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美图卸“装”

0 Comment

距离美图公司(01357.HK
以下简称“美图”)“牵手”小米刚过去一个月,美图手机被并购、裁员等消息便不胫而走。“美图没有出售手机业务的计划。”美图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原定于2019年上半年发布的V系列手机仍会由美图做主体来如期发布。“2018年上半年,美图手机的出货量出现下滑,下半年手机业务亏损。”美图回应称,面对愈演愈烈的市场竞争及行业的饱和,美图与小米“协同互补”的合作利好双方。这意味着贡献美图营业收入八成左右的手机业务在接下来的5年甚至更长时间都将依托分成费用。业内认为短期看这势必带来美图营收体量的锐减,但有助于缓解“流血”的手机业务对净利润的持续拖累。同时,美图及时止损转而专注转型社交平台并没有赢得资本市场的理解。股价暴跌、市值蒸发近九成,美图在核心业务开展的第十个年头行至了转型岔路口。断臂止损记者了解到,美图将旗下美图手机的品牌、影像技术和相关域名独家授权给小米,美图手机将会由小米负责手机的硬件、系统研发,生产,市场推广与销售,而美图将持续提供影像技术与美颜算法的共同支持。这是全球范围内的合作。这旋即引发业内关于美图手机被并购、裁员等猜想。这种说法与整个智能手机市场不景气有直接关系。IDC称,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滑6%,另据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2018
年 1~10 月同比下降
15.3%。另一方面,这也与美图手机业务的发展状况息息相关。早在2013年,在行业主流水平才30万~200万像素之际,美图推出80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的拍照手机美图Kiss,赢得了一二线城市年轻女性用户群的青睐。由口碑积淀及早期的差异化所换来的品牌溢价,美图手机5年间平均售价呈上升之势。凭借年均约100余万台相对小的规模体量,美图手机不仅实现盈利,还维持了行业较高的毛利率,为美图贡献了稳定的现金流。2018年上半年,手机平均售价同比增长21%至2751元。好景不长。“今年智能手机行业大环境的波动,令我们的手机业务受到巨大冲击。我们的手机业务由于体量小,无法降低成本去迎合愈演愈烈的价格战,今年上半年,美图手机的出货量出现下滑,下半年手机业务亏损。”美图回应称,面对愈演愈烈的市场竞争及行业的饱和,公司需要通过资源的整合和调整来应对。据悉,美图手机2018年上半年销量下降37%至53万台,预计下半年手机销量将进一步下滑。美图与小米以“协同互补”未言及二者的合作背景。在消费电子分析师向瑾看来,小米手机也亟待新功能注入。IDC数据显示,小米2018年第三季度国内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0.9%,位列华为、vivo、OPPO之后。在第二季度,小米手机在国内出货量就位列“华米OV”末位。IDC分析师王希直言:“渠道实力更强、单机利润更高的华为、vivo、OPPO、荣耀仍在强化渠道,完善手机产品矩阵。全球手机出货量下行的背景下,小米守住手机基本盘的稳定绝非易事。”小米黑鲨游戏手机、印度POCO等产品的推出也被认为是小米寻求手机业务新增长点的例证。“利用小米在供应链管理、销售和营销方面的规模效应,美图手机很快将走出亏损泥潭,授权还能获得稳定的分成收入;男性用户居多的小米则拿到了年轻女性用户市场的一张‘船票’。”通信观察人士项立刚直言。在深圳某投行许姓分析人士看来,这笔买卖对于二者来说都是稳赚不赔。这一说法受到不少业内人士的认可。在双方合作第一阶段,自合作手机正式上市起的5年内,美图将获得每台合作手机销售毛利润的10%,直至累计分成金额到达约定的金额;小米亦有权选择一次性支付分成费用来补足约定金额。一旦达到约定金额后,小米若决定继续合作,则双方合作进入第二阶段。第二阶段最长可持续30年,在此期间,美图将继续获得手机销售的分成,并享有每年1000万美元的保底分成收入。若参照美图2018年上半年53万台的销量、年均100万台左右的销量、及2000元左右的平均销售单价做粗略推算,再参照小米手机10%左右的毛利率,再乘以美图的分成比例,美图前5年每年可获得的毛利分成为2000万元左右。“未来跟小米合作,手机业务会变轻,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纯利润的业务。”美图CFO颜劲良表示,“原来你要投入非常大的资金,然后去换取一个很薄的毛利,靠足够大的规模最终可以赚到钱。我们现在只聚焦技术,去拿一个分成。这样我们要投入的资金就不是很多,主要是我们的数据、算法、员工跟研发成本。”

