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3700万元去哪儿?导演丁晟长文质问光线

0 Comment

李甜、李静目前,电影在线票务市场仅剩了两大玩家,而其中一个或即将上市。2018年1月12日,财经媒体彭博社报道称,中国头部电影订票APP猫眼微影计划2018年于香港进行IPO(首次公开募股),并筹集10亿美元。对于猫眼微影计划上市消息,猫眼微影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回应:“不太好说这件事情,暂时没有能对外披露的信息,有进一步进展时会对外沟通。”实际上,在猫眼微影合并之后,关于其筹备IPO的消息在2017年9月份就曾流出,而猫眼微影近期的动作也透露出对上市的渴求。端倪指向上市对于猫眼微影是否正在计划上市,猫眼方面并未直接否认。易观互动娱乐业务中心分析师董敏娜表示,尽管官方未确认,但是“从猫眼的动作来看,是准备上市。比如说,它从2017年一季度起开始盈利,同时它的票补投入减少”。猫眼第一大股东上市公司光线传媒(300251.SZ)在2017年9月21日发布的《关于参股公司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中显示,猫眼在2016年实现营收10.32亿元,亏损1.09亿元,而在2017年1~5月,猫眼就已实现了10.2亿元的营收,同时扭亏,净利润达到7313万元。“猫眼若要上市,它对自己的财务报表就会有要求。2017年一季度为什么实现了盈利,除了有减少票补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它通过不同的算法,没有把进行票补工作的公司放进最后的审计范围内。很多企业会通过这种方法把利润或收入算得高一些。”董敏娜说。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查看光线传媒控股猫眼后发布的一系列公告时发现,猫眼电影的盈利数据存在出入。在2017年5月31日发布的《关于出售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显示,猫眼在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0.53亿元,亏损5.11亿元。而在上述《关于参股公司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中,2016年亏损额仅有1.09亿元,与五月份公布的数据有4亿元之差。而在2017年10月24日发布的《公开发行2017年公司债券(第一期)募集说明书》呈现的又是另一组数字:猫眼2016年实现营收6.89亿元,并已产生净利润,数额为199.52万元。北京中税仁税务师事务所主任丁会仁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告的会计数据前后不同,可能是公司进行了数据调整,但光线传媒公开资料显示的会计数据差距很大,说明公司的会计数据存在巨大差异调整。同时也有可能是会计数据提供虚假信息,至少可以推测出前后不一致的数据,可能存在内部控制缺陷。董敏娜则表示,造成数据不一致的情况可能是是否经过审计而引起的数据出入。“但是这里为何差到了四亿多元,我也说不太清楚。”猫眼的盈利情况究竟如何,公告中数据为何会出现较大出入?猫眼方面表示,财报没有什么可讲的。截至本报记者发稿,光线传媒方面未给出答复。在董敏娜看来,猫眼寻求上市的首要原因是希望解决资金问题。“对于猫眼来讲,现在只做电影票务的话市场有限,天花板低。它接下来如果要做全产业链的布局,则需要大量资金,选择上市会更稳定一些。”

5月2日,电影《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发布长文,质疑电影宣发方光线传媒在宣发和票补款项上存在问题,要求光线方出示账目明细。

□本报记者 蒋洁琼

《英雄本色2018》是由丁晟执导,王凯、马天宇等人主演,于2018年1月上映,据艺恩数据显示,影片综合票房为6300万,且不论影片拍摄成本如何,丁晟导演在长文中提到的宣发费及票补就多达3700万。

今年以来,票房增速持续放缓,光线旗下的猫眼数据显示,截至7月8日,今年累计票房为265.6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57.58亿元,仅增长3.12%。在此背景下,以淘票票等为代表的在线售票平台持续亏损,微影时代则很长时间没有公布下一轮的融资计划。

据丁晟描述,出于电影投资方对自己的信任,他曾在和光线方的一次面谈中直接表示希望对方提供《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费用明细,花多少,请给个明细,没花完的,请退回来。然而至今未收到光线明确的宣发明细表。此次公开此事意在让光线公开花费明细,给投资方交代。

随着暑期档的到来,票务平台新一轮“大战”拉开序幕。日前,微影内部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否认与猫眼“合并”的传闻,但业内人士认为,在电影市场逐步回归“理性”的时候,伴随着电影市场“野蛮生长”崛起的在线票务平台必将迎来新一轮的冲击,“三强”格局或将很快改变。

丁晟导演微博一出,不少网友也表示电影上映前后确实没怎么见到宣传,而导演丁晟也曾在电影上映第三天于微博发布长文,抨击电影排片量太低。

巨头持续亏损

  

在线票务市场原本是BAT主战场,由于百度旗下百度糯米目前专注于智能营销生态战略,在线电影的市场份额逐渐下降。目前,在线票务市场“三强”分别是腾讯系的微影时代、猫眼电影以及阿里系的淘票票,其中,猫眼电影目前的大股东为光线。

