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区块链2019:从币圈迈入链圈时代

0 Comment

图片来源:Unsplash  来源:界面  记者 | 郑洁瑶  编辑 |
文姝琪  2019年,区块链行业迎来转机。  10月24日,一场由中央发起的集体学习,把在乱世里野蛮生长了许久的区块链技术收编进了正规军的行列。  这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领导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当天下午,区块链就登上了各大权威纸媒与电视媒体的头版头条。10月25日,新闻联播甚至把开头的前五分钟全部用于介绍区块链。  股民们敏锐地嗅到了机会,政策公布当天,在交易所的互动平台上,处处可见投资者就区块链相关问题向董秘提问。周一开盘,区块链概念百股涨停;一天之内,相关股票市值暴涨1600亿。  如此情势下,企业对区块链的态度也迅速扭转。通证专家、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孟岩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过去很多企业做项目,明明是用区块链做的,但也宁愿不提。但现在,就连那些过去对区块链技术并无兴趣甚至避之不及的国企和地方政府,也开始每月安排区块链相关培训,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和落地方向。  然而,政策因素利好之下,我们更需要警惕那些打着区块链旗号炒作的人和项目。区块链行业在过去数年经历了种种起伏之后,能否借这一波热潮真正落地?  币圈狂热往事  其实,很多人都不是今年才第一次了解区块链,早在2017年,区块链就已经火过一次。  彼时,比特币刚刚经历一轮暴涨,某种意义上来说,比特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它代表着一种可以点对点交易的虚拟货币,且早期只在小众的极客之间流通。但2017年,比特币却突然从1000美元暴涨至19000美元。  虽然此轮暴涨的原因至今未明,但数字背后所代表的财富增长机会却吸引了大批投机者的注意。  当时,海外正流行一种名叫ICO的虚拟货币融资方式,其本意是帮助区块链创业项目绕开传统VC,向极客社区众筹,降低融资门槛。但大量野心家和骗子的加入却让后期的ICO完全变了味道:项目方想要通过ICO的方式圈钱,投资者则想在这些新项目里找到下一个百倍币,双方一拍即合。  据普华永道咨询公司和瑞士加密谷协会的一份联合报告显示,仅在2018年1月至5月间,ICO的规模就已经是2017年全年的两倍。  据圈内人士介绍,当时,项目方只管向交易所支付一笔上币费,上币前匆匆建个网站、发个白皮书就可以募资,不少空气币甚至连白皮书都是在淘宝找人代写。  一位商家客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买家只需提供大概的思路,就会有专门的项目成员给你制作一份融资过亿的ICO商业计划书,包括专业技术术语和图表,仅收3500元服务费,比学生造假的毕业论文还要便宜。  这些项目上了交易所之后,通常会用前期募集的资金拉高币价,等待高位套现;有的则用机器人大量交易,制造虚假数据。在监管真空的情况下,谁拥有资金,谁就能操盘坐庄,稳赚不赔。  最疯狂的时候,项目方甚至连白皮书都不用准备,只要叫上几个大佬,在不同的群里为某币宣传,就能吸引来大量散户,来一个割一个。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币圈首富”李笑来的PressOne项目,据了解,这个项目甚至连白皮书都没有写,直接套了个EOS众筹的概念,就募到了2亿资金。  然而,这样的狂热也仅仅只持续了半年,2018年1月,全球加大虚拟货币监管,以比特币为代表的主流币价格暴跌,市场情绪出现拐点。到年底,不仅比特币的价格跌去了80%,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市值更是蒸发了近7000亿美元。  界面新闻记者曾采访过多位在熊市中赔的倾家荡产的投资者,他们大多都是在比特币价格最贵的时候接触到币圈。有人在高点买币,却最终等来了币价归零;有人被诱惑尝试了期货杠杆,却在深夜收到了爆仓的短信;甚至还有人,借亲戚的钱炒币,最后害了全家的人。  一位交易所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熊市里,不仅仅是散户,连公司内部的员工也都在赔钱。不仅如此,由于公司运营成本紧张,他们还要面对薪水减半、期权缩水的境况。由于大部分区块链公司都会用币来替代一部分期权,币价归零,期权基本也只等于一张废纸。  而那些曾经在牛市里躺着赚钱的币圈媒体们,在微信几次大力度的封号打压中,也都开始小心行事,不少甚至直接转向了泛科技。去年11月,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甚至在朋友圈公开表示,自己做媒体每月都要亏损近300万元。  潮退了,才能看到谁在裸泳。  这场长达两年的熊市,也彻底将币圈的脆弱和荒诞摊开到了人们面前。10月以来,即使区块链再一次成为风口,但币圈的行情却也没有因此抬头,那个狂热的币圈往事,或许也将永远成为往事。  