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惠誉:光伏发电运营商的财务负担加重,而风电场的运营状况有所改善

0 Comment


10月24日,国家电投集团石家庄东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能源”,000958.SZ)发布公告,拟通过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收购铝电投资所持有的山西可再生能源100%股权。公告显示,山西可再生能源为铝电投资的全资子公司,而铝电投资的控股股东与东方能源一致,均为国家电投集团。山西可再生能源公司拥有山阴中电新能源有限公司的累计100MW的山阴合盛堡光伏发电项目,目前,该项目已投产运营。东方能源在公告中表示,此次交易预计将增加公司2017年度净利润约
5000
万元。一位光伏项目投资商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100MW装机容量的光伏地面电站,前期需要8亿元左右的投资,6~8年的时间才能够收回成本,但由于光伏补贴拖欠等问题,项目后期收益减缓,对公司现金回流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对于项目收益问题,东方能源未向记者作出回应。利润下滑达80.39%近日,上市公司陆续发布2017年三季报。而在前三季度净利润降幅较大的行业中,燃煤热电位列其中。以热电为主业的东方能源亦难独善其身。其发布的2017年三季度报显示,公司1~9月实现净利润约5579万元,同比下滑达到了80.39%。不仅如此,翻阅其往期财务数据不难发现,2014年至今,东方能源难以摆脱业绩下滑的困扰。仅2015年实现了净利润15.97%的增长,在2014年,其净利润下滑71.97%,2016年净利润下滑36.52%。对此,东方能源表示,主要是由于煤炭等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使得公司营业成本大幅提高。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树鑫告诉记者,近期由于煤炭供应持续偏紧,煤价整体维持高位运行,致使火电企业燃料成本同比增加,营业利润同比大幅下降。除受燃料供给端的影响,需求端也是困扰热电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从2014年开始,我国用电量进入低增速时期;相应地,全国发电机组利用小时数不断下降,2016年,全国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为3785小时,是196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此次收购山西可再生能源所带来的收益,对于东方能源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有望扭转其业绩持续下滑的局面。东方能源表示,收购山西可再生能源的计划,将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届时,山西可再生能源将作为同一控制下企业纳入公司合并报表,预计将增加东方能源2017年度净利润约5000万元。记者了解到,山西可再生能源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可再生能源项目(风力、光伏发电、水电)的开发及运营。其旗下子公司山阴中电新能源有限公司正是山阴合盛堡光伏发电项目的运营主体。合盛堡光伏发电项目装机容量总计100WM,分两期建成,并分别于2015年、2016年并网发电。如果补贴能够及时下发能为企业带来可观的收入。不过,一位光伏企业的高管提醒记者,大型光伏地面电站的下发普遍比较慢,首先需要备案,然后需要进入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才有希望拿到补贴。据山西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信息显示,山阴合盛堡光伏发电项目,一期50MW及二期50WM都已进行了备案。但是,记者查阅近几批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并未发现该项目的名称。上述光伏企业高管告诉记者,最新第六批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还是2016年下发的,第七批于今年申报,截止到目前还未下发。这个项目即使顺利进入目录,按照目前补贴下发的速度,也未必能及时获得。该项目及公司的收益能力就不得而知了。频频布局新能源刘树鑫表示,国家当前大力推行节能减排政策,煤改气、煤改电对传统热电行业造成一定冲击,比如截至2016年底,南方电网非化石能源发电量首次占比达到50.9%,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近一倍。传统燃煤企业日子并不好过,涉足新能源市场,不失为企业转型的一种选择。事实上,东方能源近期在新能源市场上动作频频。今年10月17日,东方能源发布公告,其计划投资8亿元在河南确山县区域建设规模为100MW风电项目。在此之前,还与河北省平山县政府签署了《新增风电项目合作框架协议》拟建新增风力发电场区域。一、二期总装机容量
20 万千瓦,拟投资约17
亿元,三年内完成项目建设。除此之外,东方能源还斥资设立了丰宁东方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青龙东方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清丰东方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等。将此次收购山西可再生能源的交易算在其中,在新能源市场的布局上,东方能源可谓是不遗余力。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新能源发电行业由于产业发展初期成本较高,盈利难、依赖补贴一直困扰着新能源的发展,且目前补贴拖欠的情况严重。《中国可再生能源展望2017》指出,当前作为可再生能源补贴来源的电力附加费并不能保证为规模日益增长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资金支持。数据统计,截至2017年3月,新能源补贴拖欠的缺口已经达到750亿元。不仅如此,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提出,未来我国风电的发展将按照“分类型、分领域、分区域”的基本思路逐步退出补贴,预计在2020年到2022年基本实现风电不依赖补贴的可持续发展。在业界看来,我国有关部委的频繁表态,无疑传递出了新能源项目摆脱“补贴依赖症”的明确信号。目前,风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以及光伏“领跑者”计划正在实施,随着新能源平价上网的临近,东方能源投资的新能源项目收益能否达到预期,仍然是个未知数。

