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酒鬼酒22年换了数个大股东近80位高管,业绩仍落后于二线酒企

0 Comment


原标题:酒鬼酒22年换了数个大股东近80位高管,业绩仍落后于二线酒企2019年12月下旬,一出甜蜜素的风波,让沉寂多时的酒鬼酒再次成为焦点;举报人与厂商双方一来一回的强硬声明,也让事实更扑朔迷离。12月24日下午,湖南省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向《棱镜》表示,该局已经在当日开始对市面流通环节的酒鬼酒进行质量检测,结果预计在明后天(25-26日)和之后时间向社会公布。在白酒行业黄金十年和冰封低潮的四年中,湖南酒鬼酒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上市22年以来,酒鬼酒(000799.SZ)经历了数次大股东易主、10任董事长、7任总经理,合计79位高管。如此这般的命运,也使得它不仅要应付市场上的艰难打拼,还忙着应付里里外外各种意外。7年恩怨,结论待出2019年12月18日,酒鬼酒代理商石磊向湖南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其代理的一批酒鬼酒产品含甜蜜素。12月21日,酒鬼酒给出了不同的解释版本,称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100%;石磊举报是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他们争论的焦点是2012年生产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石磊称其仓库里封存的5万瓶老酒鬼酒均存在添加甜蜜素的问题。甜蜜素是一种常用的合成甜味剂,是食品加工业中的重要代糖产品,冷饮、甜点等中常有应用;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规定,配制酒中可以使用甜蜜素,含量应≤0.65g/
kg;其他酒类中均不得使用甜蜜素,传统酿制的白酒是禁止添加甜蜜素的。早前白酒产品的食品安全检查中,会检测甜蜜素情况,多地都曾有违法案例。12月21日和22日,酒鬼酒给出了两份解释声明,主要内容包括:第一,近年来酒鬼酒产品合格率100%;第二,自2012年起,石磊和公司有经济纠纷,已有7年之久;酒鬼酒曾给予石磊赠酒,但无法接受其更多补偿的要求。对此,举报人石磊表示,仓库中尚有5万多瓶老酒鬼酒,请求监管部门前来检测。12月24日下午,湖南省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向《棱镜》表示,该局已经在今日开始对市面流通环节的酒鬼酒进行质量检测。24日,该局工作人员已经在长沙市零售渠道完成了抽样;明日(25日)计划对湘潭市场进行抽样;检测结果预计在明后天(25-26日)和之后时间向社会公布。也是在12月24日,湘西自治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接触了举报人石磊,确认了对他举报的情况正在调查核实中;同时对他公司在吉首地区库存的所有2012年500ml
54°老酒鬼酒实施管控,禁止流入市场,清点了数量,合计涉及6个批号8126件产品。意外不断,命运多舛来自万得wind的数据显示,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1997年4月由湖南湘泉集团发起,以其所属湘泉酒公司、酒鬼酒、陶瓷公司三家公司的净资产折股投入而诞生,总部位于湖南省吉首市。1997年7月,酒鬼酒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上市至今22年,酒鬼酒业绩起起伏伏,大股东数次变迁,从湘泉集团、成功集团,到华孚集团、中粮集团,伴随着管理团队每两三年、甚至一两年就变动,带来的是战略方向的不确定以及各种意外事件。先是成功系资本:2002年9月,成功集团与湖南湘泉签订协议,在击败涌金集团等对手后,受让湘泉的国有股权,成为了酒鬼酒控股股东。但没想到的是,新股东成功集团差点就掏空了酒鬼酒。酒鬼酒在2005年10月向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确定成功集团从酒鬼酒公司账户上转走资金4.2亿元;之后双发达成了还款协议。成功系土崩瓦解之后,掌门刘虹在2009年被罚市场禁入五年。在交出手中的股权以后,成功系也不再与酒鬼酒有瓜葛,湘泉集团重新成为酒鬼酒的第一大股东。但湘泉集团也没能支撑酒鬼酒太久。2005年,湘泉集团以单位经营管理不善、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申请破产还债,当时湘泉集团持有酒鬼酒7780万股(占总股本的25.67%);湘泉集团及其子公司还占用酒鬼酒公司资金1214万元。2007年,中皇有限公司通过拍卖和收购成为酒鬼酒第一大股东,持股31%。