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春雨医生“互联网+医院”正式上线 旗下诊所或自然消亡

0 Comment


本报记者 张春楠 李未来
燕郊报道9月16日,春雨医生和河北燕达医院共同打造的“燕达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正式上线。借助该平台,燕达医院可以开展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患者随访、远程医疗、慢病管理、家庭医生签约等服务,燕达医院成为河北省首个就医全流程互联网化的“云医院”。这也是春雨医生新任CEO张琨“3EP”新战略(赋能医院、赋能伙伴、赋能患者))后,与线下实体医院的首个合作项目。在只依靠轻问诊模式盈利不断被证伪之后,春雨医生自2015年上半年曾提出“线上+线下”服务闭环,宣布将于全国5个重点城市开设25家线下诊所,邀请来自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坐诊,解决在线轻问诊无法为患者提供的检查、确诊、开药、手术、住院等线下服务。最高峰时,春雨医生曾对外披露,目前已经有154家线下诊所在运转,目标是在2016年开到1000家。不过在2016年年底,随着线下诊所数目的不断收缩,其线下诊所运营人员部分离职,另一部分分拆到其他业务部门,春雨医生曾向记者证实,春雨诊所可能会逐渐自然消亡,“不过春雨医生线上20%-40%的线下导流需求仍然存在,未来我们会继续探索向线下转型的道路。”春雨医生公关总监谭万能曾对记者称。在经历了创始人张锐突然离世等动荡后,今年4月份春雨医生空降了新任CEO,来自华润医疗集团的张琨。在今年7月份,张琨在其个人公众号上发表了题为《为什么春雨医生必须与线下实体医院合作?》的文章,张琨定位为“赋能医院”,即把春雨的互联网技术和运营能力赋予给实体医院,对于医院来说提升整体的就诊体验,对于春雨来说满足线下导流的需求。对于选择春雨医生的原因,河北燕达医院执行院长李海玲对记者表示是因为双方在互联网在诊疗上的地位和作用“志同道合”。“我们都认为互联网在医疗中的作用不是颠覆实体医院,而是让实体医院更好。”李海玲称。燕达医院位于三河市燕郊镇,目前已经先后与北京朝阳医院、北京天坛医院、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等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今年1月份正式实现持北京社保持卡直接结算。双方合作以来,燕达医院已经有256名医生入驻春雨医生在线问诊平台。据了解,目前用户可以通过多个入口接入燕达医院的服务,目前已开通的入口包括春雨医生APP、燕达医院公众号等。该平台目前具体的功能包括诊前的智能分诊、查询医生、预约挂号付费、就诊提醒等,诊间的查询检验报告、查询体检报告、诊间缴费、住院押金缴纳等,诊后的查询记录、服务评价、复诊提醒、健康宣教等。换言之,在保证医疗数据安全的前提下,“燕达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已经实现了院内全业务流程的互联网化。“目前依靠春雨医生APP、燕达医院公众号等线上平台导流进来的患者已经占到医院患者总数的10.2%。”燕达医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在互联网医院这一概念已经遍地开花后,燕达医院互联网平台是全国第一家完全打通线上线下业务,实现真正互联网+医院在中国落地的项目。”春雨医生首席执行官张琨在现场表示,“在以往的市场调研中,比较深的感受是大多数医院+互联网的探索还停留在功能点上的优化,而非整体业务流程的创新,没有真正实现以患者为中心的服务模式的打造。但我知道未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编辑:李未来

诊疗场景落地,互联网医疗破局良药?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1

医疗商业综合体涌现;腾讯、地产商投资诊所;线上模式落地实体场景;投资人看好医疗合作共享模式

对互联网医疗而言,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一道分水岭,也如涅槃重生。

九月,医疗界有三件大事:企鹅医生即将开业、全国首家Medical
Mall落户杭州、移动医疗“老大哥”春雨医生联手燕达医院打造首个云医院。这三件事释放了一个信号:移动医疗资源向下走,打通医疗闭环。

