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矿机爆发拉动晶圆代工,封测厂受益

0 Comment


吴俊捷“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大概是当下加密货币投资者、矿机企业们共同心境的写照,尤其是新近一批加密货币自媒体微信公众号遭封禁、北京市朝阳区金融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禁止承办虚拟币推介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等事件的接踵而至。混迹币圈的不少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之际,均将之视为虚拟货币监管口径收紧的前奏。这也令近日此起彼伏的矿机巨头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特大陆”)赴港上市的预期进一步强化。自比特大陆A轮融资便参与领投、并持续领投B轮的红衫资本相关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之际,就上市传闻并未予以否认,仅称“问题转给比特大陆了”。本报记者就此致电致函比特大陆。截至发稿,对方尚未回复。但接近比特大陆的某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王姓创始人向本报记者表示:“的确听闻比特大陆在进行赴港上市的准备工作,预计于9月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今年底或明年初实现上市。中金公司将是比特大陆IPO保荐主承销商,筹资目标、估值预期等细节事宜尚未敲定。”在业内看来,面对虚拟货币监管口径收紧且价格下行,挖币难度与日俱增,同业企业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已开启上市进程等局面,比特大陆借助上市可实现边抗衡同业企业竞争边布局AI芯片。矿机价格狂跌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此前在接受外媒采访之际,明确表示,对公司在香港或美国上市持开放态度。数位受访人士认为,比特大陆赴港上市预期增强,部分受到了同业企业开启上市进程及比特币价格下滑的双重作用。企业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的数据显示,按比特币矿机交付量计,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2017年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6.6%、20.9%、3.7%。其中,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分别于2018年5月、6月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目前,这两家公司的上市申请处于处理中。“三者均主营比特币矿机制造且将AI芯片视为转型方向。在现金为王的背景下,较早上市就意味着较早赢得对这一领域感兴趣的资金支持。”昊泽资本合伙人赫信称,这意味着市场份额较小的嘉楠耘智、亿邦国际有望借助募资抢占比特大陆的市场份额。矿机企业竞争的激烈程度从产品推新的力度可管窥一斑。国内最大的矿机交易市场深圳华强北吸引着多国买家前往。记者在华强北走访发现,风头正劲的并非比特大陆16nm芯片的蚂蚁矿机S9,数家商铺力推嘉楠耘智的阿瓦隆A9矿机。“阿瓦隆A9矿机内置台积电首批7nm芯片,是目前最先进的IC工艺。”华强北蜜蜂科技工作人员王雨介绍。由于加密货币挖矿的区块链解决方案需要强大的计算能力及高能效,芯片工艺越先进,用于挖币的专用集成电路(以下简称“ASIC”)矿机的算力就越大、能耗就越低,单位时间产出、收益也更高。“先进芯片制程是ASIC矿机续命良药。内置台积电7nm制程工艺技术的ASIC矿机将比目前主流的16nm提高一半左右的速度,降低四成左右的功耗。”华强北远东矿业负责人王杰称,7nmASIC矿机是矿机厂商竞争的新焦点,而嘉楠耘智已抢得7nmASIC矿机的首发量产,如今其又走在上市前列,这为它后续量产更先进工艺技术矿机赢得了先发时间。“比特大陆7nmASIC矿机也在筹备中。”比特创业营联合创始人刘嘉陵称,竞品技术升级将倒逼比特大陆寻求上市获得更多资金支持。艾瑞咨询报告显示,矿机企业的收入与加密数字货币价格整体呈正相关。业内认为比特大陆上市预期增强的另一动力来自价格下跌的比特币。据Blockchain.info数据显示,比特币的价格已由2017年末的14166美元/枚降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6935美元/枚。“电力、租金、人力等挖矿成本未下降,比特币价格却下行,这将直接打击‘矿工’购买矿机的积极性。”刘嘉陵称。刘嘉陵称,在虚拟货币低迷行情短期难获提振的背景下,面对宏观层面资金短缺、一二级市场投资气氛压抑保守的局面,比特大陆在利润尚乐观的基础上,趁早搭上资本快车,或许还可以获得一个“好看”的估值。尽管,比特大陆并未对外公开近三年的财务数据,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在2017年均迎来了利润高点。据二者的招股书显示,嘉楠耘智的净利润由2016年的0.53亿元提升至2017年的3.61亿元;亿邦国际的净利润由2016年的0.11亿元提升至2017年的3.85亿元。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 1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中兴被禁售”事件让中国半导体看到了自身的不足,但是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三家挖矿机公司的崛起为国产芯片扬了威。2017年,比特大陆芯片销售额仅次于华为海思,成为中国第二大IC设计公司!今年5月15日,嘉楠耘智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市值预估超过1000亿元!三家公司不仅实现了自身原始资本的积累,更对上游晶圆代工和封测产业以及周边元器件产生了强势的带动。