风口切换  12月的深圳,天气已经转凉,而Mark的心情也同这天气一样。  8年前,Mark跟随表哥来到华强北讨生活。2017年,他第一次接触到矿机生意,年底的那几个月,几乎是他这辈子财富积累最快的日子。  据Mark回忆,到了17年12月,赛格四楼的档口几乎全部开始兼营矿机。现货不够卖,很多人就开始卖期货。最高峰的时候,光是赛格广场的矿业档口就超过80家,一个月从这楼大楼流出去的矿机订单多达40万台。  然而,好景不长,从2018年1月开始,长达一年多的熊市也让很多矿业档主感受到了巨亏的滋味。  到去年年底,Mark和表哥在17年赚到的利润已经全部赔光,生意最艰难的时候,他们甚至把主营业务改成了卖二手矿机,一台只能赚十几块钱。  今年4月,比特币价格开始回暖,华强北的矿机生意也迎来了新生。“上半年很多新款矿机都卖的特别好。那些2018年转型去卖电脑的矿机档口也都重新挂起了矿业兼营的牌子。”  谈及10月份的政策利好,Mark表示,一开始他确实很兴奋,但通过这两个月的观察,政策的利好并没有传导到矿业。“生意该冷清还是冷清。”  谈及原因,他表示,矿机市场有自己的供需变化,有时并不能够单纯的将其与区块链或虚拟货币挂钩。11月以来,市场达成的共识是,一代机皇——比特大陆的蚂蚁S9已经到了要谢幕的时刻,“大矿工未雨绸缪,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完成了矿机的更新换代,那时候算力强劲的新矿机进一台销一台,但现在,大矿场的更新换代早已结束,生意自然也不行了。”  和做矿机生意的Mark感受到的冷清不同,11月以来,从事公链开发的Wind可谓成为了猎头们的香饽饽。“电话天天都有,有来咨询外包合作的,也有来挖我的,价格都是两倍三倍那样的开。”  工作四年,Wind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那么抢手。  几乎没怎么犹豫,Wind就接受了一家上市公司的offer
,工资直接翻倍,还直接成为了小组长,有了面试别人搭建自己团队的权力。  在Wind看来,现在政策已经很明朗,公链倡导的token激励模式并不能得到政府的承认,而未来用于组织和机构之间协作的联盟链则会逐渐占据主流。  这种联盟链只针对某个特定群体的成员和有限的第三方,由内部指定多个预选节点为记账人,具备区块链不可篡改和公开透明等特性,但又因为节点的有限,而满足了企业在数据保密方面的需求,很容易就能拓展到金融、商品溯源等领域。  而国产公链则早已因为失去生态和商业模式而变得寸步难行。从去年开始,行业里大多数公链团队就已经开始转型外包艰难求生,这种情况下,与其继续留在原公司消耗自己,不如直接到甲方做自己的事情。  “这一波政策红利也算是给我们这些做公链的一条生路,1024之后,我之前的老板也接到了很多大型企业和政府机构的链改项目,哪怕单纯的靠外包,也能很好的生存下去。”  币圈风光不再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吃得到这波红利。  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了《关于交易场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提示》明确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场所(重点为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b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  同日,总部设立在外埠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的官方微博因账号违反法律法规和《微博社区公约》被封。  一时间,整个币圈人心惶惶。11月15日,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在微博上表示:“币安、波场微博被封,明确传达出了监管态度:区块链要提倡,但不准炒币,不准发币。”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的肖飒律师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她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可以看到,目前法律的态度非常坚决,发币是非法公开融资,涉币交易所不允许在境内存在,一旦发现立刻取缔。”  梳理近期监管文件可以发现,本次监管的目标,上到挖矿,下到交易所、资金盘。整个币圈但凡是涉及数字货币的产业链均在射程范围之内。  11月22日,《上海证券报》援引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人士表述称,11月以来,杭州、北京已经先后“端掉”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截止目前进入起诉程序的已有100多人。  “上班上到了监狱里,这是中国币圈最冷的时刻。”同日,一位币圈媒体人在朋友圈这样表示。  