据悉,上映首日,《英雄本色2018》仅拿到了11.2%的排片,因排片量太低导致单日票房仅1000万。而在次日上映的《神秘巨星》,则在第一天就以19.0%的排片量位居当日所有影片排片量之首,《英雄本色2018》排片量都被后者完虐。

比达咨询发布的《2017年第1季度中国在线电影票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在线票务排名前三的是猫眼电影、微影时代和淘票票,其市场份额分别为22.96%、19.77%和15.79%。

据悉,《英雄本色2018》与《神秘巨星》则分别由光线与猫眼发行,光线承诺保底发行《英雄本色2018》,猫眼发行执行《神秘巨星》。光线在猫眼与微影合并后以超过50%的股份成为猫眼最大股东,所以两部电影其实都是光线的片儿。

阿里影业旗下淘票票近年来市场份额快速增长,但伴随着的是“烧钱”的持续。阿里影业2016年年报显示,阿里影业对淘票票的市场推广支出有所增加,公司全年业绩亏损9.59亿元。

不过有业内人士猜测,猫眼与光线提前押宝《神秘巨星》,而为了确保《神秘巨星》的票房空间,双方联手压缩《英雄本色2018》的排片量,是票房滑铁卢的重要原因。

对于微影目前是否实现盈利的问题,微影相关人士并未回应中国证券报记者。

今天下午光线传媒发文回应此事,称没有权利和义务向任何其他第三方披露包括宣发明细在内的任何信息和资料,并表示不愿意看到,票房不好的都让宣发背锅的行业怪象。蓝鲸记者查阅发现,《英雄本色2018》在豆瓣评分仅为4.9。

今年6月1日,光线传媒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猫眼未经审计的所有者权益为亏损1621.58万元,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53亿元、-5.11亿元。

这样一来倒又像一场罗生门,票房差究竟是宣发不到位?还是本身品质差?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表示,猫眼在独立运作。“去年确实亏损了十几个亿,但是今年1月-5月份实现利润将近2亿元,广告业务、会员业务、卖品业务、售票佣金等都实现增长,平均每个月盈利逾4000万元,是非常好的势头。”

  

业内人士认为,我国电影票务线上化率难增长,在线票务收入规模增长缓慢。尽管各平台逐渐调整运营策略,但“烧钱”现状不变,资金背景与业务创新为“三强”竞争的关键。

光线宣发玩得6,《英雄本色2018》翻了车

“三强”格局或生变

媒体出身的光线传媒,多年累计的媒体渠道资源,让他们在媒体宣传上游刃有余,并且往往走的都是小制作+大宣传的路子,而光线玩得最6的就是青春/情怀营销。

针对近日再度引起热议的“微影与猫眼合并”传闻,微影内部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否认与猫眼“合并”的传闻。微影CEO林宁也表示,猫眼只是个票务公司,微影是覆盖电影、演出、体育的泛娱乐平台,两家没有“合并”的可能。

日本动画电影《你的名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与以往日本动漫瞄准国内二次元群体不同,光线传媒对24岁以下目标观众进行精准促销,通过猫眼电影进行电影票补贴,花大力气在全国高校中进行推广。首周末排片最高达到35%,这个排片占比不仅远远高于光线自家的《大鱼海棠》(24.1%),甚至略高于一周之前上映的《神奇动物在哪里》(34.7%),把同天上映的《佩小姐的奇幻城堡》挤得只剩下约15%左右的排片,最终让这部电影在中国市场成功跳出了原有的粉丝群体,影响到一部分粉丝之外的潜在观影人群。

随着暑期档的到来,票务平台新一轮“大战”拉开序幕。资金实力对于票务平台尤为重要。业内人士认为,猫眼正在筹划上市,无法“任性烧钱”票补,而微影上一轮融资至今已有一年时间,从“票补”角度,淘票票或存在优势。

同样经过光线之手的还有《左耳》、《泰囧》、《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分手大师》、《大鱼海棠》等片,虽然豆瓣评分一个比一个低,但都在当时获得了颇高的网络关注,《英雄本色2018》看起来倒像是一个例外。

阿里影业认为,淘票票目前的亏损是市场投入带来的战略性亏损,公司仍将全力支持淘票票的发展。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阿里影业俞永福表示,公司未来将继续加大投入,确保淘票票在技术、人才和资金等各个方面的竞争力。

近期猫眼因《后来的我们》深陷退票门,舆论将矛头直指猫眼,称此举疑似预售期片方大量买票锁场,造成预售过亿假象,院线排片跟涨后片方利用影城的退票政策,开始规模退票,撤出自己的资金,这样一来不仅不用花钱,还增加了排片,制造了火爆现象,空手套白狼。

“淘票票是典型的连接内容到用户服务平台的形式之一,在这项业务上我们虽然投入很大,但是成长的速度也很快。”俞永福表示。

  

根据公开资料,微影时代自2014年5月,先后经历过天使轮、A轮、B轮、C轮、C+轮五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万达、文化产业基金、华人控股等。公司上一轮融资时间为2016年4月。

