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共享汽车途歌办公室人去楼空 用户上演讨债大戏

0 Comment


近日,大量用户在微博上控诉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途歌”)1500元的押金无法正常退还。北京、深圳、成都等地的多名用户反映退款申请提交7天后押金并未退回,客服人员的以“财务已经在加紧处理”回复,而有用户退款时长已达两个月。途歌平台的退款说明显示,用户在最后一笔订单结算成功后20天可申请退还租车押金,在历次用车中未发生违章、事故、异常用车等行为,押金将于7个工作日退还。《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途歌目前还拖欠地勤人员垫付的资金以及一些汽车租赁公司的租金,汽车租赁公司正在回收车辆。12月6日,记者打开途歌APP,图上显示北京市区的车辆已不足50辆。深圳、广州、成都的很多用户也纷纷对记者表示当地的车越来越少。对于上述情况,记者联系途歌总部,截至发稿,途歌方面未予回复。债务缠身12月3日下午,《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嘉泰国际大厦14层的途歌总部,近两个小时里有20多名前来退押金的用户聚集在途歌的办公区。用户马先生介绍,10月26日他退押金的申请审核通过。这两天在微博上看到很多人说要到前台来登记才能退,专门请了假过来退押金。登记后,对于前台员工“第二天晚上6时前押金会原路退回到用户账户”的说辞,马先生等人并不相信,10多位用户坚持等到晚上6时许,途歌员工才下班离开。马先生透露,期间途歌的CEO王利峰出面,对大家做出了与前台员工相同的承诺,此外并无多言。此外,记者还了解到途歌的部分汽车并非途歌所有。其中的部分车辆很多已经被上游公司收走。最近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计划收走200辆车,现在途歌在成都的车还剩近60辆。记者致电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周经理,他介绍公司一共租给途歌200辆车,已经开始在回收。一位接近成都途歌的人士介绍,成都途歌的车很多是租的。他曾经陪同一位途歌的员工到龙潭寺的4S店租过汽车。北京一名汽车租赁公司的员工李云(化名)透露,途歌租用了他们公司70多辆车,拖欠的费用达100多万元。12月5日,记者来到李云所在的公司,汽车租赁处的员工介绍,公司与途歌合作两年多了,当时新买的奔驰Smart就租给途歌在用,现在还有租金没给,上个月开始回收车,目前已经回收近40辆。李云说,12月4日,他去途歌商量回收车辆的时候,还碰到了北京巴士汽车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前来洽谈收车的员工。12月6日,记者来到该公司门店,负责接待的员工表示双方确实存在业务纠纷,途歌欠了租金,但具体情况他并未多说。李云所在公司汽车租赁处的员工还表示,途歌也有一部分车是自购的。这一说法得到了北京一位途歌在职地勤人员刘阳(化名)的证实。他称途歌资产部有自己的车,还有一部分是合作租赁的。在朝阳区王四营乡的北京翼翔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两位销售人员对记者表示,途歌的MINI的确与这边有采购合作,途歌从4S店采购后再进行投放。业务合作的具体情况他们并不清楚,但现在应该没有合作了。在走访中,记者还了解到途歌此前还存在拖欠部分停车场停车费的情况。

今年以来,共享出行风头不再。

“今天去途歌北京总部登记退押金的用户,退款时间已经排到了明年4月19日。”12月24日,一位刚去途歌北京总部登记退押金的北京地区用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前不久,上千万用户挤在ofo小黄车总部排队退押金,一时间ofo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如今,共享汽车途歌也陷入了“押金门”,而且状况有过之而无不及。

随后她又苦笑着补充道:“4月19日,还是建立在公司存在的前提下。”

日前,有不少共享汽车途歌用户反映,申请退押金原本应该在7-15个工作日内到账,可两个月过去了押金仍迟迟不到。

北京用户还能去途歌总部要求退押金,而其他地区的途歌用户却“投诉无门”。来自成都、深圳、西安等地的多位用户向记者表示,途歌在当地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 1

和共享单车99元/人的押金相比,途歌的押金要高出15倍,为1500元/人。

用户的1500元押金要打水漂?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而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在途歌运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注册用户已接近200万人。虽然不是每个注册用户均为交押金的活跃用户,但途歌“押金池”中的金额推测也可达数十亿。

12月2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往途歌广州分公司位于珠江新城保利克洛维中景A座805的办公地点,办公室门口聚集了几位上门寻求退款的用户,门口摆放着途歌logo的宣传易拉宝:“我们是途歌共享汽车,让每一个人都有车开。”

1

有没有让每个人都有车开我们尚未可知,但就目前情况来看,一部分的途歌用户却都在烦恼自己的1500元押金是否能安全退回。

共享汽车也“烂尾”?

“去前台登记吧,写下你的账号和情况。”途歌的一位现场工作人员对前来退款的用户说道。记者观察到,前台登记信息已经写满了两页A4纸,有近60位用户资料,最早的提请退款时间为10月24日。也就是说,有的用户经历了2个月都未能成功收到退款。

与共享单车ofo一样,共享汽车途歌近期也因用户退押金困难一事,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 2

“从今年9月份开始,押金就难退了,但当时去北京总部登记退押金,还能在当天或者第二天到账。”张毅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途歌广州分公司门口

张毅是一个“途歌退押金维权群”的群主,在今年11月初听到途歌退押金困难的风声后,他便申请了退押金,在提交申请七天后,他还亲自请假去北京总部把押金要回来了。他称,最开始建群是为了去总部退押金时和同行的朋友方便集合,后来陆续有人询问,为帮助其他用户,便一直保留至今。

那么,押金到底什么时候能退呢?