“手机行业不是人做的!”每次聊起手机,老吴都颇有感慨。他几年前离开360手机之后,选择了彻底离开这个行业,如今在一家做矿机和芯片的公司。

“暧昧”半年后,美图最终还是选择了与小米联姻。11月19日,小米集团(01810.HK)与美图公司(01357.HK)同时发布消息称,双方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小米将获得美图手机品牌和相关影像技术,以及大部分智能硬件的30年全球独家授权。此外,美图手机将由小米负责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推广。美图方面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对于小米而言,这一合作将有助于提升拍照体验、赢得更多女性用户,继续推进手机业务多品牌策略,进一步扩大和丰富用户群体,为手机整体业务提供新的增长点;对于美图而言,手机预装也将加速美图公司的图片和社交应用的用户群增长。易观终端分析师金羽豪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美图公司智能硬件业务的解放,从历年美图手机的销量来看,手机业务并没有为其带来足够的驱动力,此次与小米的合作或将成为一次比较好的尝试。“抛甩”手机业务根据双方达成的合作协议,美图手机此前预装的美拍、美图美妆等美图的核心App,也会继续预装在小米制造的美图手机上。据悉,小米和美图的合作分为两个阶段:在第一阶段,小米卖出的手机会交付美图10%的利润分成,这个形式会持续五年时间;在第二阶段,手机销售后按固定分成,小米每年给美图保底1000万美元,手机之外的智能硬件每年按毛利15%分成。从第一阶段切换到第二阶段的时候,小米可以自主选择是否继续合作。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对此解释道,美图公司不是专业做手机的,所以美图做的手机成本比较高。相比之下,小米是专业做手机出身,具备成本控制的优势,双方合作意味着减轻了美图公司的负担,相当于贴牌。在外界看来,小米可以嫁接美图在女性市场、影像技术、美图软件方面的优势,美图手机也可以依靠小米市场渠道资源扩大市场规模,美图软件更可以通过小米手机预装提高软件应用的用户群增长,二者联姻可以互借资源优势。对于美图公司而言,手机业务作为其主要的收入来源,但实际上业绩却不容乐观。美图手机虽拥有较高的单机利润与品牌溢价,但其相对较小的出货量逐渐无法应对国内竞争日趋激烈的智能手机市场。业内亦有声音认为,这也是美图与小米联姻的重要原因。据《IDC季度全球智能手机跟踪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美图手机国内市场出货量约150万台,市场份额0.5%。在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市场份额中位列第十五名。据美图公司2016年、2017年财报显示,其智能硬件部分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3%和83%。到了今年上半年,其实现营收20.52亿元,同比下降5.9%;净亏损1.274亿元;其中,智能硬件收入14.80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3.4%。美图方面在近日披露的内幕消息及盈利警告中表示,导致净利润亏损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智能硬件收入减少。据悉,2017年美图推出了5款手机,2018年美图仅推出1款手机。美图方面还表示,ASP(智能手机之平均售价)下降也是致其亏损的原因,为了应对2018年下半年更为激烈的竞争环境,美图将M系列(在2017年推出的低价系列)的售价调低,导致2018年下半年智能手机的平均售价下降,智能手机销售产生的毛利润在2018年下半年快速下降。尽管美图的互联网业务毛利润在2018年下半年持续增长,但其预期互联网业务增长仍无法抵消智能手机业务的毛利润下滑,从而导致集团总体毛利润下降。鉴于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在2018年下半年进一步加剧,美图的智能手机业务可能也将不再盈利。美图方面预计,2018年下半年其大部分的净亏损增量将来自智能手机业务。不过,美图方面还预计,在与小米的授权合作智能手机销量达到指定数量后,亏损将不会再出现。“美生态”受挫在与小米牵手3天后,11月22日,美图旗下的美图美妆App也由寺库集团(SECO)投资的美妆电商“TryTry”接手。据悉,TryTry将负责美图美妆平台的品牌推广、货品采购、销售、发货、客服等全面管理。