格隆汇获悉,协合新能源2月28日午间披露2018年度业绩,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收入14.14亿元,同比增长36.50%;毛利8.66亿元,同比增长120.92%;公司拥有人应占净利润5.02亿元,同比增长151.16%。

图片 1

图片 2

惠誉:获得政府补贴的延迟加剧了可再生能源运营商的现金流压力,其中风电场的压力远低于光伏发电运营商-资治网

协合新能源战略转型成功,发电业务收入和利润均实现大幅增长。协合新能源2018年加大了不限电地区风电项目的开发建设力度,投资了一批电价高、非限电区域内电厂,并积极采用新技术、新机型,提升增量资产的收益质量。

惠誉评级表示,2018年的财务业绩显示,中国风力发电运营商的信用状况逐步企稳,而光伏发电运营商的信用状况持续走弱。这一差异源自光伏发电运营商的财务负担加重,而风电场的运营状况有所改善。

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风电、光伏装机达到3.6亿千瓦,占全部电力装机比例的18.9%。风电、光伏全年发电量5435亿千瓦时,占全部发电量约8%。

中国民营风电运营商协合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协合新能源,BB-/负面)的FFO调整后净杠杆率自2017年的9.1倍改善至2018年的6.8倍。中国五大发电商集团(主要投资于风电项目)的五家可再生能源子公司(华能新能源、华电福新、大唐新能源、龙源电力、中国电力清洁能源)2018年的净利润整体同比增长7.3%,而同期的债务仅增加了2.3%。相比之下,三家光伏发电运营商(协鑫新能源、北控清洁能源、熊猫绿能)2018年的净利润整体同比下降41.8%,而同期债务增加了17.6%。

2018年,全国风电弃风率7%,同比下降5个百分点,继续实现弃风电量与弃风率“双降”;光伏弃光率3%,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实现弃光电量与弃光率“双降”。2018年,全国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2095小时,同比增加147小时,全国光伏平均利用小时数1115小时,同比增加37小时,清洁能源消纳形势整体持续向好。

风电和光伏发电的利用率均有所回升。协合新能源2018年报告的风机利用小时数达到2,288小时,较2017年增加216小时。五大风电运营商的利用率改善幅度都在152-191小时之间。随着减少可再生能源浪费的各项举措取得成效,2018年中国整体弃风指标降低了5个百分点至7%。2018年,国内光伏发电的平均利用率也回升了37小时,达到1,115小时,弃光指标自6%改善至3%。2018年,大多数可再生能源公司的实际电价出现下滑,降幅低至个位数,由于以市场价格交易的电力占比较低,协合新能源的风电电价逆势上涨了2.0%。

根据披露,协合新能源去年权益发电量同比大幅增长48.55%,独资电厂发电量同比增长88.91%。受益于北方地区限电继续缓解及营运效率改善,合联营电厂权益发电量同比增长8.74%。

大多数光伏发电运营商的利润下滑是由于债务增加和融资成本上升推高了财务成本。近年来太阳能板安装热潮使得光伏发电运营商的资产负债表严重膨胀。截至2018年末,光伏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74吉瓦,其中76%在2016-2018年期间安装,而风力发电总装机容量为184吉瓦,其中只有30%在这三年期间安装。2018年,协鑫新能源、北控清洁能源和熊猫绿能的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增加了19.6%,而五大可再生能源公司的风电装机容量仅增加了2.9%。2018年,三家光伏发电运营商的财务费用同比激增41.8%,高于债务增加速度,反映了这些公司的融资成本上升。

