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熊猫直播远去,主播薪酬未结,融资难内部腐败酿败局

0 Comment

南腔北调,在望京SOHO
18层交汇。过去几天,这间办公室门口,也许从未面对过如此繁杂的情绪,焦虑、困惑、不甘、无奈,还有一丝丝不舍。那些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子,或是身怀技艺其貌不扬的汉子,在玻璃门外来回踱步,不得而入。这些网络主播面临的困境,是因王思聪创办的网络直播平台熊猫直播近日倒下而起。作为行业老三,熊猫不仅倒在自己的中道上,更倒在整个直播行业的中途——大厂与直播平台的权势转移、整体增速放缓、整合将成大势所趋、主播与平台的话语权变迁,甚至整个资本市场的丕变。主播“流浪”“反正就把我们晾在这里,我们也找不到任何说话的人。”衡阳主播卡卡(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被晾着”,如今已成为多数熊猫主播的状态。2016年5月,卡卡进驻熊猫,在教舞蹈的空闲之余,其主要通过唱歌获得打赏。“我现在都是做最坏的打算,就想知道一个回应,到底是什么情况,毕竟连超管也辞职了。”焦虑、疑惑,在经历3个多月,甚至更长时间的等待后,终于凝结成一个答案——熊猫直播要倒下了。3月6日下午,有消息称,熊猫直播将于本月申请破产。次日晚间,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首席运营官张菊元,在公司内部工作群发布长消息称,熊猫直播被迫“结束”。其后,熊猫直播发布官方微信称“熊猫直播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并配有一张图片,其中“Bye”字样分外显眼。“流浪”,由此成为所有熊猫主播的宿命,并夹杂着复杂的感情。几乎所有的大小主播,都在直播平台与粉丝告别;人气主播沈子涵甚至亲自赶赴北京,与超管及直播粉丝告别。而两个月前,她刚在1月20日的年度星光盛典上,获得辉煌巨星年度冠军。“1月份大家在成都的时候,还欢聚一堂。”同样未料到熊猫直播倒闭的杜鹃(化名)对记者表示。不过,彼时王思聪的缺席,加上“一些传言”,也令其产生了些疑惑,但对于这些,她都“没有太在意”。随着时间推移,熊猫倒闭的征兆愈发显著。就在年度盛典结束后的15天,阿杜(化名)收到一份举办Happy
day的邀请。作为主播的狂欢日,Happy
day的设置,往往倾向于大主播,且“每个主播申请好几个月,才能申请下来”。身为小主播的阿杜感到蹊跷。考虑到彼时平台出现的充值活动及平台薪资问题,最终阿杜拒绝了这一机会。“人去楼空”,是熊猫直播如今的真实写照?3月7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望京SOHO18层的熊猫直播办公室。大堂中间,“PANDA.
TV”的logo依旧显眼,前台并未清空。在表明身份和来意后,保安数次阻止记者进入办公室。临近中午时分,数位熊猫直播员工陆续外出用餐,面对记者的提问,他们仍旧三缄其口。透过公司楼道两侧玻璃门,记者看到,公司内部仍有员工,多数工位上并无相关人员,且部分工位已腾空,纸箱散落于室内各处。早上9点便在此处蹲守的主播江达(化名)告诉记者:“昨天下午已有一批员工抱着东西离开了。”3月8日,熊猫直播在公司门口张贴通知,并写道:“办理解约的人员请到佛跳墙会议室……”当时,记者联系到一位在公司门口蹲守的主播,他表示:“今天上午见到了熊猫直播负责财务的人员,但对方表示目前公司所有账户都被冻结,没有钱。”值得一提的是,熊猫直播倒闭事件愈演愈烈,其创始人王思聪,并未在微博上作任何声明。熊猫直播浮沉往事2015年9月,在投资台湾直播APP17未能解渴之后,王思聪以一条微博宣告了熊猫直播的诞生。此后一段时间,王思聪高调推送熊猫直播相关微博,并公开表示,熊猫TV是其第一个“非投资类的项目,我会亲自担任TV的CEO,会把自己当做一个创业者来看待。”重金投注、王思聪引流,即便彼时行业内已有斗鱼、虎牙等玩家,依然挡不住熊猫展露锋芒。2015年底,游戏直播市场基本格局已然定型,斗鱼、熊猫、龙珠、虎牙和战旗等游戏直播平台,凭借各自资源优势成为市场的主要玩家。熊猫直播重度用户易方便回忆道,熊猫一上线,王思聪就挖了很多厉害的主播,还有T-ara这种韩国明星,气势丝毫不亚于斗鱼这样的鼻祖直播平台。卡卡、杜鹃也在王思聪的号召力之下,分别于2016年2月与5月入驻熊猫。自称“小农民”的阿杜也在朋友的推荐下,在平台唱起歌来。后来,他从兼职变成全职,“最多的一个月拿了6万多元”。2016年11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随着规范化管理的到来,一方面是资本逐渐集中,另一方面融资消息声音渐小。由此,直播行业在2017年迎来一批倒闭、并购和合并潮。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1