中国半导体发展积贫积弱已久,“弯道超车”在很多情况下难逃“自嗨”之嫌,但比特币挖矿机的出现,让中国半导体走在了世界前列。记者走访华强北赛格看到,每天有成千上万台矿机从华强北发往世界各地。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囊括了全球90%以上的矿机市场份额。

据统计,2017年,比特大陆生产的蚂蚁矿机交付量为94.01万台,市场份额为66.6%,排名第一;嘉楠耘智交付了29.45万台矿机,按交付量计的市场份额为20.9%,全球排名第二;其余仅12.5%的市场份额被亿邦科技及其他厂商占据。

尽管比特币和挖矿机被炒得人尽皆知,但它并不是一个容易理解的概念。所谓比特币挖矿,就是利用芯片的计算能力,在比特币全球网络的区块中不断进行“哈希碰撞”,只要比竞争对手更快求解,就能赢得在公开账簿上的记账权,获得系统奖励的数字货币。这一不断重复的枯燥过程,被业内形象地称作“挖矿”。

比特币挖矿经历了以下四个阶段:CPU挖矿、GPU挖矿、ASIC专业矿机挖矿、矿池挖矿。2009年1月3日,中本聪用电脑CPU挖出了第一批比特币;2010年9月18日,第一个显卡挖矿软件发布;2013年,有人开始发明基于挖矿芯片的专业挖矿设备,即矿机;而现在,矿工将自己的矿机集中起来,形成了矿场和矿池。

事实上,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爆发,不仅矿机生产厂商收获颇丰,上游晶圆代工和封装测试企业同样受惠不小。目前,比特大陆、嘉楠耘智都是台积电、日月光、长电科技、天水华天、微富通电等厂商的重要客户,这些客户2017年很大比例的营收增长均来自这两家挖矿机厂商。同时,2017年爆发的元器件缺货潮,在挖矿机的热销下也可能会延续下去。

首先,在晶圆代工环节,仅台积电一家就赚得盆满钵满。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嘉楠耘智的“阿瓦隆”和亿邦科技的“翼比特”采用的ASIC芯片均由台积电代工。以比特大陆主流的蚂蚁S9为例,其消耗了189颗台积电16nmFinFET制程制造的BM1387。而随着算力需求的不断升级,需要的矿机数量会越来越大,同时矿机搭载的芯片数量也要求越来越多。这将给芯片制造商和封测厂商带来庞大的收益。

根据台积电最新的季度财报显示,加密货币采矿相关业务每季度收入在3.75亿美元左右,占集团销售额的5.1%。随着加密货币的价格不断升值,这个业务板块将在今年Q1增长至10%左右。对台积电来说,iPhone
X减单的影响已是“小菜一碟”,持续的挖矿热潮将彻底拯救其2018年的营收危机。

“挖矿对台积电带来的贡献,使台积电成为全球晶圆代工厂商的最大赢家,不过三星也开始秘密约会矿机厂商,直接叫板台积电。”有受访者爆料,三星早已与中国一家比特币挖矿硬件公司签约,挖矿芯片将成为其最新的获利来源。更国外媒体透露,三星已与俄罗斯比特币挖矿业者Baikal签约供应14纳米ASIC芯片,量产时间为今年1月。可见,挖矿机市场爆发出来的巨大商机,已经俘获了三星等优质厂商的芳心。

