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京东集团副总裁黎科峰:京东将打造产业互联网中台

0 Comment

2018年“双11”已经过去,留下让世人惊叹的成绩单:天猫2135亿元成交额,京东1598亿元下单额,连唯品会的成交额也突破百亿元、达到102亿元,都是创纪录的数据。透过这些数据,有些人看到消费升级,有些人看到中国电商格局变化,还有些人看到的则是“双11”背后的“黑科技”支撑。比如,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龚克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天猫为例,2018年“双11”成交额突破10亿元仅用了21秒,如果没有创新技术作为后盾,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如此庞大的交易量。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商城技术中台负责人黎科峰也表示,如果京东商城技术团队2017年底没有被拆分为前台和中台两部分,并由技术前台对接京东商城各个事业部,由技术中台聚焦于解决共性问题,就不会有京东今天“场景无限、货物无边、人企无间”的无界零售图景。唯品会一位高管也告诉记者,“双11”期间,唯品会的云平台在操作系统优化、高性能网络、业务调度算法、业务自动扩缩容以及应用画像算法模型等领域不断改进,才让唯品会可以从容应对突发流量,满足3亿多用户在“双11”期间的高并发购买需求。新技术是生产力在消费者眼中,“双11”是购物狂欢节。但在工程师眼中,却并非如此。“‘双11’是电商狂欢吗?其实不是。我是网络工程师出身,我觉得‘双11’是新网络的狂欢。”11月13日下午,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中国区总裁李津在“智能网络产业论坛(2018)”上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既然不是电商狂欢,那么“双11”到底是什么?李津认为,从网络工程师角度出发,既然“双11”整个阿里系电商都已经转移到“云”上,数据交互也早已跨越网络、跨越终端,数据集成也已经跨越边缘计算,那么,“双11”在本质上应该被看作是一个在通信产业集成体上延伸出来的巨大无比的零售场景。为了支撑“双11”的惊人交易量,阿里巴巴早已搭建了全球最大规模的混合云基础设施,并成为全球首个将核心交易系统上“云”的大型互联网公司。阿里云一位人士告诉记者,阿里云在国内自建的数据中心主要分布在华北11个可用区(位于北京、张家口、呼和浩特、青岛)、华东12个可用区(位于上海、杭州)以及华南4个可用区(位于深圳),这些基础设施的分布与“天猫双11”城市成交额的TOP排行榜是高度吻合的;通过合理布局数据中心、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阿里巴巴最大程度地方便了“双11”数据的就近调度、存储以及最优访问,极大地提高了“双11”高并发交易量的处理能力。黎科峰则透露,2017年初,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就提出“京东要进行技术转型,从零售商转型为零售基础设施、技术服务的提供商”,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京东商城的技术团队在2017年底被拆分为前台团队和中台团队,前台主要是服务于京东内部各个事业部,中台主要对外输出抽象程度高、可复用性高的组件化资源和技术能力包。现如今,无论是京东内部的商品管理、订单管理、库存管理以及门店管理,还是对外输出的各种技术能力,都可以基于同一套技术中台系统了,这极大提升了整个京东体系对“双11”的应对能力。唯品会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2018年“双11”之前,唯品会就开始布局以“好货”为中心的智慧物流系统,这个系统应用物流供应链人工智能技术,挖掘唯品会十年以来沉淀的后台大数据,进而赋能“人”“货”“场”,从需求预测到自动备货,从智慧调拨到优化发货,提高整体物流供应链效率,提升会员体验。这个智慧物流供应链系统一方面可根据唯品会会员的日常行为预测货品,预调拨商品到前置仓,实现“订单未下,货已在途”,还可以根据商品销量预测,自动采购分仓备货,实现“好货爆品,都已在库”。“不仅如此,我们还可以根据订单流量预测,动态调度仓内人工以及自动化设备,实现‘任务未到,人机就位’,充分保障‘双11’期间的货品储备和供应链畅通。”该人士表示。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技术转型,京东稳了?

