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无人货架深陷“围城”,供应链领跑下半场

0 Comment

马秀岚,李静资本助推下疯狂扩张的无人货架正遭遇着成长的阵痛。2018年1月11日,在北京中关村左岸工社写字楼内,一个便利蜂无人货架上的面包已经发霉,由于货品许久未更新,写字楼的行政人员在一个月前就联系便利蜂申请撤走货架,但至今依然未果。无独有偶,不久前,猩便利被曝资金链断裂,将在三四线城市撤站。事实上,这正是无人货架行业的一个缩影。盲目扩充点位之下,资金供应链首先遭遇挑战,加上货损率、销售额等问题,无人货架行业似乎活得并不光鲜。不过,尽管如此,无人货架依然获得了巨头的青睐。近期,苏宁便宣布2018年将布局5万台无人货架,1500家苏宁便利店和1万台自助售卖机。“目前行业主要靠资本不停的烧钱、企业疯狂的扩张规模来讲故事。”
友盒便利创始人陈惠鲁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如是表示。陈惠鲁认为,巨头有巨头的考虑,对初创企业而言还是要通过精细化运营实现单点盈利,后续再通过流量变现、货架的广告植入等方式来盈利。点位争夺战2018年1月11日,北京上地信息路汇众写字楼内一家公司的休息室内,同时摆放着每日优鲜的冷热饮柜、七只考拉和饿了么的货架。据工作人员透露,此前还有一家无人货架企业入驻,后来因为“上货慢、货架经常是空的”,最后不得不请他们撤走。厮杀至今,无人货架点位的争夺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1月12日,记者以某公司行政人员身份联系了每日优鲜、七只考拉、便利蜂三家的市场推广人员,在交谈时他们均透露,可以通过优惠活动或者按流水的比例给记者返点,以求进驻。七只考拉的一名市场人员告诉记者,入驻后他将按照货架月流水的10%给予返点,并且告诉记者其带领的团队这个月有450个点位的任务。为了进一步吸引记者安装货架,他称,“近日已经为中国银行安装了26个货架,他们人多,每个月差不多能返6000多元。”便利蜂的市场推广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货品有七折优惠,流水返点之前有,不过现在规定严格了,要求在300人以上时才返。”根据记者的调查,每日优鲜等其他几家无人货架企业也会有相应的补贴政策。实际上,2015年就有初创企业涉足办公室货架,不过直到2017年下半年无人货架才算迎来风口。由于行业准入门槛低,曾经两个月内涌入三十多个项目,如今行业里既有猩便利、小e微店、果小美、便利蜂、领蛙等创业企业,也有顺丰、苏宁、猎豹移动等巨头入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50多家企业布局无人货架,披露融资的企业近30家,融资总额近40亿元,背后的投资机构包括IDG、元璟资本、真格基金、经纬创投、峰瑞资本。陈惠鲁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行业主要靠不停的烧钱扩张,同时也存在着恶性竞争。陈惠鲁曾对媒体透露,友盒便利在郑州的一个点位曾被竞争对手直接搬出了办公区域。除了点位的争夺之外,货架损耗率较高、盈利难则是行业共同面临的难题。武汉用心点吧联合创始人易涛曾表示其团队在运营半年后货损超过10%,最严重的货架达到39%。就在最近,布局50个城市、铺设点位达5万个的无人货架明星企业猩便利被爆出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货款,将在三四线城市撤站。苏宁小店项目负责人鲍俊伟对记者表示,目前出现这些行业乱象,一是因为有些企业太着急,本身就不具备供应链和物流能力,却疯狂拓点位;二是因为有些企业完全以追求点位为目的。“不能简单地以点位数量为考核导向,零售的本质是精细化运营。包括如何控制货损,如何把点位流水提升,如何把动销做的更好。疯狂烧钱铺点位的过程中注定会发现有大量点位是不合格的,
有很多我们不要的点位, 其他同行却拿过去了。”
陈惠鲁表示,“有些点位我们不要是因为我们吃过亏,知道这些点位进去就是亏损。货架放进去,供应链跟不上
,流水起不来,没有回款,就会导致资金压力非常大
。一两个这样的点位可能无所谓,如果量大了,亏损就会非常大了。后续沟通的成本和上门的费用以及货物丢失的成本,要比再开一个点位的成本更高。”