事实上,早在2017年,央行就已经叫停了非法代币融资,但数字货币交易在中国却从未停止,且还愈演愈烈,衍生出了更多割韭菜方式,包括但不限于传销币、资金盘、期货交易等等。  过去,监管对这些活跃在境外的操盘手们一直秉承着让子弹飞一会的态度。但10月24日的利好消息出炉后,骗局又有趁势而起的趋势。“看谁还敢说区块链是骗局”成为了币圈从业者的口头禅。  这是监管层面无法忍受的。所以,10月24日过去仅三天,人民日报便发文,“区块链技术创新不等于炒作虚拟货币,应防止那种利用区块链发行虚拟货币、炒作空气币等行为。”  事实上,中国不是不欢迎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就曾表示,中国央行从2014年就开始研究数字货币,且已取得了积极进展。10月28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也表示,中国央行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国家。  但问题在于,目前市面上两千多款数字货币,绝大部分都是毫无价值的空气币。越是区块链热度高涨的时候,才越要警惕不法分子靠热度重新发起各式骗局。  孟岩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区块链就算有风口,也一定是技术的风口。虚拟货币和矿机市场并不会因为这次政策红利而迎来春天,反而是技术层面,相关激励政策一定会逐步出现。  币圈已成往事,圈内的人也该醒悟,接下来是链圈的时代了。  技术回归  事实上,时至今日,很多头部公司都在努力推动行业形成标准,包括BAT在内的多家科技巨头都已在区块链领域耕耘多年。  这其中,阿里已经申请了1005项区块链专利,主要出自蚂蚁金服的区块链团队,目前,蚂蚁的区块链技术已经落地40多个场景,技术上已经能够支持10亿账户规模,同时能够支持每日10亿交易量,实现每秒10万笔跨链信息处理能力(PPS)。  腾讯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布局则更加多元化,在目前已落地的腾讯区块链应用中,有区块链电子发票项目“税务链”、供应链金融项目“微企链”、司法存证项目“至信链”、城商行银行汇票项目等。  百度同样有多个部门涉及区块链业务,包括百度金融的“度小满金融区块链开放平台”,百度搜索的区块链应用“度宇宙”、区块链图库“图腾”等,百度云还可提供区块链解决方案,并专门设立了区块链实验室。  但在技术回归的同时,值得警惕的是,由于风口效应,行业也不免出现了扎堆的现象。  临近年关,小望科技的创始人李彬夷一直往返于北京和上海参加各式年末尾牙会议。虽然成立仅有一年多的时间,但这并不妨碍这家公司成为各个企服会议的关注焦点。  与其他企业服务赛道的创业公司不同,小望科技作为上市公司旋极信息(300324)的成员企业,刚一成立就获得了母公司旋极信息和旋极百旺直接注入的1200万元启动资金。  不仅如此,小望科技的主营业务是为中小企业提供“票、税、法+金融”的相关服务,而其最主要的产品——区块链数据中台,早期的技术支持也来源于母公司。  据李彬夷介绍,10月24日以来,由于小望科技的区块链项目上线已久,人才储备较多,又有公开报道可循,导致公司员工被各式挖角。  而更让他无奈的是,他能看出部分挖人企业的开发方向和小望科技完全相同,“我们做这个项目完全是从服务小微企业贷款的角度出发,用区块链技术帮助银行做征信,但很多企业,并不懂企业服务,也不懂区块链技术,紧紧是为了蹭热点,就搭了个团队,去做一些市场上已经有的东西,这非常没意义。”  在李彬夷看来,现在国内的很多区块链项目,都处在重复开发的状态。而无论是公链还是联盟链,其开发成本都非常高。他认为,现在最核心的问题是行业里没有一个官方认可的基础性开发平台,导致所有人进来都要去重新建链,长此以往就会造成大量浪费。  他希望未来,行业里能够有更多头部企业主动和官方一起为区块链底层平台设置标准。最近,他就有在和各家银行领导探讨相关事宜。  “我和每一家合作银行都是这么说,就算你看不中我的东西,我也希望他们能尽快选一家,指定一个联盟链的标准,大家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各显神通。”  孟岩也认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防止针对区块链基础设施的过热投资。  上述巨头无论是技术储备还是资源整合能力都已经达到行业前列,这种情况下,创业公司完全没有必要在巨头的阴影下亦步亦趋,重复造轮子。  区块链还是有非常广泛的应用场景的,保险、国家统计、数据产权等关于认证、记账、追溯的领域都还大有可为。只有大家都切实的去做创新,才有可能让区块链技术真正的百花齐放。

T+-
11月22日,《上海证券报》援引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人士表述称,11月以来,杭州、北京已经先后“端掉”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截止目前进入起诉程序的已有100多人。“上班上到了监狱里,这是中国币圈最冷的时刻。”同日,一位币圈媒体人在朋友圈这样表示。
(原标题:【深度】区块链2019:从币圈迈入链圈时代)