图片 3

相对于整个风电行业的稳步增长,协合新能源是一个特例,该公司于2018年大举扩张,装机容量增加了41.3%,债务上升了54.0%。惠誉认为这主要是由于协合新能源仅从2016年起才开始大幅扩张其自控风电场。但是,惠誉预计,协合新能源在未来几年内新增产能的速度将放缓。

协合新能源去年投资持有股权的风电厂加权平均利用小时数显着达2148小时,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独资风电厂加权平均利用小时数为2288小时。投资持有股权的光伏电厂加权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379小时,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独资光伏电厂加权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356小时。

获得政府补贴的延迟也加剧了可再生能源运营商的现金流压力。2017年和2018年入网的98吉瓦光伏发电量、2016年入网的34吉瓦光伏发电量的一部分均仍将无法获得补贴,缘于它们尚未被列入政府的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2018年,协鑫新能源、北控清洁能源和熊猫绿能的贸易和票据应收账款大约翻了一番,消耗了这些公司当年运营现金流层面的全部EBITDA。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光伏发电厂在支付利息之后,CFO勉强持平,这表明新项目并未能帮助公司产生现金来偿还债务。

协合新能源去年投资持有股权的全部风电厂平均弃风率4.03%,同比显著下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独资风电厂限电率仅为0.06%。投资持有股权的风电厂风电机组可利用率有效提高至97.78%,独资风电厂机组可利用率为98.30%。

与此相比,风电场面临的现金流压力远低于光伏发电运营商,这些公司电价的一小部分依赖政府补贴。2018年,协合新能源的贸易和票据应收账款同比增加了25.8%,五大可再生能源运营商的应收账款增加了29.1%。协合新能源的CFO同比增长了190%,达到4.32亿元人民币,较大多数光伏发电运营商的CFO更为强健。惠誉预计补贴延迟的问题并不能很快得到解决。为遏制电价上涨,政府一直不愿提高向电力消费者征收的19元/兆瓦时附加费,因此,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缺口只会继续扩大。

2018年,协合新能源投资持有股权的风电厂加权平均上网电价回升至0.5595元/千瓦时(2017年同期:0.5582元/千瓦时),光伏发电加权平均上网电价0.9446元/千瓦时(2017年同期:0.9698元/千瓦时)。其中,独资风电厂加权平均上网电价0.5948元/千瓦时(2017年同期:0.5830元/千瓦时),独资风电厂加权平均不含补贴电价0.3910元/千瓦时,独资光伏电厂加权平均上网电价0.9073元/千瓦时(2017年同期:人民币0.9357元/千瓦时)。

大多数可再生能源运营商2018年都削减了资本支出,原因是这些公司的杠杆率高企,且项目收益的可预见性降低,尤其是在中国致力于降低电价补贴的情况下,投资热情开始降温。惠誉预期,一些大型风电运营商在2018年已经实现了正值自由现金流。但是,由于再融资难度加大,一些光伏发电厂可能不得不选择出售资产来提高流动性。

电厂装机容量方面,协合新能源去年投资电厂的总建设装机容量1068MW(2017年同期:1006MW),全部为独资项目。其中,续建项目6个,装机容量340MW;新开工建设项目15个,装机容量728MW。

图片 4

协合新能源表示,集团目前在建但未投产风电项目规模833MW,已核准未开工项目598MW。2018年,集团共新签约风资源4078MW,新签署光伏资源137MW。集团紧密跟踪可再生能源技术发展,利用高测风塔、镭射测风仪等先进设备,对所持有风资源进行持续跟踪和评估,在现有技术和造价水平下优先选择经济效益最好的风光资源参与竞价和平价发电项目的开发与建设。

2018年,协合新能源加大了分散式风电和分布式光伏项目的开发力度,并在西藏投产了国内首个发电侧高原梯次电池储能项目,也积极在发电侧和用户侧开发储能项目。

未来,协合新能源仍然坚持以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者和服务提供者的身份,围绕可再生能源产业链研究业务发展,专注实业、精耕细作,将集团发展成为行业领先、国际一流的企业,持续为股东、为社会创造优异的回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