半年时间,无人货架行业的风口悄然过去,一些企业离场,一些企业为了讲故事把无人货架变成了智能货柜。

一个简易的货架,上面放着薯片、饼干等常见零食,用户挑选商品后,自行扫码付款近一年来,在不少写字楼里涌现出各种名号的无人货架。

大家都挺盲目的吧,等于现在是一地鸡毛。无人货架企业领蛙的天使投资人蒋海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对如今的无人货架行业评论道。

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无人货架市场前景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末,已经有至少16家无人货架获得投资,融资总额超过25亿元,单笔最高融资额达3.3亿元。

半年时间,无人货架行业的风口悄然过去,一些企业离场,一些企业为了讲故事把无人货架变成了智能货柜。除了已经宣布转型智能货柜的企业便利蜂,本报记者从多位无人货架企业的市场推广人士和智能货柜生产商处了解到,果小美、猩便利、每日优鲜等都在准备布局智能货柜。

然而,进入2018年,一路高歌猛进的无人货架行业却风波不断。业内人士认为,2017年无人货架掀起热潮后,众多玩家纷纷入局,但运营模式基本都是烧钱求规模。经过上半场的疯狂跑马圈地之后,下半场竞争已经拉开了序幕。

风口半年就结束了

疯狂扩张后上演裁员风波

无人货架行业的风口来得也快去得也快。友盒便利创始人陈惠鲁告诉本报记者,友盒现在也在尝试从货架运营模式和供应链做调整,来适应行业的变化。从年初开始很多玩家都退出了,目前大概还剩四五家吧。资本的态度也在改变,无人货架企业的模式上必须有更多的创新,单纯的铺货架而不做经营的优化,猩便利已经证明了这条路不可行。

对于消费者而言,无人货架其实并不是新鲜事物,早期出现在地铁站、火车站、走廊通道等公共空间的自助贩卖机,正是无人货架的低配版本。2015年,陆续出现的无人货架落地在写字楼办公室,架构出了白领办公消费场景,并一度被追捧。2017年9月,无人货架被资本正式推上高速发展的轨道。有数据指出,去年这个领域的融资总额一度高达20亿元。

无人货架行业在2017年下半年迎来风口,最疯狂的时候行业涌进来50多家企业,融资额近30亿元。

随后,无人货架便进入了市场卡位期,两个头部企业更是花了大量的钱来铺点。猩便利在2017年年底把无人值守便利架覆盖到了全国40多座城市,并作出高目标规划:渗透超一线二线城市,布局超过3万个点位,覆盖几十万用户,累计购买用户达300万;果小美则透露,公司每天新增的进驻公司早已超过1000家,预计2018年将覆盖100万个点位。

2018年初,猩便利便传出裁员、撤站,便利蜂也被爆出现裁员转型。

可是还未等到这些规划落地,2018年初就传出猩便利因资金问题撤离三四线的消息,无人货架的倒闭潮接连袭来。

3月14日,据便利蜂内部员工爆料,便利蜂除现有的8个智能货柜试点城市及3个欲铺城市之外,剩余38个已铺设简易无人货架的城市将全部撤站。并在之后宣布进行智能货柜转型升级。

几乎同一时间,在北京已铺设5000多个无人货架的七只考拉也被曝出裁员消息,并撤掉了一些点位。记者从七只考拉内部了解到,BD部门已经裁员90%,而此前,该部门是公司里人数最多的,主要负责拓展无人货架的点位数量。

便利蜂由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在2016年12月创办成立,涉及便利店、无人货架、共享单车三个业务。除了宣布无人货架点位数迅速达到5万点位以外,便利蜂还在去年12月收购了领蛙。

局限性难以突破

便利蜂、猩便利在去年下半年行业最火时,都犯了一个错误,单纯认为我的点位多,这场仗就赢了。其实不是这样。陈惠鲁说道。苏宁小店项目负责人鲍俊伟则表示,一些企业在商品上做补贴,目的就是为了冲到一定单量,然后去融资,但是后来却融不到资,因为那个数字有可能是假的,是高补贴之下砸出来的假数字。

因为局限性很大,维护成本很高,无人货架入局者的成败结果逐渐显现出来。

蒋海炳至今仍觉得无人货架是一个很好的模式,但在资本进入以后被无限制的补贴和恶性竞争搞垮了。纯粹拼点位数不计货损,整个行业都搞坏了。而且这是个破伤效应,一旦搞坏了,再想恢复难度就非常大,甚至回不来了。