3月7日中午12时,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办公区内,狭窄的楼梯间内不时穿梭着拎着大手提袋离开的员工和前来办理薪酬结算的主播们,头部主播雨神也出现在办公区。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图1/4

当天,多位直播平台高管及圈内人士向新京报证实,熊猫直播由于融资出现问题,基本要“凉了”。“部分直播平台和公会都在挖主播,可惜为时已晚,大平台早已下手”,一位直播平台创始人对新京报记者感慨。

从3年前高调杀入游戏直播领域,成为万众瞩目的“王思聪的公司”,到如今陷入欠薪、融资困难等传闻中,熊猫直播一直处于风口浪尖。

3月7日晚22时,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首席运营官张菊元在内部工作群中发长消息称,在2017年5月获得B轮10亿人民币融资后,至今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熊猫TV被迫选择了这样的结束,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而又最理智的选择”,张菊元略带遗憾地写道。

作者 |白金蕾 实习生 梁馨 沈畅

3月7日中午12时,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办公区内,狭窄的楼梯间内不时穿梭着拎着大手提袋离开的员工和前来办理薪酬结算的主播们,头部主播雨神也出现在办公区。

编辑 |赵泽

当天,多位直播平台高管及圈内人士向新京报证实,熊猫直播由于融资出现问题,基本要“凉了”。“部分直播平台和公会都在挖主播,可惜为时已晚,大平台早已下手”,一位直播平台创始人对新京报记者感慨。

3月7日中午12时,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办公区内,狭窄的楼梯间内不时穿梭着拎着大手提袋离开的员工和前来办理薪酬结算的主播们,头部主播雨神也出现在办公区。

3月7日晚22时,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首席运营官张菊元在内部工作群中发长消息称,在2017年5月获得B轮10亿人民币融资后,至今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熊猫TV被迫选择了这样的结束,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而又最理智的选择”,张菊元略带遗憾地写道。

当天,多位直播平台高管及圈内人士向新京报证实,熊猫直播由于融资出现问题,基本要“凉了”。“部分直播平台和公会都在挖主播,可惜为时已晚,大平台早已下手”,一位直播平台创始人对新京报记者感慨。

3月8日12时,熊猫直播官方微博发布告别消息:“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工程师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注意,请务必保持已连接的服务正常。”配图为一张挥手告别的熊猫背影。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2

从3年前高调杀入游戏直播领域,成为万众瞩目的“王思聪的公司”,到如今陷入欠薪、融资困难等传闻中,熊猫直播一直处于风口浪尖。面对熊猫直播走向末路,中小主播的薪资问题及合约问题显得愈发突出。行业人士更多认为,熊猫的由盛转衰更多是其在主播生态建设、自身造血能力,以及管理能力上的不足导致的。