中皇属于华孚集团,后者隶属于国资委,主要承担中央储备糖、中央储备肉的管理和具体操作业务,也经营食糖、肉类、菜蔬、酒类等副食品业务。然而,就在酒鬼酒业绩刚有起色之际,2012年年底,酒鬼酒被曝塑化剂超标2.6倍,暴露了当时白酒行业的问题,也让自身陷入低迷。2013-2014年,酒鬼酒连续亏损。2013年,酒鬼酒营业总收入6.85亿元,净利润跌至-3879万元;2014年营业总收入进一步跌到3.88亿元,净利润-1.04亿元;酒鬼酒变成了*ST酒鬼,经营数据在2015年才有所好转。2014年11月,华孚集团并入中粮集团,中粮集团间接入主酒鬼酒。2015年10月,酒鬼酒发布公告称,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实际控制人。酒鬼酒被划拨到中粮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食品进行管理。2017年8月,中粮集团授权中食控股全资设立中粮酒业投资,主营酒业投资管理。但即便是被纳入央企麾下,酒鬼酒的管理层变动仍旧频繁。2017年以来,酒鬼酒高层多人离职,包括2018年初,董事长江国金因个人原因离职;2019年4月,来自中粮的酒鬼酒副董事长李士祎离职,副总经理李明也离开;5个月后,李士祎因存在违规违纪问题被免职。中粮入主,刚现曙光事实上,自中粮集团入主酒鬼酒以后,这家公司才刚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酒鬼酒董事长王浩,1990年就加入了中粮集团,2016年7月任集团审计与法律风控部总监,2017年12月任中粮酒业董事长、党委书记。现任总经理董顺钢也是早年就加入中粮(1989年),2015年5月至2016年2月,任中粮麦芽(大连)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位。新管理层在2016年和之后逐渐入驻,开始一系列改革,包括重整销售网络和产品线。早前酒鬼酒的问题之一是渠道窜货,中粮入主之后,更迭了部分经销商。产品方面,酒鬼酒收缩了价格偏低的产品,对部分酒鬼系列产品提价。在湖南省内倡导渠道全面下沉至县;湖南省外重点布局地级市场,以及京津冀、珠三角和长三角。2016年4月,酒鬼酒发布关于撤销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的公告,宣布公司正式摘帽,由“*ST酒鬼”变更为“酒鬼酒”。2016年-2018年,酒鬼酒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8.92%、34.13%、35.13%,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2.60%、62.18%、26.45%。2018年,酒鬼酒总营收11.87亿元;而2016年,酒鬼酒营收还只有6.55
亿元,归母净利润1.09
亿元。但酒鬼酒想要重现辉煌并不容易:白酒行业高速增长的表象下,集中度提升、行业挤压式增长越来越明显,一线品牌酒企越强,二三线酒企得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对于酒鬼酒来说,上有一线名酒产品线向下延伸,又有同为区域品牌的同行对全国市场跃跃欲试。截止到2019年前三季度,19家上市白酒企业营业收入排行榜上,酒鬼酒位列倒数第四位,成绩甚至落后于这些二线白酒企业:今世缘(41.12亿)、口子窖(34.66亿)、老白干酒(28.22亿)、水井坊(26.51亿)、迎驾贡酒(26.49亿)、舍得酒业(18.43亿)、伊力特(15.11亿)、金徽酒(11.06亿)。“塑化剂”事件再难重演?七年前的11月19日,50度酒鬼酒被检测出塑化剂超标。一时之间,白酒板块遭遇重挫,茅台、五粮液等白酒股均大幅下跌,整个白酒板块市值蒸发超过400亿元。白酒行业至此进入四年“寒冬期”。但有些意外的是,相比7年前的塑化剂风波,此次白酒行业分析师对酒鬼酒甜蜜素事件态度挺乐观。太平洋证券分析师在报告中分析:甜蜜素事件对白酒板块不会构成太大影响,这是孤立的事件;2012年白酒板块的崩溃,也不是酒鬼酒塑化剂导致的,“三公消费”的严格限制才是主要原因。国信证券分析观点则认为,此次事件确实对酒鬼酒形象造成一定影响,预计公司正常经营影响不大,短期将对公司股价乃至白酒板块造成压制,但中长期无忧白酒行业发展。2012年酒鬼酒中的塑化剂(DBP)含量为1.08mg/kg,超标2.6倍。当日主要上市酒企股价大跌,次日主要酒企股价接着调整,一周乃至一个月后主要酒企股价鲜有正涨幅。但从中长期来看,对白酒行业几乎没有影响,主要酒企均有不错涨幅。国信证券统计塑化剂当日至今的个股涨跌幅,发现贵州茅台涨幅超6倍、五粮液涨幅近4倍、泸州老窖涨幅超2倍、古井贡酒涨幅近3倍。民生证券分析也认为,预计负面冲击影响不会太大,未来决定板块走势的仍然是春节回款及动销情况。上一次白酒板块遭遇质量安全问题是2018年西凤酒塑化剂事件,当天白酒板块下跌约1.68%,但第二天就小幅翻红,总体负面影响不大。就在消息爆出后的12月23日首个交易日,甜蜜素风波让酒鬼酒一字跌停,市值蒸发近13亿元。但12月24日,酒鬼酒股价小幅回升到35.61元。(腾讯新闻棱镜)