经历2014年资本推动下的行业大爆发,2015年政策、技术、资本与市场多方驱动带来的野蛮生长和烧钱大战,到2016年下半年,由于深陷盈利困境,单纯的“连接医生与患者”难以解决医疗行业痛点,众多互联网医疗企业陷入裁员甚至倒闭风波,整个行业进入寒冬。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29月16日,春雨医生宣布将与河北燕达医院共同打造“燕达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
春雨医生供图

公开报道显示,2017年仅注销的移动医疗公司就达1000余家,截至目前,还在真正运营的“幸存者”已不足50家。而前两年鼎盛时期,国内移动医疗公司一度扩张到5000家。

互联网巨头、地产商、零售商、医疗新锐等各路资本入局到医院、诊所的生意内,并不是新鲜事,而互联网医疗新贵仍在摸索盈利模式之时,自建医疗机构或与传统医院合作成为互联网医疗服务落地的救命稻草。

随着大批玩家的退出,线上流量资源的瓜分基本结束,互联网医疗局限于信息提供、用户挂号、轻问诊的时代成为过去,行业亟待突围。

近年来,创业者、投资人在不断重复,“医疗行业的创业要回归医疗本质。”企鹅医生、春雨医生等互联网公司走到线下,与医院、诊所的传统医疗领域深入合作,也被众多投资人认为可能是互联网医疗的破局之举。

2017年3月,在一片唱衰声中,17家互联网医院集中落地银川。以好大夫在线、微医集团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开始以互联网医院为入口,尝试深入包括在线诊疗、辅助诊断、处方药品、医保支付等医疗核心环节,探索诊疗服务在线化的可能,意在打造一个包括医疗、药品、保险在内的自循环体系。

资本推动互联网医疗“下线”

与此同时,以春雨医生、健康160为代表的一批平台,选择赋能医院,帮助实体医院实现除面诊和检查环节以外的院内全业务流程互联网化,也由此打通线下线上,从中求得生存盈利之道。

9月,企鹅医生出了名,被炒作成了“马化腾开医院”。企鹅医生立马澄清,这家互联网+实体医疗并线发展的健康服务科技公司由腾讯、持有“三里屯Village”20%股份的基汇资本、顶级风投机构红杉资本以及成长为互联网医疗新锐的“医联”共同出资,与马化腾“个人行为”无关。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而以医联、企鹅医生为代表的后来者则另辟蹊径,不仅以线下诊所为基地掀起共享医疗风潮,还在互联网医疗久无进展的商业险领域杀出重围。

这家自建全科医疗诊所的定位是为新中产消费群体做健康管理,可提供上门服务、商保直付和海外医疗服务等。

最让行业头疼的盈利困境也在破局。海量的用户、医生资源,大量的资本投入,已打造出多个行业独角兽、“准独角兽”,互联网医疗正在跳出烧钱的死循环,甚至迎来了上市关口。

淡黄色的暖光源布满富有流线感的走廊,一名护士长说,“这里主要面向的是中高端人士,不用在医院里人挤人,价钱自然不便宜。”

“经过漫长的培育期,2018年互联网医疗可能迎来第一个收获期。”春雨医生CEO张琨说。

企鹅医生CEO王仕锐表示,在企鹅诊所内,90%的医生为兼职多点执业,只有10%的医生为诊所内的全职医生。

“哪里有痛点,哪里就有创新和迎难而上。”春雨医生CMO、合伙人万静波说。

除了“企鹅医生”的高调亮相外,号称“国内首家Medical
Mall”、“共享医院”的杭州501大厦一炮走红。该大厦1层-5层为购物区,6层-20层为医疗商场,消费者可以在购物之外前往就诊。一些商业化发展较好的诊所已经入驻,涉及外科、儿科、口腔科等。

但在“互联网+”试图改变的传统行业中,医疗可能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国内Medical
Mall模式所涉及的投资方包括地产商、医疗机构、零售机构等,投入资金最低为2000万元,累计资金投入超过41亿元。