图1/4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3

从3年前高调杀入游戏直播领域,成为万众瞩目的“王思聪的公司”,到如今陷入欠薪、融资困难等传闻中,熊猫直播一直处于风口浪尖。

3月7日 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的办公区,只有少数人办公。

作者 |白金蕾 实习生 梁馨 沈畅

中小主播贴钱做流水,目前薪酬还未结算

编辑 |赵泽

一位熊猫直播女主播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已经欠了我20万元薪酬”,与她同来的另一位主播则称,自己有八九万元薪资没有拿到手。与他们遭遇相同的中小主播还有很多,都在接到熊猫濒临破产的消息后从各地赶来。

3月7日中午12时,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办公区内,狭窄的楼梯间内不时穿梭着拎着大手提袋离开的员工和前来办理薪酬结算的主播们,头部主播雨神也出现在办公区。

游戏主播刘先生在熊猫开播一年多了,据他介绍,没有签约前,粉丝刷的礼物分成是主播50%、平台50%,800元以上税收由主播负担;签约后虽然分成比例不变,但有了底薪。2018年9月后,刘先生和熊猫直播签了约,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拿到任何薪酬,自己还垫补了不少。

当天,多位直播平台高管及圈内人士向新京报证实,熊猫直播由于融资出现问题,基本要“凉了”。“部分直播平台和公会都在挖主播,可惜为时已晚,大平台早已下手”,一位直播平台创始人对新京报记者感慨。

多位主播介绍,在熊猫直播,有时为了完成任务必须要投钱。正常情况下,主播每月的礼物数量要达到一万元起,但这并非易事。根据直播数据平台小葫芦测算,2018年12月全平台活跃的350万名主播,礼物收入在万元以上的仅有5.73%,5000元至1万元的占比2.84%,也就是说有91.43%的主播礼物收入低于5000元。

3月7日晚22时,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首席运营官张菊元在内部工作群中发长消息称,在2017年5月获得B轮10亿人民币融资后,至今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熊猫TV被迫选择了这样的结束,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而又最理智的选择”,张菊元略带遗憾地写道。

“做流水的主要渠道是抽奖,主播可以自己开抽奖,比如用户打赏五元钱礼物,可以参与抽取价值一百元的奖品。”刘先生告诉记者。以刘先生为例,如果每天有30个用户参与抽奖,他的流水是150元,但是其中有100元奖品成本。“有不少主播为了做流水,划信用卡,甚至贷款做抽奖,到头来却没有工资拿”,谈到此处刘先生颇是无奈。

3月8日12时,熊猫直播官方微博发布告别消息:“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工程师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注意,请务必保持已连接的服务正常。”配图为一张挥手告别的熊猫背影。

刘先生认为,熊猫直播出现问题后,大主播与中小主播的境遇很不同。“中小主播的合同是线上谈的,签约后正式合同会邮寄回来,中小主播甚至没有来过熊猫直播。除非像雨神这样级别的大主播,95%以上的主播遇到平台关闭的情况,都无计可施”。刘先生说,像他这样的中小主播大概有四五千人,签约的至少有2000人。

从3年前高调杀入游戏直播领域,成为万众瞩目的“王思聪的公司”,到如今陷入欠薪、融资困难等传闻中,熊猫直播一直处于风口浪尖。面对熊猫直播走向末路,中小主播的薪资问题及合约问题显得愈发突出。行业人士更多认为,熊猫的由盛转衰更多是其在主播生态建设、自身造血能力,以及管理能力上的不足导致的。

让刘先生着急的是,熊猫直播一直没有负责人出来对接。“听到内部消息后,昨天就赶了过来,熊猫直播公司内部有管事的人,但是找不到。”与此同时,给刘先生传递消息的内部员工次日也离职了。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4