【深度】区块链2019:从币圈迈入链圈时代今年的区块链风口,一定是技术的风口。虚拟货币和矿机市场并不会因为这次政策红利而迎来春天,反而是技术层面,相关激励政策一定会逐步体现。图片来源:Unsplash2019年,区块链行业迎来转机。10月24日,一场由中央发起的集体学习,把在乱世里野蛮生长了许久的区块链技术收编进了正规军的行列。这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领导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当天下午,区块链就登上了各大权威纸媒与电视媒体的头版头条。10月25日,新闻联播甚至把开头的前五分钟全部用于介绍区块链。股民们敏锐地嗅到了机会,政策公布当天,在交易所的互动平台上,处处可见投资者就区块链相关问题向董秘提问。周一开盘,区块链概念百股涨停;一天之内,相关股票市值暴涨1600亿。如此情势下,企业对区块链的态度也迅速扭转。通证专家、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孟岩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过去很多企业做项目,明明是用区块链做的,但也宁愿不提。但现在,就连那些过去对区块链技术并无兴趣甚至避之不及的国企和地方政府,也开始每月安排区块链相关培训,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和落地方向。然而,政策因素利好之下,我们更需要警惕那些打着区块链旗号炒作的人和项目。区块链行业在过去数年经历了种种起伏之后,能否借这一波热潮真正落地?币圈狂热往事其实,很多人都不是今年才第一次了解区块链,早在2017年,区块链就已经火过一次。彼时,比特币刚刚经历一轮暴涨,某种意义上来说,比特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它代表着一种可以点对点交易的虚拟货币,且早期只在小众的极客之间流通。但2017年,比特币却突然从1000美元暴涨至19000美元。虽然此轮暴涨的原因至今未明,但数字背后所代表的财富增长机会却吸引了大批投机者的注意。当时,海外正流行一种名叫ICO的虚拟货币融资方式,其本意是帮助区块链创业项目绕开传统VC,向极客社区众筹,降低融资门槛。但大量野心家和骗子的加入却让后期的ICO完全变了味道:项目方想要通过ICO的方式圈钱,投资者则想在这些新项目里找到下一个百倍币,双方一拍即合。据普华永道咨询公司和瑞士加密谷协会的一份联合报告显示,仅在2018年1月至5月间,ICO的规模就已经是2017年全年的两倍。据圈内人士介绍,当时,项目方只管向交易所支付一笔上币费,上币前匆匆建个网站、发个白皮书就可以募资,不少空气币甚至连白皮书都是在淘宝找人代写。一位商家客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买家只需提供大概的思路,就会有专门的项目成员给你制作一份融资过亿的ICO商业计划书,包括专业技术术语和图表,仅收3500元服务费,比学生造假的毕业论文还要便宜。这些项目上了交易所之后,通常会用前期募集的资金拉高币价,等待高位套现;有的则用机器人大量交易,制造虚假数据。在监管真空的情况下,谁拥有资金,谁就能操盘坐庄,稳赚不赔。最疯狂的时候,项目方甚至连白皮书都不用准备,只要叫上几个大佬,在不同的群里为某币宣传,就能吸引来大量散户,来一个割一个。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币圈首富”李笑来的PressOne项目,据了解,这个项目甚至连白皮书都没有写,直接套了个EOS众筹的概念,就募到了2亿资金。然而,这样的狂热也仅仅只持续了半年,2018年1月,全球加大虚拟货币监管,以比特币为代表的主流币价格暴跌,市场情绪出现拐点。到年底,不仅比特币的价格跌去了80%,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市值更是蒸发了近7000亿美元。界面新闻记者曾采访过多位在熊市中赔的倾家荡产的投资者,他们大多都是在比特币价格最贵的时候接触到币圈。有人在高点买币,却最终等来了币价归零;有人被诱惑尝试了期货杠杆,却在深夜收到了爆仓的短信;甚至还有人,借亲戚的钱炒币,最后害了全家的人。一位交易所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熊市里,不仅仅是散户,连公司内部的员工也都在赔钱。不仅如此,由于公司运营成本紧张,他们还要面对薪水减半、期权缩水的境况。由于大部分区块链公司都会用币来替代一部分期权,币价归零,期权基本也只等于一张废纸。而那些曾经在牛市里躺着赚钱的币圈媒体们,在微信几次大力度的封号打压中,也都开始小心行事,不少甚至直接转向了泛科技。去年11月,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甚至在朋友圈公开表示,自己做媒体每月都要亏损近300万元。潮退了,才能看到谁在裸泳。这场长达两年的熊市,也彻底将币圈的脆弱和荒诞摊开到了人们面前。10月以来,即使区块链再一次成为风口,但币圈的行情却也没有因此抬头,那个狂热的币圈往事,或许也将永远成为往事。风口切换12月的深圳,天气已经转凉,而Mark的心情也同这天气一样。8年前,Mark跟随表哥来到华强北讨生活。2017年,他第一次接触到矿机生意,年底的那几个月,几乎是他这辈子财富积累最快的日子。