不论是互联网医疗最早期的一站式医疗信息平台,还是随后的挂号咨询、轻问诊、医患互动、健康管理平台,虽然大幅提升了就医效率和体验,但对于看病难、看病贵和提升医疗质量等核心痛点而言,发挥的作用却非常有限,医疗资源不均衡的现状也未见明显改善。

除了自建模式,还有互联网公司与医疗机构的合作模式。9月16日,春雨医生宣布将与河北燕达医院共同打造“燕达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患者可以通过已开通的春雨医生App、燕达医院公众号等入口,实现线上问诊咨询,再到线下就诊治疗,实现就诊治疗的全流程服务和医疗数据的联通。

万静波认为,现阶段互联网医疗,只“互联网”了医生的时间,却难以撬动检验检查设备、院内信息化系统、处方流转和药品采购配送等环节,使得行业发展仍局限于健康咨询和OTC药物的配送,“互联网医疗的内涵和外延亟待提升。”

虽然,自建医院、诊所或者挂靠在现有的医院、诊所体系内,并非今年掀起的风潮。但医疗领域的创业者受资本的推动走向线下,已然愈演愈烈。

摆在互联网医疗企业面前的现实问题是,单纯的信息聚合、挂号咨询、轻问诊等服务流程改造的需求,已难以支撑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

诊疗落地打通医疗闭环

如何完善诊疗环节,在破解行业痛点的同时,探索出可持续的商业化模式,成为互联网医疗企业打破天花板的必答题。

在9月14日企鹅医生的发布会上,CEO王仕锐难抑激动,“在筹备的一年里,作为一家非常高调的互联网公司,我们很难说沉下心不透露一点风声,把自己想快速爆发的欲望全部收回来。”

“应该回归医疗发展的主要矛盾中去寻找答案。”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认为,目前医疗行业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对高端稀缺优质医疗资源的需求在快速增长,解决之道要么增加供给,要么提高效率。

“快速爆发的欲望”切合的正是互联网创业者的野心,用轻快好省的互联网打法快速占领市场,早期移动医疗从挂号、轻问诊切入。这是丁香园、春雨医生们得以打通医疗信息壁垒的快速通道。

好大夫在线选择了第二条路径,以盘活闲置医疗资源为宗旨,从挂号加号分诊转诊向互联网医院转型。2016年底,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正式开业,定位以线上服务和远程服务为主,通过“派单”形式把患者的检查检验、问诊、开药等需求分配给医疗机构,由医生将电子处方转成线下处方,患者在当地医院开药、检查,并以付费等激励机制,开发医生群体的碎片时间。

随着医疗服务的深入,难寻盈利模式成为互联网医疗先行者的困境。复星同浩资本创始合伙人刘琦开认为,创业者只是切入了少数环节,并没有完全打穿整个行业,形成一个线上问诊、线下看病的闭环。

“只有通过互联网医院才能进入医疗核心,必须做诊疗,拿到处方权,连接药品和保险两端。”王航说。

从用户角度分析,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说,“用户最终在医疗的需求还是解决方案。”轻问诊可以帮助一个皮肤病患者最快获知所患的疾病,推荐优质的医生、医院,却无法完成诊断、开药等就诊关键环节。患者还是要深夜排队,挤进人潮拥挤的三甲医院。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好大夫在线APP发现,平台提供所提供的“在线看病”服务,包括了在线问诊、诊断、开药、开检查单等多个项目。在医生界面,不少医生都开通了图文/电话咨询、预约挂号、私人医生、远程门诊等。

如何破局,意味着要找一个能实际解决患者多种需求的场景。腾讯投资执行董事穆亦飞认为诊所是要完成互联网与传统医疗体系闭环的重要尝试。“未来就诊流程从线上到线下来回流转,把每个人的诊前、诊中、诊后、康复、健康管理的数据串联起来,建立起个体的医疗数据档案。”

