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新乐视”面临复牌压力 孙宏斌与贾跃亭正式切割

0 Comment


为了彻底去“贾跃亭化”,新一届董事会甚至给乐视改了名字。【“末路英雄”】  更名公告是27日晚发出的。让新主人急于与“贾跃亭时代”划清界限的决心显露无疑,也大有涅槃重生的意味。  乐视变成“新乐视”,一个新字,苦心经营13载的心血走到这一步,远在境外的贾跃亭作何感想,人们不得而知。  实际上,从孙宏斌接手开始,他就在将乐视按照自己最初的规划,“该切的切,该合的合,该卖的卖,人员该调整就调整”,贾跃亭的心,可能早就被切麻木了。  28号中午,贾跃亭照旧更新了微博,用的依然是乐Pro
3手机。微博内容与更名无关,而是跟往常一样,继续宣传他的新能源汽车——今年7月出境之后,贾跃亭一直没有停止更新自己的微博,最近尤其频繁。  新能源汽车几乎是贾跃亭每天都要发的内容。今年1月FF
91全球首发的那条,也仍然处于置顶的状态。  相继辞去上市公司乐视网CEO和董事长,以及乐视控股法人代表职位后,乐视汽车全球董事长是贾跃亭依然保留的身份。  通过这个身份,他极力塑造着自己“末路英雄”的角色。  他在微博里解释,辞去这些职务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
91最快量产上市”,“乐视汽车更会按照既定的战略展开。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据说,发这条微博的那天,贾跃亭已顺利到达美国。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孙宏斌大手笔注资乐视时,就没有碰烧钱的乐视汽车,而是说,“汽车这块,我相信老贾会花大量的精力在汽车上,上市公司这块儿还有我呢,会越来越好的。”而眼下,似乎也只有乐视汽车可以让贾跃亭“该怎么弄怎么弄”了。尽管他仍然是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但他的股份已经被冻结。  9月19日的乐迷节上,贾跃亭也在微博里做了宣传,甚至尽职尽责地附上了网页链接。仿佛他从未离开过。  微博下面有评论说:贾总,有时候看你活跃度好像个高仿号。这也是很多人想问的:如果真是专心在外面搞汽车,能有这么闲?【消失的100亿】  如果乐视现在不是停牌状态,或许可以从股价的变化窥见市场对“新乐视”的预期。然而,从4月17日停牌到现在,乐视股价停留在15.33元的价格上已经快半年了。不知有多少人被套在里面,而贾跃亭家族却早就套现了100多亿。  2015年6月、10月和今年1月,贾跃亭通过减持和股权转让的形式,分别套现25亿、32亿和60亿,合计117亿。  他的姐姐贾跃芳,也从2014年开始累计套现22亿。  贾跃亭提出减持计划时,承诺减持所得资金全部借给上市公司用于经营,时间为5年,并且免息。但是,他失信了。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新乐视”面临复牌压力 孙宏斌与贾跃亭正式切割

2017-09-30 09:44出处:华夏时报 [转载]责编:郭岩

在乐视系资金链危机爆发半年多之后,乐视网正式进入2.0版本。

乐视网(300104.SZ)9月27日晚间公告称,拟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中英文名称为暂定名,以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最终核准登记名称为准。公司名称变更完成后,将向交易所递交证券简称变更申请,具体变更内容如下:证券简称变更前为“乐视网”;证券简称变更后为“新乐视”。

据了解,“新乐视”证券代码保持不变,仍为“300104”。公司名称变更后,公司法律主体未发生变化。公司名称变更前以“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名义开展的合作继续有效,签署的合同不受名称变更的影响,仍将按约定的内容履行。同时,公司所有规章制度涉及公司名称的,均一并做相应修改。

记者获悉,
“新乐视”也是自贾跃亭辞去上市公司所有职务,改由孙宏斌和梁军掌舵后,对外一直宣扬的核心。至于更名原因,接近乐视网内部人士透露,是希望能够将上市公司体系与乐视控股的非上市体系加以彻底切割。

孙宏斌加紧打造“新乐视”

孙宏斌正在加紧打造“新乐视”。9月24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帕营销服务有限公司将100%控股的乐视投资全部转让给乐视致新,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以此来解决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和上市公司乐视网之间所涉关联交易的应收账款问题。

据了解,乐视网看中乐视金融正是其在金融业务创新上的一些探索,从而有助于新乐视“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新战略。目前双方的这桩交易其实已经只是交易价格等具体问题,根据乐视网表示,根据预沟通,本次股权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

实际上,从去年11月份孙宏斌计划“拯救”乐视网开始,其针对“新乐视”的构想就已经开始。其中,第一个时间点是今年1月,融创150亿融资乐视,成为乐视网与乐视致新的二股东;
第二个时间点是2017年4月19日,乐视网宣布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第三个时间点是6月19日,乐视网公告称,经公司第二大股东嘉睿汇鑫(由融创中国实际控制)提名,乐视网董事会同意选举郑路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独立董事;第四个时间节点则是7月17日,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通过议案,孙宏斌、梁军与张昭当选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这也标志着孙宏斌从事实上成功控盘乐视。

