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阿里借收购《南华早报》打造“全球战略”

0 Comment


在连续收购或投资多家媒体之后,阿里对《南华早报》的收购犹如投入大众传媒湖心的一块巨石,激起了人们对传媒业变革的舆论风浪。但是,对于致力于建设未来商业基础设施的阿里巴巴来说,这起收购的视角将绝不仅仅局限其在传播领域的布局,而是其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起收购距离其与合作伙伴一起推出‘无界’新闻,收购优酷土豆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很容易让人们在影视传媒这一链条上展开线性思维,但是,从本次收购引发的全球关注度来看,收购《南华早报》和收购优酷土豆所带来的影响力,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的确,公开消息显示,阿里收购优酷本豆,耗资45亿美元,而阿里收购《南华早报》及相关媒体资产,根据彭博消息,价格仅为20.6亿港元(约合2.66亿美元),是前者的近1/17。然而,对后者的收购,显然引发了人们更多的关注。  解剖《南华早报》  《南华早报》创刊于香港,是一份采用全英文报道的报纸,内容覆盖中国香港、内地以至亚洲,其报道具权威性,且独立中肯,在业内享负盛名。过去百年,该报一直是中国香港地区、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最具公信力的报刊之一。  来看一下阿里眼中《南华早报》的商业价值。  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在谈到这次收购的商业逻辑时表示,“《南华早报》在所在地区拥有标志性的地位。基于其编辑记者团队努力打造的优良传统,多年以来,《南华早报》都以其高质量和可信度的新闻报道而享誉国际。”  在他看来:“《南华早报》独特的地方在于,她用英语专注于报道中国。任何一个希望了解中国——这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人都会关注这样的报道。”  由此,在这场收购之上,阿里建构的理想是,通过阿里在数字时代的优势,让更多人能方便地读到《南华早报》的内容,帮助这家媒体获得全球的读者,并建立起在全球的影响力。  但是,实现这一理想的商业路径是什么?又有多大的可行性呢?  蔡崇信在致《南华早报》读者的信中指出,“阿里巴巴在数字传播领域上的能力已经被证明,特别是在移动端,阿里巴巴有充分的技术和能力,让《南华早报》的内容生产更加高效,超越地理限制,触达广大读者群。”  不难看出,阿里巴巴对互联网的理解与思维方式将通过创新性技术注入《南华早报》,并且将直接影响到《南华早报》内容产品的生产方式及传播方式。  可以预测的是,在内容生产领域,阿里可以利用大数据挖掘新闻敏感话题或热点话题,在经济领域的意见领袖及权威人物的观点,进而将《南华早报》在斯诺克事件报道的成功之处进一步扩大到更多的报道领域。  在传播领域,阿里巴巴的移动分发能力将极大地助力《南华早报》在更大人群中的影响力,尤其是依据大数据分析所做的精准推送,并极大地有助于在强化影响力的同时加大受众黏性。而对阿里来说,从“用户”到“受众”,其与生俱来的互联网思维将不受任何限制。  目前《南华早报》的发行规模并不大,印刷发行量只有10万份,更多依赖用户的线上付费订阅。应该说,眼下阿里收购对于《南华早报》最大的变革就体现在互联网思维的运营模式上,打破收费防火墙,在强大资金实力的保障之下,《南华早报》可以将其公信力和影响力扩展到英语世界的更广大人群。  这是典型的用户思维,先尽可能地获得最广大的用户,然后再挖掘用户的商业价值。从百度搜索为阿里、苏宁、京东所进行的用户引流来看,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模式,同时也将是阿里进军“全球购”一个非常必要的商业基础设施。  来看一个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的案例,来自网络流量统计研究机构
comScore
披露的最新数据,2015年10月《华盛顿邮报》的多平台独立访问者数量以6690万对6580万超越《纽约时报》。在贝索斯收购之后,从2014年10月到2015年10月,独立访问量惊人地增长了59%。

公元2015年12月11日,阿里帝国花1亿元收购了《南华早报》,至此,阿里帝国媒体版图扩张至25家,涵盖了社交媒体、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强大规阵,为阿里公关再添一“独舌”。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 1

“内容为王”是传统媒体的权威法宝

昨晚,阿里集团宣布收购《南华早报》。阿里方面表示,此次收购的是南华早报集团旗下的媒体资产,包括《南华早报》的纸版和网络版、杂志和户外媒体等全部业务。

维亚康姆公司(viacom)总裁雷石东是这样阐述的:“传媒企业的基石必须而且绝对必须是内容,内容就是一切!”也就是传媒经常讲的“内容为王”。

阿里方面表示,收购的目的是把阿里的互联网优势和《南华早报》的采编优势结合到一起,打造一个让英语世界了解中国的优质窗口。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蔡崇信在《南华早报》读者的信中这样描述:《南华早报》在所在地区拥有标志性的地位。基于《南华早报》编辑记者团队努力打造的优良传统,多年以来,《南华早报》都以其高质量和可信度的新闻报道而享誉国际。

阿里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表示,《南华早报》独特的地方在于,她用英语专注于报道中国。我们的理想是,通过阿里在数字时代的优势,让更多人能方便地读到《南华早报》的内容,帮助这家媒体获得全球的读者,并建立起在全球的影响力。蔡崇信同时发表了致《南华早报》读者的一封信。

换句话说,《南华早报》在内容上的权威性,是阿里巴巴所看重的。在如今垃圾信息满天飞的时代,包括阿里在内的互联网公司,背了很多黑锅,还死无对证,《南华早报》将成其“以正视听”的官方信息发布平台。

