学城的iOSapp充值需要多征收40%苹果费用,在网页或安卓充值就不用。
对于这种现状,也有一些公司提出了异议、并落实到行动上进行了抗争:亚马逊选择拿掉Kindle等数字消费应用里的商店。现在可以用手机在亚马逊购物,但是要买电子书还是得打开电脑,或者用浏览器打开网页。

Spotify等音乐服务商选择了用网页注册的方式绕开苹果的应用内支付,用户如果在网页上支付的话,就可以用10美元的原价订购Spotify每月的流媒体音乐服务,而不是加上苹果抽成后的13美元。但受到了苹果的“下架威胁”而妥协。

图片 3

而这次苹果将打赏功能纳入“应用内支付”,无疑开始大大收紧支付环节,强化苹果支付在整个生态的核心地位。有观点认为:这种借助平台而强行搭售,明显滥用了垄断地位。工商总局应该对苹果这一行为及时展开反垄断调查。环球时报对此发表观点:除涉嫌违反反垄断法,苹果这种强制抽成30%的新规,以平台搭售增值服务的方式,以及迫使互联网公司面临接受还是出局的“二选一”行为,还涉嫌违反不正当竞争法。
因此,购买苹果手机意味着被宰这可能并非一句空话,所谓被宰的实际内容可能远不止我们普通消费者表面看到的手机价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