接近乐视网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收购乐视金融,符合公司战略发展布局,能为乐视网的用户群体提供更普惠便捷优质的互联网金融服务。辅以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手段,更有助于新乐视战略的实施。

乐视网CEO梁军表示,“新乐视”定位于一家提供家庭互联网娱乐消费服务的企业,面向中国正在快速发展的新消费升级大潮,我们将紧紧抓住家庭互联网化带来的巨大商业机会,让新乐视再一次崛起。

9月19日,乐视网发布《中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半年度跟踪报告》,该报告显示:2015年至今,贾跃亭减持资金借予上市公司的最高额为47.1647亿元,累计发生额为113.4426亿元。也就是说,贾跃亭实际借给乐视网的资金不到其承诺的一半。

记者注意到,资金链危机不断发酵的2016年年末,乐视没有归还讨债供应商的几百万或者几千万的小额欠款,而是优先偿还了贾跃亭及其家人承诺出借给公司的借款。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乐视网在当年分别优先归还贾跃亭、贾跃芳20.7亿元、9.7亿元,共计30.36亿元;2017年上半年,贾跃亭姐弟再度抽回4.35亿元。至此,乐视已经优先偿还完贾跃亭姐弟的债权,原本这笔借款无需优先偿还。

据记者统计,截至目前,贾跃亭家族通过乐视系公司的股权交易获得资金达206.4亿元。同时根据公开资料,贾跃亭还通过30多次股权质押融资超过31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一边是贾跃亭家族“边打边退”,另一边却是孙宏斌该“慷慨”则慷慨。记者注意到,孙宏斌在明知乐视网缺钱情形下,却任由贾跃亭多次提现走人。即使9月21日乐视网董事会发函予贾跃亭,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但现在看来,此举已无多大意义。

中德证券表示,考虑近期贾跃亭资产冻结等状况,贾跃亭未来履行承诺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另外,根据证监会规定公司停牌重组的时间不能超过3个月。即使乐视网的情况比较特殊,其复牌时间也将在10月份。而如今现状对于“新乐视”的股价和股民来说,都不是最好的时机。

贾跃亭仍执着于造车

9月25日,对于深陷危机之中的贾跃亭来说,最大的坏消息就是法拉第未来汽车的新工厂项目可能已经失败。

据《内华达独立报》,乐视与法拉第的合资公司已向内华达州政府递交了一份放弃建厂的声明,表示因已无法按时完全前期承诺的“合格工程”,因而将主动放弃该州给予法拉第未来的一系列税收优惠和基础设施配套建设一揽子工程。

据悉,法拉第未来还退回了政府1.62万美元的优惠资金。此外,信托基金中由于税收减免政策所获得的大约62万美元未来也将交还给内华达州政府。不过,这块土地的所有权仍将归属法拉第未来。

内华达州经济处发言人Steve
Hill表示,尽管法拉第未来的项目基本已宣告解体,但该项目并未给州政府和当地政府带来额外的损失。

法拉第未来是贾跃亭投资的一家电动车初创公司,2015年12月,法拉第未来宣布将为这家位于内华达州的工厂投资10亿美元,打算为其电动汽车建造一座大型的装配厂,预计可以创造出大约4500个工作岗位。

今年初,贾跃亭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亲自发布了法拉第未来的首款汽车,当时他亲自驾驶这辆号称“全球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的FF91出场。贾跃亭表示,首批FF91将于明年向车主交付,但没有透露价格。

然而,随着乐视财务危机逐渐露出水面,今年夏季,针对法拉第未来内华达州工厂的计划开始搁浅。即便如此,自5月份起,贾跃亭仍在试图四处为法拉第未来融资。

从目前消息得知,贾跃亭已将法拉第未来的美国洛杉矶总部大楼抵押出去以获得一笔为期一年的1400万美元救命贷款。但随着法拉第未来的一系列变故,这款汽车明年还能不能如期交货,迄今还没有给出明确说法,况且当初法拉第未来还为这款汽车预收了买家的订金。

9月26日中午,贾跃亭在微博上转发了法拉第未来对此事的回应。他表示,法拉第未来将继续保有美国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APEX工业园的土地,在该地的中长期生产计划不变。在与当地政府友好协商后暂时退还补贴,中长期计划重启后会再次申请。

“我们短期内聚焦加州汉福德市的FF91红杉U工厂,以加速实现FF91的如期交付。再次感谢内华达州和加州政府的大力支持。”贾跃亭强调。

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之时,贾跃亭曾表示,在乐视汽车业务板块里,个人已投入了100多亿元。这是贾跃亭为数不多的公开披露个人资金去向。有分析人士表示,毕竟贾跃亭投入了这么多钱,不见到成果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这或许就是他不愿放弃造车的根本目的所在。