不光主播,中小公会也遭遇了欠薪。一位公会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必须找到对接人才可以进入公司。“所有主播的钱是自己垫的,公司有20个主播,有四五个在熊猫直播,在斗鱼、虎牙的主播都还好,熊猫这边拖欠了很多”。

图2/4

主播们迫切要求对接,源于一纸直播合约。据了解,与主播签约时,平台禁止主播去其他平台开播,否则追究法律责任。现在大部分主播找到了新工作,需要解约再签约,但解约则意味着两不相欠,此前拖欠的薪水也要不到。

3月7日 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的办公区,只有少数人办公。

3月8日下午,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的办公区贴出了告示:办理解约的人员到佛跳墙会议室,办理薪酬结算的人员携带相关资料到南湖派出所登记。去过南湖派出所的刘先生称,派出所民警向他们展示了与熊猫互娱总经理龙飞的微信对话,办理了登记后,劝他们等待破产清算后再来。

中小主播贴钱做流水,目前薪酬还未结算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5

一位熊猫直播女主播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已经欠了我20万元薪酬”,与她同来的另一位主播则称,自己有八九万元薪资没有拿到手。与他们遭遇相同的中小主播还有很多,都在接到熊猫濒临破产的消息后从各地赶来。

3月8日下午,熊猫直播望京SOHO的办公区贴出的告示。

游戏主播刘先生在熊猫开播一年多了,据他介绍,没有签约前,粉丝刷的礼物分成是主播50%、平台50%,800元以上税收由主播负担;签约后虽然分成比例不变,但有了底薪。2018年9月后,刘先生和熊猫直播签了约,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拿到任何薪酬,自己还垫补了不少。

熊猫曾向斗鱼、虎牙及网易等寻求帮助

多位主播介绍,在熊猫直播,有时为了完成任务必须要投钱。正常情况下,主播每月的礼物数量要达到一万元起,但这并非易事。根据直播数据平台小葫芦测算,2018年12月全平台活跃的350万名主播,礼物收入在万元以上的仅有5.73%,5000元至1万元的占比2.84%,也就是说有91.43%的主播礼物收入低于5000元。

2018年8月,王思聪注册成为LPL职业选手,并代表IG电竞俱乐部参加对战VG的LPL夏季赛,这成为熊猫直播的高光时刻。然而仅半年后,曾经位列行业“老三”的熊猫直播却因融资不顺而面临窘境。

“做流水的主要渠道是抽奖,主播可以自己开抽奖,比如用户打赏五元钱礼物,可以参与抽取价值一百元的奖品。”刘先生告诉记者。以刘先生为例,如果每天有30个用户参与抽奖,他的流水是150元,但是其中有100元奖品成本。“有不少主播为了做流水,划信用卡,甚至贷款做抽奖,到头来却没有工资拿”,谈到此处刘先生颇是无奈。

事实上,2018年下半年就曾传出熊猫直播“卖身”的消息。来自网易、斗鱼、YY的知情人士在此前告诉新京报记者,熊猫直播曾向斗鱼、虎牙、网易询价出售,最初的价格为30亿元人民币,还含有近10亿元债务,也就是说总价近40亿元。斗鱼曾还价至20亿元(并还清10亿元债务),虎牙则持观望态度,网易在后期介入、最终放弃。

刘先生认为,熊猫直播出现问题后,大主播与中小主播的境遇很不同。“中小主播的合同是线上谈的,签约后正式合同会邮寄回来,中小主播甚至没有来过熊猫直播。除非像雨神这样级别的大主播,95%以上的主播遇到平台关闭的情况,都无计可施”。刘先生说,像他这样的中小主播大概有四五千人,签约的至少有2000人。

当时斗鱼、虎牙则认为熊猫直播开出的价格过高,且该平台主播也在陆续跳槽到其他平台中,不愿再为基本重叠的用户群体付费,最终放弃购买。网易则是出于不想被腾讯投资公司垄断游戏直播而介入的,退出原因一说价格偏高的,另一说熊猫直播以播腾讯游戏为主,资源不够契合的,且网易旗下已经拥有垂直的游戏直播CC。