有网友猜测,丁晟导演或许受此启发,觉得自己当了冤大头,才在微博向光线开炮。

猫眼对于光线而言,也不仅仅是一家票务平台公司。上海光线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猫眼文化38.40%股权,光线传媒持有猫眼文化19.00%股权。

  

王长田在上海电影节期间表示,光线传媒不会以“那么多的代价,80多亿去买公司的一个部门,显然是不划算的。如果他作为中国电影市场的猫眼,和光线有一定的业务协同,应该有自己的投资布局。”

华丽的财报与光线的隐忧

“考虑中国资本市场的要求,猫眼如果在中国上市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今年盈利是肯定的。”王长田称,目前还不确定猫眼是整体上市还是某个业务上市,假如是猫眼旗下的票务业务上市,按照去年开始盈利的态势,该业务板块在明年就可以达到申报的要求。

如果没有猫眼退票门和丁晟的微博讨说法,光线的日子还是很甜蜜的。

业内人士认为,在电影市场逐步回归“理性”的时候,伴随着电影市场“野蛮生长”崛起的在线票务平台必将迎来新一轮的冲击,“三强”格局或将很快改变。

根据光线传媒发布2018年一季报,公司2018年1-3月实现营业收入4.01亿元,同比下降34.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93亿元,同比增长976.95%。

业务转型加速

虽然营收下滑,但一季度净利润却大幅上升。这要归功于今年3月份光线的一场股份交易。3月11日,光线传媒将持有的27.64%的新丽股份,以33.17亿元转让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表示,就本次交易公司将取得的投资收益约为22.66亿元。这也是光线传媒在2018年第一季度利润大幅度上涨的重要原因。

易观报告显示,目前全国近8000家影院,淘票票、猫眼、微影的影院覆盖量均在6000家以上,竞争将升级为院线服务质量战。

  

目前,几大在线票务平台都已基本完成了全产业链的布局。背靠阿里系的淘票票获得了更多来自技术、人才、入口等方面的支持。淘票票接入了高德地图、优酷视频、UC头条等移动端APP,打造成一个覆盖支付、社交、资讯、视频、地图等应用场景的全方位购票平台。

电影业务方面,一季度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的影片共七部,总票房为38.28亿元,其中报告期内上映了《熊出没变形记》《唐人街探案2》《大世界》《英雄本色2018》《金钱世界》五部影片,2017年上映并有部分票房结转到本报告期的影片两部,包括《圣诞奇妙公司》《心理罪之城市之光》。

微影也加速从电影票拓展到演出、体育赛事票务业务,并加速在发行和投资领域进行泛娱乐的布局。百度糯米也在专注于智能营销生态战略,百度糯米影业总经理徐勇明表示,2017年,百度糯米影业将继续做好行业的“水电煤”,通过“互联网化”打通影院阵地广告的线上与线下营销,搭建集覆盖、触达、转化、创新、效果衡量于一体的良性、健康的020营销生态,预计未来三年内将与合作伙伴分成30亿元。

蓝鲸查询发现,据国家电影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全国电影市场共产出票房202.17亿元,光线占全国一季度票房总额的18.9%。另外,电视剧业务上,光线还实现了2.19亿元的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647.09%。

光线传媒表示,猫眼是互联网票务行业的领先者,公司对猫眼的投资是“内容+互联网”跨界合作的重要事件,已经并将持续对行业产生深远影响。

反观王长田颇为看好的猫眼,如今却更像一块心病。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有计划让猫眼独立上市,但猫眼的经营情况和营收利润还存在不确定性,能否顺利IPO,仍要打上一个问号。

业内人士表示,从票补到产业链,未来的票务平台的竞争重点或许会在“质量转型”上出现机会。

光线传媒曾于2017年5月31日发布《关于出售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数据显示猫眼在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0.53亿元,亏损5.11亿元。但到了同年9月21日,光线传媒《关于参股公司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中却显示,猫眼2016年度营业收入约为10.32亿元,亏损1.09亿元,至此两份不同的公告出现了不同的亏损数额。

  

图片来自光线传媒《关于出售资产暨关联交易的公告》

图片来自光线传媒《关于参股公司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王长田曾在2017年的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表示,2016年猫眼亏损十几亿,2017年1至5月猫眼盈利2个亿。

因此,无论是从猫眼之前被曝出的财务数据前后不一致,还是其对外宣称已经盈利的真实性,都有不少投资人表示过质疑。

业内普遍认为,今年猫眼上市会有一个实质性的进展,但谁料上市前夕卷入了票房造假风波。电影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决不允许任何扰乱电影市场、破坏市场秩序、损害电影产业整体利益和声誉的行为。对此一旦发现查明,将严肃处理。

猫眼当下的窘境与光线华丽的财报形成不小的反差,在线票务市场十分火爆的今天,猫眼作为光线重要的业务版图上市前夕却遭此事件,这对光线而言无疑是不愿看到的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