他或许还不足以成为典型,但这几年“逃离”手机行业老兵并不在少数。原酷派创始人郭德英如今二次创业转战生态小镇,前中兴终端CEO曾学忠如今在芯片公司紫光展锐担任CEO,前荣耀掌门人、酷派CEO刘江峰成立优点科技,专注于智能门锁等物联网领域的产品设计和研发、销售。

老兵们转身离场,留下一地凉凉的厂商。

如今中国手机市场,排名前五的华为、OV、小米等厂商加起来市场份额超过86%,其他中小手机厂商的生存空间正急剧萎缩。这个冬天对它们来说,格外寒冷。

中小厂商们在艰难中求生

金立公司负债约170亿,目前正艰难重组;自称中国第一代网红的罗永浩所创办的锤子科技,近期也被媒体指出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而主打美颜自拍的美图手机,在上个月也宣布“卖身”小米。

中兴手机、360手机、魅族、酷派和努比亚等,日子也都不太好过,能健康活着的国产手机厂商,只剩下华为、OPPO、vivo和小米,这四家国产厂商,每一家都占有10%以上的市场规模。

▲“未来,只有三家到四家智能机厂商能够存活下来,可能只有不到四家。”

四年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公开发表这个预测的时候,很多人笑了笑,并没有当回事。如今,余承东的这个预言正在走向现实。

索尼、HTC、摩托罗拉、诺基亚等老牌手机厂商式微之后,国内诸多中小手机厂商也“濒临灭绝”。

金立是其中的典型。去年还能在发布会上和薛之谦、冯小刚、刘涛等明星谈笑风生的刘立荣,因为赌博事件而荣光不再。

“到今天这个局面,本质上是因为金立手机多年都在亏损。”刘立荣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承认在塞班输了十几亿,但否认是自己赌博拖跨了公司。

他把金立的倒塌归结于公司从2013年开始以来持续负现金流,费用大,产出不大,一直在通过银行输血。

如果一家巅峰时期年手机出货量近4000万、接连聘请明星代言的手机大厂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其他比金立体量更小的手机厂商可能也不过是“表面风光”。

下一个离场的是锤子?

2014年5月20日,锤子科技发布旗下首款手机——Smartisan
T1,号称是“东半球最好用的手机”。从这之后,锤子几乎每年都被传一次“要倒闭了”,而罗永浩一直在拼命掩饰公司经营的惨淡。

他如今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到底要不要放弃做手机?

过去四年,锤子科技一共推出了7款手机,从公开的信息来推算,销量大约为300万台。罗永浩自嘲说,卖手机不赚钱,就是交个朋友。

对比主流品牌单款手机销量就在千万台级别,锤子科技的这个销量数字在手机行业可以忽略不计。

去年的10亿元新融资并没有让锤子科技迎来转机。今年年初,手机业务同样没啥起色的360手机开始与锤子科技洽谈合并,但接触没多久,互相了解了实际情况后,就没有了下文。

事实上,不只是和360,锤子和小米也曾暧昧过。据锤子科技的一名投资人告诉凤凰网科技,小米确实有过投资锤子的计划,但目前已经放弃了。该人士称,锤子科技的结局如何很快就会有结果。同时也有内部员工告诉凤凰网科技,锤子过不了多久就会官宣。

锤子科技上个月的发布会中露出了一种苗头,没有新品手机,主角是由锤子科技负责工业设计的拉杆箱和加湿器。

放弃手机业务,专注生态链合作,这是目前业内对锤子科技终局的一种普遍猜测。

美图“投降”了,魅族还在扛

没有选择锤子,小米相中的是另一个小众品牌——美图手机。

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曾表示,未来一个大集团加多个副牌将成为手机行业的一大趋势,如今小米就是最好的例子。