原标题:易主不停,意外不断,酒鬼酒“非典型”沉浮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作者李伟,创业邦经授权转载。2019年12月下旬,一出甜蜜素的风波,让沉寂多时的酒鬼酒再次成为焦点;举报人与厂商双方一来一回的强硬声明,也让事实更扑朔迷离。12月24日下午,湖南省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向《棱镜》表示,该局已经在当日开始对市面流通环节的酒鬼酒进行质量检测,结果预计在明后天(25-26日)和之后时间向社会公布。在白酒行业黄金十年和冰封低潮的四年中,湖南酒鬼酒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上市22年以来,酒鬼酒(000799.SZ)经历了数次大股东易主、10任董事长、7任总经理,合计79位高管。如此这般的命运,也使得它不仅要应付市场上的艰难打拼,还忙着应付里里外外各种意外。1.  7年恩怨,结论待出2019年12月18日,酒鬼酒代理商石磊向湖南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其代理的一批酒鬼酒产品含甜蜜素。12月21日,酒鬼酒给出了不同的解释版本,称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100%;石磊举报是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他们争论的焦点是2012年生产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石磊称其仓库里封存的5万瓶老酒鬼酒均存在添加甜蜜素的问题。甜蜜素是一种常用的合成甜味剂,是食品加工业中的重要代糖产品,冷饮、甜点等中常有应用;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规定,配制酒中可以使用甜蜜素,含量应≤0.65g/
kg;其他酒类中均不得使用甜蜜素,传统酿制的白酒是禁止添加甜蜜素的。早前白酒产品的食品安全检查中,会检测甜蜜素情况,多地都曾有违法案例。12月21日和22日,酒鬼酒给出了两份解释声明,主要内容包括:第一,近年来酒鬼酒产品合格率100%;第二,自2012年起,石磊和公司有经济纠纷,已有7年之久;酒鬼酒曾给予石磊赠酒,但无法接受其更多补偿的要求。对此,举报人石磊表示,仓库中尚有5万多瓶老酒鬼酒,请求监管部门前来检测。12月24日下午,湖南省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向《棱镜》表示,该局已经在今日开始对市面流通环节的酒鬼酒进行质量检测。24日,该局工作人员已经在长沙市零售渠道完成了抽样;明日(25日)计划对湘潭市场进行抽样;检测结果预计在明后天(25-26日)和之后时间向社会公布。也是在12月24日,湘西自治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接触了举报人石磊,确认了对他举报的情况正在调查核实中;同时对他公司在吉首地区库存的所有2012年500ml
54°老酒鬼酒实施管控,禁止流入市场,清点了数量,合计涉及6个批号8126件产品。2.  意外不断,命运多舛来自万得wind的数据显示,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1997年4月由湖南湘泉集团发起,以其所属湘泉酒公司、酒鬼酒、陶瓷公司三家公司的净资产折股投入而诞生,总部位于湖南省吉首市。1997年7月,酒鬼酒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上市至今22年,酒鬼酒业绩起起伏伏,大股东数次变迁,从湘泉集团、成功集团,到华孚集团、中粮集团,伴随着管理团队每两三年、甚至一两年就变动,带来的是战略方向的不确定以及各种意外事件。先是成功系资本:2002年9月,成功集团与湖南湘泉签订协议,在击败涌金集团等对手后,受让湘泉的国有股权,成为了酒鬼酒控股股东。但没想到的是,新股东成功集团差点就掏空了酒鬼酒。酒鬼酒在2005年10月向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确定成功集团从酒鬼酒公司账户上转走资金4.2亿元;之后双发达成了还款协议。成功系土崩瓦解之后,掌门刘虹在2009年被罚市场禁入五年。在交出手中的股权以后,成功系也不再与酒鬼酒有瓜葛,湘泉集团重新成为酒鬼酒的第一大股东。但湘泉集团也没能支撑酒鬼酒太久。2005年,湘泉集团以单位经营管理不善、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申请破产还债,当时湘泉集团持有酒鬼酒7780万股(占总股本的25.67%);湘泉集团及其子公司还占用酒鬼酒公司资金1214万元。