摘要
11月19日,在2019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京东集团副总裁黎科峰介绍,经过多年的积累与发展,目前京东已形成了以云计算底层基础架构技术和通用化大数据平台、AI、IoT、研发能效、信息安全技术为依托,结合零售、物流、数字科技等不同场景的技术体系。京东将打造产业互联网中台。

京东是一家传统的零售商,还是科技变革者?

11月19日,在2019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京东集团副总裁黎科峰介绍,经过多年的积累与发展,目前京东已形成了以云计算底层基础架构技术和通用化大数据平台、AI、IoT、研发能效、信息安全技术为依托,结合零售、物流、数字科技等不同场景的技术体系。京东将打造产业互联网中台。

这是摆在刘强东及其他京东人面前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京东一直要做亚马逊的翻版,而亚马逊是全球科技投入最高的公司,京东能下定技术转型的决心吗?

在零售技术体系中,京东已拥有中台组件能力群、智能供应链、全域交易、智能营销、门店科技等技术;在物流技术中,京东以无人仓、无人车、无人机等构建起智能物流体系;在数字科技中,京东已形成金融科技、智能城市、数据技术等体系;在云计算、AI、IoT等领域,京东均有成熟布局。

这一切,在11月19日的2019 JDD(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似乎有所回答。

目前,京东技术除对现有零售、物流、数科等相关业务提供持续、稳定、优质的技术支撑外,还有能力承接更多的外部需求,如国际化业务、对外商业化项目、外部企业系统改造等,具备了更强的响应能力与扩展性。京东技术的突出优势在于全域技术,已经形成了全域的技术能力。从横向看,京东业务已经覆盖并深耕了众多领域,除了零售,还实现了物流、金融、保险、物产、云、健康等业务的协同发展;纵向看,京东技术已经实现了To
B/To C、线上线下、实物虚拟、国内海外多场景的覆盖。

今天,京东宣布了整体将向技术转型,集团旗下京东零售、京东数字科技、京东物流三大子集团业务首次集中亮相JDD大会。

面向零售领域,京东构建起打通线上线下多业态的全域交易技术,不仅包括线上中心化的电商业务,同时也包括非中心化的线下零售业务。在物流领域,今年11.11期间,京东25座亚洲1号仓、70座无人仓投入备战,以智能物流技术大幅提升物流效率,实现了智能设备从入库、拣货、复核、打包、出库的全环节应用。

上一次3人的同台还是在2019冬季达沃斯论坛。当时是为了显示出京东管理层精诚团结的形象,这一次则是站上自家大会舞台,宣布京东的技术突破。

京东数科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为基础,建立起核心的数字化风险管理能力、用户运营能力、产业理解能力和B2B2C模式的企业服务能力,目前已完成在数字金融、智能城市、数字农牧、数字营销、数字校园等领域的布局。

唯一相同的是,两次都没有出现刘强东的身影。

很明显,京东数科的JDD,变成了京东集团的技术集中展示。

京东技术转型的基本面

会上,京东对外明确诠释了“以零售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的集团战略定位。

此外,智能供应链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京东零售全渠道生态平台、京东自动驾驶解决方案、金融数字化解决方案4大智能化平台方案均同步亮相。

作为大家眼中B2C的电商,京东的技术基本面是怎样的?

