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亚马逊和纽约分手 “两败俱伤”

0 Comment


10年创造2.5万个高收入就业岗位,换取30亿美元的税收补贴,亚马逊和纽约市的这起看起来完美双赢的交易,上周意外告吹了。“经过深思熟虑,我们决定放弃在纽约长岛建第二总部的计划,我们很遗憾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亚马逊上周四在博客中宣布第二总部建设计划落空。为什么一笔看起来对双方都有利好的完美交易最终会意外破产?据一些城市政策专家透露,多重因素导致了亚马逊在纽约的总部建设计划无法向前推进,其中的主要因素包括地区政府没有事先适当向当地民众征询意见;当地政府将亚马逊进驻纽约当作一场全国性的辩论,而且辩论议题所联系的事件无关亚马逊投资本身,比如担心人脸识别等技术的滥用;此外,出于经济发展原因,城市与城市之间不惜一切代价争夺大公司入驻的问题也让美国被诟病多年。尽管亚马逊并未公开透露撤出在纽约投资计划的原因,但亚马逊本身也有责任,对于如此大的投资项目,亚马逊早就应该预判到政策的风向并及时做出备案,而不是等到事情发生后有些不知所措。寻求西雅图以外的第二总部是亚马逊多年为之努力的目标,尤其是在亚马逊在西雅图本地越来越不受待见的背景下。亚马逊在当地的扩张带动了高房价和生活成本激增。终于在2017年,当地政策制定者向西雅图年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征税,意图很明显,针对企业高管,就是为了打压亚马逊单兵独斗式的发展。另外,立法者提出将亚马逊上缴的税收用来资助无家可归的人,为他们建廉租房等等。在“老家”碰了壁的贝索斯决定“背井离乡”,“重起炉灶”。他在2017年9月正式向外招标,一时间数十个城市向其抛出绣球,谁都无法低估这一科技巨头的到来对当地经济和区域发展所带来的积极影响,这些城市里也包括纽约。2018年一月,亚马逊最终在众多候选名单中将范围缩小至20家。不过亚马逊的这一高调“招标”也引来了美国全国范围的热议,反对者认为亚马逊通过这一方式最大程度实现避税。这一辩论在去年贝佐斯登上全球首富宝座时达到高峰。去年11月,亚马逊和纽约市召开发布会,宣布了亚马逊将在纽约建第二总部的消息。当时所有人都面带微笑。纽约方面预计,未来25年亚马逊将为当地创造多达4万个就业岗位和275亿美元的税收收入,这与政府返给公司的30亿美元补贴相比多了8倍。“纽约市非常乐意看到亚马逊进驻,尤其是纽约正在大力推动科技发展。亚马逊也很渴望来纽约发展,这里是全世界人才最多的地方。”一位纽约某大型企业高管告诉笔者,“但是更小的地方一级的政府并不欢迎亚马逊,因为房价已经很高了,未来还会变得更高。”地方政府的保守态势并不利于纽约吸引大企业发展。一些企业高管甚至认为,亚马逊退出后,会给纽约的开放和多元化形象蒙上阴影。事实上,早在亚马逊之前,纽约就已经拒绝了想要进驻的零售巨头沃尔玛。不过调查显示,纽约大部分民众对亚马逊表示支持,支持率与反对率分别为58%比35%。近年来,纽约也在寻求成为”东部硅谷”。有统计数字称,纽约科技行业的从业者数量已经超过32.6万,纽约仅初创公司生态圈的规模就已经超过700亿美元。率先进入美国的硅谷巨头是谷歌,2000年谷歌就在美国设立办公室;去年谷歌还宣布将投资10亿美元在纽约曼哈顿造新的园区,并计划在未来10年将员工数量翻番至1.4万人。可惜如今这一切似乎都已经对亚马逊没有太大关系了。亚马逊宣布撤出纽约后,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小企业,他们不必再与财大气粗的科技巨头们争夺人才。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 1