据Mark回忆,到了17年12月,赛格四楼的档口几乎全部开始兼营矿机。现货不够卖,很多人就开始卖期货。最高峰的时候,光是赛格广场的矿业档口就超过80家,一个月从这楼大楼流出去的矿机订单多达40万台。然而,好景不长,从2018年1月开始,长达一年多的熊市也让很多矿业档主感受到了巨亏的滋味。到去年年底,Mark和表哥在17年赚到的利润已经全部赔光,生意最艰难的时候,他们甚至把主营业务改成了卖二手矿机,一台只能赚十几块钱。今年4月,比特币价格开始回暖,华强北的矿机生意也迎来了新生。“上半年很多新款矿机都卖的特别好。那些2018年转型去卖电脑的矿机档口也都重新挂起了矿业兼营的牌子。”谈及10月份的政策利好,Mark表示,一开始他确实很兴奋,但通过这两个月的观察,政策的利好并没有传导到矿业。“生意该冷清还是冷清。”谈及原因,他表示,矿机市场有自己的供需变化,有时并不能够单纯的将其与区块链或虚拟货币挂钩。11月以来,市场达成的共识是,一代机皇——比特大陆的蚂蚁S9已经到了要谢幕的时刻,“大矿工未雨绸缪,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完成了矿机的更新换代,那时候算力强劲的新矿机进一台销一台,但现在,大矿场的更新换代早已结束,生意自然也不行了。”和做矿机生意的Mark感受到的冷清不同,11月以来,从事公链开发的Wind可谓成为了猎头们的香饽饽。“电话天天都有,有来咨询外包合作的,也有来挖我的,价格都是两倍三倍那样的开。”工作四年,Wind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那么抢手。几乎没怎么犹豫,Wind就接受了一家上市公司的offer
,工资直接翻倍,还直接成为了小组长,有了面试别人搭建自己团队的权力。在Wind看来,现在政策已经很明朗,公链倡导的token激励模式并不能得到政府的承认,而未来用于组织和机构之间协作的联盟链则会逐渐占据主流。这种联盟链只针对某个特定群体的成员和有限的第三方,由内部指定多个预选节点为记账人,具备区块链不可篡改和公开透明等特性,但又因为节点的有限,而满足了企业在数据保密方面的需求,很容易就能拓展到金融、商品溯源等领域。而国产公链则早已因为失去生态和商业模式而变得寸步难行。从去年开始,行业里大多数公链团队就已经开始转型外包艰难求生,这种情况下,与其继续留在原公司消耗自己,不如直接到甲方做自己的事情。“这一波政策红利也算是给我们这些做公链的一条生路,1024之后,我之前的老板也接到了很多大型企业和政府机构的链改项目,哪怕单纯的靠外包,也能很好的生存下去。”币圈风光不再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吃得到这波红利。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了《关于交易场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提示》明确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场所(重点为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b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同日,总部设立在外埠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的官方微博因账号违反法律法规和《微博社区公约》被封。一时间,整个币圈人心惶惶。11月15日,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在微博上表示:“币安、波场微博被封,明确传达出了监管态度:区块链要提倡,但不准炒币,不准发币。”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的肖飒律师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她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可以看到,目前法律的态度非常坚决,发币是非法公开融资,涉币交易所不允许在境内存在,一旦发现立刻取缔。”梳理近期监管文件可以发现,本次监管的目标,上到挖矿,下到交易所、资金盘。整个币圈但凡是涉及数字货币的产业链均在射程范围之内。11月22日,《上海证券报》援引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人士表述称,11月以来,杭州、北京已经先后“端掉”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截止目前进入起诉程序的已有100多人。“上班上到了监狱里,这是中国币圈最冷的时刻。”同日,一位币圈媒体人在朋友圈这样表示。事实上,早在2017年,央行就已经叫停了非法代币融资,但数字货币交易在中国却从未停止,且还愈演愈烈,衍生出了更多割韭菜方式,包括但不限于传销币、资金盘、期货交易等等。过去,监管对这些活跃在境外的操盘手们一直秉承着让子弹飞一会的态度。但10月24日的利好消息出炉后,骗局又有趁势而起的趋势。“看谁还敢说区块链是骗局”成为了币圈从业者的口头禅。