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皮海洲:套现+走人 暴风的套路是A股上市公司的一个缩影

0 Comment


2015年3月24日,对于暴风集团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它正式登陆创业板,发行价7.14元。上市之后的整个2015年,暴风集团(更名前为暴风科技)收获了共55个涨停板,相当于平均每周都会有1~2次涨停,一时风光无两。如今,笼罩在巨亏阴影下的暴风集团,市值还不到30亿元。从7.14元的发行价,到巅峰327.01元/股(后复权),再到如今的每股20多元(后复权),哪些人赚得盆满钵满?是套现约12亿元的和谐成长,还是早已消失于前十大股东的蔡文胜、江伟强、韦婵媛?是套现后就走人的董监高团队,还是最近才通过所持基金进行减持的实控人冯鑫?股价波澜起伏,减持风暴来袭,最后谁将被套牢?2016年3月减持大幕拉开2015年年报显示,暴风集团前十大重要股东中,冯鑫持股21.31%,和谐成长持股7.84%……2016年3月,暴风集团一半的股票解除限售,减持大幕拉开。2016年3月31日,暴风集团1.21亿股限售股票解禁,占公司总股本的44.17%,公司股价逆市跌停。其中,和谐成长先后于2016年4月、2017年6月、2018年1月、2018年4月减持上市公司股票,合计套现超12亿元。解禁后不到一年时间,暴风集团前十大重要股东就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公司股价也一路走低。青岛金石、天津伍通、华为投资……截至2016年9月30日,上述股东全部消失于前十大股东名单。董监高成员来去匆匆在暴风集团上市前,公司董监高团队共17人。上市3年多,如今原董监高团队,除了两名独立董事,董事长、总经理冯鑫,就只剩下董事崔天龙和助理总裁李媛萍。在这3年多的时间里,公司董监高等重要职务人员来去匆匆。而董监高人员的变动,与成员们减持上市公司股票同步进行。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韦婵媛。韦婵媛于2007年进入暴风集团,担任董事、副总经理,彼时,她的持股数在公司董监高中仅次于冯鑫。2016年9月,韦婵媛从暴风集团辞职。而她在任职期间,2016年减持公司股票共79万股,套现约5000万元。离职后,韦婵媛在2017年再次减持218.74万股,但其仍为公司第十大股东,直至2018年一季度从前十大股东名单里消失。实控人也没闲着作为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鑫个人持有公司股票7032.24万股,占总股本的21.34%。其中,有6705.11万股处于质押状态,327.13万股被司法冻结。截至目前,冯鑫并未减持名下股票,套现主要是通过他控制的基金进行。早在2016年,融辉似锦、瑞丰利永、众翔宏泰三只基金就已出现在暴风集团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其实际控制人均为冯鑫。减持前,冯鑫旗下三家基金合计持有暴风集团5.23%股份。而在减持后,截至2019年1月3日,三家基金合计持有暴风集团4.65%股份。数据来源:Wind、Choice

2015年度,暴风集团实现盈利1.73亿元,同比增长313.23%。但公司大部分盈利来自于“转让持有的北京暴风魔镜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投资收益”。

暴风集团显然就是这样的典型。该公司原本是准备赴美上市的,但在赴美上市失败后,公司拆除VIE结构、重新包装,并终于在2015年3月登陆创业板。而成功上市之后,公司原始股东的减持以及高管的辞职接连不断。2016年3月,暴风集团一半的股票解除限售,减持大幕拉开。其中,最凶猛的当属公司二股东,和谐成长。2016年4月7日,和谐成长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票1100万股,一次性套现9.74亿元。2017年6月、2018年1月、2018年4月,和谐成长三轮减持,合计减持933万股,价格在24元-28元之间,合计套现2.42亿元。

即便如此,此后依然有券商对暴风集团抱有期望。安信证券曾发文表示,暴风集团DT大娱乐平台初现,短期压力换取长期发展空间。可惜的是,暴风集团后来的发展情况未能如安信证券预期的那般。

对于A股上市公司,它们上市之时都有一个说法叫作“做大做强”。但这仅仅就是某些企业上市的一个噱头而已。而这些企业为了上市可以说是不择手段,有的企业甚至造假上市。这些企业一旦上市成功,原始股东们则是争相减持套现,而减持套现完毕,有的甚至还没有减持完毕,只是为了更好套现,高管们则纷纷辞职走人,然后将一个空壳甩给股市,任其自生自灭。