让刘先生着急的是,熊猫直播一直没有负责人出来对接。“听到内部消息后,昨天就赶了过来,熊猫直播公司内部有管事的人,但是找不到。”与此同时,给刘先生传递消息的内部员工次日也离职了。

另有斗鱼、虎牙以外的直播平台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斗鱼、虎牙曾有意购买熊猫直播,但不知是由于估值问题,还是不想向竞争对手低头,王思聪及其团队最终放弃了被收购的想法。

不光主播,中小公会也遭遇了欠薪。一位公会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必须找到对接人才可以进入公司。“所有主播的钱是自己垫的,公司有20个主播,有四五个在熊猫直播,在斗鱼、虎牙的主播都还好,熊猫这边拖欠了很多”。

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在去年10月熊猫成立三周年接受采访时提到,“最近几个月经常在各个地方出差、谈判。在谈判中也提到了并购、融资等很多可能,但最后校长和我们都认为公司独立融资和上市是最好的选择。”

主播们迫切要求对接,源于一纸直播合约。据了解,与主播签约时,平台禁止主播去其他平台开播,否则追究法律责任。现在大部分主播找到了新工作,需要解约再签约,但解约则意味着两不相欠,此前拖欠的薪水也要不到。

网易、斗鱼、YY的知情人士此前对新京报记者的讲述,熊猫直播去年下半年的债务在10亿元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主播礼物分成、带宽成本将持续扩大。以带宽费用为例,熊猫直播的峰值访问量可能超过500万人,则其一年的带宽成本可能接近4.5亿元量级。也就是说,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即使不计算礼物分成,熊猫直播的带宽债务可能又会增加近3亿元。

3月8日下午,熊猫直播位于望京SOHO的办公区贴出了告示:办理解约的人员到佛跳墙会议室,办理薪酬结算的人员携带相关资料到南湖派出所登记。去过南湖派出所的刘先生称,派出所民警向他们展示了与熊猫互娱总经理龙飞的微信对话,办理了登记后,劝他们等待破产清算后再来。

未能等到的融资和并购,成为压垮熊猫直播的最后一根稻草。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6

天眼查显示,熊猫直播最后一轮时间为2017年5月。熊猫直播的运营主体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共有19个机构和个人股东。珺娱文化发展中心、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金明为熊猫互娱的持股比例排名前三的股东,分别持有40.07%、19.35%和6.45%的股份。

图3/4

上述股东中,珺娱文化为王思聪个人独资公司,也就是说王思聪间接持有熊猫互娱40.07%的股份,但目前该部分股份中的24.96%已在2018年11月16日被质押给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3月8日下午,熊猫直播望京SOHO的办公区贴出的告示。

北京奇智为北京奇飞翔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奇虎科技董事长周鸿祎直接持有奇飞翔艺12.90%的股份,同时周鸿祎通过天津奇信志成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奇飞翔艺8.99%的股份,通过天津众信股权投资合伙企业间接持有奇飞翔艺0.3%的股份,也就是说周鸿祎直接和间接持有北京奇智22.19%的股份。同时奇虎系高管齐向东在奇飞翔艺也持有1.9%的股份。

熊猫曾向斗鱼、虎牙及网易等寻求帮助

综上,王思聪在2018年11月已将熊猫直播的股份质押给了一个奇虎系占有较高话语权的公司——北京奇智。如果算上股权质押部分,以及早期投资的19.35%的股份,奇虎系即360系目前也是熊猫直播的大股东,控制的股权比例约29.33%,仅次于王思聪。

2018年8月,王思聪注册成为LPL职业选手,并代表IG电竞俱乐部参加对战VG的LPL夏季赛,这成为熊猫直播的高光时刻。然而仅半年后,曾经位列行业“老三”的熊猫直播却因融资不顺而面临窘境。