2019年情人节那天的中午11点45分,互联网巨头亚马逊突然宣布与纽约市“分手”——它规划中的第二总部将不再选择在纽约市建设。

亚马逊历时一年选中的第二总部所在地不是一个城市,而是两个,外加一个安慰奖。

当地时间2月14日,美国纽约,亚马逊公司表示将取消在长岛市建设公司总部的计划。反对亚马逊在当地建设总部的民众集会庆祝。视觉中国供图

美国东部时间11月13日,亚马逊宣布将在纽约市皇后区的长岛市和北弗吉尼亚州艾灵顿水晶城共同设立公司第二总部。两地将均分此前亚马逊承诺的50亿美元投资、以及5万个高薪就业岗位机会。

消息发布的前1个小时,双方还有工作人员在开会协商如何进一步巩固二者关系。回过神来,媒体和社交网络炸了锅:有人痛心疾首错失良配,也有人欢欣鼓舞摆脱“渣男”。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亚马逊宣布将在纽约市皇后区的长岛市和北弗吉尼亚州艾灵顿水晶城共同设立公司第二总部。

这场联姻的推动者包括纽约市长白思豪和当地的房地产集团。他们相信这是一场“双赢”的买卖。亚马逊承诺用一栋占地面积约等于4栋帝国大厦的建筑,在未来10年内为纽约市带来至少2.5万个工作岗位,创造270亿美元的价值——按当年造价差不多能再造658栋帝国大厦。而纽约市则奉上了30亿美元税收减免的“彩礼”。

相关的后期建设计划也同时披露。长岛市将在滨江区域为亚马逊建设85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这里距离纽约的两大国际机场都不远,和寸土寸金的曼哈顿也只有一桥之隔;考虑到本地税收减免和绩效激励政策,在艾灵顿工作的亚马逊员工平均工资将超过15万美元,闻风而动的地产开发商已在周围规划好了新的商业综合体项目。

不看好这桩喜事的民众则抗议了一整个冬天。高矮胖瘦男男女女涌进公园、广场和亚马逊线下书店。亚马逊标志性的笑脸logo被反过来放置,嘴角下垂,表情不爽。一份名为《滚蛋吧,亚马逊》的歌单在人群中流传,包括一首献给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索斯的《贝索斯之歌》:“贝索斯啊贝索斯/你的良心石灰制/但是咱们的政客呀/排着队做你粉丝。”

入选城市之一长岛市。

“只有纽约人才会抱怨拿到了2.5万个工作岗位,其他城市只会想,可别再得了便宜还卖乖吧。”一位美国喜剧演员在电视节目上开玩笑说。

亚马逊同时宣布,将在美国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设新的卓越运营中心,涉及客服、物流、供应链等业务。这一项目将为该市带来超过5000个工作岗位,但尚不清楚亚马逊的相应资金投入规模。

整个2018年,亚马逊盘旋于238个美国城市之间,挑选第二总部最终的归宿。备选城市经历的过程严苛不亚于申奥,忍受着从海选到最终谈判的冗长挑拣。它们大都承诺着税收减免、政策支持、自由支配的土地,还附上了音乐恢弘的城市宣传片。纽约市所在的纽约州州长曾公开表示,只要能敲定这桩亲事,他可以随亚马逊总裁贝索斯的姓。

一年多前亚马逊公布第二总部计划时,外界对此抱有很高期待,认为此举能为美国中西部诸多亟待复兴的城市一次性注入极强的活力。计划公布的头一个月,就一共有238个大大小小的北美城市向亚马逊提交了投标方案,并大多在税收、土地等问题上给出了前所未有的优惠政策。

追求者们期待大企业的入驻带来人气、金钱、工作机会和产业转机。老故事里汽车制造工厂让五大湖区由寂寞乡村变为繁华城市,如今被城市争抢的财神爷则是各家科技公司。位于硅谷的城市坐拥科技企业主导潮流;旧金山凭借共享经济新秀Uber和Dropbox,维持着两倍于全美科技产业平均水平的人均年薪;西雅图更是在亚马逊总部建立后,城市面貌焕然一新。

