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没了郭台铭的富士康转型怎么“玩”?

0 Comment

有消息称,夏普近日或将在中国先于日本发布新品8K电视,以抢占市场。不过,在当下,夏普在中国市场的境况略显尴尬,其手机等消费电子业务正在被迫全面收缩,鸿海入主后实施的低价政策也未能挽救其逝去的市场份额。  近日,有业内人士指出,在2016年8月份入主后,鸿海想借助夏普品牌,让鸿海脱离对专业电子代工依赖,这一策略并未成功。相反的是,在其对中国市场的低价战略中,夏普品牌深受伤害,被贴上“便宜货”标签。  对此,夏普内部人士表示:“鸿海一直在帮助夏普进行战略转型。”同时其强调了夏普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夏普面临四面楚歌的境况,其面板业务受到国产厂商京东方、华星光电的威胁,电视业务缺乏创新力、优势正在丧失,手机业务或退出中国市场。跌下神坛的夏普,如今已经被边缘化,面临危机。”  夏普手机的窘境  一年前,夏普高调宣布发布全面屏手机,并以此回归中国手机市场。然而如今一年过去了,其却被传出“或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夏普手机在中国市场的生存状况颇为艰难。  有业内人士透露:“在最近的几个月里,夏普不断在全球资源上进行调配,其手机业务在中国区也将面临一波调整。目前富士康掌握夏普和诺基亚两个手机品牌的资源,其或在商用手机市场摒弃一个品牌,进行战线收缩和资源集中,重点发展另外一个。”  两年前,富士康从微软手中收购了诺基亚品牌,让这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重回智能手机市场。此后,为推动这一品牌的复兴,富士康投入了过多的资源,却未取得理想效果。收购后不到一年时间,富士康亏损了超1亿美元。  而如今夏普手机的境况也堪忧。其也在回归中国市场一年后,逐渐淡出,甚至被传或退出中国市场。  低价策略是否还能行得通?  夏普的没落并非偶然,在被鸿海收购后,其因实行低价策略而被冠上“价格杀手”的称号,但低价策略却恰恰凸显其弊。  产业经济分析人士丁少将认为:“高贵不贵,是鸿海进入后夏普的一大产品和品牌策略。激进的价格带来了电视销量增长,但夏普高端品质和技术实力却没有被消费者感知。‘高贵’并未被明确体现,这会稀释夏普品牌,曾经的3S(三星、索尼、夏普)也有解体之势。夏普一直以来在多元化策略上也表现欠佳,外界感知最多的还是其电视产品。鸿海带给夏普的影响是显著的,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其重新激活了夏普电视。但由于强大的代工基因,鸿海在品牌塑造和维护方面,还是显得缺乏经验。”

自富士康收购夏普后,每一次夏普所作出的决策,都会让其新东家富士康备受关注。而收购夏普,只是富士康在探寻上游终端延伸的一环。

如今,创业45年的郭台铭终于兑现退休“承诺”卸任鸿海董事长,但囚于转型困境、带着浓重“郭台铭”烙印的富士康在寻变途中又将如何感知未来机遇?

综观近几年富士康一系列的举措,无论是收购夏普、竞争东芝闪存业务,还是不断传出在美投资建厂的消息,都让这一全球最大代工厂商从产业链的背后走向前台。富士康多元化的布局不仅是诉求摆脱代工产业线单一的问题,更多的是渴望建立自助品牌,转型成为服务科技公司。

富士康能够走到今天,跟郭台铭对市场每一次机遇的敏感把控有着本质性直接关联。有甚者认为,富士康就是郭台铭,它无论从管理模式到运营机制等各方面都渗透着郭台铭性格中的精明、苛刻和细致。

对于富士康频频布局,家电行业观察家刘步尘认为,这是郭台铭希望从“制造的鸿海”到“通路的鸿海”的全产业链战略转型。

如今,创业45年的郭台铭终于兑现退休承诺卸任鸿海董事长,但囚于转型困境、带着浓重郭台铭烙印的富士康在寻变途中又将如何感知未来机遇?