这是监管层面无法忍受的。所以,10月24日过去仅三天,人民日报便发文,“区块链技术创新不等于炒作虚拟货币,应防止那种利用区块链发行虚拟货币、炒作空气币等行为。”事实上,中国不是不欢迎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就曾表示,中国央行从2014年就开始研究数字货币,且已取得了积极进展。10月28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也表示,中国央行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国家。但问题在于,目前市面上两千多款数字货币,绝大部分都是毫无价值的空气币。越是区块链热度高涨的时候,才越要警惕不法分子靠热度重新发起各式骗局。孟岩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区块链就算有风口,也一定是技术的风口。虚拟货币和矿机市场并不会因为这次政策红利而迎来春天,反而是技术层面,相关激励政策一定会逐步出现。币圈已成往事,圈内的人也该醒悟,接下来是链圈的时代了。技术回归事实上,时至今日,很多头部公司都在努力推动行业形成标准,包括BAT在内的多家科技巨头都已在区块链领域耕耘多年。这其中,阿里已经申请了1005项区块链专利,主要出自蚂蚁金服的区块链团队,目前,蚂蚁的区块链技术已经落地40多个场景,技术上已经能够支持10亿账户规模,同时能够支持每日10亿交易量,实现每秒10万笔跨链信息处理能力(PPS)。腾讯对于区块链技术的布局则更加多元化,在目前已落地的腾讯区块链应用中,有区块链电子发票项目“税务链”、供应链金融项目“微企链”、司法存证项目“至信链”、城商行银行汇票项目等。百度同样有多个部门涉及区块链业务,包括百度金融的“度小满金融区块链开放平台”,百度搜索的区块链应用“度宇宙”、区块链图库“图腾”等,百度云还可提供区块链解决方案,并专门设立了区块链实验室。但在技术回归的同时,值得警惕的是,由于风口效应,行业也不免出现了扎堆的现象。临近年关,小望科技的创始人李彬夷一直往返于北京和上海参加各式年末尾牙会议。虽然成立仅有一年多的时间,但这并不妨碍这家公司成为各个企服会议的关注焦点。与其他企业服务赛道的创业公司不同,小望科技作为上市公司旋极信息(300324)的成员企业,刚一成立就获得了母公司旋极信息和旋极百旺直接注入的1200万元启动资金。不仅如此,小望科技的主营业务是为中小企业提供“票、税、法+金融”的相关服务,而其最主要的产品——区块链数据中台,早期的技术支持也来源于母公司。据李彬夷介绍,10月24日以来,由于小望科技的区块链项目上线已久,人才储备较多,又有公开报道可循,导致公司员工被各式挖角。而更让他无奈的是,他能看出部分挖人企业的开发方向和小望科技完全相同,“我们做这个项目完全是从服务小微企业贷款的角度出发,用区块链技术帮助银行做征信,但很多企业,并不懂企业服务,也不懂区块链技术,紧紧是为了蹭热点,就搭了个团队,去做一些市场上已经有的东西,这非常没意义。”在李彬夷看来,现在国内的很多区块链项目,都处在重复开发的状态。而无论是公链还是联盟链,其开发成本都非常高。他认为,现在最核心的问题是行业里没有一个官方认可的基础性开发平台,导致所有人进来都要去重新建链,长此以往就会造成大量浪费。他希望未来,行业里能够有更多头部企业主动和官方一起为区块链底层平台设置标准。最近,他就有在和各家银行领导探讨相关事宜。“我和每一家合作银行都是这么说,就算你看不中我的东西,我也希望他们能尽快选一家,指定一个联盟链的标准,大家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各显神通。”孟岩也认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防止针对区块链基础设施的过热投资。上述巨头无论是技术储备还是资源整合能力都已经达到行业前列,这种情况下,创业公司完全没有必要在巨头的阴影下亦步亦趋,重复造轮子。区块链还是有非常广泛的应用场景的,保险、国家统计、数据产权等关于认证、记账、追溯的领域都还大有可为。只有大家都切实的去做创新,才有可能让区块链技术真正的百花齐放。

2018,区块链在崎岖中前进,从ICO爆发到快速陨落再到STO兴起,从公链之争到Dapp之争,从红火牛市到寒冬熊市,从监管模糊到相关监管法规出台,从去年春节三点钟无眠的狂欢到如今比特大陆裁员700人的落寞……这一路看起来并不美好,但尽管如此,整个2018年,区块链在牛转熊中,还是走向了自己需要前往的目标——创造真正的产业价值。区块链正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1监管是区块链发展的助攻,而不是阻碍2018年,全球区块链监管由松转严,当然更多严厉的监管政策针对的是虚拟货币。最明显的是,对ICO项目的监管,总体来看,目前对于ICO有着明确规定的国家并不多,但正在加强及计划出具体监管ICO政策的国却越来越多。美国SEC对于ICO有着非常严格的合规要求,并多次调查及查封先前不合格的ICO项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发布ICO合法性综合指南,对ICO进行法律约束;日本金融厅(FSA)将加强ICO的限制,要求ICO的企业经营者需在该局注册;台湾“金管会”表示最早将于明年6月制定ICO监管办法;马来西亚正在制定ICO及加密交易所监管框架。