彼时,由于恰逢A股指数大幅回调,暴风集团股价随之“一泻千里”,就此跌落神坛。

公司第三大股东青岛金石则是第一个披露减持意向的。2016年3月底发布减持计划,不到3个月的时间,青岛金石消失于前十大股东名单,套现接近10个亿。两名“明星投资人”蔡文胜和江伟强的减持也不甘落后。二人各持有2.69%的公司股份,2016年3月解禁期一到,江伟强在几天的时间内减持80万股,随后在3个月内清仓,套现5个亿以上;蔡文胜动作稍慢一点,解禁半年内清仓。解禁后1年时间,暴风集团十余家机构股东和个人投资者,包括华为投资、江阴海澜等,基本上都完成了清仓式减持。

在暴风集团上市前,公司董监高团队共17人。上市3年多,如今原董监高团队,除了两名独立董事张琳和罗义冰,董事长、总经理冯鑫,就只剩下董事崔天龙。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1

2016年6月15日,在其辞职前夕,韦婵媛通过大宗交易减持暴风集团股票40万股,套现2278.4万元,这也是暴风集团董监高人员进行的第一笔减持。2016年7月,韦婵媛再度减持39万股,套现2609.88万元。离职后,韦婵媛在2017年再次减持218.74万股;到2018年一季度,韦婵媛从暴风集团前十大股东名单里消失。

两份公告,揭示的其实就是一个事实,即暴风集团目前已陷入极度的困境之中。公司的“官”都辞职了,“兵”也没了,股票也面临着退市的风险。见过惨的上市公司,没见过惨到如此地步的上市公司。甚至公司最大的一个“官”还呆在监狱里。

然而,2017年1月26日,暴风集团发布《2016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6年度的净利润为1735万元至6932万元,同比变动幅度为-89.99%至-60%。2017年2月27日,公司发布《2016年度业绩快报》,披露2016年度净利润为5300.57万元,同比变动幅度为-69.42%。

原标题:上游评论|皮海洲:套现+走人……暴风的套路是A股上市公司的一个缩影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起初,暴风集团的前身暴风科技计划赴境外上市,并于2006年5月通过其实际控制人冯鑫团队此前注册成立的内资公司酷热科技,在海外设立了境外公司Kuree,以此为平台签署了一系列控制协议,完成了暴风科技VIE架构的搭建。

伴随着高管的减持与辞职,暴风集团的业绩也大幅亏损。2018年,公司亏损近11亿元,今年前3季度亏损6.5亿元。截至9月30日,暴风集团总负债10.17亿元,其股东权益为负6.6亿元,暴风集团成为一家资不抵债的空壳公司。该套现的套现了,该走人的走人了,暴风集团基本上也完成了其上市的使命。

谈及暴风集团董监高人员的减持过程,韦婵媛最具代表性。韦婵媛于2007年进入暴风集团,担任董事、副总经理;2016年9月,韦婵媛从暴风集团辞职。

暴风集团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如此巨大的变迁,实在令人唏嘘。实际上,暴风集团不过是A股上市公司的一个标本而已,只不过暴风集团的表现过于极端罢了。

在这3年多的时间里,暴风集团董监高人员来去匆匆。而董监高人员的变动,与减持他们持有的暴风集团股票同步进行。

日前,暴风集团连续发布了两份公告。其中一份公告称,除了狱中的冯鑫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辞职,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而且存在拖欠工资情形。而另一份公告则提示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

自2015年7月中旬以来,暴风集团股价一路下行。截至目前,公司股票市值仅20亿元出头。巨额市值消散的背后,或有不少投资者血亏。但是,在这场资本游戏中,仍暗藏赢家。

而在原始股东疯狂减持的同时,公司高管团队也是一边减持套现,一边辞职走人。如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韦婵媛,持股数在董监高团队中仅次于冯鑫。2016年9月,韦婵媛从公司辞职。2016年、2017年,韦婵媛分别减持公司股票79万股、218.74万股,套现1亿元左右。2018年一季度,韦婵媛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退出。

上市至今,暴风集团部分董监高及证代合计套现38笔,累计套现金额逾亿元。

这就是A股的上市公司。对于A股市场来说,这样的上市公司显然是一味毒药。但遗憾的是,A股市场有不少这样的毒药,投资者显然是这类毒药的受害者。因此,对于A股市场来说,暴风集团的表现是给市场敲响了一次警钟。虽然A股市场需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但让暴风集团这种毒药公司上市,显然不是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而是对股市资源的浪费,是对某些人圈钱行为的支持。如何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支持怎样的企业上市,如何让上市公司规范发展,这是摆在A股市场面前的重要课题。

