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把亏损企业做成地炼龙头老大

0 Comment

本报特派两会记者 周丽
北京报道  3月8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湘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像铁矿石一样,大家都在担心民营企业与‘三桶油’在国际上进行竞价采购。为了减少顾虑,减少国家外汇支出,降低采购成本,东明石化和山东炼油协会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原油采购联盟,由一家有资质的企业统一采购,避免国际上竞价采购的混乱局面,这也是成立联盟的初衷。”  就在
“两会”前夕,由山东炼油化工协会与东明石化发起成立了“中国石油采购联盟”(下称“联盟”)。  该联盟的成立,旨在组织有进口原油配额的地炼企业建立集中采购进口原油平台,实现集中采购、一致研判、统一价格、集中结算、集中贷款、按各自配额分量使用。  山东是中国地炼企业最为集中的区域,同时也拥有全国最大的地炼产能,但原油采购一直受制于“三桶油”,让众多地炼企业不得不“仰人鼻息”。走出去“觅食”成为地炼企业的无奈选择。  两年前,李湘平在2014年全国“两会”上提出,从“提质增效以及打破垄断”的角度来讲,要给予地方炼油企业原油进口资质。  如今,这一呼吁得到了实现,2015年,国家逐步放开了地炼企业的原油进口资质,截止目前,已经有23家符合规定的地方炼厂申请使用进口原油,12家获批进口原油使用权,10家地炼企业获得原油进口权。  这意味着我国地炼企业原料采购方面不再依赖“三桶油”。  不过,此前由于缺乏统一的采购平台,众多炼油企业在国际原油采购方面“各自为战”,互相竞价竞争行为时有发生。  联盟轮值主席、东明石化集团副总裁张留成曾表示,面对国际油价的大幅下降,已经有不止一家地炼企业在原油采购上出现违约,虽然地炼企业选择违约损失的保证金可能少于接收原油遭受的损失,但对国际卖家来说这意味着中国企业不讲信誉,未来会提高相关标准,从而不利于国内整个行业的发展。

