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子弹短信瞄准微信 能在即时通讯领域“飞”多久?

0 Comment

9月11日,子弹短信再次引来关注,这次的焦点在于腾讯是否有意投资。  在9月9日的一场宣传活动视频中,锤子科技创始人、子弹短信投资人罗永浩表示,腾讯投资部要求和子弹团队(快如科技)聊一聊。一天后,腾讯投资并购部对媒体表示并无此事,只是在微信上有沟通,未提及投资事宜。  为此,罗永浩微博回应称:“如果腾讯投资部通过各种渠道找我们子弹团队不是想谈投资合作,而是想一起打打麻将……那我向腾讯投资部道歉……”  究竟”有意无意”,或许和双方对于投资意向的理解有关。而和罗永浩一样陷入争议的当然还有子弹短信,从锤子发布会上出道以来,子弹短信面对的评论就开始两极化。  在笔者看来,子弹短信之所以出现两极化的评论,是因为它目前不是一个“正常”的软件产品。它是快如科技的融资利器,是锤子生态下体现差异化的工具。  有人认为它是开向微信的第一枪,也有人在体验了子弹短信后产生负面评价。对比微信,子弹短信确实不够完善。而将一个开发了3个月的产品和一个7年的产品对比,足以见得在国内市场上,即时通讯这个领域已经很多年没有成气候的竞品出现了。  即时通讯的“封神榜”  首先对比一下目前全球即时通讯软件,Facebook2004年成立,2009年WhatsA出现,两年之后又出现了Snapchat。相比之下,1998年腾讯成立,QQ诞生,到了2011年才有了微信。中间出现来往和易信,都只是昙花一现,直到2018年才出现子弹短信。  2017年Snapchat上市,目前市值120亿美元,最高市值200多亿美元。WhatsA被收购后,和FacebookMeenger成为Facebook旗下的两大即时通讯主力,但WhatsA总体发展相对独立。  根据统计网站Statista的数据,2018年Q2,Facebook月活为22亿,WhatsA在无法进入中国的前提下,拿下15亿月活,FacebookMeenger的月活也高达13亿,均高于微信的10亿月活。  排在微信后面的则日渐下滑,月活8亿的QQ;定位于电话通信,月活3亿的Skype;还有曾经学习的对象,月活2亿的Line。  可以看到,海外市场呈现产品多样化,但中国在即时通讯领域则只有微信和QQ,而且如果考虑到成人世界的使用情况就只有微信一个通讯产品。在即时通讯和社交领域,美国市场上新巨头不断崛起,老巨头不断自危。在中国看到的只有微信。  大家对子弹短信的关注度飙升,一方面是罗永浩自带流量,另一方面用户对新通讯产品的渴望。

一夜爆红的子弹短信大热的背后,除了引发用户和资本的青睐,还有关于投资方都有哪些巨头的争议。  9月11日早间,针对腾讯投资部辟谣投资子弹短信一事,罗永浩在微博发长文回应,称自8月21日开始,腾讯投资部不止一个人跟其多名同事、老股东及其本人都有联系,要求跟子弹团队“见面,沟通,交流,合作”,因种种原因,把这理解成腾讯是想谈投资合作的可能性。  罗永浩还表示,因为现阶段融资逻辑和发展逻辑上的考量,也因为工作任务实在太紧,期间子弹短信团队找借口躲着没见腾讯投资部。“所以,如果这是一场误会,如果腾讯投资部通过各种渠道找我们的子弹团队不是想谈投资合作,而是想一起打打麻将,吃个鸡,学个猫叫,看个电影什么的,那我向腾讯投资部道歉。”  值得一提的是,罗永浩11日连发20多条关于多位网友针对腾讯回应的评论的微博,并表示,接下来如果腾讯投资部再有什么与之相关的幺蛾子“新闻”出来主观上或客观上恶心到自己,则会直接公布对话截屏以自证清白或自证愚钝。来源:罗永浩微博  事件回顾  自8月20日上线以来,由北京快如科技研发、锤子科技投资的子弹短信的热度就不断攀升:上线7天吸引54家投资机构,完成融资1.5亿,上线11天总激活用户数突破500万,一度登上苹果iOS社交榜单与免费榜榜首。  挑战者姿态出场的子弹短信,也获得了投资者的关注。  8月24日,罗永浩在微博上提到,腾讯投资部“貌似”已经在接触快如科技。根据子弹短信官微公布的数据,截至8月29日午夜12点,已有54家投资机构的向其抛出“橄榄枝”,其中不乏中国互联网“科技巨头”的战略投资部。  8月30日,快如科技联合创始人郝浠杰接受界面采访时也透露,目前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有在和子弹短信接触,但具体进展不便透露。  据全天候科技报道,一位VC投资人士曾透露,包括腾讯、头条、百度、红杉等在内的投资机构和巨头都参与了“子弹短信”本轮融资(A轮)的竞逐,“腾讯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后来没见上快如科技创始团队,一怒之下停了给子弹的接口”,该投资人士说。  据新浪财经报道,9月9日晚,在京东-锤子科技专场直播上,子弹短信早期投资人、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再透露,子弹短信目前B轮融资也基本完成。他还提到,在子弹短信上线第二天早晨,腾讯投资部就打去电话,“要求跟我们团队聊一聊,看看投资的情况”,“我想缓一缓,让他们C轮再进”。而这距离子弹短信正式上线刚好过去了半个月。  对此,腾讯投资并购部9月10日晚否认了这一消息,称并无此事,只是多日前曾在微信上有简短沟通,未曾提及投资事宜。  据新浪科技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腾讯内部有要求不允许见子弹短信一方,“怕被碰瓷”。  此外,在这次直播中,罗永浩再次重申,子弹短信不是为了挑战微信,但未来将上线熟人关系链的解决方案,留存上千万甚至1亿的用户,拿下10%-20%的通讯工具市场,可以做成几十亿甚至上百亿估值的公司。“从产品角度来讲,完成度只有百分之二十多,还有百分之七十多没有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罗永浩在这次直播中还介绍,在这个全职不到40个人的团队里,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来自锤子科技。其中,快如科技CEO张霁、CPO郝浠杰、和CTO汪兆飞都来自锤子科技。  截至9月11日,子弹短信已跌至A
Store社交免费榜第8名。9月6日,罗永浩曾透露,目前子弹短信的激活用户700多万,但增长已明显放缓。他指出,未来子弹短信将进行三件事:  1、增强软件稳定性。  2、疯狂招人并完成核心功能(必要时两班倒)。  3、两周左右上线达维的拉新方案,6个月烧10个亿,让1亿人导入熟人关系链。  关于子弹短信到底是不是为挑战微信而来,未来是否会布局熟人社交内容,郝浠杰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也表示,子弹短信没打算和微信抗衡,也不担心微信未来更新类似的功能,因为对用户需求的嗅觉是无法被抄袭的。