花椒直播内部及离职员工向新京报证实,在熊猫直播濒临破产的这个月,王思聪曾来过花椒,但具体商谈内容并未披露。熊猫直播、花椒直播均为奇虎360投资的直播平台。

事实上,2018年下半年就曾传出熊猫直播“卖身”的消息。来自网易、斗鱼、YY的知情人士在此前告诉新京报记者,熊猫直播曾向斗鱼、虎牙、网易询价出售,最初的价格为30亿元人民币,还含有近10亿元债务,也就是说总价近40亿元。斗鱼曾还价至20亿元(并还清10亿元债务),虎牙则持观望态度,网易在后期介入、最终放弃。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7

当时斗鱼、虎牙则认为熊猫直播开出的价格过高,且该平台主播也在陆续跳槽到其他平台中,不愿再为基本重叠的用户群体付费,最终放弃购买。网易则是出于不想被腾讯投资公司垄断游戏直播而介入的,退出原因一说价格偏高的,另一说熊猫直播以播腾讯游戏为主,资源不够契合的,且网易旗下已经拥有垂直的游戏直播CC。

2018年8月3日,上海举办2018chinajoy,熊猫直播的展台。

另有斗鱼、虎牙以外的直播平台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斗鱼、虎牙曾有意购买熊猫直播,但不知是由于估值问题,还是不想向竞争对手低头,王思聪及其团队最终放弃了被收购的想法。

生态缺乏、管理不足成熊猫“隐痛”

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在去年10月熊猫成立三周年接受采访时提到,“最近几个月经常在各个地方出差、谈判。在谈判中也提到了并购、融资等很多可能,但最后校长和我们都认为公司独立融资和上市是最好的选择。”

熊猫直播走到今天这个局面,行业人士更多地认为,熊猫的由盛转衰是其在主播生态建设、自身造血能力,以及管理能力上的不足导致的。

网易、斗鱼、YY的知情人士此前对新京报记者的讲述,熊猫直播去年下半年的债务在10亿元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主播礼物分成、带宽成本将持续扩大。以带宽费用为例,熊猫直播的峰值访问量可能超过500万人,则其一年的带宽成本可能接近4.5亿元量级。也就是说,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即使不计算礼物分成,熊猫直播的带宽债务可能又会增加近3亿元。

可以说游戏主播的高额薪资起源于熊猫直播。参与过斗鱼早期投资的投资人老李告诉记者,2013年年底斗鱼用两千万元几乎签约了所有头部电竞战队的合约,平均每家百万级,而每家战队有十余名选手,平均每人每年的直播合约只有几万元,最高也就十几万。

未能等到的融资和并购,成为压垮熊猫直播的最后一根稻草。

天眼查显示,熊猫直播最后一轮时间为2017年5月。熊猫直播的运营主体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共有19个机构和个人股东。珺娱文化发展中心、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金明为熊猫互娱的持股比例排名前三的股东,分别持有40.07%、19.35%和6.45%的股份。

上述股东中,珺娱文化为王思聪个人独资公司,也就是说王思聪间接持有熊猫互娱40.07%的股份,但目前该部分股份中的24.96%已在2018年11月16日被质押给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奇智为北京奇飞翔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奇虎科技董事长周鸿祎直接持有奇飞翔艺12.90%的股份,同时周鸿祎通过天津奇信志成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奇飞翔艺8.99%的股份,通过天津众信股权投资合伙企业间接持有奇飞翔艺0.3%的股份,也就是说周鸿祎直接和间接持有北京奇智22.19%的股份。同时奇虎系高管齐向东在奇飞翔艺也持有1.9%的股份。

综上,王思聪在2018年11月已将熊猫直播的股份质押给了一个奇虎系占有较高话语权的公司——北京奇智。如果算上股权质押部分,以及早期投资的19.35%的股份,奇虎系即360系目前也是熊猫直播的大股东,控制的股权比例约29.33%,仅次于王思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