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资本退潮后的共享经济不是“案板上的鱼”

0 Comment

原标题:资本退潮后的共享经济不是“案板上的鱼”  本报见习记者 倪楠 郭冀川  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的现状是,“资本热潮褪去,行业洗牌重塑。”在共享经济领域,有些行业开始由“疯狂扩张、激进发展”转向“冷静化经营”;另一些行业则在日积月累、蓄势待发;还有一些行业,在结合自身特点,紧抓发展机遇,进行新模式的探索。  “共享经济的投资机会一直存在,我们目前仍保持关注,积极寻找投资机会。”中科招商常务副总裁张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2019年融资环境以及前期一些共享经济项目的影响,今年资本圈对共享经济项目的投资总体来看更加理性和谨慎。”  一度上演“黄橙大战”、让“颜色不够用”的共享单车,到处可见“TOGO”标志、频频吸引路人“回头率”的共享汽车,曾经在资本的“加持”下,为大众构建了一个美好的共享出行场景。但在资本“退潮”后,曾被大众广泛看好的共享出行行业开始曝出各种问题,伴随共享出行企业大规模洗牌和淘汰,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开始受到质疑。  针对2019年共享出行市场的整体运营情况,中科招商常务副总裁张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年共享经济项目出现竞争淘汰加速的情况。部分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自身门槛不高,恶性竞争和盲目扩张最终导致失败。资本短期内可能会对共享出行项目暂持观望态度,在市场淘汰掉一些劣质企业后,相信资本还会加码一些优质项目。  共享汽车领域目前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一方面,近年来不断有相关企业难以为继,其中,共享汽车平台友友用车、EZZY已相继“倒下”。今年年初,途歌被用户投诉“退押金难”,途歌出行应用的母公司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企业。2019年6月,Car2go正式结束在中国的汽车分时租赁运营。另一方面,部分共享汽车企业已看到盈利希望。今年10月,首汽集团旗下新能源车分时租赁平台GoFun宣布,在其40个自营城市中,已有25个城市实现毛利盈利;在40个加盟城市中,已有29个城市实现毛利盈利。  “资本对分时租赁行业的关注热度在降低,投资持观望态度。”易观国际发布的《中国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年度综合分析2019》(简称《分析》)指出,分时租赁行业曾受资本持续关注,于2017年整体融资金额呈爆发式增长。即使在2018年的资本寒冬期,分时租赁行业的融资金额与融资笔数也与2017年基本持平。但通过融资轮次来看,B轮及B轮以后的投资占比扩大,说明投资后移趋势明显,资本更加青睐经过市场验证、运营模式成熟的企业。过去8年,分时租赁市场度过了混沌的探索期,分时租赁平台没有很好地解决成本高企、车辆空置率高的问题,2018年下半年大量中小平台被淘汰。2019年,对分时租赁行业的投资开始冷却。  共享单车经过3年多的发展,已从最高峰的近百个品牌锐减为如今为数不多的几家。在资本“退潮”之后,共享单车行业已不再盲目“烧钱”扩张。  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多位共享单车使用者均表示,今年明显感觉到共享单车的种类和数量减少了很多。另外,部分消费者对共享单车的使用频率也有所下降。  《中国共享出行发展报告(2019)》指出,根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8月底,我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有1950万辆,覆盖全国360个城市,注册用户数超过3亿人次,日均订单数达到4700万单。与前两年的大起大落相比,2019年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增速相对平稳,趋于理性。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已不再靠“烧钱”补贴的方式来获取用户,而把重心放在精细化运营发展上,希望通过运营效率决定企业未来的竞争力。  共享民宿:交易额在资本寒冬下逆增长  ​    今年暑期的一个周末,《证券日报》记者到北戴河游玩时,因赶上旺季,始终订不到合适的酒店,于是在一家共享民宿平台预定了一家民宿,想不到获得意外的旅游体验。乘坐高铁到达北戴河后,民宿老板不仅开车来接站,还热情地介绍了周边实惠的饭馆、菜市场和游玩景点的布局,让记者美美地享受了一个小假期。  虽然也有资本助推,但共享民宿发展速度要远远慢于共享出行。木鸟民宿CEO黄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一些互联网创新带来的残酷市场竞争不同,共享民宿市场天然缺乏用户基础,需要一点点地进行市场培育,因此,整个市场不温不火,直到近两年才在用户基础上得到质变式的提升。  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数据显示,随着市场需求的提升,在线短租民宿平台的产品也逐步升级,更加注重保障用户数据的安全和房源的真实性,再加上共享经济的推动,中国在线短租用户规模逐渐扩大。2016年在线短租用户规模约0.4亿人次;2017年同比增长一倍,达到0.8亿人次;2018年同比增长83.75%,达1.47亿人次。  因资本遇冷,2019年的创投环境并不乐观,只有易民宿、木鸟民宿分别在今年2月份、5月份完成了融资,国内共享民宿行业曾经出现的一年融资十余笔的盛况已经不再。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在2018年10月拿到近3亿美元融资时,就曾表达对2019年共享民宿行业的担忧,“拿到钱是为冬天做好准备,接下来要看这个冬天有多长、多严酷。”  虽然资本环境不佳,但面对消费品质的提升,共享民宿行业的发展速度并未减慢。