据了解,2019年前3个季度,京东体系所属上市及非上市企业合计研发投入超过130亿元人民币,已跃升为国内互联网企业中对技术投入最多的公司之一。

京东目前拥有研发人员超过1.8万人,硕士及以上学历人才引入占比超80%,2018年京东专利申请量达3407件,全面进入国内互联网企业第一阵营。

徐雷称,京东零售已经成为一家典型的以技术驱动为主的零售公司。他提出,京东零售正以数字化为基础向智能化方向迈进,成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友好交易平台。他披露数据称,目前京东零售的员工超过3万人,其中超过1/3为技术研发人员。

徐雷表示,京东在C2M领域已经有相对成熟的商业模式和开发能力,例如游戏本和家电的C2M比例占已京东零售的40%,产品需求调研时间减少75%,新品上市周期缩短67%。他指出,京东的目标是在未来三年发布一亿种C2M新品,其中创新含量比较高的品类占70%。

此外,京东具备后台履约能力,能够统筹京东与社会化渠道的商品流和信息流,可以平均节省50%的运营成本,目前能日均处理5000万单,日峰值处理两亿单。双11期间,京东零售单品类商品成交额突破亿元仅用了20秒,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顺畅完成如此庞大的交易量,离不开技术的支撑。

陈生强则提到,自去年京东金融升级为京东数科这一年中,他们一直坚持以科技为基础,以数据为要素,以价值为中心,以共建为理念,科技产业不断融合。智能城市操作系统、数字营销平台以及金融科技操作系统层出不穷,签下多个大单。

王振辉则表示,物流行业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越来越多的资本、技术、人才进入,如今物流中每一个箱子、包裹背后,都有科技力量。

目前,京东已有25座亚洲一号投入使用,机器人仓70多个,92%自营订单实现24小时送达,智能仓处理订单量同比增长108%。此外,智能园区的建设(无人安防),智能枢纽的布设(人车无感通过),智能仓库(生产感知调度)的打造,背后都有AI、机器人和5G共同驱动。

京东集团副总裁黎科峰的出场,才是京东集团的技术全景图和大量核心技术的全面展示。

京东技术全景图

比如在零售技术体系中,京东已拥有中台组件能力群、智能供应链、全域交易、智能营销、门店科技等技术;在物流技术中,京东以无人仓、无人车、无人机等构建起智能物流体系;在数字科技中,京东已形成金融科技、智能城市、数据技术等体系;在云计算、AI、IoT等领域,京东均有成熟布局。

“判断一家企业是否是技术企业,不单是看其研发规模、技术产出等指标,而是看这家企业在遇到问题与挑战时,第一时间采用的是技术手段还是其他手段。”黎科峰谈到。

京东技术转型关键:中台之变

可以看到,虽然没有刘强东在2017年集团年会那般振臂一呼,但京东的技术思维已然在生根。

但雷锋网注意到,京东的“中台之变”在其技术转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2018年底,京东集团完成“史上最大规模”架构调整,由此京东零售、京东数字科技、京东物流三大子集团随之走到前台,三驾马车并驾齐驱。

1)京东零售是京东集团最大的业务板块,也是最赚钱的子集团。

2)京东物流代表着京东的独特优势和核心竞争力——尽管已经有了“四通一达”,但是自营物流一直是刘强东必须要去做的,现在京东物流已向社会开放。

3)京东数科前身是京东金融(仅次于蚂蚁金服的金融科技独角兽),从金融的独轮走向农牧、城市、营销等多轮,集京东的数字科技于一身。

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流量驱动、商业模式驱动是一条越走越狭隘的路,因为商业模式会被复制,流量会被分割,于是不约而同涌向“技术驱动”。

技术驱动,证明了集团强调技术的唯一性与重要性,这引发的“蝴蝶效应”是技术路线的变更、组织架构的调整、内部文化的重塑。

于是,我们看到“中台之变”:

1)2017年8月,京东商城开始打造技术中台;

2)2018年12月,京东开始建设数据中台;

3)2019年1月,徐雷明确提出大中台建设的目标,从纵向垂直一体化的组织架构,到积木化前中后台的变化,将过去十几年积累的know
how标准化、组件化、平台化、系统化,做好对前台的赋能和支持。

那一次,徐雷第一次以京东商城CEO的身份参加年会。

“大船必须要有龙骨,大中台将是京东商城永不停歇的超级引擎。因此,建设包含供应链、技术、营销、客服、基础平台业务等在内的大中台,是由我牵头的必赢之战。”