原标题:社交网络混战:“复仇者联盟”登场 补位微信还是狙击?

狙击微信

1月15日的朋友圈被一款叫“多闪”的APP刷屏,它背靠今日头条的大树,它的产品经理称呼微信的张小龙为“龙叔”。8岁的微信老了,风华正茂的多闪要来抢占它的年轻人社交市场。在同一天发布的还有罗永浩和王欣的两款社交产品。只不过微信大笔一挥,将它们通通屏蔽。

不管是多闪的视频社交,罗永浩的聊天赚钱,还是王欣的阅后即焚,都需要经历张小龙曾提及的“产品用户增长半年考验期”,谁能笑到最后撼倒微信或是平分社交天下,尚待观察。

在社交领域会不断地有新的产品出现也是正常的,只是打败微信的肯定不会是另一个微信。

1月15日,可能会是中国社交史上重要的一天,三家公司不约而同“跨界”发布了社交产品,表示要和这个世界聊一聊。

他们包括抖音推出的多闪,瞄准了短视频社交;锤子科技投资的快如科技推出的聊天宝,集合了聊天、新闻、电商、赚钱于一体;云歌人工智能公司CEO王欣(原快播创始人)发布的马桶MT,主攻匿名社交,不过该产品出师不利在1月15日上午因违规被下架。

即便今日头条CEO陈林在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和微信)不是竞争对手”,上述几个产品仍被市场视为狙击微信的“复仇者联盟”。

从能力圈层上来说,腾讯的第一圈核心是IM即时通讯,即微信和QQ,第二圈是社交网络朋友圈和QQ空间。而字节跳动和腾讯是老对手,抖音早就开始夺取微信朋友圈关注度;子弹短信最初更是攻向微信的大本营即时通讯;王欣的快播则曾被腾讯和乐视举报。如今,三家一同发力社交领域,可谓“复仇者联盟”,攻向腾讯与微信。

目前市场多认为社交是寡头领域,长期接受只有一个即时通讯软件,并把即时通讯当做整个社交网络的全部,而且把这个事实当做未来的既定规则。

如今,“挑战微信”的战鼓再次擂起,多元化的产品如雨后春笋。1月15日,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实社交领域一直都有不同的动静,看到腾讯依靠微信和QQ建立起来的庞大商业帝国,各方心里都铆足劲想在社交领域分一杯羹。所以在社交领域会不断地有新的产品出现也是正常的,只是打败微信的肯定不会是另一个微信。”

“复仇者联盟”上线

对比国外的社交市场来看,即便是有Facebook这样的寡头,市场上的产品也丰富多样。仅在即时通讯领域,强者层出不穷,Facebook在2004年成立,2009年WhatsApp上线,两年之后又出现了Snapchat。相比之下,1998年腾讯成立,QQ诞生,到了2011年才有微信。中间出现的来往和易信,都只是昙花一现,直到2018年才出现子弹短信,如今子弹短信已经变身为聊天宝。