好大夫在线提供的数据显示,仅2017年前10个月,该平台上的医生为社会贡献了166万小时的业余碎片时间。“166万小时,以每位医生工作8小时来计算,568位医生工作365天,相当于建了一所三甲医院,固定资产至少10亿以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周福德说。

随着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等相关政策的开发,国家关于互联网医院等政策的规范,以及人们对新兴医疗认可度的提升,医疗服务在加深,设备也可共享,刘琦开认为医疗由轻到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对此,王航还不够满意。基于国家大力推行的分级诊疗制度,他认为,互联网医疗发展的下一个机会点在于连接上下级医生的协作。据了解,好大夫在线今年将聚焦基层,把专家碎片时间和业余时间,分流给基层医生,帮助基层提升诊疗能力,让患者安心留在基层。具体目标是,一方面,至少5万名上级医疗机构专家开通远程专家门诊服务,另一方面,提升向下输送专家服务的运营能力,争取覆盖全国80%的县。

共享医疗,下一块试金石?

微医集团也通过互联网医院、医联体建设与优质医疗资源实现深度捆绑,与好大夫在线不同的是,微医还着手建立全科诊所等自有医疗服务体系。

一家互联网医疗公司是自建医院、诊所还是与现有医院、诊所合作?

春雨医生则提出“赋能医院”的战略,将春雨多年积累的在线医疗运营和产品技术服务能力,输出到实体医院,帮助医院来做“互联网+”,扩大服务半径,改善服务流程,利用互联网改善用户的整个就医体验。去年9月,春雨医生联手燕达医院打造了首个云医院。

企鹅医生一开始想找一个合作诊所,企鹅医生提供标准服务系统、对接医生,但是找了一圈后,没有一家令他们满意的诊所。王仕锐解释这是为什么一家秉承轻、快、爆发性的互联网公司联合房地产大亨自建诊所的原因。

“互联网在三甲医院内部做流程改造,只能做效率提升的工作,依然不能解决核心问题。”医联、企鹅医生创始人兼CEO王仕锐认为,整个医疗资源重新分配,更是供给侧改革的问题,需要从增加供给出发。

约印医疗基金执行董事董迷芳直言“不看好”自建医院、诊所,“线下诊所的存量市场是巨大的,这个市场的特点是门可罗雀,这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是漏斗思维,上层巨大的引流量才可以实现下层的利益回报。医疗行业的特点是小众、低频、门槛高,上层引流量非常少,所以成交的客户量非常有限。”

由此,医联、企鹅医生选择开设专注个人和家庭健康管理服务的全科诊所,弥补目前国内医疗体系在预防、康复等医疗前后端资源供给的缺失。

她解释,线下诊所也是门烧钱费力不讨好的生意,它不像互联网可以短时间看到成果,即便你烧了钱,依靠互联网的基因也很难去运营起来。

随着医疗服务的深入,线上流量的积累,互联网医疗企业试图打穿整个行业,形成线上问诊、线下看病的闭环。而诊所被视为完成互联网与传统医疗体系闭环的重要载体。

春雨医生与燕达医院合作打造“云平台”是董迷芳看好的医疗共享模式。

近年来,微医集团、杏仁医生、丁香园、春雨医生等纷纷开设线下诊所,或联手线下实体打造云医院、云诊所,寻找流量变现途径。但自建或合作线下诊所,一直面临资产过重、医疗服务质量难控的争议。

共享医疗,即通过对现有资源的整合盘活,来达到效率的最大化。董迷芳认为共享医疗具备三大优势:盘活存量市场、降低成本以及提高效率。

去年,在雨后春笋般涌现的线下诊所、云诊所之上,兴起了共享医疗风潮。

从医生多点执业的开放,医生不再禁锢在供职的医疗单位中,得以去到外地、基层的医院和诊所,提供医疗服务,打破传统医疗资源限于三甲医院、省市级地域的高墙,这就是共享医疗的开始。