“最开始,群里还陆续有人收到退款,然后退群。从12月初开始,明显感觉收到退款的人大幅减少,也就是这时候,去北京总部登记也得排队了。”张毅表示。

面对记者的提问,途歌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我不清楚,现在只能登记,我们会把登记信息反馈信息上去。”

据媒体公开报道,途歌北京总部登记人员表示,对线下登记的用户优先退押金,每天确保能退15人的押金,若要全部退完,粗略估计需要约365年。

然而,据来此几次的用户表示,工作人员并未对这两页登记资料进行过任何操作。

为此,途歌北京总部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讨债大戏”。

“不能用,也不能退”

随着“欠债不还”闹剧的上演,途歌的业务也几乎停滞,除了用户投诉的深圳、成都、西安等原办公场地“人去楼空”外,在各地的运营车辆也随之消失。有多名用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反映,当地已经无车可用,即使“残存”了几辆,其轮胎也被上了锁,或者被贴上了“欠钱不还”的纸条。

用户陷入两难境地

“我们尝试过拨打客服电话、联系在线客服、向工商部门或者消费者协会投诉……但都没用。途歌还欺骗工商部门说押金已经退还,但实际上用户并没有收到押金。”张毅直言。

有一位途歌共享汽车的深度用户对记者说道:“它这个app现在无法使用啊!用不了,退不了!整个已经瘫痪了,全国都是这样。”

张毅强调,与ofo退押金事件相比,途歌此次事件的关注度没有那么高,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但其实,途歌所欠的押金不比ofo的少。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 3

按照50%的用户活跃度计算,此次事件涉及押金金额约15亿元,用户活跃度越高,涉及的押金金额就越大。

押金退款一直未收到

群里有很多用户提议,通过诉讼的方式追回自己的应得权益。

该用户于11月22日申请退款,至今未果。该用户此前一直在使用该APP,直到12月11日发现路上已经找不到车可以用了。

不过,张毅对此没抱太大希望,他表示,“只剩下一个空壳公司,不仅拖欠用户押金,还欠着地勤人员和供应商的账款,真的破产了,偿还租金还不是排在第一位。”

他说:
“他们的车都被收走了。其实用户体验还是挺好的,如果能正常使用,我也不会退押金,但是现在不能用也不能退,我能怎么办呢…”

知名律师李志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押金属于普通债权,在破产清算中,其偿还顺序排在税收、员工工资、破产清算费用、优先债权等之后,破产清算公司在上述项目偿还完毕后,再按比例偿还押金。

不仅押金难退

张毅一直有一个疑问:“数十亿元的押金被途歌拿去干什么了?”

途歌还拖欠员工工资?

对此,李志刚表示,押金作为专有用途的资金,一般需要有专门的银行账户进行监管,但由于共享汽车属于新生事物,实际上这部分资金是缺乏监管的,在这种情况下,途歌的押金很有可能被挪作他用了。

据前述用户表示,负责帮途歌挪车和调度车辆的地勤人员也被拖欠了十几万的高额停车费。

2

下午4点左右,员工开始收拾东西陆陆续续离开办公室。据了解,他们被公司拖欠了两个月的工资,有的员工已经去往劳动部门申诉,但也还没有结果。现场员工表示,途歌广州分公司的员工工资由北京总部发放,他们的部门主管也被拖欠了工资。

运营模式存隐患?

而关于用户能不能退到押金,一位工作人员说到:“不要想了……”,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公开资料显示,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落地运营,平台上有奔驰Smart、宝马Mini、雪铁龙、标致等多款车型提供服务。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 4

刚进入市场,途歌便凭借与其他共享汽车不同的运营模式“打响名号”。

据张毅回忆,之所以选择途歌有两点理由:一是停车方便,途歌并没有停车场限制,而是随借随还,并由下一位使用者先垫付停车费,然后通过返还“途币”的方式对其做车费补偿;二是补充能源方便,途歌全部都是燃油车,不需要用较长时间充电。

这种看似方便的运营模式,却给途歌埋下了资金困难的隐患。

途歌开始运营后不久,就不断有新闻报道称,途歌拖欠地勤人员停车费,而“随借随还”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

根据途歌的收费规则,用户在归还车辆时并不需要把车辆归还到途歌规定的停车场,在任意正规停车场停放即可,系统将自动根据当前还车的位置测量距离最近的合作停车场进行收费,收费标准为5元/公里,15元封顶。

但因此,在途歌运营的各个城市中,停车费都是一笔非常大的支出。

张毅表示,途歌的运营成本非常高,以自己所在的北京地区为例,仅停车费用一周就需要上千元;而用户得知需垫付高额的停车费后,便会放弃使用,最终还是要由地勤人员回收,有时地勤人员一个月垫付的停车费就超10万元。

自成立以来,途歌融资渠道一直比较通畅。2016年,途歌获得A轮投资2500万元;2017年,途歌共进行两轮融资,融资额合计超1.9亿元;今年初,途歌还获得近1.8亿元的融资;10月,途歌又对外宣传获得千万级美元融资,但并未透露具体融资额。

有业内人士表示,途歌这种“烧钱”的运营模式在融资顺利的情况下还能维持,一旦融资中断,其资金链很容易断裂。

“如今途歌多方欠债,当前唯一的办法是继续寻找融资,但目前来看,没人愿意接盘。”对途歌目前的困境和未来,张毅持悲观态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