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计划生育相关司局撤销或重组 卫健委“三定”强化人口监测

0 Comment


国家卫健委“三定方案”的公布,一如外界此前的预测,原国家卫计委与计划生育相关的内设机构被撤销或重组,而人口监测与完善生育政策职能强化。计划生育实施以来的近40年后,我国人口总量、人口结构、劳动力规模等发生了巨变。有观点认为,在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之后,维持人口红利的动力源泉——人口优势,需要在更大尺度上放开生育。2013年以来,计划生育职能先后经历了被整合和弱化,在近年来全面放开生育呼声不断高涨的背景下,上述新的变革或为生育政策进一步放开留有空间。没有计生部门的卫健委9月1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以下简称“三定方案”)正式公布。其中,与计划生育相关的原内设机构的撤销与重组备受关注。按照“三定方案”,原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局被撤销;原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司重组为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其主要职责由“研究提出促进计划生育家庭发展的政策建议”调整为“承担人口监测预警工作并提出人口与家庭发展相关政策建议,完善生育政策并组织实施”。记者注意到,根据“三定方案”,国家卫健委的职责设置中,仍包括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完善计划生育政策等内容。而从职责分工看,人口发展战略与生育政策的制定主要由国家卫健委与国家发改委负责。具体而言,国家卫健委负责开展人口监测预警工作,拟订生育政策,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参与制定人口发展规划和政策等。而国家发改委则负责组织监测和评估人口变动情况及趋势影响,研究提出国家人口发展战略,拟订人口发展规划和人口政策等。实际上,计生职能被整合或弱化,并非第一次。早在2013年机构改革中,原国家人口计生委的大部分职能并入新组建的国家卫计委。2018年国家卫健委的机构名称中,计划生育字眼消失。而随着国家机构改革的不断深化,人口计生政策也在不断调整,从“单独二孩”走向“全面二孩”。未来,生育政策是否会继续放开,依然是备受关注的问题。当前,我国面临的人口形势非常严峻。实施计划生育以来的近四十年,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持续下降,目前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近三十年来,我国总和生育率一直居于低生育水平国家行列,也显著低于更替生育率水平2.1。与此同时,老龄化正在加速。2017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重17.3%,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劳动人口绝对量持续减少,2012年到2017年底,六年来累计减少超2300万人。影响或有限鉴于上述形势,呼吁进一步放开生育的呼声非常强烈,但受访专家均表示,基于我国长期低生育率现状和“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效果,即便全面放开生育,短期内对人口总量和生育率的提升的影响也将有限。“毫无疑问,完全取消生育限制也无法阻止出生人口的锐减。这是因为中国目前愿意生育三个或更多孩子的家庭少之又少。”
长期研究人口问题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研究教授、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表示。人口预测研究领域专家、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此前做过系统研究。他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根据目前生育意愿、生育计划和实际生育状况调查结果来看,未来10~20年内中国总人口变动过程处于40%~60%生育二孩情景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处于80%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总人口的高峰达到或超过14.5亿的可能性很小。如果考虑到目前“全面二孩”生育政策效果并结合发达国家的生育水平变动规律和基本情况,中国远期生育二孩的比例在40%以内的可能性更大,因此,总人口迅速下降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生育率的正增长有惯性,但过了生育高峰之后,负增长也是有惯性的。”
王广州说。不仅如此,生育率还存在城乡、区域之间不平衡的问题。其中,东北、西北、华南之间的差距较大,沿海和内陆的差距也很大。“即便平均生育率不很低,但由于差距的原因,实际上我国相当一部分人口的生育率是非常低的。”王广州说,低生育率陷阱问题令人担忧,而即便全面放开生育,低生育陷阱也很难解决,导致生育率下降的因素较多,但是提升生育率的因素,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效果都是很有限的。而取消生育控制影响有限的另一个原因,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效果并未达预期。2017年,也就是实施“全面二孩”后的第二年,我国新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2016年则为1786万人,实际出生人口较此前原国家卫计委的预测低了三四百万人。人口学者黄文政告诉记者,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育龄妇女人数在急剧下降。2017年,15~49岁育龄妇女人数比2016年减少400万,其中22~31岁女性减少600万;二是新一代生育意愿更低。但人口政策的重大调整,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十九大报告也提出,“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取消生育控制,对经济社会发展是个利好消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毛寿龙向记者表示。毛寿龙同时表示,相关统计部门要做好人口统计预期,给相关公共服务部门提供决策参考。未来人口的变化,各个方面的公共政策需要做好准备。比如,住房设计,对多个孩子家庭的母亲权益的保护,对多孩子家庭是否实施税收优惠等,都需要政策给予设计。“对人口的全面控制政策取消后,相应地,对社会控制的体制也会发生变化。”毛寿龙告诉记者,计划生育取消后,对人的控制,尤其是对育龄妇女的控制,会相应地减少。