……而在全球经济下行、ICO监管加严、多个空气ICO项目被揭发,投资者日渐理智等因素影响下,目前ICO已经凉得差不多了,据icodata.io数据,2018年12月ICO总融资额近乎于零。除了ICO,针对STO及整个加密货币的监管都呈现出越来越严格的趋势。尽管对于区块链产业,很多国家都推出友好政策推动产业发展,但同时,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场景——加密货币的发展无疑会阻碍到整个产业的发展。拿我国来说,2017年下半年的严格政策不仅直接性影响了2018年初的加密货币市场走向,还影响了后续区块链产业的投入程度与整体发展,导致区块链整体的进展趋于保守务实缓慢。但事实上,长远来看,监管加严可能会限制数字货币的繁荣,但决不会是区块链发展的拦路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及匿名保密性决定了它很大机率会被不法分子拿来做违法的事情,尤其虚拟货币涉及到钱,不加以监管,很可能会变成大型犯罪现场,吴忌寒也曾说过:没有监管的金融活动都是噩梦的开始。如果中本聪没有反社会人格,那我认为他应该不希望区块链变成人类的噩梦。所以,监管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引领区块链走向正途,方向对了,才有所谓的可持续发展。很多人觉得ICO的死亡,是以太坊的灾难,但我觉得对于以太坊来说,失去ICO的支持,它才更可能努力成为它最先想成为的样子——成为一个世界级的Dapp应用平台,走到更高的位置,而不是沦为辅助不良分子圈钱的工具。尽管以太坊付出的代价很大(ETH暴跌),但付出巨大代价往往能让它收获更多,ICO的衰落某个程度上催促了以太坊提升改变自己。另一方面,技术是在走在监管前面的,我们高估了监管对区块链发展的影响。比特币火了,ICO火了,各国对加密货币的监管才随之出现,这说明技术是走在监管前面的,所以监管往往是滞后的,我们高估了监管对区块链发展的影响。UOC开源社区贾可认为,所有的有效监管都有一个基本的特征,就是不能违背技术发展的方向,也不能消灭一个已经出现的技术,技术只要一出现,它就无法被消灭。确实,对于新兴技术,政府扮演的角色往往是服务者,而不是消灭者,他们理解、支持甚至促进技术发展,让技术为人类创造更美好的生活。技术与监管的关系本质上更像是经济与政治的关系,经济决定政治。若区块链技术通过落地应用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那么,监管是不可能限制区块链的,反而会推动。所以,监管是区块链发展的助攻,谈不上阻碍(也阻碍不了),真要说阻碍,那阻碍的只是部分不在规则内的企业,而不是整个产业。而监管的落地、细化、加严更是利于整个产业走向规范与透明,扼杀投机者圈钱走人的不良苗头,鼓励脚踏实地干事者带领区块链走向应用落地。2熊市:币圈的灾难,链圈的福音加密货币市场市值曾在2018年1月份时高达8332亿美元,而2018年的最后一天,即今天,加密货币的市值仅有约1287亿美元,即在2018年,加密货币市场整整缩水蒸发了约7000亿美元。而约从年中开始的熊市更是已经横盘了半年之久,2018年下半年,无疑是币圈的灾难。来源:CoinMarketCap但乙之砒霜,甲之熊掌。熊市于币圈是灾难,于链圈却成了福音。首先,项目滥发局面不再,好项目得到更多的关注。尽管熊市之下,区块链项目融资难度都加大,但熊市的到来,一定程度上优化了整个项目市场的结构:破项目出逃,好项目留守。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让留下来的好项目得到投资人更多的关注。其次,稳定了链圈出走币圈躁动的心。其实,币圈与链圈并非对立,也没有分得很清楚,但币圈的过度繁荣确实对链圈产生了一个不好的影响,那就是让人滋生去发币忽悠融资而不需好好干事的念头。要知道,当空气币可以融钱时,多的是不愿意踏实干实事的人,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但当币圈行情不好时,这个诱惑就没有了。最后,是区块链市场资金的流向变化。简单点来说,就是挤掉泡沫,脱虚向实。2018年数字货币市场大幅下跌,但区块链技术的基本信念似乎正在蓬勃发展。据InWara数据库显示,在2018年第三季度中,最受区块链投资人青睐的是金融服务,约有100个这一类型的融资发生。而区块链游戏、医疗保健和商业服务等行业也获得一定的关注。另外,据报道,许多公司已经出现了开发多种区块链解决方案的愿景来说服投资人。按行业划分的融资数量(2018年第2季度与2018年第3季度)(资料来源:InWara数据库)对于投资者来说,最重要的是收益。所以,在币圈牛市时,有句玩笑话是这样说的:投区块链上币项目,盲投都能赚钱。尽管是玩笑,却有真的成份在,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一个区块链项目能否落地创造真正的价值并不重要,他们也不关心,只要有钱赚,他们就愿意投。所以,币圈牛市导致的结果是大部分资金都流向了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在上面空转,成了一群人的豪赌狂欢,最后,只有少部分资金留给了埋头做项目的链圈。而熊市的来临,让投资人明白币圈赚不了钱时,他们就开始考虑撤退(或被割),于是,币圈泡沫被挤掉相当一部分。