“未来,台积电和三星仍将大大受益于矿机制程的演进,”海通证券陈平预计,在比特币价格相对稳定的假设下,2018年全网算力平均季环比增速在40%-70%。另外,参考过往ASIC芯片的制程升级间隔,2019年会出现10nm制程的ASIC矿机芯片,而这将带来挖矿机成本上的变动。换言之,挖矿机成本支出将更大,而台积电和三星仍会是真正的受益者。

虽然挖矿机芯片需求量的爆发,让晶圆代工企业“喜上眉梢”。不过,目前挖矿机芯片仍面临很多挑战。一是,比特币越来越少,矿工越来越多,算力的升级频率越来越快;二是ASIC随电力等成本的不断提升,对矿机功耗的要求越来越高。

有小道消息称,台积电12nm产能已经被比特大陆占满了。更有消息传出,比特大陆近期考虑从原本采用台积电12nm先进制程推升至7nm。不管消息是否属实,都可以看出矿机ASIC芯片对“算力升级、功耗降低”的迫切性,如果比特大陆要求在明年提供7nm芯片,台积电和三星将面临不小的压力。

其次来看封装和测试环节,日月光、天水华天、长电科技与通富微电等封测巨头均获益不小。据海通证券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矿机芯片封测市场总量在9亿元到11亿元之间,2018年这一数字或将暴增至36.3-99.8亿元之间。记者也从供应链获得消息,今年大陆封测业从比特大陆一家公司中获得的营收将达到30亿元人民币,嘉楠耘智的采购信息也显示芯片封测支出约为晶圆加工支出的11%。

华天科技向记者透露,华天科技2018年2月矿机芯片产量约为6000万颗/月,如果按照矿机芯片单颗封装费1.6元计算,其2018年芯片封测业务营收估计将超过10亿元人民币。

台湾力成也在年初的发布会上披露,已经有客户主动找上门,且有2个挖矿机客户为其贡献了4-5亿元新台币的营收。在封测机台方面,日本的半导体制造设备生产商Ulvac
Inc.和爱德万测试等公司也可能从比特币上涨中获利。除此,为比特大陆供应基板的珠海越亚和台湾恒劲都将受惠不小。

除了晶圆代工和封测“大佬”的受益之外,在设计服务方面,因比特币挖矿公司会将部分ASIC设计流程外包给其他公司完成,这些公司也将受益。目前,受益于比特大陆ASIC芯片需求的增长,台湾创意和世芯两家公司的股票已经飙升了180%以上。除专有的IC外,矿机所使用的元件包括PCB、其他电子元件如存储、风扇及铝壳等元件也需要大批量采购,相关企业也是比特币火爆的最直接的受益者。

近日,有爆料消息称,为解决DRAM产能供应,比特大陆已经与台湾力晶集团策略结盟,约定自7月份起,每月由力晶提供1万片产能,以供应比特大陆挖矿机和未来要发展AI设备的需求。众所周知,存储器是发展AI关键零组件,在2017年爆发的缺货潮中,DRAM是其中最缺的元器件之一,比特大陆此举可谓抓住了先机。

尽管矿机厂商给上游半导体贡献了不小的业绩,但是记者发现,矿机厂商在供应商面前并不强势。嘉楠耘智招股书显示,台积电虽是嘉楠耘智唯一的代工合作伙伴,但并无台积电的产能保证,公司与台积电未签订长期合同,而是以采购单形式获取供应品,并预付采购金额。换言之,台积电一旦做出产能上的调整,这些矿机厂商可能得不到任何供应上的保障。

总而言之,大陆挖矿芯片带动了全球半导体整个产业链的参与,IC设计服务、晶圆代工、封测、存储以及相关元器件皆对矿机的订单充满了兴奋。预计2018年,上游半导体厂商仍将受益于这些矿机厂商的疯狂崛起。不过,记者认为,这些受益将是在政策监管还没有对比特币严格执行禁令之前。众所周知,目前比特币还有很多监管上的空缺,矿机厂商、代理商和矿工们都面临不可预期的发展前景,如何安放这些“甜蜜的烦恼”,仍是这些矿机厂商必须攻克的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