医生多点执业的开放,是共享医疗开始的契机。追溯起来,2014年名医主刀推出的移动预约手术平台,2016年上线的薄荷牙医将闲置口腔诊室与多点执业医生对接,以及张强医生集团、冬雷脑科医生集团等所做的以体制外医生为核心的医生集团,都是共享医疗激活医疗潜在势能的前期尝试。

名医主刀所做的移动预约手术平台,薄荷牙医所做的将闲置的口腔诊室与多点执业的医生对接,BDG冬雷脑科所做的以体制外医生为核心的医生集团,是共享医疗的一次次尝试,激活医疗潜在的势能,服务到每一个人。

平安好医生、丁香园从基层诊所的管理困境出发,提供管理软件共享。去年7月,平安万家医疗上线基于SaaS系统的“云诊所”,丁香园也宣布有偿开放丁香诊所的管理系统“丁香云管家”。

而关于共享医疗的未来场景,企鹅医生CEO王仕锐想得更远。

医联与腾讯合开的企鹅诊所则通过硬件、软件两方面的共享将共享医疗的内涵进一步延伸。

在“企鹅医生”的发布会上,他毫不避讳地表示想蹭“共享经济”的热点,推出首个共享检测项目是体液检测机,包括尿常规、早孕检测、排卵检测,未来用户可以在线咨询医生。设备将投放在商圈、社区卫生间内。

王仕锐表示,企鹅诊所定位是为新中产消费群体做健康管理,可提供上门服务、商保直付和海外医疗服务等。采取doctor-work的形式,在企鹅诊所内,90%的医生为兼职多点执业,只有10%的医生为诊所内的全职医生。

他所设想的“共享医疗”的一个场景是,将医疗服务打散,把诊所内能够自主的检验、检测项目拿出来,做成像共享单车、共享KTV甚至自动售货机一样的医疗服务模块,投放进社区、商场、厕所,实现医疗共享。

据了解,目前,成都、深圳和北京诊所已经完全建成并将投入运营,服务范围覆盖内科、外科、口腔、康复医学、心理咨询、皮肤科、体检等常见科室。

“建医院、建诊所还是有点慢,该快的地方还是要快起来。”王仕锐称之为“线下流量入口”,他预感另一个互联网的风潮即将到来。

“规划是5年开1000家。2018年计划在五个省开100家诊所,地址已经选好。”王仕锐说,企鹅诊所要做的是平台连接的工作,只有规模达到,成本才能降,商保、医院、患者等各方才会过来合作。

新京报记者 曹忆蕾

王仕锐表示,自建诊所只是第一步,相当于“打样”,未来会通过打造诊所联盟快速复制企鹅医生模式。根据他的设想,将通过自主研发的诊所管理系统“医掌柜”,去连接国内其他优质诊所。企鹅医生还会与其他诊所共享医疗资源、数据资源、客户、服务标准服务包、全科医生培训计划、供应链等,在真正建立诊所行业标准的基础上,最终实现诊所共享。

这些还不够。对共享医疗的未来场景,王仕锐想得更远。

“能不能把诊所的能量再拆散出去?将医疗服务打散,把诊所内能够自主完成的检验检测项目拿出来。”王仕锐举例说,像尿常规、早孕检测、排卵检测等都可以做成像共享单车甚至自动售货机一样的医疗服务模块,投放进写字楼、社区、商场、公共卫生间。

据了解,医联目前已在公共场所投放了20台尿检设备,每天有将近50人使用,能做尿常规11-14项检测,用户可通过图像识别自动获取报告。

“类似的还有其他体液、体温、基因检测设备等,我们可以把它打造成大家每周都做的项目。”王仕锐说。

面对规模化盈利难的困扰,找到付费方,是互联网医疗行业持续发展必须破解的问题。

做互联网医院是增加收入的一大尝试。

以好大夫在线为代表,不少互联网医疗企业寄望通过互联网医院牌照,将业务切入医疗核心,加大营收。

据了解,目前,好大夫在线的主要盈利来源有三方面:医生诊金分成,流转到药店开放平台的药费分成以及第三方医疗机构的导流费或检查、手术等费用分成。其中,医生诊金分成是大头。