也正是这次 “大中台”的技术布局,为京东科技研发投入带来了强劲支撑。

实际上,之所以提出前台、中台和后台的技术选择,主要是因为京东把“以客户为中心”着重确定为绩效考核的导向和组织文化的核心,与客户体验息息相关的终端、场景都被划分到了前台,更加聚焦的去钻研不同客户,而技术路径变革顺势产生。

前台距离客户最近,后台是京东客户服务经验的沉淀,传统的产品构建技术体系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2018年-2019年,中台建设成为了互联网公司的标配。阿里中台建设由阿里CTO张建锋领衔,腾讯中台由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总裁汤道生领衔,京东的技术中台和数据中台均由黎科峰负责

此前,黎科峰经常提到“组件化”、“积木化”、“敏捷开发”来形容中台技术体系,其背景是京东需要低成本、高效率的运转,从而才能扩张边界,传统的“烟囱式”架构由于技术迭代和维护成本颇高,造成研发资源的浪费,已经被证明是落后的。

“我们是从过去耦合在一起的大系统,解耦成一个个功能组件,就像拆解乐高积木一样。说起来容易,拆解的过程还是非常难的。”

黎科峰此前说到了“高速行驶中换轮胎”的困难,但此后的6·18、双11,京东的系统都扛过去了,确实证明了中台建设的逻辑非常奏效。

蒙眼狂奔后,突破与裂变

笔者注意到,2017年是京东的重要节点,其内部也悄悄发生着一些“化学反应”:

比如这一年,京东正式确立了无界零售的战略,积极转型为零售基础设施的提供商;比如场景从C端服务消费者开始延伸到B端赋能产业;比如宣布物流独立运营;比如积极扩张京东金融,完成VIE拆分,成为独立个体;比如邀请申元庆进入京东执掌京东云;比如投资唯品会,从单打独斗到合纵连横的流量合作;比如发力海外,5亿美金在泰国成立合资公司,在美国成立实验室招揽人才······

那一年的京东,在体量上略逊阿里一筹,但整体是“以攻为守”的姿态。在此之前,都只能归于京东“苦练基本功”的阶段(比如2016年成立了X事业部专注于无人技术、Y事业部专注于人工智能)。

而在2017年之后,京东则迎来了内外部环境变化最剧烈的2018年。

徐雷说过,京东的“一路狂奔、高速成长”取决于两个因素:

1)中国的互联网人口红利;

2)以“客户为先”的核心能力打造,无论是正品行货、自建物流,还是全品类扩张、移动化、211、618等,都是紧密围绕这一目标。凭借着差异化的战略设计和强大的执行力,打下了今天的基业。

但,2018年,行业环境急转直下,中国经济面临挑战——大形势非常不理想。

向外看,人口红利消失,网络零售红利消失,“增量”变得很难,所有的人都紧盯“存量”,在饱和的“存量”市场里,更加残酷的竞争在所难免。

向内看,京东的组织能力和行为方式出现“问题”:客户为先的价值观被稀释、唯KPI论和“交数”文化盛行、部门墙越来越高、自说自话、没有统一的经营逻辑、对外界变化反应越来越慢,对客户傲慢了。

徐雷说这个过程是“我们由一个行业的颠覆者变成了被挑战者,但思想上和机制上都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

自我修复,是必须要去做的。

2018年12月初,徐雷组织商城的核心高管用了4天4夜的时间,人人参与,畅所欲言,针对商城的战略进行了深入的研讨,目的就是在当前的环境下进行主动求变。

徐雷是京东的“2号人物”,商城的求变就是京东求变的缩影。

2019年4月12日晚,刘强东发了一条朋友圈,写到京东许多员工有人浮于事的毛病,发号施令的人越来越多,集团已经4-5年没有实施末尾淘汰制了。

“这样下去,京东注定没有希望!公司只会逐渐被市场无情淘汰!”