11月19日,小米与美图同时发布公告称,小米将获得美图手机品牌和相关影像技术,以及大部分智能硬件的30年全球独家授权。更具体一点说,小米将负责设计、研发、生产、商业运营、销售和推广,而美图将提供美图品牌,并继续负责手机摄像头中与影像相关的算法和技术。

“我们的手机业务由于体量小,无法降低成本去迎合愈演愈烈的价格战,今年上半年,美图手机的出货量出现下滑,下半年手机业务亏损。”美图CEO吴欣鸿在当时的内部信中说。

双方的合作分为两个阶段。自合作手机正式上市起的5年内,美图将获得每台合作手机销售毛利润的10%,直至累计分成金额到达约定的金额;第二阶段是后25年,美图将继续获得手机销售的分成,并享有每年1000万美元的保底分成收入。

今年智能手机行业大环境的波动,令美图的手机业务受到巨大冲击。变相“卖身”小米,对美图手机来说既是缴械投降,也是脱离苦海。从此收着小米的租子,Peace
and love。

另一家还在苦海中挣扎的手机厂商魅族,如今正低调进行裁员收缩。

有内部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魅族公司正在召集多地分公司员工回到珠海总部办公,不愿回去的员工可以选择拿赔偿办理离职。早在今年上半年就传出要裁撤的魅族杭州分公司,将由200多人裁减至几十人。

另外,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Flyme负责人杨颜的微博从今年7月之后就没有再更新过,前总裁白永祥实际已不再插手公司具体业务,算是低调离开。不过有员工告诉凤凰网科技,在公司内部通讯工具钉钉中还可以查到他的信息。

原魅族Flyme多媒体部总经理、视觉设计总监陈希跳槽到OPPO,负责ColorOS的系统设计,留下的大部分Flyme员工如今被整合到魅族其他部门。

“混吃等死的都留下了,有想法的都走了。”有内部员工表示,如今魅族珠海总部的“氛围特别不好,死气沉沉的”。

他们悲观的不外乎是行业不景气、核心高管接连出走、创始人黄章又不作为,疑问公司究竟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5G不是救命灵药,而是最后一根稻草

“5G再过几个月就要正式来了!”在2018骁龙峰会上,美国高通公司总裁克里斯蒂诺·阿蒙表示。在此次峰会上,高通发布了支持5G网络的新一代旗舰芯片骁龙855,并联合演示了运行于真实5G网络的5G移动终端。

5G手机商用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

但与此前3G转4G不同的是,5G时代的到来虽然会带来新一轮的用户换机红利,但试图靠此翻盘的厂商可能会希望落空。

BCI通讯研究副总经理孙琦表示,明年陆续上市的5G手机平均售价将超过4000元,整体手机市场预计将下滑10%。

vivo
5G研发中心总监秦飞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表示,等到2020年5G网络正式商用的时候,不会再涌现出4G时代这么多研发5G手机的厂商,但可能会涌现出很多做VR或者AR的终端厂商。

另外一方面,5G手机的软硬件设计更加复杂,它相比4G手机所支持的频段增加了超过10个,在带宽、发射功率、发射/接收天线数量、传输和处理速度和时延方面,对智能手机的产品设计和实现上提出了新的挑战。

华为手机产品经理告诉凤凰网科技,华为每一款旗舰机可能都要有上亿美金的研发投入。OPPO
CEO陈明永近期明确表示将加大研发资金投入,明年将从今年的40亿提高到100亿元,未来还会逐年增加。

出货量大的头部厂商在供应链本来就具有更强的话语权,加大了研发投入之后,产品的优势也会愈加凸显,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高通公司公布了最新的5G芯片合作伙伴名单,其中没有魅族、360,也没有锤子。

“小厂商连首批5G芯片都拿不到,5G到来对它们可能是个末日。”有手机厂商人士表示。这并不是危言耸听,5G不是救命灵药,或许是压垮它们的最后稻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