但此后的现实却令人失望。2015年7月13日,暴风集团披露了2015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当期实现盈利343.32万元~801.08万元,同比下降85%~65%。暴风集团表示,大举开拓新项目,导致费用大幅增加。

暴风集团在A股市场曾经是红极一时。暴风集团(前身“暴风科技”)于2015年3月24日在创业板上市。由于当时整个A股市场处于“疯牛”之中,加上暴风集团自带的“互联网基因”,以至该股上市后受到市场的暴炒,上市后的前41个交易日,该股股价收出37个涨停,其中“一”字涨停28个,股价最高达到327.01元,股票市盈率超过千倍,成为市场上著名的“妖股”。而且暴风集团股票的高估值定位,成了市场上的一面旗帜,吸引着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跃跃欲试,都想回到A股市场上市。

而在2016年10月28日~2017年2月27日期间,多名暴风集团高管进行了减持。其中,公司董事崔天龙减持3笔共计20万股,套现近1200万元,时任副总经理王刚合计减持19.9万股,时任首席财务官、董事会秘书毕士钧也减持了5万股。

其后,暴风科技并没有如期实施赴海外上市的方案,而是在2010年开始着手拆除VIE架构,同步启动了A股上市的计划。最终,公司在2015年3月24日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在公司2016年10月28日发布的2016年三季报中,披露净利润为1935.1万元,同比下滑18.94%。在“预测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实现扭亏为盈或者与上年同期相比发生大幅度变动的警示及原因说明”时,暴风集团称“不适用”。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2

2015年7月,招商证券的研报称,暴风集团打通了用户流量变现多通路,股价估值在400元~430元。彼时,暴风集团的股价不过300元出头。

正如公司名称一样,暴风集团(300431,SZ)当初如暴风般席卷而来,曾创下40个交易日36个涨停纪录。然而,缺少了业绩的支撑,公司的风光也如暴风般席卷而去。

没有了业绩的支撑,暴风集团的股价也是一路下滑。7月26日,公司股价报收于6.30元,市值仅20.79亿元,与巅峰期相差甚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深交所披露的数据统计发现,暴风集团身上合计发生了38笔董监高及相关人员减持,未有一笔增持。他们合计减持股份数量为319.78万股,套现金额合计达1.17亿元。其减持价格从60多元到数元不等,收益水平可能有较大差异。

曾经的“妖股”:市值近400亿

值得注意的是,暴风集团还曾浮现董监高人员“内幕交易”的“魅影”。

那时候,市场各界都十分看好暴风集团的发展,从券商发布的研究报告便可见一斑。渤海证券在公司上市前夕发布研报指出,我国互联网广告市场初具规模,视频广告市场方兴未艾。在渤海证券看来,主营“暴风影音”系列软件,为视频用户提供免费使用为主的多终端综合视频服务、为商业客户提供互联网广告信息服务的暴风集团,其模式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在董监高减持数据中,并未出现冯鑫的身影,难道冯鑫没有套现的欲望?事实并非如此,冯鑫的减持其实“暗藏玄机”,他主要通过其控制的投资平台进行减持。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冯鑫直接持有暴风集团股票7032.24万股(持股比例为21.34%),其实际控制的融辉似锦、瑞丰利永、众翔宏泰三家公司持有暴风集团4.45%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

减持“风暴”:董监高及证代套现逾亿元

上市次年,失去了投资收益的助力,暴风集团业绩的真实成色开始显露。2016年度,公司盈利5281.17万元,同比下降69.53%。2017年度,公司勉力维持住5513.93万元的盈利;但在2018年,公司亏损10.90亿元,将多年的经营成果“毁于一旦”。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在暴风集团上市初期,融辉似锦、瑞丰利永、众翔宏泰合计持有公司5.23%股权。对比来看,三家公司也进行了小幅减仓。此外,冯鑫还进行了变相套现,其直接持股中的6705.11万股处于质押状态,327.13万股被冻结。

忆往昔峥嵘岁月,暴风集团刚上市就在短期内收获了36个涨停板,股价由7.14元一度飞涨至327.01元,市值逼近400亿元,被看作是A股的“大妖股”。彼时,就连冯鑫也在其朋友圈中调侃道:“今天开始,我们只负责破自己的纪录玩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