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易到用车命运多舛:新任大股东韬蕴资本同样诉讼缠身

0 Comment


近日,有消息称,易到新任大股东韬蕴资本陷入了一起借款合同纠纷,该案案值在1亿元左右。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韬蕴资本声称在6月28日与乐视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实现对易到的控股,如今近三个月过去,仍未完成对易到的股权变更。  对此,韬蕴资本方面解释称是其中涉及众多的法律问题、历史遗留问题、债权债务问题,导致相关进展缓慢。  事实上,韬蕴资本自身也是麻烦重重,其公开声称广泛布局旅游业,不过查看公开信息,在旅游方面却并未有较大投资案例;除了卷入上述案件之外,韬蕴资本子公司蓝巨投资控股旗下北京溢生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因欠工程款1115万元,被广汇建设集团起诉。  最新的消息是,易到出行办公室再次遭到强行闯入,其位于望京东煌大厦的办公室,在9月9日遭到海易出行(海易出行(北京)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及相关社会人员的强行闯入。  韬蕴资本诉讼纠纷缠身  根据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的消息显示,中国长城(8.600,
0.02,
0.23%)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辽宁省分公司,诉灯塔佟二堡上海国际皮革城有限公司、辽阳亚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韬蕴(上海)企业发展有限公司、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汉唐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温晓东等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发布日期为2017年8月24日。  上述诉讼对象中,就有易到新任接盘方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韬蕴资本持有蓝巨投资控股集团75%的股权,2016年韬蕴资本从上海汉唐企业手中接过“上海国际皮革城”。按照蓝巨投资控股集团对上述纠纷的回复称,“自己也被上海国际皮革城骗了”,表示该公司存在财务报表造假、企业实际已资不抵债、欠税等问题。  从目前披露的进度来看,并未有新的进展,此外,韬蕴资本旗下公司还涉及另外一起诉讼。2016年5月份,韬蕴资本子公司蓝巨投资控股旗下北京溢生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因欠工程款1115万元,被广汇建设集团起诉,原告还起诉了北京蓝巨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韬蕴资本实际控制人、北京溢生沣法人温晓东。  易到前途难测  新任大股东诉讼缠身,其入股的易到平台又如何呢?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今年7月14日,据韬蕴资本声明,公司在6月28日与乐视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实现对易到的控股,并于6月30日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用于解决提现问题。  不过其后,易到在司机提现问题上却出现了3次延期,对于突然延期的原因,有消息称,是因为乐视要把此前以易到名义抵押借款的14亿元债务转给韬蕴资本,但此举遭到韬蕴资本CEO温晓东的反对,因此中断了给易到司机的提现资金。  近日,韬蕴资本方面终于称,目前司机已可以正常提现。不过此次司机提现的钱,是由易到向其借款而来,原因是截至目前,公司收购易到的股权变更仍未完全办理完成。  在蓝巨投资官网8月25日的公告中显示,韬蕴资本收购易到的股权变更仍未完全办理完毕,是因为其中涉及众多的法律问题、历史遗留问题、债权债务问题,导致相关进展缓慢。  最近又有消息称,易到出行位于望京东煌大厦的办公室,在9月9日遭到此前合作伙伴海易出行(海易出行(北京)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及相关社会人员的强行闯入。此次纠纷的源头是海易出行出租给易到的50辆汽车的使用权。对于上述纠纷的原因,有消息称可能存在资金或者融资租赁款项缴纳纠纷,未经过任何法律手段,海易出行通过这种强行方式收回了车辆。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尽管易到方面宣称自新任股东韬蕴资本进入易到后,公司业务进展顺利,并且也开始进行一些“充返”活动,一切貌似恢复正常。不过,从实际的打车体验来看,已经非常难打到其旗下的多种车型,发送订单之后,出现最多的提示是“当前位置用车需求持续增加,为激励司机选择这单,会再次上浮价格”,不管是上浮1.2倍还是2倍到3倍,订单始终处于无人接单状态。这与司机大量流失不无关系,此次海易出行强行收回出租给易到的50辆汽车的使用权,对易到现有的状况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澳门新萄京娱乐 ,  昨日晚间,韬蕴资本集团(以下简称韬蕴资本)发布内部通知称,公司因耗费大量资金挽救易到用车(以下简称易到),融资自救难以到位,目前已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即日起,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将安排员工在家办公,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恢复上岗时间将另行通知。

6月30日,易到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宣布,“自今日14时起,所有易到平台车主均可通过车主端APP完成提现!”易到在该消息稿中称,请师傅们安心接单;请乘客们放心打车;单单至少6.6折。

  显然,这家在易到身上砸下重金,并扬言让其回到网约车应有市场位置的私募公司,如今也陷入了难以自救的泥潭里。但韬蕴资本资金链面临断裂的“锅”真的该易到来背么?事实上,在上述通知之前,关于韬蕴资本身陷诉讼和债务风波、与乐视经济纠纷愈演愈烈等消息就层出不穷。如今的困局,除了易到,与其近年来激进的投资扩张也不无关系。

澎湃新闻记者从多名司机处了解到,他们已经从易到APP中完成了提现,已恢复正常。

  今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了韬蕴资本位于北京东方新天地的办公大楼。与写字楼里其他公司访客在前台登记上楼不同的是,韬蕴资本给了物业一份电话清单,要求访客必须致电让其员工下楼接访。记者多次拨打了清单上的5个号码,均为无人接听。东方新天地物业人员透露道,这样的访客接待方式该公司于春节前就向物业要求了。

易到方面没有透露,这次的资金问题是如何解决的。

  与此同时,写字楼大厅里已聚集了数家媒体和不少因在易到平台无法提现而转向其大股东韬蕴资本维权的网约车司机。而网约车司机们不明白的是,对于易到,韬蕴资本现已是“无能为力”。