今天发布的产品中,抖音旗下的多闪被寄予厚望,其将短视频和社交进行结合。一位社交类APP产品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抖音和今日头条有庞大数据,可以看到用户在微信之外的社交需求数据,甚至可以对主动进入抖音的时长、朋友圈的时长进行比较,这些数据可以供给新的社交产品。而微信并没有占完社交的盘子,而且在短视频领域没有建树。”

1月15日,罗永浩在发布会现场表示,子弹短信的表现一度令人兴奋,但当时完成度不到25%,因为业绩太好融了一大笔钱,整个团队在过去的148天都在完善功能。

然而,投资人经常问到的一个问题是,社交软件做得再好用,社交关系链的导入是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

针对这个问题,子弹短信和中国移动的和飞信合作,借助和飞信的SDK和“模板短信”能力,通过中国移动认证来获得用户量。

对于罗永浩在手机行业正在遭遇困境,债务危机、裁员整合、存款冻结、法人变更、供应商上门追债,2018年以来持续危机。罗永浩一边在手机圈挣扎,另一边却在社交软件领域扶持快如团队。相比起硬件,应用可以不需要盈利,甚至5-10年可以一直亏损,比如WhatsApp最后就以高价变现。

马桶MT则定位匿名熟人社交,王欣在微博上写道:“新的社交产品应该能让朋友圈重新建立连接,我们不再需要一款像微信一样的长连接的聊天沟通产品。”但是,在发布前夜,其下载页面就被微信屏蔽,而当天发布后即遭遇下架。

回顾整个泛通讯社交领域,腾讯之外,目前已有的成功案例包括微博和陌陌,陌陌还收购了探探。新一批的挑战者又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创业型企业,比如罗永浩和王欣分别站台的快如和云歌,产品有聊天宝、马桶MT、Soul、即刻等;第二类是今日头条这样已有根基的公司,原先做内容领域,在移动互联网稳扎稳打,有所建树;第三类就是细分市场来打腾讯的软肋,比如钉钉。

存活率有多少?

新产品涌现,但并不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了,可能是新的一波尝试的开始。前述产品经理向记者表示:“在最初的草莽时代,APP在应用市场上很容易赚钱;到了第二代,即QQ、微信时代,开始了大鱼吃小鱼的头部整合,包括抖音的起点都很高;现在,从小创业的苗头开始了,罗永浩和王欣都是刚刚起步,在社交领域上,社交的关系链需要很长时间的积淀,这个是和UGC完全不同的运作。”

在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看来,国内的社交市场已经十分稳固,要想打破微信的垄断地位几率很小。

艾媒咨询CEO张毅则持不同观点:“2018年对于社交产品来说,到了一个更新迭代的机会点,这个机会尤其是在(短)视频领域,不管是腾讯还是新公司,都有机会。一方面原有的社交产品太重度了,微信也越来越重;另一方面,最关键的是新的通讯技术5G来临,5G手机2019年就会出现,5G的手机不仅仅是下载电影快一点,社交也会有机会,未来社交会来自(短)视频社交。”

他还谈道:“社交的细分市场,只有熟人和非熟人两种,能否活下来,需要一场或者好几场血战,一下子不能特别乐观。现在视频社交的形式,对所有人来说都在探讨中。”

对于此次字节跳动基于抖音来发新产品,并未在抖音里直接做社交,张毅认为:“做社交就要放弃收入。但是对字节跳动来说,今日头条用户开始高龄化,低龄化由抖音来承接,如果计划上市的话,收入下滑很难撑起市值,所以不能放弃收入。”

目前应用市场上,社交类的APP就有上百款,而有新的竞争者加入、资源加大投入才有可能升级出更高级的产品。现在国内社交平台的资源并不充沛,社交网络应用太少。对标海外,美国已经发展出了七八款头部应用。

目前国内的互联网市场上似乎很难接受失败,也比较难接受高概率的失败。如今新社交产品的出现,也许能打破这一逻辑。有一波人愿意承担较高风险的失败,腾讯的对手们又有一些路径能够做突破。但能否比拟Snapchat,达到数百亿美金体量可能有难度。

另一方面,资本的支持也影响着市场。岑赛铟谈道:“社交APP获得融资的情况还是取决于产品本身。不过目前整个一级市场都是一个资产重估的状态。在过去的几年,整个一级市场资金面整体偏宽松,会出现数家投资机构争抢一个项目的情况。资管新规实施后,一级市场资金面宽松的行情不再,现在争抢项目的情况也比较少出现了。”

张毅表示:“2018年资本寒冬,2019年目前还没觉得有暖意。腾讯也已经储备了大量的资金和人才,估计会是血战。”

(责任编辑:王擎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