据速途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共享民宿平台上的房源已达350万套,共享民宿的交易额达到165亿元,同比增长37.5%,而2014年的交易额还不到20亿元。  木鸟民宿近日发布的《2019圣诞节&元旦民宿预订数据报告》显示,今年“圣诞+元旦”期间,冰雪属性凸显,悦己消费成主流。用户出游的理由五花八门,感受不一样的节日氛围、寻找跨年的仪式感、亲子游玩寓教于乐、放松心情调节情绪、逢假必游占据理由榜的前五位,其中大部分理由都跟“悦己”主题相关,意味着现在的年轻用户更加自信,更舍得为自己投资、取悦自己。  看到市场红利后,携程、途牛等流量巨头也纷纷通过短途游推出民宿服务,这种旅游住宿产业链是短租民宿尚不能提供的,在线短租民宿平台的优势在于房源规模、平台规则及服务保障机制健全。  共享办公:“不能和二房东划等号”  提起共享办公行业,就不能不提今年发生的一次业内“地震”。美国时间2019年9月30日,美国共享办公企业WeWork发布声明称,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撤回招股说明书,推迟IPO。随后,该公司爆出裁员与资金链风波,估值从曾经的470亿美元暴跌至80亿美元。其投资人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公开承认,高估了WeWork的价值。  继WeWork之后,国内共享办公行业龙头优客工场于美国时间12月11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IPO招股书,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挂牌上市。  近年来,共享办公平台作为全新的企业办公方式快速崛起。然而,共享办公平台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诸多问题,比如区域发展不平衡,共享办公集中于一二线城市,客户主要为创业型中小公司等;盈利模式单一,常被视为写字楼的“二房东”;行业运营管理人才欠缺,对企业服务能力弱。  共享办公企业“梦想加”创始人王晓鲁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  示,共享办公不是暴利行业,而是一个产业链条很长、需要精细化运营的行业。一个共享办公品牌想要良性发展,需要在选址、设计、营建、市场、销售、运营等环节上建立优势,并控制好成本,行业门槛比大多数人所想的都要高。  “共享办公不能和二房东划等号,我们和二房东有很明显的差异,二房东有很多事情不会去做,比如产品的研发和迭代、品牌的定位和打造等,二房东是没有动力去做这些事情。”王晓鲁认为,“共享办公不只是一个行业,更是一种办公场景。我们正在开发一些相关性最高的衍生服务,比如办公定制输出服务和跨界场景合作。”  目前困扰共享办公企业的依然是较高的成本及运营费用,业务扩张经常导致公司迟迟无法盈利。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9月底,优客工场累计亏损约13.91亿元,公司巨亏主要来自于为发展业务而进行的投资,其中包括开设更多空间、重新开发现有空间和收购。  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有待拓展  共享充电宝:电池技术制约市场空间 商业模式有待拓展  “手机快没电了,得赶紧找下充电宝,一会还得打车呢。” 随着科技和网络的迅猛发展,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多元化,类似的声音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购物、消费、娱乐等诸多场景。一旦手机电量不足,导致突然关机,常常会影响人们的正常生活和消费。于是,在各大购物中心、便利店等娱乐休闲购物消费场所,开始出现共享充电宝的身影。  “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并不算新颖,仍是类似于共享单车的打法,主要依靠向客户提供充电服务并按时长收取租金,且技术门槛比较低,本质上仍属于分时租赁收费。”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别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有几方面优势:一是共享充电宝的硬件成本较低,通常在100元上下;二是由于使用场景不同,共享充电宝损耗率较小,维修成本也低。  中科招商常务副总裁张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充电宝目前整体运行相对稳定,但也出现部分地区供给过量的情况。目前资本主要关注和加码一些网络覆盖完整、产品和服务优质的龙头项目。  易观国际研报分析认为,共享充电宝行业在2017年上半年尤受资本青睐,约50%的融资事件集中发生于2017年4月至5月,且以早期轮次为主。此后,资本热度迅速减退,仅怪兽充电、小电科技等头部玩家获得资本支撑,进入A轮后融资。  “2019年,部分头部厂商已实现盈亏平衡,在持续运营层面对融资的依赖性降低。但对于进入到业务推广阶段的头部企业而言,如果能在这一阶段成功获投,将有利于加快线下设备铺设、提升业务扩张速度,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易观国际研报分析认为。  “从长期来看,共享充电宝的发展前景还有待于观察,最有可能的冲击因素在于手机电池技术的进步。一旦电池技术取得突破式进展,手机使用时间大大延长,用户对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频次将大大降低,市场将会因此受到巨大冲击。”付一夫认为,无线充电技术的进步,同样会挤压共享充电宝的市场发展空间。  “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有待于进一步拓展,应加快跨界合作的步伐。除了为C端用户提供充电服务以外,可以继续发力广告服务,比如共享充电租赁机屏幕和充电宝本身都是广告展示的良好载体。”付一夫建议,共享充电宝还可以作为新的线下流量入口,将其他功能陆续集合至共享充电宝内。此外,基于线下用户消费数据的积累,共享充电宝还可以探索大数据服务方向,或将用户流量导流进线上的电商平台,助力精准营销。