刘强东似乎一直酝酿着“翻盘计划”,JDD上高扬的“技术转型”大旗也算是向内树信心、向外秀实力之举了。

京东的技术,会变好吗?

技术转型,不能小气,京东也的确做到了。

据2017年刘强东公开的数据,2017年京东账上有100亿现金流,未来5年现金流可以超过1000亿,资金充沛。

刘强东当时还承诺,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比如某项技术发展到关键时,因为没有钱而导致这个项目终止,不会。

2018 年全年,京东技术投入达到了 121 亿元人民币,同比2017年增幅 82.6%。

公开资料显示,根据2019年最新财报,京东在今年Q3实现营业收入1348亿元,同比增长28.7%。电商、物流、数科的好生意支撑着京东对技术的投入。

仅仅2019年前3个季度,京东体系所属上市及非上市企业合计研发投入超130亿元。

尽管前几年有人质疑京东一年的技术投入还不如单季的营销费用,但现在的数据做了回答(京东2019年Q3销售费用44.47亿,相比以往缩减不少)。

“京东技术投入连续6年大大超出收入增幅,今年是3位数增长。未来5年技术投入会远远超过收入增长,技术会是收入和利润的驱动力。”

在11月15日的京东2019
Q3财报电话会上,作为京东董事局主席兼CEO的刘强东这样表示。

这意味着,京东会将技术服务业务打造成未来5年公司收入和利润增长的关键引擎。

但是,不可忽视的是,尽管刘强东自己对大数据和云计算推崇备至,对人工智能充满期待,以及做了大量技术研发资金的储备,却依然难掩京东技术发展的瓶颈:技术人才的相对缺口与瓶颈

渴求人才,尤其是技术领军人物,成为京东技术突破的一道关口。

仅仅在2017年-2018年,我们就看到郑宇博士(微软亚研院城市计算负责人)、周伯文博士(原
IBM Watson Group 首席科学家)、裴健博士(ACM
SIGKDD主席,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教授)、申元庆(原微软亚太科技董事长)、薄列峰博士(原亚马逊首席科学家)、梅涛博士(原微软亚研院多媒体搜索与挖掘组资深研究员)及何晓冬博士(美国微软雷德蒙德研究院主任研究员及深度学习技术中心负责人)等知名业界及学界人才都相继全职加入京东。

对于业务链条超级复杂、流量巨大的京东来说,目前可能仍然缺乏的是顶层的技术架构设计,即CTO这一角色的“时常更换”。

毕竟CTO是技术体系里最接近刘强东的角色,也是技术搭建过程中最核心人物。

自张晨在3月份离职之后,京东的CTO席位是空缺的。在京东,技术负责人由刘强东本人,到李大学,到王亚卿,再到最近的张晨,一路更迭。

没有CTO,技术转型之路会好走吗?

京东下一张王牌

今天,互联网的世界进入了存量厮杀的时代,但京东已经不仅仅是一家商业模式主导的互联网公司,它变得更加依赖技术驱动,业务本身也变得更多元,在用财务支持技术投入过程中,也享受着技术的反哺(2019年Q3京东技术与服务收入占公司净收入的比重进一步提升至11.9%)。

京东变了,引领一个时代的BATJ都变了,它们相互之间的厮杀已经超越了传统流量型商业模式的竞争范畴。

京东必须变,因为正是亚马逊不计成本的技术投入,才开创了AWS这个全球云计算NO.1品牌以及Echo、Alexa、kindle等创新产品,亚马逊也得以更换收入的增长引擎。

京东对内的技术化路途艰远,大中台战略得继续落实往前走,对外技术开放输出服务或许也是崎岖漫漫。

京东在求索,在撕开新的口子,在正视技术卡位战,也在走出囿于自我的困境与洼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