而在20个城市的中期候选名单、以及这次的最终结果公布后,大家才发现沿海大城市的吸引力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被增强了。看看两个优胜者,作为大纽约范围内发展最快的社区,长岛的财富吸引能力自不用说,1920年代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就居住在这里;水晶城的名声虽然不及纽约,但弗吉尼亚州本身宜人的气候、以及它紧靠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区位优势也很难被忽视。

这一次,好运找上长岛市。去年10月,亚马逊宣布第二总部建设计划将一分为二,一处在华盛顿,一处在纽约长岛市。

亚马逊选总部,大城市选秀

“市”只是个习惯称呼,这里其实是纽约市皇后区的一个社区。这里的高楼近些年才密集了一些,连缀着大片的公寓楼和造价低廉的公屋。寻求机会的艺术家在这里设立工作室,饶舌歌手出没于街巷。地铁7号线轰鸣而过,灯光摇曳,满载通勤人群。门脸窄小的洗衣店和热狗店隐身在楼缝里,能越过东河眺望见曼哈顿的如昼霓虹。这里是纽约的“睡城”,收容着城市的欲望和疲惫。

这场精彩的总部选秀活动开始于2017年9月7日。

如果亚马逊计划继续,这里终将会大不一样。实际上,建设计划传出不久,疲软了一整年的长岛市房地产就兴奋了起来,近四分之一的登记地产开始飞涨。

这天清早,大部分北美城市的市长恐怕都是被发自亚马逊的一条突发消息惊醒的这家位列全球市值最高公司之列的科技巨头发布了公告,宣布将在北美洲范围内公开搜寻第二总部的选址。按照CEO杰夫贝佐斯的说法,第二总部在地位上将完全等同于西雅图的现有公司总部。

但是,这里的栖息者们担心:那个更光鲜的未来里,容不下自己。

在美国企业家中,贝佐斯不是那种特别爱出风头的。但在寻找新总部这件事上,他很可能是受了爱出风头的伊隆马斯克影响。后者在2014年曾为特斯拉的电池工厂选址做过公开招标,最终这一单被位于美国中部的内华达市拿下,特斯拉也因此获得超过13亿美元的税收优惠。

抗议的人群高声提问:亚马逊承诺带来的2.5万个工作机会,大多是高薪高技术岗位,和低收入的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房地产发展刺激房租增长,在城里工作的我们会不会被迫搬到更远的新泽西去,每日忍受漫长的通勤呢?

亚马逊的招标说明有8页纸,清楚地列明了一系列要求100万人口的城市区域、稳定的营商环境、对顶级技术人才的吸引力、开车1-2英里可以驶入大型高速路、45分钟内车程可达国际机场。《纽约时报》数据新闻团队the
Upshot根据公开资料计算,仅第一条要求,实际上已经把可筛选的美国城市缩小到了60个以内。

对城市的积怨也一起爆发。下水系统一塌糊涂,脏乱差的地铁在高峰期需要排队等到第四班才能挤上去。担心是免不了的:新增的巨大人口可能将给原本就不算舒适的生活带来更大压力。

随着就业意愿、生活质量、人才流动性和城市财力等筛选条件逐步增加,《纽约时报》给出的第二总部最佳选址是丹佛

一些居民在观望中两难。一位在长岛市长大的年轻人学计算机出身,憧憬着亚马逊的到来能给自己的职业发展带来转机。但他同时焦虑自己从事体力劳动的父母到时候可能会被高昂的房租挤出这片生活了数十年的土地。一位小店主热切期盼着大企业带来的人流量,“现在我的店到下午4点半以后就没什么生意了”。但他也不免担心,高收入人群涌入,更高档的商店也随之到来,自己家族经营的小铺子是否还有生存空间。

亚马逊在招标说明中同时清楚标注了第二总部可以享受到的资源倾斜:在20年时间内总计50亿美元的硬件及软件投资,一次性为当地带来5万个就业岗位,其中全职岗位的平均年薪超过10万美元。当绝大多数美国城市都面临失业率高企、本地消费疲软、国际竞争力下滑等问题时,亚马逊的第二总部计划已经是成熟的解决方案。