民营地方炼厂“抱团”出海,原油垄断再度破局。  2月29日,中国(独立炼厂)石油采购联盟在济南宣布正式成立。《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该联盟是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和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明石化”)倡议,由全国16家已经取得和正在申报原油进口和使用资质的企业组成。山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以下简称“山东经信委”)相关人士介绍,其主要目的是建立集中采购进口原油平台,实现集中采购、一致谈判、统一价格、集中结算、集中贷款、按各自配额分量使用。  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采购联盟发起人、东明石化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湘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采购成本占石油加工成本的90%以上,统一采购有利于议价能力的提升,降低采购成本,减少国家外汇支出,于国于企都有利。  卓创资讯分析师秦文平对此分析称,此举意味着中国民营地炼从销售到原料采购,已实现“市场化”特有的自由式发展,对于国内原油市场而言,原有石油央企把持原油进口的垄断格局进一步被打破。  对该联盟的成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总工程师曹湘洪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地炼联合采购模式很好,但是要避免与国内比如中石油、中石化的互相抬价竞争。  地炼结盟  山东经信委提供的资料显示,该联盟第一批成员企业包括东明石化、汇丰石化、天弘石化等16家地炼企业,其中已取得原油进口和使用资质的企业5家,占国内已取得资质的独立炼厂企业总量的62.5%,已申报并正在接受检查的企业9家,占比达同类企业总量的90%。  “中国石油采购联盟也是地炼企业应对市场变化,抱团进军国际油市的举措。”秦文平介绍,进口原油使用权和进口权的放开,为中国独立炼厂(地炼企业)带来新机遇,也面临诸多不利及挑战。  卓创资讯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3家符合规定的地方炼厂申请使用进口原油,其中,10家山东地炼已经获准使用进口原油,核准数量3823万吨/年,原油加工比例有望在短期内达到80%的比例。  山东经信委前述人士描述,进入国际原油贸易市场,与国际大型石油生产商、贸易商竞争,该联盟企业抱团集中采购,可避免多家地炼企业无序竞价采购进口原油,减少业内不良竞争。该人士坦言,此举通过集中能力拿大单的模式,增加中国独立炼厂的议价能力,降低原油价格和结算成本。  记者获悉,该联盟业务范围涵盖国内外原油市场采购、物流、船运、仓储等领域的信息交流,协助成员集中议价,集中签署大单和长期采购合约,协助成员融资、结算、锁定价格、风险管控和集中运输,反映行业诉求,建立定期沟通会制度,承接政府委托事项,开展国际交流等。  公开资料介绍,山东省是我国地方炼油企业最为集中、地炼产能最大的省份,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成立于1995年12月。隆众石化通成品油分析师杨叶则称,东明石化董事局主席李湘平目前已当选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新任会长,这也是两者成为倡议单位的原因之一。  在杨叶看来,东明石化的个体优势,是其与英国石油巨头BP签订长期原油供应协议,是第一家获得原油进口“双权”的民营企业。而在更早时间,东明石化与卡塔尔的合作中,包括在东明石化菏泽炼油厂方圆300公里范围内的6个省份建立并运营1000家混油、非油、液化或压缩天然气加油站,开拓下游渠道的发展,占据终端发展优势。  多名业内人士印证,对于全国多数地炼企业而言,以新人身份首次踏入国际市场,缺乏与国际石油公司谈判议价的经验,同时也缺少相关运输、操作流程方面知识及实践。秦文平称,中国(独立炼厂)石油采购联盟成立标志着中国民营地炼从销售到原料采购,已实现“市场化”特有的自由式发展。  原油市场再破局  “对国内市场格局来说,原有的原油垄断格局进一步被打破;而在国际市场上,则是又向前迈出一步,掌握更多话语权。”秦文平认为。  她向记者介绍,此举背后是石油石化行业体制改革的大背景。资料显示,1999年,山东地炼仅被保留21家,不足200万吨/年的炼油产能,而截至2015年年底,不到17年的时间,山东地炼一次加工产能达14235万吨/年,总数达到60余家。  随着油气改革的推进,国家政策红利不断下放,给地炼企业未来发展带来了新机遇。

原先没有资源,没法发展,现在产能提上来了,地方政府、股东、社会各界对我们的期望值更高,我们要更快更好地发展,压力就来自这。
——李湘平

2001年,李湘平被任命为东明石化董事长,当时他还不到40岁。当年,中国经济正值金融危机后的复苏期,而东明石化是一个只有30万吨加工规模的地方小炼油厂,有1356万元的巨额亏损。

15年过去了,如今的东明石化是拥有300亿元总资产、6300余人团队的地炼龙头企业。2015年,拿到了原油进口资质和配额的东明石化实现了758亿元的销售收入,拉动当年菏泽市整体税收增长了20%多。

澳门新萄京娱乐,有公司曾“挖墙脚”

给出百万年薪

在地炼行业这样一个政策环境非常苛刻的特殊行业,带领一家亏损严重的小企业到行业龙头老大,背后是东明石化董事长李湘平戴着镣铐跳舞的高超技艺和敢赔敢干的勇气和坚守。

地炼是地方性炼油厂的简称,1998年政府对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两大公司业务重组,小炼厂区别性关停并转。加工能力在100万吨/年以上的炼厂大多划归两大国有石油公司,100万吨/年以下的小炼油企业选择性保留了82家,成为“地炼”。可以说,中国的地炼行业是在政策的打压下发展起来的,东明石化也不例外,从低谷到龙头位置一步步走来并不平坦,这背后无处不渗透着李湘平的眼光和坚持。

接手东明石化以后,李湘平看到体制对东明石化发展的限制,顶住压力进行人事、薪酬、分配机制改革。没有思路,李湘平请来专家,成立专家委员会,制定出“三步走”、“扩大油头、化工转型”等战略,为东明石化的发展理清思路。