原标题:国家卫健委“三定”方案出炉 “三只猪宝宝”的强烈信号!

原标题:取消“计划生育”有关司局 国家卫健委放手了?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定职能、定机构、定编制)方案日前正式公布。

“独生子女,是指一对夫妻生育的唯一孩子。”

记者|戴丹

这简短词语和浅显的概念背后,承载着一个改变了很多家庭命运的决定——计划生育。在宏观层面上,计生根据国情为国家铺设了综合治理人口的政策道路,又在微观层面上悄悄影响了至少两代中国人。

来源|中国县域卫生

随着“国家卫计委”更名为“国家卫健委”,新部门21个内设机构中,3个与“计划生育”有关的司局都发生了变化。其中2个被撤销,1个更名,“计划生育”已经在新改组的司局中被抹去。

靴子终于落地!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组建后,其职能及内设机构设置一直为外界所关注。

随着“计划生育”的消失,国家卫健委不再负责计划生育工作?未来,我国生育格局将出现哪些变化?

就在9月10日晚,这个谜题终于揭晓。据中国机构编制网消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即“三定”(定职能、定机构、定编制)方案正式公布。

中国生育格局多次变化

图片 1

中国生育政策历经多次变迁。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政府虽在生育政策上有所变化,但生育权一直归家庭。建国初期,政府一度鼓励生育,奖励多子女母亲、强调人多力量大;1970年代提倡“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

1

直至1982年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严格一孩”政策开始长期推行。

“三定”方案主要内容

图片 2

规定指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是国务院组成部门,为正部级,下设内设机构21个,分别为:

近年来,面对人口形势的逆转,我国计划生育政策再次到了调整期。

办公厅、人事司、规划发展与信息化司、财务司、法规司、体制改革司、疾病预防控制局、医政医管局、基层卫生健康司、卫生应急办公室(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指挥中心)、科技教育司、综合监督局、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司、食品安全标准与监测评估司、老龄健康司、妇幼健康司、职业健康司、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宣传司、国际合作司(港澳台办公室)、保健局。

2018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提出,“不再保留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这是自1981年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组建以来,国务院组成部门中第一次没有“计划生育”名称。

原内设机构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司、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司三个与计划生育相关的内设机构,均已被撤销,转而变成新的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此外,老龄健康司、职业健康司、保监局为新设内设机构。

2018年8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医疗卫生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提到“中央制定计划生育扶助保障补助国家基础标准,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情况逐步提高。”这意味着,未来国家层面将提高计划生育补助保障标准和加大发放补贴的力度,给予“二孩”家庭更多补助倾斜。

2

2018年8月底提请审议的民法典各分编(草案)中的婚姻家庭编,不再保留计划生育的有关内容。

强烈的政策信号

2018年9月1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中,关于“计划生育”,在主要职责一项中仅有两句话:负责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工作,开展人口监测预警,研究提出人口与家庭发展相关政策建议,完善计划生育政策;指导中国计划生育协会的业务工作。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观点认为,以上有关“计划生育”的调整,预示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职责方向从计划生育转向全民健康,更意味着计划生育政策获将彻底放开!