更让美国人受不了的,是纽约市政府“招商引资”时提供给亚马逊的30亿美元税收优惠。纽约市一些议员因此站到了政府对立面,推进项目听证会,联络选民,将分歧从民间争议升级成了政坛斗争。

一场异常火热的城市选秀比赛随即展开。亚马逊开始了长达数月的资料审核期。申请城市要提交的计划书和数据巨细靡遗,除了GDP、人口增长率等宏观经济数据外,还有诸如本地公司员工流动意愿这样的主观统计,甚至包括了当地高中的平均SAT考试成绩。最终,包括纽约、艾灵顿、芝加哥、奥斯汀、波士顿、匹兹堡、多伦多等在内的20个北美城市在2018年1月被宣布进入中期候选名单。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在后期的二次筛选阶段,亚马逊的团队实地走访了每个候选城市,并要求安排与政府官员会谈至少48小时。而候选城市除了被告知要组织新总部选址的实地考察、以及与本地教育界和科技人才的会谈外,其他的都要自行发挥。

“在这样一个资源紧张的时刻,给富得流油的大企业一大笔钱,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位曾在纽约市“追求”亚马逊时签名支持的议员,临阵倒戈,猛烈抨击。

除了可供开发的土地、税收的优惠政策之外,最大的供应和需求都集聚在员工这一点。在2018年7月视察纽约时,亚马逊特意请政府官员召集了当地11所大学及本地学院的学生参与会谈,以确认当地是否能提供足够的技术人才。候选城市一旦入选,还被要求在当地中学课程中增加STEM教育的比例。

另一些议员对媒体表示,长岛市需要这笔钱,投入教育、医疗,更舒适的公共交通和更多人民能负担得起的房屋。议员们认为,终将被裹挟的民众有资格参与到城市建设的决策中来。他们不满政府绕过市议会,与亚马逊“在封闭的会议室”里达成了协议,“促成自己的政绩”。

也就是在这期间,芝加哥的政府官员在接待亚马逊考察时提出了一个假设从中期候选城市的条件来看,没有一个城市能够完全满足亚马逊对科技人才的巨大需求。所以是否有可能将第二总部的职责拆分到两个甚至多个城市里去?亚马逊内部负责第二总部选址的高管Holly
Sullivan听到这个问题后,与同事交换了一个怀疑的眼神。

“其实这就是贿赂。”西雅图的一名议员向纽约市的反抗者们提出了声援。“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被迫贿赂大公司换取发展。”

《华尔街日报》其后在报道中披露,拆分第二总部的想法实际于今年早些时候就在亚马逊内部达成共识,原因与上述芝加哥官员的判断完全一致。

实际上,以投入换发展在这个不景气的年头颇为盛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推出过一项刺激法案,旨在用数十亿美元的投入创造就业,推动经济发展。在亚马逊那场声势浩大的“征婚”中,竞争城市不惜以给“财神爷”贴钱的方式留住他,承诺的税收减免最高达70亿美元。

亚马逊在西雅图的总部不够用了么?

但“财神爷”自己的盘算与城市的图谋是两码事。亚马逊当初选择作为总部的纽约和华盛顿,在追求者中开出的优惠条件不算最高的。一些评论家分析,亚马逊看上了这两处政治和经济重镇已有的资源。这是新时代的马太效应,富的更富,好上加好。

目前,亚马逊的总部仍位于美国西海岸、靠近加拿大的西雅图市。在西雅图的车库没有迎来创业期的贝佐斯之前,这里实际上已经有了波音、微软和星巴克这样的大公司先后入驻。如果从波音接手美国国防部订单、在西雅图生产飞机开始计算,作为总部城市的西雅图已经在美国公司史上获得了超过100年的关注。

这一次,在半个纽约互相争执的混乱中,亚马逊突然退出,可能的大楼从长岛市未来的天空中消失了。纽约市政府的预算指导痛惜城市错失了2.5万个工作机会和270亿美元。政客们互相指责,试图吵清楚丢失这个大买卖的罪魁祸首是谁。