改革起步不久,一家上市公司给李湘平递来橄榄枝,以百万年薪请他做总经理。李湘平果断拒绝了对方的邀请,“当时东明石化的改革刚刚起步,我还没完成自己的思路,我不能走。”

地炼进口原油

第一批拿到资质

可是,制定发展思路相对容易,坚持岂是容易的事。国家政策对地炼严格限制,国有石油公司不给资源,地炼没有进出口权。这样的情况下,李湘平一方面夯实与中石油、中石化的关系,一方面长年奔走呼吁给予地炼企业进出口权。

随着燃料油资质的放开,东明石化争取了国外燃料油的配额。东明石化稳步扩张,产能从30万吨到300万吨,到600万吨。2007年,中石油和山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这时候,东明石化加入到了中石油和山东省合作的内容中去。东明石化和中石油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建设和运营日照至东明总长462公里、输油能力达1000万吨的原油管道,管道始于日照岚山港,终点为菏泽市东明县的东明石化厂区。这条石油管线大大降低了原料油运输成本,也让东明石化更多地使用原油替代质量不好的燃料油,提升了东明石化的行业竞争力。

2015年7月,经过多年艰苦的争取,东明石化终于作为第一批地炼企业获得了进口原油使用资质和配额。12月份,东明石化正式获得国家商务部批准的2015年度成品油出口资质和1万吨配额,又成为全国第一家成品油出口的地炼企业。原油进口权的获得让中国地炼企业终于能够在原料进口方面和国家石油公司公平竞争,解决了长期以来困扰地方炼油企业的原料“瓶颈”问题。李湘平称之为“久旱逢甘霖”。2015年,东明石化实现了758亿元的销售收入,企业贡献的税收拉动当年菏泽市整体税收增长了20%多。

促成地炼企业抱团

进口原油价国内最低

获得原油进口权后,李湘平做的一件大事是发起成立了被业界称为“地炼抱团”的中国石油采购联盟(以下简称地炼采购联盟)。聚集有进口原油配额的地炼企业建立集中采购进口原油平台,实现海外原油集中采购、一致谈判、统一价格、集中结算、集中贷款,以避免多家地炼企业无序竞价采购进口原油,通过集中能力拿大单的模式降低原油价格和结算成本。

目前,地炼采购联盟运营的石油进口份额占山东原油进口配额的1/3,占中国进口原油总量的15%。地炼采购联盟给了地炼行业一个对外发声的身份和平台,通过抱团取暖,中国地炼企业第一次在国际巨头面前有了发声机会。采购联盟也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我们的采购性价比是最高的,原油进口的价格在国内是最低的。”李湘平自豪地告诉齐鲁晚报记者。

补齐营销短板

自建加油加气站

可是李湘平轻松的心情没有持续太久。地炼企业吃不饱的老问题刚刚解决,产能过剩的新问题接踵而来。享受了原油进口权,地炼企业开工率大幅提高。加上经济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产能过剩成为炼油行业面临的新问题。

“原先没有资源,没法发展,现在产能提上来了,地方政府、股东、社会各界对我们的期望值更高,我们要更快更好地发展,压力就来自这。”李湘平说。

这一次,李湘平又一次敏锐地抓住了重点:“东明石化下决心把营销网络的短板补齐,一旦营销网络形成以后,我们的效能会有一个大的提升,就按我们现在750万吨的规模,可能要提升至少50个亿的效益。”

业内人士表示,销售终端是大多数地炼企业的一个短板。由于“两桶油”低价采购地炼企业油品,缺乏终端加油站的绝大部分地炼损失了一大块利润,一旦出现市场剧烈波动,也容易出现库存积压。

在卡塔尔两大石油巨头与东明石化签署的初步协议里,就包括在东明石化菏泽炼油厂方圆300公里范围内的六个省份建立并运营1000家混油、非油、液化或压缩天然气加油加气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