自1979年计划生育政策出台、1981年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成立至今,已经过去了近
40
年,如今,“限制生育”可能要画上一个句号。然而,国内要全面放开生育,还有很多现实问题摆在面前。

事实上,对于放开生育除了民间呼声日渐高涨之外,从有关部门动作看,至少有五大信号暗示“自由生育时代”的来临:

生孩子 这届年轻人不行

信号一:“计划生育”名称在国务院组成部门中被取消;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从2007年到2015年,育龄妇女一胎生育率,呈急速下滑趋势。

信号二:多个省份地区连续出台鼓励生育政策;

图片 3

信号三: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主管杂志《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月刊)2018年第6期刊发署名文章《全面放开生育刻不容缓》;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信号四:8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

从“一孩”生育率下降至“腰斩”中不难看出,作为生育主力军的85后、尤其是90后,生育意愿相当低下。

信号五:2019年《己亥年》生肖邮票上出现三只猪宝宝!

前段时间,手机上养“蛙儿子”成为新潮。用养蛙来代替养娃,90后“蛙妈们”为何不想生孩子?或许是因为,90后是一群愿意独居,经常自嘲“单身狗”,并且觉得“有伴侣可以,没有也行”的佛系人群。恰如一位90后网友留言:“老一辈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为什么现在这么多的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孩子,就像我们永远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结婚。”

图片 4

除“佛系思想”外,从现实来看,年轻人养娃的最大压力主要集中在3方面:教育、住房、职场。

来源:中国邮政报

  • 1.教育投入。在家长“精英教育”的目标下,孩子大多师出几十个兴趣班,踏着无数人民币长大。
  • 2.房子。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在“六个钱包”凑首付的时代,年轻人手中的钱,还完贷款,已所剩无几。
  • 3.对职场女性而言,生孩子的代价很大。生养一个孩子,女性职场至少有长达2-3年停滞期。这对企业来说,也是需要考虑的人力成本问题。

让大家多生孩子,已经上升到国家高度,这是非常重大的政策转向;但是,现在中国老龄化和少子化很严重,已经成了普遍共识!

国家卫健委开始动作

3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至今已经两年半,有关下一步政策走向的讨论,依然牵动公众神经。事实上,有关奖励生育刺激人口增长的研究工作,早已低调展开。

近年来出生人口下降

2017年12月,在生育转变与社会政策应对国际研讨会上,国家卫健委直属事业单位——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贺丹曾提出,要树立家庭优先的价值理念,将家庭利益的审视融入所有经济社会政策;要制定以生育支持、幼儿养育为主体的家庭支持政策,形成家庭友好的制度环境等建议。

实际上,关于”彻底放开计划生育”的呼声,近年来一直都很强烈。原因很简单: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中国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严重影响社会、经济等各方面发展。而“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结果,也不容乐观。

同月,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中一撰文称,在政策制定和资源分配过程中有效地纳入家庭视角,应该将家庭作为基本的福利对象,制定一系列强化家庭功能的政策体系。他提出的具体建议中,包括“提供经济支持的政策”。

图片 5

同时,据澎湃新闻报道,国家卫健委已组织专家研究奖励生育的可能性。这项研究预计将在年底完成,届时可能上报有关部门。该研究将探讨包括对生育子女家庭给予物质、税收减免等奖励的可能性。“奖励‘一孩’还是奖励‘二孩’?如何奖励?每年要花多少钱,这些都需要深入论证。”有关专家表示,“最终的目的是让成本、效益最大化。”

来源:界面新闻

鼓励生育 这些办法行不行

2017年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第二年。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中国内地总人口为139008万人,比上年末增加737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2.43‰,死亡人口986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11‰;人口自然增长率为5.32‰。

不仅中国,低生育率也是各国长期关注的问题。纵观各国政策,鼓励生育,大体包括现金补贴、税收调节和增加产假三种方式。

图片 6

现金补贴政策是对生育孩子的家庭予以现金补贴。在法国,生第二个孩子可领取665法郎,生第三个孩子可领取1578法郎,以后每增加一个孩子可多领取852法郎。

来源:界面新闻

税收调节政策多是减免税收。在美国,每个孩子每年可减免400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国家开征了单身税。法国政府向未婚无孩的纳税人征税时,多征收除正常纳税额外的25%。