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的现状是,“资本热潮褪去,行业洗牌重塑。”在共享经济领域,有些行业开始由“疯狂扩张、激进发展”转向“冷静化经营”;另一些行业则在日积月累、蓄势待发;还有一些行业,在结合自身特点,紧抓发展机遇,进行新模式的探索。

“共享经济的投资机会一直存在,我们目前仍保持关注,积极寻找投资机会。”中科招商常务副总裁张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2019年融资环境以及前期一些共享经济项目的影响,今年资本圈对共享经济项目的投资总体来看更加理性和谨慎。”

共享出行:由“烧钱”扩张转向精细化运营

一度上演“黄橙大战”、让“颜色不够用”的共享单车,到处可见“TOGO”标志、频频吸引路人“回头率”的共享汽车,曾经在资本的“加持”下,为大众构建了一个美好的共享出行场景。但在资本“退潮”后,曾被大众广泛看好的共享出行行业开始曝出各种问题,伴随共享出行企业大规模洗牌和淘汰,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开始受到质疑。

针对2019年共享出行市场的整体运营情况,中科招商常务副总裁张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年共享经济项目出现竞争淘汰加速的情况。部分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自身门槛不高,恶性竞争和盲目扩张最终导致失败。资本短期内可能会对共享出行项目暂持观望态度,在市场淘汰掉一些劣质企业后,相信资本还会加码一些优质项目。

共享汽车领域目前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一方面,近年来不断有相关企业难以为继,其中,共享汽车平台友友用车、EZZY已相继“倒下”。今年年初,途歌被用户投诉“退押金难”,途歌出行应用的母公司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企业。2019年6月,Car2go正式结束在中国的汽车分时租赁运营。另一方面,部分共享汽车企业已看到盈利希望。今年10月,首汽集团旗下新能源车分时租赁平台GoFun宣布,在其40个自营城市中,已有25个城市实现毛利盈利;在40个加盟城市中,已有29个城市实现毛利盈利。