前期大家都想着占位,通过烧钱来培养用户习惯,精力都没有放在商品上,货架上的商品品类少。包揽了采购、送货、地堆流程的无人货架企业,一天最多只能补货1次,货架上经常是空的。考拉先生联合创始人王嘉萌表示,货架商品长期不更新根本不能满足白领们的需求。

据蒋海炳介绍,领蛙2014年在杭州成立,运营一年多以后接近盈利。500个点位做精细化运营,一个货架每天60元到70
元的流水,每月有1500
元的流水,货架的成本在300元左右,铺货的沉没成本大概是在2000元,这样算下来基本能实现盈利。其实这是一个慢活,一年就做400、500个点位,但在资金狂砸之下,一个月就要求做500个点位,在指标之下就会放松选择的标准

而无人货架的占位成本和盈利之间又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不同于蒋海炳,在原迅雷创始人、远望资本创始人程浩眼里,无人货架还是一个没有被验证的商业模式。他告诉记者,无人货架的风口就持续了半年。普遍的VC都认为无人货架的风口结束了,甚至很多VC当时就不看好这个赛道。

其实,被视为香饽饽的无人货架运维成本相当高。业内人士算过这样一笔账:无人货柜单次补货的物流成本与人力成本在20~30元,货物成本在300~600元,单柜日收入在50~80元,这还是忽略损耗和丢失成本的数据。实际上,行业内平均货损率达到10%就要考虑撤柜,但为了占据位置,很多公司把这一风控红线一压再压,有的无人货架货损率已经达到20%仍在运行,加上运营、地推成本,终会把最后一根稻草压倒。

全凭用户的自觉太考验人性了,事实也证明跑在头部的几家运营得不是很好。作为早期投资人,程浩在考察过无人店、无人货架、智能货柜等多个赛道后,选择投资可以规避货损的智能货柜。

入局者的点位之战已然进入白热化阶段,其中也不乏乱象。一位无人货架公司员工对记者称:一些销售员为了提成,不管人数标准,能铺一家是一家,瞒着公司谎报人数。有的公司不到20人就铺了一个冰箱加一个货柜。有网友甚至晒出无人货架被随意放置在美发店及部分露天开放场所的图片,称公司就是为了数据好看。

程浩认为出现问题的企业不排除内部管理上存在问题。一线城市还没铺好就去拓展二三线城市,200人规模的企业还没做好,就去拓展到30人的企业。他以P2P行业做类比,融资P2P必须得放大规模,但一放大规模,风控就变弱。如果继续下去未来就会出现很多坏账。

另有从业者表示曾遇到恶性竞争,对手将货架货品拿走,由于没付款后台数据未更新,被消费者投诉补货不及时,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盗损率控制难题。此外,据公开数据,从100人、50人到30人,无人货架进驻企业的人数标准一降再降,背后的运营管理难度也可想而知。

智能货柜替代货架

巨头、创业者交锋下的短命风口?

收购国贸、总部基地、中关村、望京一带的30人以上(企业的)点位,有意者私聊,另招收商务BD。3月26日,在记者加入的一个无人货架商务BD群内,便利蜂的市场推广人员发布了收购点位信息。此后的几天,这样的状况一直在持续。

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司江华对记者表示,无人货架是一个高度聚拢的行业,赛道关闭的速度很快,现阶段应该不会有再想入局的小玩家。创业阵营近来已不时传出业务整合的消息,如易果生鲜与哈米科技达成战略合作、猩便利收购51零食、果小美和番茄便利合并

便利蜂在宣布转型升级智能货柜后还在进行市场扩张工作,行业一个普遍的做法是从其他企业那里买点位,根据行情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记者从上述人士处了解到,便利蜂目前在北京地区的市场推广人员近200人,分20个小组,且还在持续招人。每开拓一个点位销售得到提成300元,每月每人有7个智能货柜的任务,达不到7个后面将临淘汰。除此之外,入驻后企业员工在货架上买东西基本都可以享受满减活动。

王嘉萌认为无人货架的洗牌期已至,行业大撤退正在上演。考拉便利未来将由工具型的服务系统升级为媒体社交属性,并借助线下大型连锁便利店增加新的产品品类,比如便当、外卖等。