疯狂布局

成于时代的代工之王

如今的夏普,已经褪去日本企业的外衣,加入郭台铭掌印的鸿海大家庭。这场“婚姻”前后经历了4年的磨合,同时,也让年过60的郭台铭抛却天伦之乐而走上创业的“第二春”。

从1974年以模具生产起家,到决定生产电脑连接器的1980年代,郭台铭所创立的鸿海一直都还是一家默默无闻的企业。1980年代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因为在70年代末IT市场开始崛起,加上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政策的实行,这两大趋势交汇,给了郭台铭无尽的红利。后来郭台铭以富士康的名字注册公司,开始在台湾之外尤其内地大陆开拓市场,并选择从电脑连接器切入PC零部件代工领域,也正式开启了富士康的代工之路。

2016财年夏普亏损了大约250亿日元,2017年预计营业利润将同比增长44%,增加至900亿日元,最终实现盈利590亿日元。在这些成绩的背后,证明了夏普自富士康入主后从战略守势向战略攻势的转型。

说代工成就了昔年富士康,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从90年代末将业务扩展至更袖珍的笔记本电脑领域,到2003年-2005年期间以并购为主要方式布局手机代工业务。2004年,还未贴上苹果代工厂标签的富士康就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代工厂,并在
2005年进入福布斯世界500强,此后排名逐渐递增。

今年5月宣布手机重返中国市场以后,6月6日,夏普又发布了AQUOS液晶电视系列新品,这是富士康联姻夏普之后首次推出新品电视。同时,这也意味着夏普全线回归中国市场。今年年初,夏普高调宣布,将2017年度全球范围内的电视出货量从原计划的1000万台,调高至1400万台。

苹果2007年发布第一代智能手机iPhone,此时的富士康已经跃居福布斯154名,正是意气风发之时,苹果选择富士康代工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在苹果早几代的产品中,郭台铭军事化管理下的富士康以严格标准和交货能力成就了苹果,而苹果严格的出厂标准也让富士康在业界名声大燥。此后经年,iPhone手机的销量逐渐成为能够左右富士康财务数据的存在,甚至这一福祸相依之象至今犹存。

快速盈利,是郭台铭接手夏普的首要任务。但对于郭台铭来说,他的期望不止于此。“让夏普尽快盈利,除了是因为自己已经收购夏普,也因为想要通过夏普的快速复兴尽快补齐富士康在自主品牌方面的短板。”家电行业观察家刘步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客观来讲,富士康目前的手机订单一半来自苹果,倒也并非仅代工苹果手机。索尼、摩托罗拉、西门子、诺基亚、戴尔、惠普、思科、IBM、阿尔卡特等很多外界现在或过去熟知的手机数码类产品品牌背后都有富士康代工的身影。不过,时代让代工的富士康强大,却也慢慢熬垮了它从前如康柏、诺基亚、摩托罗拉等一些大客户,即使是一度风光无限的苹果,iPhone手机的全球出货量占比也从高峰时期将近20%下降到了今年第一季度的11.7%。

耗时四年、豪掷百亿,郭台铭对夏普付出的收购热情与对富士康转型的希冀几乎成正比。换句话说,郭台铭需要夏普这个火车头。此前富士康收购夏普时,郭台铭就表示,希望借助夏普这一历经上百年建立起来的知名品牌,将富士康打造为一个受尊重的高科技消费电子产品的创新者。

IDC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全球智能手机共出货14亿部,同比下降4.1%。智能手机的红利消失殆尽已成既定事实,增量时代转向存量替换时代,这对下游产业端的富士康来说打击是相当大的。而在外部环境因素之外,内部由于技术含量不高而导致毛利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也成为囚困富士康的难题。观察富士康招股书数据可以看出,2015-2017年间,富士康营收分别为2728亿元、2727亿元及3545亿元,净利润在5%左右,但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0.50%、10.65%和10.14%,整体呈下滑趋势。2018年,富士康主营业务毛利率只达到8.64%,同比2017年降低1.48%,低于互联网及制造行业平均水平。转型,成为迫在眉睫之事。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5月,富士康以3.3亿美元取得诺基亚功能机业务。“这个交易案是富智康收购微软手机业务的制造、销售和分销部门。对富士康而言,可以立即占领诺基亚在全球40~50个国家的专业销售团队与分销部门的销售平台与渠道,为富士康转型服务科技公司铺路。”富智康原董事长童文欣对媒体说。

吃夏普凝目上游的野心

买买买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2017年6月4日,郭台铭对媒体表示,公司将联手苹果和亚马逊竞标东芝记忆芯片业务。不过,目前来看,这一收购可能面临出局。据日本共同社6月24日报道,东芝预计将于6月27日同优先谈判方美日韩联合体正式签约,出售旗下半导体子公司东芝存储器。

为了富士康转型,郭台铭做过很多努力:早年间曾收购赛博电脑城试图进入家电零售线下市场,最后以2013年抛售赛博股份黯然收场。转而又设立了3C数码网上购物平台富连网,却遇上电商的快速扩张,富连网上线时,电商市场已经被巨头瓜分完毕,因而至今难有作为。2012年富士康推出自有品牌睿侠电视机,后也不了了之。2016年收购夏普,希望做强手机和电视业务的同时开始谋图芯片半导体业务。于2017年联手台积电竞购东芝半导体最终失败。2018年将鸿海1/3资产注入了A股上市公司工业富联,企图向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转型,成效至今未显。