“资本对分时租赁行业的关注热度在降低,投资持观望态度。”易观国际发布的《中国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年度综合分析2019》指出,分时租赁行业曾受资本持续关注,于2017年整体融资金额呈爆发式增长。即使在2018年的资本寒冬期,分时租赁行业的融资金额与融资笔数也与2017年基本持平。但通过融资轮次来看,B轮及B轮以后的投资占比扩大,说明投资后移趋势明显,资本更加青睐经过市场验证、运营模式成熟的企业。过去8年,分时租赁市场度过了混沌的探索期,分时租赁平台没有很好地解决成本高企、车辆空置率高的问题,2018年下半年大量中小平台被淘汰。2019年,对分时租赁行业的投资开始冷却。

共享单车经过3年多的发展,已从最高峰的近百个品牌锐减为如今为数不多的几家。在资本“退潮”之后,共享单车行业已不再盲目“烧钱”扩张。

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多位共享单车使用者均表示,今年明显感觉到共享单车的种类和数量减少了很多。另外,部分消费者对共享单车的使用频率也有所下降。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中国共享出行发展报告》指出,根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8月底,我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有1950万辆,覆盖全国360个城市,注册用户数超过3亿人次,日均订单数达到4700万单。与前两年的大起大落相比,2019年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增速相对平稳,趋于理性。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已不再靠“烧钱”补贴的方式来获取用户,而把重心放在精细化运营发展上,希望通过运营效率决定企业未来的竞争力。

共享民宿:交易额在资本寒冬下逆增长

今年暑期的一个周末,《证券日报》记者到北戴河游玩时,因赶上旺季,始终订不到合适的酒店,于是在一家共享民宿平台预定了一家民宿,想不到获得意外的旅游体验。乘坐高铁到达北戴河后,民宿老板不仅开车来接站,还热情地介绍了周边实惠的饭馆、菜市场和游玩景点的布局,让记者美美地享受了一个小假期。

虽然也有资本助推,但共享民宿发展速度要远远慢于共享出行。木鸟民宿CEO黄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一些互联网创新带来的残酷市场竞争不同,共享民宿市场天然缺乏用户基础,需要一点点地进行市场培育,因此,整个市场不温不火,直到近两年才在用户基础上得到质变式的提升。

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数据显示,随着市场需求的提升,在线短租民宿平台的产品也逐步升级,更加注重保障用户数据的安全和房源的真实性,再加上共享经济的推动,中国在线短租用户规模逐渐扩大。2016年在线短租用户规模约0.4亿人次;2017年同比增长一倍,达到0.8亿人次;2018年同比增长83.75%,达1.47亿人次。

因资本遇冷,2019年的创投环境并不乐观,只有易民宿、木鸟民宿分别在今年2月份、5月份完成了融资,国内共享民宿行业曾经出现的一年融资十余笔的盛况已经不再。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在2018年10月拿到近3亿美元融资时,就曾表达对2019年共享民宿行业的担忧,“拿到钱是为冬天做好准备,接下来要看这个冬天有多长、多严酷。”

虽然资本环境不佳,但面对消费品质的提升,共享民宿行业的发展速度并未减慢。据速途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共享民宿平台上的房源已达350万套,共享民宿的交易额达到165亿元,同比增长37.5%,而2014年的交易额还不到20亿元。

木鸟民宿近日发布的《2019圣诞节元旦民宿预订数据报告》显示,今年“圣诞+元旦”期间,冰雪属性凸显,悦己消费成主流。用户出游的理由五花八门,感受不一样的节日氛围、寻找跨年的仪式感、亲子游玩寓教于乐、放松心情调节情绪、逢假必游占据理由榜的前五位,其中大部分理由都跟“悦己”主题相关,意味着现在的年轻用户更加自信,更舍得为自己投资、取悦自己。

看到市场红利后,携程、途牛等流量巨头也纷纷通过短途游推出民宿服务,这种旅游住宿产业链是短租民宿尚不能提供的,在线短租民宿平台的优势在于房源规模、平台规则及服务保障机制健全。

共享办公:“不能和二房东划等号”