这一句话,无疑是对贾跃亭这一年最简单却最透彻入骨的写照。所以说,古人的智慧和语言驾驭,值得我们反复学习。

文/黄井洋

2016年,对于贾跃亭而言,还是充满激情和未来的一年,他决定结束蒙眼狂奔。然而当时针进入2017年之后,“负面效应”开始涌现,技术创新短板凸显、品牌影响力的下降、负面舆论的增加、资本市场的挫败等等。当这一切叠加到一起的时候,贾跃亭再也无法依靠个人魅力、激情以及他强调的生态商业支撑起乐视这个巨大的平台。

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他从成功的企业家迅速跌入崖底,成为一个备受质疑、不敢回国的“老赖”。

图片 1

2017年1月15日,贾跃亭携手孙宏斌召开新闻发布会,孙宏斌用150亿入场乐视。当时孙宏斌对乐视还是很看好的,在他看来,乐视就是缺钱,而战略、团队都是很棒的。而对贾跃亭而言,他大手笔涂画出来的超级生态气泡正在被资本无情的捅破,而这150亿无疑是雪中送炭,这让被讨债、遭遇围追堵截的贾跃亭有了一刻喘息的机会。

图片 2

不过,此后的剧情并没有按照贾跃亭的计划演下去。

孙宏斌刚一进入乐视,就给贾跃亭一记闷棍,“乐视的业务该切的切,该合的合,该卖的卖,人员该调整就调整”。而贾跃亭最引以为豪的汽车项目上,孙宏斌表示看不懂,也不会去碰。但是,在汽车这个问题上贾跃亭十分固执,是执意要做。

之后,乐视最赚钱的乐视网股价一路跌去,曾一度暴跌近8%,使得贾跃亭质押股票陷入了平仓危机。乐视网的二股东鑫根资本也大幅减持乐视网。这期间,3月乐视体育失去了中超和亚冠联赛两个重要IP的转播版权,同期,在乐视体育A轮融资中领投的万达全面退出,马云旗下云锋投资也大幅减持乐视体育股份。

虽然孙宏斌的上百亿资金援助到达乐视网,但仍然没抵住乐视网股价的决口。最终,4月16日晚公布次日起乐视网停牌。至今,乐视网复牌仍遥遥无期。

但是,乐视的问题仍在,贾跃亭仍然无法争取半步喘息之机。4月17日,易道创始人周航一份“乐视挪用易道资金13亿”的声明出现。乐视和易道虽然发声明回应,但资金断裂的问题再一次出现。发不出工资、被迫裁员、核心团队离职、手机业务停止等等不断出现的问题困扰着急于挣脱束缚的贾跃亭。

图片 3

5月21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由此开启了他从乐视权利中心走向外围的时间表。6月13日,乐视控股的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吴孟。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退出董事会。7月18日,孙宏斌当选乐视网非独立董事。7月21日,孙宏斌成为乐视网董事长,乐视网法人也由贾跃亭变更为梁军。

虽然贾跃亭多次在公开渠道称自己会对乐视负责到底,但孙宏斌却在考虑去贾跃亭化,更甚至要更换“乐视”名称。

不过,贾跃亭仍然保留了一个职位,那就是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所以最终,孙宏斌成了乐视的主人,而贾跃亭则被“流放到”那个机会超级渺茫的汽车梦想中去了。

图片 4

造车,这是贾跃亭所有梦想中分量最重的一个,为了造车梦,他曾将乐视控股中所有可使用的资金都优先供给给汽车生态,即便是乐视陷入资本困局难以脱身的时候,他仍然不曾有半点放弃。

图片 5

如今,已经赴美专注于造车的贾跃亭,正在努力推进FF91的研发投产,仍然雄心勃勃的想要以颠覆者的身份出现在汽车行业。为了有足够的资金造车,他已经抵押了所有可以抵押的股权,但FF存活的机会仍然很小。

不过,在洛杉矶时间12月13日,贾跃亭在FF内部全体大会上宣布,FF成功完成了超过10亿美元的A轮股权融资。而他本人将出任FF全球CEO和首席产品官,结束了FF成立四年来没有CEO的历史。

对于贾跃亭而言,FF已经成为他最后的机会了,成与败,只此一搏。

图片 6

在贾跃亭创建乐视的13年时间里,因为乐视网的成功,一个“愣头青”式的创业人物开始展示他的个人魅力,他不断的捕捉风口,并通过烧钱的方式强势进入,电视、手机、云、汽车等等,每一个产业的进入几乎都是通过手法的复制去拓展。

也许是贾跃亭发现了各业务彼此之前并没有太强的关联,所以,才会催生出生态、生态化反之类的名称。才会出现一个业务内容复杂到别人看不懂的乐视。

当然,仅仅有贾跃亭还是不够的,好在资本市场喜欢这样的贾跃亭,喜欢这种大手笔的玩法,这为乐视估值的狂飙提供了理由。

如果从这个就角度来说的话,贾跃亭的成与败,其实早就在资本力量入手的那一刻就决定了。


2017年科技界人物素描系列文章,下一素描人物:黄章。

欢迎关注公众号:黄井洋(huangjingyang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