此外,除了提升消费电子产品的品牌和技术,郭台铭早就将触角延伸到共享出行、电子商务、云计算、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金融服务等领域,进行多元化布局。

算起来,除了2016年夏普的收购较为成功外,富士康其余的品牌多元化转型基本都宣告了失败。于是,即使竞购东芝半导体失败,强攻芯片、半导体业务还是成为富士康寻求改变的一个重要方向,这从担任鸿海半导体S次集团总经理的刘扬伟被选任新董事长的决策也能看出。

作为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商,接连布局下游终端市场以及互联网市场,已经让富士康从产业链的后方走向了前台。每次布局皆为一次落子,最终棋局呈现如何?“现在富士康的发展模式其实更倾向于三星的发展模式了。”刘步尘认为,未来富士康不再只依靠代工单条腿行走,而是依靠代工和硬件制造两条腿走路。

2016年4月,富士康以53亿美元收购夏普66%的股份,拿到了它的手机、显示面板和电视等业务。不甘心只做下游代工厂的富士康希望以夏普在IGZO无边框显示屏技术、OLED以及8K显示技术等方面的优势,来弥补了自身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缺陷。该年底,郭台铭透露出鸿海要和夏普联手做半导体的信号。鸿海正与夏普携手发展半导体生产能力。郭台铭在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夏普能够与鸿海顺利整合,我们会通过借力夏普的技术能力、中国台湾地区的半导体制造能力和大陆的年轻工程师群体,可以创造大量增长空间。

盈利之困

完成收购后,调整人事、改变战略、重塑定位频繁发生。这场手术的效果也是看得见的,
2016财年夏普业绩亏损缩减了约九成,2017财年夏普净利润为702亿日元,实现4年来首次盈利。但伴随而来的大幅降价策略也让百年夏普的品牌价值极度缩水,尽管富士康副总裁陈振国反复强调低价和高端并不冲突的观点,但2018年,夏普并未能实现营收和利润的双增长。

今年年初,富士康母公司鸿海公布了2016年全年的营收业绩,为4.35万亿新台币,相比2015年下滑了2.81%。

2018年下半年,夏普意识到了危机。夏普公司会长兼社长戴正吴去年9月在深圳富士康工厂面对数百家中国大陆的经销商讲话中强调,今后夏普在中国市场将追求质与量成长的平衡。同时叫停了过去两年将中国市场的销售委托给富士康旗下富连网的决定。同期,夏普中国区总经理孙月卫接手经营夏普中国市场。孙月卫在AWE期间接受中国家电网采访时曾表示,夏普已经重新聚焦中高端产品,回归技术本位。

这是鸿海自1991年上市以来的首次营收下滑,从每个月的数据来看,除了第三季度同比增长2.22%外,其余季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如今的夏普以8K+5G、8K+AIoT战略回归以前沿技术培养品牌价值的老路上,且创新成效显著,孙月卫甚至表态未来五年夏普的目标是要做到中国市场外资品牌前三名。虽然很难客观的形容富士康收购夏普后的一系列转型措施是成功还是失败的,毕竟叫停富士康化才是挽回夏普品牌价值的重要一步。不过,半导体业务的布局富士康一直在继续,去年8月,珠海市政府发文宣布,富士康将在芯片和半导体方面与该市合作,并称富士康将立足于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战略,面向工业互联网、8K+5G、AI等新世代高性能芯片的应用需求,与珠海市在半导体产业领域开展战略合作。同年,鸿海成立半导体S次集团,涉足芯片设计、制造领域。

而出现利润下滑,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苹果公司。截至目前,苹果是富士康最重要的客户,贡献其约一半营收。富士康作为苹果供应链中的重要角色,iPhone出货量的波动直接反映在其营收和利润上。在2016年的第二季度,鸿海就出现了营收和利润双降,财报显示,受iPhone在成熟市场销量下滑的影响,在截至2016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鸿海净利润为新台币177亿元,相比2015年的257亿元下滑了31%。

半导体业务转型用刘扬伟的话说相关计划现在进行式。今天的富士康,代工仍然是主业,根据鸿海2018年财报披露,其收入上规模最大的还是组装iPhone,营收约为工业富联的2.8倍。在5G时代即将全面来临的当下,富士康转型依然迫在眉睫。

“对于富士康集团而言,横向OEM产业线的单一与纵向过分依赖例如苹果这类单一大公司的订单,让其一直都想要摆脱对苹果公司代工业务的依赖。”行业观察家洪仕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收购夏普,还是竞购东芝闪存业务,都只是富士康产业链中的一环。之前收购夏普公司,就是看中了夏普优秀的液晶面板技术,从而发展下游手机、电视等终端自主品牌市场,而收购东芝则意味着富士康想借此机会进军闪存业务。如果富士康拿下东芝闪存业务,对于其手机、智能电视等需要闪存芯片的终端设备制造而言可获得更低的原材料采购成本。