当然,其中有人会不再考虑投资区块链,所以熊市一定程度上是损伤了整个区块链产业的,但相信区块链的投资人对于赚钱也越来越有耐心,他们也会专注于熊市中干实事,而不再一味关注币价的波动。这对于链圈人来说,是一件好事,毕竟打磨一个好的项目是需要时间的。另外,虚拟货币市场不能算是个纯粹的区块链产业细分市场,因为当中很多虚拟货币不一定有实际发展中的项目在支撑,也不一定是真的运用了区块链技术,所以,2018年上半年虚拟货币市场的繁荣并不能准确说明区块链产业的繁荣,这是一场区块链的虚假繁荣,而当虚拟货币市场繁荣不再,我们才能看清一个更真实的区块链产业。当一个更真实的区块链产业图谱出现时,产业真正的资金需求才能得被看见与被填满,对于国家、企业和投资者来说,资金该流向哪,才有了相对正确的答案。3区块链从业者大出走,留下来的都是真爱相信,2018年尾,不少区块链从业者告别了很多同行,比特大陆裁员700人只是区块链从业者大量出走的一个缩影。回想2018年初时,加密货币从业者的数量增长了2.5倍,用户数量也从1700万增加到3500万,但在区块链前进的这一路上,区块链从业者也精经历了一翻阵痛,经过熊市的一番摧残,如今留下的人可能还不够当初的1700万。有些人的离开是因为他们成了在行情不好,公司不堪亏损而精简人员策略下的牺牲品,而如果他们相信区块链,那么他们将会以另一个角色回到这个行业里。但有些人的离开则完全是自己的决定,因为对于区块链,他们失望了,没信心了。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出走是因为收入下降。2018年初时,区块链行业四处抢人,薪资动辄翻倍,几万月薪,甚至百万年薪都很常见。但随着熊市的到来,现在相比高峰时,招聘薪资已下降30%~50%。加之在熊市里,区块链企业的业务大多不好,奖金等收入也相比牛市时大为缩水。而如果是创业老板,他们应该比一般人感觉到更冷。他们因钱而来,也因钱而走,对金钱的渴望一直都在,对区块链的信仰则不堪一击。这没有对错,只是个人选择。但对于整个区块链产业来说,此次从业者大出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人才,从来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是推动产业向前发展的主要燃料。而只有那些真正热爱区块链的人,相信区块链技术能创造价值的人,在区块链曲折发展道路中,往往更无畏困难,在熊市里抢跑,更懂得在失望中寻找希望,更坚定地为产业贡献自己的力量。而说回区块链人才,其实到目前为止,区块链高端人才,尤其是技术方面的,依然是非常紧缺的,但今年有一个好的信号是:全球各大高校相继开设了区块链课程,以培养优质区块链人才。这将为未来的区块链发展打下一定的基础。4区块链2018,在崎岖中走向落地回顾区块链2018,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虚拟货币监管加严、产业扶持政策出台,还是熊市挤泡沫、留下产业真爱者,一切现象都指向一个目标:加速区块链产业应用落地。或者应该说,在几番折腾后,区块链里继续留下来更多的是那些尝试落地的项目。所以,我们也不奇怪熊市之下,诸多区块链细分领域(矿机、交易所、媒体等)渐失生机,而承载着众多区块链落地应用理想的Dapp呼声却越来越大,动作越来越多。这一年,EOS、波场、比原链等公链相继主网上线,为Dapp开发者提供各种开发环境,公链之争开启。之后,随着Dapp开发者的入场,公链之争变成了Dapp竞争,从加密猫到Fomo
3D,再到EOS骑士,爆火的一款Dapp足以吸走大部分币圈玩家。另外,业内近期关于Dapp的动态也不少。以太坊忙着2019年1月中旬的君士坦丁堡分叉,以提高TPS与安全性;孙宇晨花大笔钱去完善波场的基础设施以及生态体系,并设立1亿美元区块链游戏基金;陀螺财经、游戏陀螺、慢雾科技、比特时代、纯白矩阵等共同联合发起的“LBG链游联盟”等等。而除了尝试在Dapp落地,这一年里,区块链在溯源、供应链金融等领域的落地上也取得一定的进展
。在防伪溯源方面,一些大企业纷纷投入基于区块链的食品、药品的防伪溯源,区块链正在成为食品、药品安全的有效保障手段;在供应链金融方面,万向区块链、平安壹账通、京东、腾讯等众多企业开展了多个供应链金融区块链应用实践,其基本皆在2018年应用上线,而各领域企业更是如雨后春笋般投身其中,如北汽新能源、DBS等。结语:前苹果CEO
John Sculley曾说过:Technology should either be invisible or
beautiful.(科技最好潜身让人看不见,不然就是要让人觉得很美。)可惜,目前区块链似乎两样都不具备。区块链十年了,从比特币到以太坊,再到在如今的多个公链上开发Dapp,它影响到的范围虽然越来越广,但他们依然存在不少问题,公链也各有各的不足,我们必须正视:区块链技术本身并不完美。不过,这不妨碍我们利用区块链技术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公正、更平等、更美好。2018年,可以说是区块链泡沫期中的一环,但同时也是深耕区块链技术的企业继往开来、厚积薄发、鸿图大展的一个始点。区块链产业落地是2018的目标,也将是2019的主题。来源:陀螺财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