而在入驻的企业标准上,多位便利蜂市场推广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标准比之前严格了,还有审批流程。部分区域是30人规模的公司才可入驻,像国贸、大望路、总部基地、中关村,还有一些其他写字楼密集的区域30人规模可入驻,其他地区一律50人以上规模才可入驻。该人士对记者说道。同时,他向记者展示了如何用话术撬走竞争者的点位。

猩便利对于无人货架未来的态度则较为乐观,并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应对行业格局的变化。从去年果小美和番茄便利合并,到年初便利蜂战略投资领蛙,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并,实际上还是双品牌独立运营。无人货架领域经历半年的激烈竞争后,市场、资源等会逐步往头部几家公司靠拢,这也是我们很早就预料到的发展趋势。猩便利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这一发展趋势下,猩便利不排斥进行并购,但需综合考察并购对象,在各方面合适的前提下考虑相应的战略部署,同时也会更多地考虑并购后,运营管理、资源整合等多方面的融合,通过精细化运营、全链条管控等方式保证业务有序快速发展。

虽然对于转型智能货柜的原因和成本问题,便利蜂方面并未给出回复,但是多位便利蜂市场推广人员告诉记者,因为货架的货损率太高,不得不做出转型。

不仅是考拉便利和猩便利,转型在整个无人货架行业中悄然发生。果小7对于未来的设想是,依靠自身的供应链、智能设备及其他配套技术,以6.8万元的价格发展加盟,对传统社区零售店、夫妻小店进行无人化改造,蚂蚁鲜生则希望从鲜食切入战局。

3月初便利蜂无人货架宣布升级为智能货柜,给出的解释是,智能货柜能够有效解决无人货架的货损痛点,实践中能够减少90%以上的货损问题。在此基础上,由于通电、在线的特性,运营方能实时掌握每个点位的库存信息,补货会更加精准、及时,也因此有条件推出高单价、短保商品满足用户需求。

就在无人货架行业内激烈拼杀转型之际,一些巨头也纷纷把触角伸进这个领域。

猩便利公关在4月4日告诉记者:我们也考虑了有些点位存在货损高的情况,所以会以智能货柜部分替代货架,目前还在测试阶段。

2017年年底,阿里联合美的集团推出小卖柜;猎豹移动旗下推出的豹便利,刚刚上线就铺设了5000个点位;京东到家无人智能柜已经升级到了第二代;一直对新零售不死心的顺丰,其无人货架项目丰e足食也在2017年11月底宣布正式运营。

对此,鲍俊伟直言:我觉得与用什么设备没关系,核心还是基础运营能力的问题,包括供应链建设和物流体系建设。他认为,无人货架是重模式,运营成本过高,除物流和供应链建设,每天还要维护货架和盘点货物。他透露投资者在每日优鲜、便利蜂和猩便利中更看好每日优鲜的模式,因为相比其他几家,每日优鲜有自己的前置仓和供应链,竞争力在于成本比别的企业低。

此外,诸如每日优鲜、饿了么、便利蜂、盒马鲜生、三全鲜食、良品铺子等独角兽们,也都基于既有的相关业务,将各自的触角先后伸向了无人货架。

3月21日记者在便利蜂总部大厦内体验了蜂小柜智能货柜,扫码开门取出商品后,商品信息和价格会出现在结算页面并进行自动扣款。据悉,这款货柜采用的是RFID(射频识别)技术,目前的智能货柜采用的技术分为RFID、重力感应、视觉识别等几种。但无论是利用哪一种技术的智能货柜,目前都远未达到成熟和大规模普及的程度。而且智能货柜的成本不菲,价格在几千元到1万元不等。

这让无人货架的入场资格迅速提升。便利蜂称投入上没有量化的指标,且做好了长期不盈利的准备。每日优鲜便利购则宣布,今年在无人货架上要砸10亿元。

国内无人店解决方案服务商YI
Tunnel也在研发智能货柜,其智能货柜采用视觉识别技术。该公司创始人吴一黎告诉记者,RFID技术的成本在于需要大量的人力将芯片标签贴到商品上,因为目前RFID技术在零售业还未利用到生产端。每一个芯片的成本大概0.3元,人工贴一个标签的成本在0.2元到0.3元,一个商品单是标签的成本就在0.5元。而且采用这种方式依然不能从根本上规避盗损,消费者撕掉标签,放在冰柜里,将东西直接拿走,则依然无法完成付费。