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之初,原国家卫计委预测出生高峰将出现在2018年,对2017年出生人口的最低预测为2023.2万。然而,2017年的实际出生人口比其最低预测还少300万。

此外,产假也是鼓励生育的办法。产假时间,在德国从1927年的6周延长到1992年的3年,在俄罗斯从初始的12周延长到4年半。

从孩次结构来看,2017年的二孩数量占比达到51%,较上年末增加5个百分点,一孩数量占比则减少了5个百分点。

为了让更多家庭“敢生”“愿生”,前《新周刊》总主笔肖锋曾提出六点建议,除了税收优惠、增加产假、奖励现金、入学保障和住房保障外,肖锋还提到职场性别平等:“要从用人制度上,比如女性职场待遇等方面入手,改善育龄妇女的职场地位。”肖锋表示,这方面既要有法律强制,也需要政策优惠,不能把负担完全推给用人单位。

对于出生人口下降的原因,在原国家卫计委2018年2月5日举行一次媒体座谈会上,原国家卫计委指导司负责人表示,是因为育龄女性的人数有所减少,特别是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

养育下一代,关系国家未来。此前,《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表的《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一文中指出,中国的人口红利基本已经用完,老龄化加剧,用工成本上升,社会保障压力大……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仅仅靠家庭自觉,还应该制定更为完整的体制机制。

4

尽管国家卫健委的内设机构名称中没有了“计生”字眼,但新设的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还负责计划生育有关业务。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在全面放开“二孩”背景下,完善并实施鼓励生育的相关配套措施,成为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被赋予的重要职责。

中国社会老龄化加速到来

国家如何鼓励生育?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下一步有何动作?对于计划生育新格局,健康界将持续关注。

与此同时,中国社会老龄化已经快速到来,速度比我们想象中快得多。

综编自功夫财经、澎湃新闻、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数据显示,在2010年,60岁以上人口比例只有13%,而到2030年,中国约有四分之一人口超过60岁;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国家之一!

责任编辑:

按照现在老龄化的速度,中国光放开生育还不够,必须实行鼓励生育的政策;因为中国已经是低生育率国家,而且是非常罕见的,还没有完全富起来,就生育率很低了。

目前看,中国千人出生率为12.2,在全球排名第162位,属于全球倒数1/4行列,而且降幅比较明显:

图片 7

而出生率低的国家和地区,几乎都是发达经济体,如日本、韩国、香港、新加坡、德国、西班牙等;只有21个还不属于高收入国家,中国榜上有名!

而且,几乎所有的低生育率国家,都普遍实行鼓励生育的措施,但中国这一块还很欠缺,这意味着,相比发达的国家,我们养育孩子负担更重,提升生育率难度更大。

但社会老龄化快速到来,国家又迫切需要新“人口红利”,希望提高生育率,那么,这个严峻现象如何缓解?

5

全面放开生育后,中国生育率会提升吗?

这一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撤销3个“计划生育”相关司,就是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

现在的问题在于,全面放开生育后,中国生育率会提升吗?对于多生孩子,年轻人普遍顾虑重重,主要有几大心结:

一是生育相关补贴。这个奖励不仅是多少钱,而是对多孩家庭纳税的减免,教育、医疗方面的照顾等,这绝对是一个系统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

二是育儿公共配套的完善。国家对二胎及多胎的公共福利体系并不完善,比如,对职场妈妈生育权益的保护;又如,托儿所不够,让不少家庭望而却步。

三是房价的稳定。“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这并非段子,而是客观的事实,生育意味着要换房;房价太高,按揭就是沉重负担,多几个孩子压力太大!

在前文提及的媒体座谈会上,原国家卫计委指导司负责人就表示,除育龄人口因素之外,当前群众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受经济社会因素影响更加明显。调查显示,群众不打算再生育的原因主要有养育成本高、托育服务短缺、女性职业发展压力大等。卫生主管部门将做好出生人口监测预测,加强人口发展战略研究,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