提起共享办公行业,就不能不提今年发生的一次业内“地震”。美国时间2019年9月30日,美国共享办公企业WeWork发布声明称,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撤回招股说明书,推迟IPO。随后,该公司爆出裁员与资金链风波,估值从曾经的470亿美元暴跌至80亿美元。其投资人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公开承认,高估了WeWork的价值。

继WeWork之后,国内共享办公行业龙头优客工场于美国时间12月11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招股书,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近年来,共享办公平台作为全新的企业办公方式快速崛起。然而,共享办公平台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诸多问题,比如区域发展不平衡,共享办公集中于一二线城市,客户主要为创业型中小公司等;盈利模式单一,常被视为写字楼的“二房东”;行业运营管理人才欠缺,对企业服务能力弱。

共享办公企业“梦想加”创始人王晓鲁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办公不是暴利行业,而是一个产业链条很长、需要精细化运营的行业。一个共享办公品牌想要良性发展,需要在选址、设计、营建、市场、销售、运营等环节上建立优势,并控制好成本,行业门槛比大多数人所想的都要高。

“共享办公不能和二房东划等号,我们和二房东有很明显的差异,二房东有很多事情不会去做,比如产品的研发和迭代、品牌的定位和打造等,二房东是没有动力去做这些事情。”王晓鲁认为,“共享办公不只是一个行业,更是一种办公场景。我们正在开发一些相关性最高的衍生服务,比如办公定制输出服务和跨界场景合作。”

目前困扰共享办公企业的依然是较高的成本及运营费用,业务扩张经常导致公司迟迟无法盈利。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9月底,优客工场累计亏损约13.91亿元,公司巨亏主要来自于为发展业务而进行的投资,其中包括开设更多空间、重新开发现有空间和收购。

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有待拓展

共享充电宝:电池技术制约市场空间商业模式有待拓展

“手机快没电了,得赶紧找下充电宝,一会还得打车呢。”随着科技和网络的迅猛发展,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多元化,类似的声音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购物、消费、娱乐等诸多场景。一旦手机电量不足,导致突然关机,常常会影响人们的正常生活和消费。于是,在各大购物中心、便利店等娱乐休闲购物消费场所,开始出现共享充电宝的身影。

“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并不算新颖,仍是类似于共享单车的打法,主要依靠向客户提供充电服务并按时长收取租金,且技术门槛比较低,本质上仍属于分时租赁收费。”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别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有几方面优势:一是共享充电宝的硬件成本较低,通常在100元上下;二是由于使用场景不同,共享充电宝损耗率较小,维修成本也低。

中科招商常务副总裁张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充电宝目前整体运行相对稳定,但也出现部分地区供给过量的情况。目前资本主要关注和加码一些网络覆盖完整、产品和服务优质的龙头项目。

易观国际研报分析认为,共享充电宝行业在2017年上半年尤受资本青睐,约50%的融资事件集中发生于2017年4月至5月,且以早期轮次为主。此后,资本热度迅速减退,仅怪兽充电、小电科技等头部玩家获得资本支撑,进入A轮后融资。

“2019年,部分头部厂商已实现盈亏平衡,在持续运营层面对融资的依赖性降低。但对于进入到业务推广阶段的头部企业而言,如果能在这一阶段成功获投,将有利于加快线下设备铺设、提升业务扩张速度,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易观国际研报分析认为。

“从长期来看,共享充电宝的发展前景还有待于观察,最有可能的冲击因素在于手机电池技术的进步。一旦电池技术取得突破式进展,手机使用时间大大延长,用户对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频次将大大降低,市场将会因此受到巨大冲击。”付一夫认为,无线充电技术的进步,同样会挤压共享充电宝的市场发展空间。

“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有待于进一步拓展,应加快跨界合作的步伐。除了为C端用户提供充电服务以外,可以继续发力广告服务,比如共享充电租赁机屏幕和充电宝本身都是广告展示的良好载体。”付一夫建议,共享充电宝还可以作为新的线下流量入口,将其他功能陆续集合至共享充电宝内。此外,基于线下用户消费数据的积累,共享充电宝还可以探索大数据服务方向,或将用户流量导流进线上的电商平台,助力精准营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