亚马逊位于美国西雅图的总部。

社交网络上,骂战仍在继续。一些人认为和企业可创造的价值相比,减免的税收不算什么,“就好像买咱们25个披萨让咱们给个10块钱优惠券一样。”另一些人则轻蔑反对,“更像是买咱们25个披萨硬塞给我们一个来路不明的300美元代金券,你要质疑一下他还就不买了。”

以这三家公司总部为代表,西雅图也实现了在高端制造业、科技和消费三个完全不同行业上的人才吸引力。虽然在2000年代初期,关于西雅图的竞争力是否远逊于硅谷的讨论还经常会出现在美国科技界,世邦魏理仕于2017年发布的《年度科技人才评分报告》则显示,西雅图目前成为已仅次于旧金山的美国第二大科技人才市场。其中,西雅图共有136910个科技相关岗位,与2011年相比增长33%;大量高质量、精准的人力资源已经成为西雅图吸引公司逃离硅谷的最大宝藏。

还有一些评论者怀着颇为乐观的期望,认为纽约市对大企业入驻的这次成功抵制,可以为未来互联网巨头入驻城市提供警醒,督促他们参与当地的公共事务,为城市建设和市民福利作出贡献。

而在过去10年里,为西雅图吸纳最多科技人才的公司就是亚马逊。虽然当年贝佐斯选择西雅图的原因,只是因为离分销商的图书仓库近,以及本地销售的纳税政策优惠,但从2010年至今,亚马逊位于西雅图的员工总数已经从5000人大幅增长到了4.5万人。

目前很难看出亚马逊是否被警醒了。这家公司正忙于敲定第二总部的下一选址。包括迈阿密、芝加哥、纽瓦克在内的数个美国大城市在纽约交易泡汤后迅速向亚马逊表示了兴趣,并提出了新的优惠条件。

由于没有大规模的总部园区,公司在全城各处总计租用了近40处、总面积超过81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场所,本地报纸《西雅图时报》统计称,在市区用地中,亚马逊一家公司就占了近20%,面积超过全美前40大企业在西雅图市内占用办公室面积的总和。

2019年02月27日 07 版

而亚马逊的业务和公司体量还在持续膨胀中,一些业务也有了外迁的可能性。自2015年收购《华盛顿邮报》后,贝佐斯就逐渐展示出对美国东海岸核心城市的兴趣。2018年5月,在遴选第二总部的同时,亚马逊即宣布在东海岸的波士顿湾区扩张公司业务,计划于2021年在这里建成一个占地43万平方英尺的科技中心,并将在机器学习、语音科学、云计算和机器人技术等领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总部对城市意味着什么,

对大公司又意味着什么?

1982年,美国学者J弗里德曼和G沃尔夫共同发表了一篇题为《世界城市形成:一项研究与行动的议程》的论文。在文中,两位学者将世界城市的概念与大公司的商业活动紧密联系在一起,认为这类城市将逐渐取代核心国家概念,成为全球经济的控制和协调中心。而判别一座城市是否为世界城市的重要标准之一,就是其是否能吸引到跨国公司设立总部。

按照这些标准,纽约、伦敦、东京可以被认为是三个典型的全球城市。这里不仅集聚了数量众多的跨国公司总部,围绕经济发达的核心区域也逐渐出现了次级大都市、乃至大型都市圈的概念。

但在互联网逐渐替代传统行业、成为地区关键经济发展驱动力的过程中,城市本身的规模大小和承载力,已经不再成为公司为总部选址的唯一参考标准。对于一家有快速成长计划的公司来说,自己购买写字楼或是在郊区自建总部,都比在城市内租写字楼好得多。你不会被空间局限住公司的发展,而且随着大部分城市都越来越拥挤,更多的人会自然寻找位于郊区的机会。位于纽约的戴德梁行经纪人Lou
DAvanzo曾对《彭博商业周刊》这样分析。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苹果虽然其漂亮的零售门店遍布全球的大城市,但公司总部所在的库比蒂诺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镇。去掉园区内的苹果员工后,这里的常住人口只有十多万人,是一个居住而非商业城市。