蔡崇信表示,收购《南华早报》,阿里看到了很好的商业前景,并且将提供额外资源培养优质的采编团队,依靠阿里的数字技术优势,帮助《南华早报》的内容更广泛传播,让这家媒体获得全球性的读者。

2011年,财新传媒总发行人兼总编辑胡舒立发表了题为《马云为什么错了》的评论,批评马云践踏市场经济契约原则。当时马云在美国深夜发短信与其沟通,但沟通无效,马云确实受到了舆论的指责。

蔡崇信透露,阿里集团将在一定的时间和准备之后,完全免费开放《南华早报》的网络付费内容让读者在网上和移动端随时随地免费获得新闻。

《南华早报》作为一家区域性有影响力的纸媒,有健全的媒体组织机构和充足的采编团队,为高质量和可信度的新闻报道提供了保障。最重要的是《南华早报》成为阿里巴巴的喉舌。

蔡崇信还强调《南华早报》将继续保持采编独立,以客观、准确与公平的方针报道新闻。

蔡崇信在致读者的信中说:内容的质量是这一切的基础,打下这一基础无疑要依靠我们卓越的采编团队:这是保证读者的信任,最终寻求商业上成功的先决条件。

南华早报集团CEO胡以晨表示:阿里巴巴集团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专长已经得到证明。这家公司有出色的能力,利用科技更有效地创造内容,并且触达全球。我们欢迎阿里巴巴在南华早报的采编和运营中投入更多资源,这将让《南华早报》更加强大。

如今的阿里巴巴已经控制数家视频、社交和网络媒体,信息垃圾已经为阿里巴巴创造的更多价值。《南华早报》的加入,将在塑造阿里品牌权威上,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根据协议,阿里巴巴向南华早报集团收购的资产,除了报纸旗舰《南华早报》外,还包括《星期日南华早报》、南华早报电子商务网站、中文网站、招聘业务、杂志业务、户外媒体、会议业务、教育和数字媒体业务。

《南华早报》媒体属性不会因阿里巴巴而改变

蔡崇信在致读者的信中明确指出,阿里巴巴的收购不会影响《南华早报》的编辑独立性,日常的编辑决定将会由编辑们在新闻编辑室里做出,而不是在董事会里。

这也就是说,《南华早报》的媒体属性不会因为阿里巴巴的收购而改变,其采编工作不受任何影响,只要不报道阿里巴巴负面就行。

信中还说,“我们将投资并继续培育出色的采编力量。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的投入和资源,强化并延续《南华早报》的核心价值观——坚持质量、诚信和可靠。”

阿里巴巴在数字传播领域上的能力已经被证明,特别是在移动端,阿里巴巴有充分的技术和能力,让《南华早报》的内容生产更加高效,超越地理限制,触达广大读者群。

阿里巴巴要求《南华早报》要聚焦中国,同时涵盖贸易、商业、经济和社会等领域,以独特的视角带来丰富的新闻和透彻的分析,继续成为一家具有权威性的报纸。

阿里巴巴为什么要收购《南华早报》?

专栏作家信海光写文章认为,“对于阿里巴巴来说,在全球化的道路上,如果选择收购一家拥有全球影响力和公信力、能够沟通东西方信息和文化的媒体,南华早报是最好的选择”。

笔者倒不认为《南华早报》是阿里巴巴最好的选择,要说最好选择是人民日报,但阿里巴巴做不到。不过,《南华早报》的媒体资产和地位不容小觑,地处中国香港这个中国与世界的中间地带。

阿里巴巴的优势在电子商务、互联网与新金融等行业。换句话说,阿里巴巴就是卖东西收钱。这个卖货收钱,必须要吆喝,《南华早报》自然有这个能力。

《南华早报》这个母鸡下的蛋被公鸡抱走了。阿里巴巴再继续投撒更多的五谷杂粮,让《南华早报》继续下蛋,更加高产的下蛋。

不过蔡崇信说得很文艺:阿里是最有能力带领《南华早报》更进一步的。在更进一步的将来,内容的质量是这一切的基础,打下这一基础无疑要依靠我们卓越的采编团队:这是保证读者的信任,最终寻求商业上成功的先决条件。

阿里收购《南华早报》的商业逻辑

阿里巴巴绝对不是慈善机构,马云与蔡崇信也不是与生俱来的慈善家,即便他们有时候打着慈善家的幌子赚了很多钱。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秦晖经常讲,“富则独善其身,穷则兼济天下”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看起来这个观点是“乌托邦”主义论,但道出了“富则兼济天下”的商业逻辑弊病。

马云所带领的阿里帝国正在践行这种“富则兼济天下”的训言,很文艺的讲“我们满怀敬意的承担起成为这份传奇报纸所有人的责任。”

这种“训言”的背后,是商业逻辑,是“富则兼济天下”之根本。换句话说,阿里巴巴收购《南华早报》,正如蔡崇信所说“这是保证读者的信任,最终寻求商业上成功的先决条件”。

未来经济模式可能是“内容+媒体+产品”

对于阿里巴巴收购《南华早报》,无法说好还是不好,也无法预测传统媒体走上了“被包养”的颓势,也无法认为是谁败还是谁胜,也许真是双赢。

这种双赢可能创造未来的新商业模式——“内容+媒体+产品”:传媒即讯息,即服务,即品牌,即营销。说得直白点,《南华早报》(内容+媒体)服务于阿里巴巴(产品)。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内容为王”总是为“产品为王”服务的,而“媒体”最终只是一个“包猪婆”而已,媒体人再也不是“无冕之王”,而是包猪婆身上的“跳蚤”。

作者唐氏二少,数字传播硕士,《微媒体与新闻创新》作者,自媒体人,O2O研究者,专栏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