澎湃新闻从消息人士处获悉,近日,乐视方面或已从某信托公司处获得3.5亿元资金,将用于给易到”补充弹药”。

  从重金“输血”到低价转卖

据悉,该信托公司总裁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交情不浅。

  事实上,韬蕴资本对易到的“无能为力”并非今日才凸显。

这家信托公司的注册资本在数十亿元级别,隶属于国内知名企业家名下。

  早在2018年韬蕴资本就开始为易到寻找下家,当时的拟受让方为赫美集团(行情002356,诊股)。2018年8月,赫美集团宣布与韬蕴资本一致行动人以及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意向协议》,拟受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易到的经营主体)的股权。3个月后,双方因具体方案后期沟通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了协议。

不过,对于上述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乐视、易到方面对此置评。

  今年1月21日,市场上又流传出一份韬蕴资本《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的声明》,表示因整体融资市场不甚景气,韬蕴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愿以半价出售所有股份。随后,韬蕴资本方面向媒体确认了出售股份的消息,但却以“不方便”为由对流传声明中提到的具体内容不否认、不核实。

易到迎来的援军还不止这家信托公司。

  据公开消息,在接手易到股份后,韬蕴资本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元、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元、提升净资产26亿元。与此同时,在易到现有的34亿元负债中,韬蕴资本也为其垫付了28亿元,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韬蕴资本累计为易到股份解决了近60亿元债务问题。

6月28日,易到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变更控股股东,已有新的控股股东进入,乐视不再作为易到控股股东,原管理团队(编注:指的是易到目前的管理团队,而非以周航为首的易到创始团队)继续负责易到的管理、运营等事务。易到拟定于7月4日举行媒体沟通会,就具体事宜做公开说明。

  即便是重金“输血”挽救,也依旧未将易到拖出债务泥潭。2018年以来,易到相继又被曝出账户被法院冻结、司机提现困难等消息。2018年7月,韬蕴资本发布声明表示,易到实际债务规模比其与乐视交易文件中高出两倍多。随后,乐视否认了这一说法,表示债务数额是双方确认签字过的。

接近乐视、易到的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近日,乐视方面已经去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做了易到股权的抵押登记,将所持有的所有易到股权抵押给了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

  从重金“输血”到低价转卖,韬蕴资本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据悉,当年选择从乐视和贾跃亭处接手,其看中的就是网约车的市场前景,以及这一业务模式可补齐自身联动业务板块。然而,随着监管的趋严、资本和网约车市场的降温以及易到持续深陷债务泥潭。如今又有谁有实力和胆量去接盘呢?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哲蕴的股东为北京蓝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蓝巨资产为蓝巨投资控股集团全资子公司,韬蕴资本占蓝巨投资75%认缴出资额。

  “锅”真的该易到背?

蓝巨投资本身和乐视关系紧密,此前已多次投资乐视系公司。蓝巨投资总裁温晓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露出对乐视创始人贾跃亭的欣赏态度。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韬蕴资本的危机也并非投资易到一家引发的。也或与其近年来激进的投资扩张有关。除去这两年扶持易到的艰难外,韬蕴资本和其创始人温晓东自身也风波不断,隐患是早已埋下的。

多家媒体报道,韬蕴资本、蓝巨投资背后的老板温晓东旗下的一家韩国娱乐公司将成为易到的接盘方。

  据悉,韬蕴资本曾坚定地看好乐视产业生态。自2014年开始,其向乐视体育、乐视移动、乐视影业等项目累计注资数十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工商资料显示,乐视还将所持有的部分易到股票还质押给了另外两家公司。

  布局乐视失利后,韬蕴资本即开始了在二级市场上的大举扩张,频频参与上市公司定增,而部分定增项目则因到期时未能偿付本金及规定收益而被申请查封冻结财产,也被媒体称为“诡异的定增之举”。

澳门新萄京娱乐 1易到的股权出质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韬蕴资本及其关联公司近年投资的不少项目,也让公司和创始人陷入债务纠纷、失信风波。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乐视网监事吴孟将所持易到的440万元股份质押给了北京瑞丰华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出质设立登记日期为2017年6月28日,不过目前其登记状态还未出现“有效”标示。

  据界面新闻报道,2016年,韬蕴资本子公司蓝巨投资控股旗下北京溢生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因欠工程款1115万元,被广汇建设集团起诉,原告还起诉了北京蓝巨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韬蕴资本实际控制人、北京溢生沣法人温晓东。一韬蕴资本前合伙人也曾透露,温晓东系各资产运作公司的资金缺口或达数十亿。

瑞丰华成所投资的4家公司中,有三家均为融创系公司,瑞丰华成的唯一股东天津引领大地投资有限公司的监事为刘淑青,为乐视网董事、融创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

  无论是投资失利还是陷入诉讼纠纷,能给公司带来致命打击的还是资金链条的断裂,如今的韬蕴资本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曾经,易到徘徊在危机边缘时得韬蕴资本拉了一把。但寒冬之下,机构纷纷“勒紧腰带”求稳求生存之时,能拉韬蕴资本一把的白衣骑士又在何处?

今年1月,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携百亿资金驰援乐视,投资了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

另外,去年11月9日,吴孟还将持有55万元易到股权质押给了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目前状态仍为有效。

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易到和乐视方面对易到的股权质押和交割情况作出说明。

易到的运营主体为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根据工商信息,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100万元,法人代表为彭钢,乐视系通过乐视网监事吴孟认缴易到出资额733万元,持有约66%的股权。

易到出走的创始团队中,创始人周航持有易到25.33%的股权,联合创始人杨芸和汤鹏分别持有2.29%和1.91%的股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