戏 尚未谢幕

此外,面对着人力成本、原材料成本等上游成本的上升,富士康整体业绩增长面临巨大压力,富士康在生产技术层面也正在转型。早在2011年,郭台铭就透露他们将会在未来几年之内部署100万台机器人到工厂当中。

从2001年首次透露要在2008年退休开始,之后的19年间,郭台铭修改退休计划不下6次,去年6月的鸿海股东大会上还斩钉截铁称:因未来5年是鸿海至关重要的转型期,我还没有考虑退休。到如今刚过去一年,新的远大梦想又让这一计划转折并且至此尘埃落定。

红海如何突围?

退休承诺虽然反复无常,但对于未来五年的转型决心却是坚定不移的。权力交棒至刘扬伟手中,他的态度是,鸿海秉持长期、稳定、发展、科技、国际等5大宗旨,未来将朝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方向发展。

富士康对于下游终端强大诉求的目的是可以将自身的供应链优势结合起来,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其所收购的品牌,以及想要涉足的领域,均是竞争充分的红海市场。如何在红海中突围,是富士康需要正视的问题。

根据新一届董事会成员所掌舵的业务来看,吕芳铭负责5G中的运算和网络、卢松青负责车联网中的零组件和电动车、李杰负责工业互联中的大数据和AIoT、刘扬伟负责半导体中的IC产品和设计代工等,可以看出,
5G、8K、工业互联网、半导体、夏普业务都将是鸿海接下来重点发力的领域。

最典型的就是富士康在手机领域的布局。“富士康入主后,夏普推出手机新品可能是因为在夏普的原有业务范畴中就已经包括了手机。而对于诺基亚手机,类似于联想收购摩托罗拉,可能更多的还是因为诺基亚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刘步尘说。

吕芳铭表示,往工业互联网升级是必走的,关灯工厂效率提升了30%,库存降低15%。作业员减少了81%,他们变工程师、技术员。转型升级我们必须要继续做。下一波AIoT、5G、高速电脑的需求,我们有基础,也有竞争,我们要想办法赢。

日前,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5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显示,5月份,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为3737.0万部,同比下降25.5%;上市新机型127款,同比增长8.5%。1~5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为1.97亿部,上市新机型468款,同比分别下降5.9%和25.1%。

在中国台湾大学教授李吉仁看来,创业时代的交棒难上加难的原因包括,创业者的传奇本质难以复制,以及多数企业过去长期轻忽人才发展的制度需求,大公司病已经出现。但更大的挑战在于,许多企业面临接班问题,也正在面对转型的挑战,尤其是互联网+、大数据与物联网所带来的新商机。

此前在夏普推出手机新品时,夏普手机事业处总经理的罗忠生表示市场空间还在。但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内市场大格局已定,夏普刚刚回到中国,短期内想要起来比较难。”

富士康已经走到一个新旧交替转型的关键时刻。以业界的看法,往前一步,它就可以撕掉贴在身上多年代工厂的标签,成为智能制造领域的领军企业。踟蹰不进,就只能坐视基本业务萎缩。因此也有观点认为,郭台铭在此时从政有借机为鸿海/富士康做加法的可能性,不过,一手打拼下的王国要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完全放弃必然也是不可能的。

接手夏普这一身处竞争红海中的品牌,富士康有急欲让其摆脱亏损泥沼的压力,但低价冲量这种方式是否可取?“对于手机、电视这些红海领域,目前唯一能够让富士康突围的就是进行技术创新,推出新品。但是如何保持原有品牌的在消费者心中的情结,又能推出颠覆式的产品,这是富士康需要花心思考虑的。”刘步尘说。

从鸿海的交班情况来看,董事长职务虽然由刘扬伟一人接替,但经营决策权却并不集中于他一人,而是由一个包括他在内9人组成的智囊团共同承担,相当于未来的鸿海将从曾经的一人决策,变成了类似于华为、台积电、台塑集团一样分权分立的管理模式。另外有意思的是,在今年宣布参选之后,郭台铭仍继续扫货鸿海股票,过去连续7个月共增持3.99万股,占比9.6%,而所有鸿海董事持股比例合计9.68%,换言之,其他董事股票持股比例合计不到0.1%。

新的领导班子下,转型仍然在继续,且以鸿海备忘录记载来看,
2019年将会是充满竞争和挑战的一年。不过,郭台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似乎还会持续未来很长一段时间。

责任编辑:周星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