在好大夫在线官网上,《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看到,网上问诊主要分为电话咨询和图文咨询。据了解,电话咨询均价在100元/次,图文咨询均价不到50元。诊金的分成比例,则是平台与医生共同商定的结果。

“我们会评估医生的服务质量,给出指导价和区间段,由医生进行自主浮动以达到供需平衡。”王航说,如果医生定价过高,没有患者预约,平台会采取自动下调机制。

例如,电话咨询费方面,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某主任医师是600元/次,中山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某主任医师则需要150元/次,患者付费后可获得最长15分钟的电话咨询问诊服务;图文咨询费相对要低,比如,上海华山医院神经外科的某主任医师定价200元,安徽省立医院神经外科某副主任医师定价80元,患者付费就可在7天内不限次与医生交流,结束时医生需给出明确用药、就诊、康复等方法。

春雨医生也以医生咨询费分成为主要收入来源。除了好大夫在线的图文咨询和电话咨询,春雨医生还提供私人医生和院后指导服务。例如,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的儿科某主任医师,私人医生服务定价500元/周。不过,平台上大部分医生只开通了电话咨询服务。

万静波介绍,除咨询费分成外,春雨医生还通过药企数字营销、与保险公司合作开发健康管理产品等渠道获得收入。

微医平台上,同样提供付费图文咨询和电话咨询服务。微医首席战略官陈弘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微医的科技服务及医疗服务平台都有营收,前者包括为医院建医联体等系统、向家庭销售智能健康终端等;后者包括线上问诊、线上咨询及与药企、保险公司合作等。

好大夫在线在付费问诊业务方面最为成熟。《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注意到,在平常工作日的下午,线上出诊的大夫超过17000位,23分钟内开具了5张处方建议,1小时内开出了2张手术预约单。而其他几家平台开通服务的医生数量、服务流程完善度则远远不及。

但对于问诊费分成的商业模式,有人不认同。

“让患者买单是个误区。”王仕锐说,一方面,线上问诊动辄几百的定价远高于现有公立医院的挂号费、医事服务费,大众难以接受,做大规模很难;另一方面,线上平台获取患者也需要成本,目前平均约200元一位。

为此,依赖平台43万执业医师,医联选择了让医疗机构、药企和保险买单的商业模式。王仕锐介绍,医疗机构方面,民营医院、基层医疗机构发出需求,医联为其匹配医生资源,让医生多点执业,平台直接跟医疗机构分成,目前每个月有上万台手术、四五万例诊疗;药企方面,主要为其药品提供学术推广、代理等全平台解决方案,目前已经与吉利德达成合作,帮助其一款新药快速进入中国市场。

丁香园也围绕医生开展主要业务,例如为医生提供科研和招聘服务,为药企提供学术交流平台,做药品宣传,通过网络营销变现。

平安好医生则背靠平安集团,利用现有医疗健康服务资源,采取保险+健康管理模式,依靠卖保险产品、定制保险产品获得营收。

而对于何时盈利这一问题,各家也都给出了回应。

“线上服务越好,成本越低,使用越方便,患者越来用,再通过付费对医生形成良性激励,这个业务就转起来了。”王航说。

“如果将互联网医疗行业分为四个阶段——场景阶段、流量阶段、做大营收阶段和获取利润阶段,平安好医生仍处在流量获取阶段。”平安好医生的董事长兼CEO王涛表示,目前重点还在提高医疗健康的服务体验上,收入不是业务的重点。