不过,在内测的过程中,良品铺子已主动放弃开放式货架,选择封闭式智能货柜。良品铺子副总裁赵刚说:我们设备成本投入很高,一个差不多一万元。需要用支付宝扫码才能开门,只要拿东西关门就能自动结账。这么做能避免办公室零食柜的损耗。

一天冒出一家厂商

无独有偶,当前京东到家Go正在迭代的智能货柜采用的就是封闭式。巨头入场后,过去投放的普通货架会逐步被替代掉。每日优鲜便利购、便利蜂、猩便利均采用封闭加开放两种形式发展,果小美坦言后期会增加封闭式货柜。

据吴一黎介绍,目前做智能货柜的厂商很多,基本一天就有一家厂家冒出来。

目前苏宁小店biu开放式无人货架已经布局1000多个,智能货柜有100个,这两种形式一个货损高,一个没有;一个设备成本低,一个设备成本高,各有利弊。苏宁将无人货架放在封闭式的场景内,智能货柜放在社区、医院、地铁站等公共场所。

我觉得已经是风口,现在看智能货柜的投资人太多了。程浩说道。程浩投资的哈哈零售创始人樊伟告诉记者,每天会有四五个投资人来跟他们接触。程浩认为,智能货柜本身还不够成熟,自动售货机比较成熟但不智能,未来智能货柜会逐渐取代自动售货机。他同时强调智能货柜不是由无人货架行业发展催生的,其核心不是办公室场景,对标的是传统售货机。智能货柜因为价格更便宜,支持的货品更多,适用的场景也更多,相比办公室无人货架是一个更大的市场,有上千亿的规模。

在烧钱大战告一段落后,估计无人货架行业存活下来的也只可能是两种模式中的资金充足的头部企业。要使无人货架成为办公室的标配还有一段距离,目前还是在市场培育阶段。王嘉萌说,巨头的进入无疑又为无人货架行业的创业者增加了一丝凉意。

在程浩看来智能货柜正在成为一个新的风口,但是在蒋海炳看来,无人货架企业去做智能货柜,只是在讲另一个故事而已。最基础的商业模型不通,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收集这些用户数据还不是卖东西吗?难道收集完这些数据是为了卖数据吗?

迎来洗牌,跑通供应链者或能长存

蒋海炳认为现在最基础的单门智能货柜的成本在7500元,将如此高成本的设备放在办公室场景,硬件成本两年内很难收回来。鲍俊伟认为设备的成本必须要控制在2000到3000元
,如果超过这个成本则很难赚钱,因为补货和运营成本至少在20%以上,且商品的毛利做不到30%。

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分析,一些巨头入局不一定是看好这一业态,只是担心错过一个可能的风口;赛道内,巨头与创业公司可能再打半年。随着中小公司融资不顺,无人货架行业的整合大幕已经开启。

鲍俊伟透露,苏宁的做法是,以苏宁门店为中心,在每个店周围选择质量好的企业放30组货架,目前货架数量在数千个。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苏宁在宣布进入无人货架领域时,同时布局了无人货架、自动售货机和智能货柜。鲍俊伟介绍,大部分入驻企业还是以无人货架为主,但是在一些盗损率高和客户有要求的地方则放置智能货柜,社区等半开放场景则放自动售货机。

点位资源被视为能在无人货架领域胜出的关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较早进入市场的一批无人货架玩家已经占据了北上广深等重点城市的大量优质企业资源,先发优势明显,留给后入局者的优质网点资源已经相对有限。而业内也逐渐达成共识,部分无人货架企业早期不计质量只看数量的抢网点战略已经显现后遗症,只有具备一定规模的优质网点,才能带来持续销售和良性发展。因此,精细化拓展优质网点已成为无人货架企业的转型重点。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让更多的人不敢随意做这个事情了。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不然的话动不动就有人跳进来做,把我们的成本就拉高了。提及无人货架行业这半年的变化,鲍俊伟说道。

据不完全统计,场内目前存在超过50个玩家。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今年上半年将是行业洗牌的关键之年。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最后大几率胜出的还是那些有供应链优势的传统玩家,或能最快跑通供应链的创业者。目前看来,市面上还没有一家无人便利货架达到爆发程度。

责任编辑:杨昕仪

无人货架看似一个货架加几袋零食,谁都可以进入,但真正的难点在于规模化后的精细化运营。未来它是否会像共享单车这类风口一样,形成头部集中效应,其他玩家纷纷难以存活,今年或许将有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