Foster+Partners设计的位于库比蒂诺的苹果公司总部。

拥有大公司总部,对于地区政府的吸引力往往落在税收和就业两方面。与不在总部所在地纳税的Google不同,在兴建飞碟总部之前,苹果已经是库比蒂诺的最大税收来源。以2012年为例,苹果向库比蒂诺政府缴纳了920万美元的税收,约占整个城市财政预算的18%。在建设飞碟新总部期间,苹果还邀请房地产顾问公司Keyser
Marston对这一项目之于库比蒂诺的影响做过评估。当时的报告显示,新总部建成之后,苹果缴纳的本地税款将会提升至1100万美元;另有6600万美元将被投入改造园区周边的自行车道、人行道、停车场等公共设施;此外,库比蒂诺还将收到来自苹果的250万美元,注入城市的保障性住房公积金体系。

《经济学人》智库团队在2002年12月出版的《地区总部问题》报告中就提出,在针对1100家来自北美、欧洲和日本的跨国公司做调查后发现,跨国公司在选择地区总部时,最重视的因素依次是地区政局的稳定性;包括硬件、信息、交通等在内的基础设施条件;城市本身的区位条件;城市的政策和制度条件;现代服务业的集聚水平,以及人力资源条件。

在遇到市场行情变化、或是出现大型并购交易的时候,作为公司代表的总部策略也可能发生变化。欧美跨国公司如联合利华、百威英博等一度代表的双总部政策,就是出于大型并购、或是避税思路的考虑而确定下来的。

而在2018年3月,联合利华也曾宣布考虑结束双总部模式,将荷兰鹿特丹作为其法律意义上的唯一总部。除了前景不明的脱欧让联合利华焦虑,双总部政策也让其对外的资本交易更繁琐。这将会让我们的大型收购和兼并有了更多的灵活度。联合利华首席财务官Graeme
Pitkethly曾对外如此表示。

中国的总部经济成型了么?

回到国内,由于受到央企、国企制度的影响,大公司的总部所在地本身就有了一定的集聚效应。以入选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的120家中国公司为例,其中有53家企业总部位于北京;8家位于香港;上海、深圳各有7家;台北为6家。北京也因此连续第5年成为国内拥有世界500强企业总部最多的城市。

而在吸引大型企业总部入驻这件事上,上海则是国内最早花大力气试点的城市之一。2002年,上海市政府发布了《鼓励外国跨国公司设立地区总部的暂行规定》,并以此为基础制定了一系列总部经济的支持政策。截至2018年上半年,这里已经吸纳了624家跨国公司的地区总部。

但在近些年针对上海总部经济的讨论中,互联网经济与传统经济企业的竞争态势正变得日益清晰。由于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小米、网易、美团、今日头条等大型互联网企业,以及科大讯飞、商汤科技、大疆等创新型互联网公司都既非上海本土所产,也没有在上海设立全国总部的意愿,所以也有了所谓上海错失了互联网机遇的说法。

阿里系企业则在过去3年里,连续贡献了2次关于互联网公司总部的讨论素材:一次是在2015年4月,支付宝的总部注册地由杭州改为上海浦东新区;另一次则是2015年9月,阿里巴巴以天猫为首的业务线逐渐启动杭州+北京双中心战略,并提出了一路向北的口号。

当然,支付宝并没有因为那次注册变更就将实体业务和团队全部搬迁到上海。阿里加强北京布局的同时,也在说法上回避了所谓总部的概念。作为公司代言人的马云则继续强调,阿里巴巴与生它养它的杭州之间,依然是命运共同体。

相比之下,贝佐斯对西雅图的爱可能就更内敛一些。今年10月底围绕着这位富豪,出现了另一则花边新闻他有可能在考虑买下西雅图本地近几年战绩出色的NFL球队海鹰队,以避免其因搬迁对城市球迷造成的负面影响。

现在有了两个第二总部之后呢?他也许可以再一次性多买几支球队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