“我们现在已经有底气去探讨商业化变现,希望2018年能看到成绩单,收入做到20亿。”王仕锐说。

微医集团则明确提出了盈利预期。陈弘哲表示,公司将在未来3个月内实现收支平衡,并略微盈利。

“未来一两年之内,我们将看到一批互联网医疗公司上市。”动脉网创始人李大韬说。

医疗服务的本质,决定了在互联网医疗领域,药品解决方案和诊疗服务两者缺一不可。这让一些医药电商平台看到了商机。

2016年以来,多家从医药电商起家的企业,纷纷以自建或合作的方式进军互联网医院,打开线上诊疗服务。

例如,九州通旗下的好药师大药房承接好大夫在线的电子处方药品配送;1药网母公司岗岭集团与贵州省共同建立西南互联网医院;健客网则与广州一家全科社区医院展开合作,探索互联网医院模式,承接处方外流;阿里健康与武汉市中心医院共同打造互联网医院,用户通过天猫医药馆的网络医院入口,可挂号就诊,获得电子处方后,在天猫医药馆下单药品并实现配送。

动作最快、步子最大的还是七乐康,目前已分别在广州、银川两地自建互联网医院,以慢病患者的院后随诊、复诊、远程会诊和转诊为核心,在医患完成线下首诊的基础上,开展线上诊疗工作。

医药电商平台进军互联网医院,电商负责药品供给配送,互联网医院提供医疗服务,看似一站式解决了看病买药的问题。

但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该模式可能会导致一种危险的倾向,即为医生提供线上“药品回扣”,将“以药养医”从实体医院转移到互联网医院。

“对于卖药的搞互联网医疗,一定要斩断回扣利益链。”王航说,要通过机制和规则来解决,比如杜绝开药积分、禁止开药和医生收入挂钩等。

王仕锐则建议,在用药规范标准、监管细则尚未到位之前,至少绝对不能放开在线开处方药。

“中国互联网医疗的明天,跟国内医疗体制改革的力度和成效密切相关。”万静波说。

在健康160
CEO罗宁政看来,由于限制,当前线上问诊、线下看病还难以形成真正的闭环,互联网医疗在医、药、保险三大块也未完全打通。

对于政策层面的诉求,多位受访人士都提到,需要主管部门进一步出台相关举措保证医生多点执业的切实落地。

王仕锐表示,目前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遇到很多困难,比如省际之间医生流动尚不尽畅通,不少地方要求获得首诊单位同意。

除了医生多点执业的落地,王航认为,还应尽快推进医疗影像等第三方检验机构纳入社会医疗资源体系,并加以重组,实现影像资料互认、信息共通。

微医集团联合创始人张晓春也建议,伴随医生多点执业的放开,应赋予医生更大的自由,比如在患者授权后,医生能够对患者基本病历、影像资料随时查阅。

在线医保迟迟没有打通,也是一大障碍。张晓春表示,目前全国仅贵州和四川打通了在线医保,希望能尽快打通医保跨地区支付,实现基本医疗保险的异地支付和互联互通。

作为互联网医院的积极助推方,在完善互联网医疗闭环方面,银川市的做法不无启示。据了解,去年3月10日,银川市出台三份文件,将互联网医院列入医保定点机构,电子处方与医保系统下药店全面接入,互联网医院的执业医师考评与职称评定挂钩。在银川,市民在互联网医院的图文问诊、电话问诊、疾病咨询、远程会诊、购药等就医行为,都可以和实体医院看病一样使用医保。

此外,多位业内人士提出,要尽快完善互联网医疗的行业标准、管理制度和法律规范。

“互联网医疗作为新生事物,在传统医疗卫生管理体系中,没有完全对应的法律法规。”张晓春说,以互联网医院为例,目前是按照线下区域性实体医院的管理要求和方式对其进行管理,地点设置、资质审批、医疗规范、技术要求等方面的相关规定明显滞后,限制了互联网医院的发展速度和业务范围,拖慢了创新步伐。

罗宁政表示,有关部门应尽快完善线上问诊的规范标准、服务责任,同时要对线上医疗数据的所有、存储、使用及安全等方面给予明确规范和指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