2007年,中皇有限公司通过拍卖和收购成为酒鬼酒第一大股东,持股31%。中皇属于华孚集团,后者隶属于国资委,主要承担中央储备糖、中央储备肉的管理和具体操作业务,也经营食糖、肉类、菜蔬、酒类等副食品业务。然而,就在酒鬼酒业绩刚有起色之际,2012年年底,酒鬼酒被曝塑化剂超标2.6倍,暴露了当时白酒行业的问题,也让自身陷入低迷。2013-2014年,酒鬼酒连续亏损。2013年,酒鬼酒营业总收入6.85亿元,净利润跌至-3879万元;2014年营业总收入进一步跌到3.88亿元,净利润-1.04亿元;酒鬼酒变成了*ST酒鬼,经营数据在2015年才有所好转。2014年11月,华孚集团并入中粮集团,中粮集团间接入主酒鬼酒。2015年10月,酒鬼酒发布公告称,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实际控制人。酒鬼酒被划拨到中粮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国食品进行管理。2017年8月,中粮集团授权中食控股全资设立中粮酒业投资,主营酒业投资管理。但即便是被纳入央企麾下,酒鬼酒的管理层变动仍旧频繁。2017年以来,酒鬼酒高层多人离职,包括2018年初,董事长江国金因个人原因离职;2019年4月,来自中粮的酒鬼酒副董事长李士祎离职,副总经理李明也离开;5个月后,李士祎因存在违规违纪问题被免职。3.  中粮入主,刚现曙光事实上,自中粮集团入主酒鬼酒以后,这家公司才刚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酒鬼酒董事长王浩,1990年就加入了中粮集团,2016年7月任集团审计与法律风控部总监,2017年12月任中粮酒业董事长、党委书记。现任总经理董顺钢也是早年就加入中粮(1989年),2015年5月至2016年2月,任中粮麦芽(大连)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位。新管理层在2016年和之后逐渐入驻,开始一系列改革,包括重整销售网络和产品线。早前酒鬼酒的问题之一是渠道窜货,中粮入主之后,更迭了部分经销商。产品方面,酒鬼酒收缩了价格偏低的产品,对部分酒鬼系列产品提价。在湖南省内倡导渠道全面下沉至县;湖南省外重点布局地级市场,以及京津冀、珠三角和长三角。 2016年4月,酒鬼酒发布关于撤销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的公告,宣布公司正式摘帽,由“*ST酒鬼”变更为“酒鬼酒”。2016年-2018年,酒鬼酒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8.92%、34.13%、35.13%,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2.60%、62.18%、26.45%。2018年,酒鬼酒总营收11.87亿元;而2016年,酒鬼酒营收还只有6.55
亿元,归母净利润1.09
亿元。但酒鬼酒想要重现辉煌并不容易:白酒行业高速增长的表象下,集中度提升、行业挤压式增长越来越明显,一线品牌酒企越强,二三线酒企得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对于酒鬼酒来说,上有一线名酒产品线向下延伸,又有同为区域品牌的同行对全国市场跃跃欲试。截止到2019年前三季度,19家上市白酒企业营业收入排行榜上,酒鬼酒位列倒数第四位,成绩甚至落后于这些二线白酒企业:今世缘(41.12亿)、口子窖(34.66亿)、老白干酒(28.22亿)、水井坊(26.51亿)、迎驾贡酒(26.49亿)、舍得酒业(18.43亿)、伊力特(15.11亿)、金徽酒(11.06亿)。4.  “塑化剂”事件再难重演?七年前的11月19日,50度酒鬼酒被检测出塑化剂超标。一时之间,白酒板块遭遇重挫,茅台、五粮液等白酒股均大幅下跌,整个白酒板块市值蒸发超过400亿元。白酒行业至此进入四年“寒冬期”。但有些意外的是,相比7年前的塑化剂风波,此次白酒行业分析师对酒鬼酒甜蜜素事件态度挺乐观。太平洋证券分析师在报告中分析:甜蜜素事件对白酒板块不会构成太大影响,这是孤立的事件;2012年白酒板块的崩溃,也不是酒鬼酒塑化剂导致的,“三公消费”的严格限制才是主要原因。国信证券分析观点则认为,此次事件确实对酒鬼酒形象造成一定影响,预计公司正常经营影响不大,短期将对公司股价乃至白酒板块造成压制,但中长期无忧白酒行业发展。2012年酒鬼酒中的塑化剂(DBP)含量为1.08mg/kg,超标2.6倍。当日主要上市酒企股价大跌,次日主要酒企股价接着调整,一周乃至一个月后主要酒企股价鲜有正涨幅。但从中长期来看,对白酒行业几乎没有影响,主要酒企均有不错涨幅。国信证券统计塑化剂当日至今的个股涨跌幅,发现贵州茅台涨幅超6倍、五粮液涨幅近4倍、泸州老窖涨幅超2倍、古井贡酒涨幅近3倍。民生证券分析也认为,预计负面冲击影响不会太大,未来决定板块走势的仍然是春节回款及动销情况。上一次白酒板块遭遇质量安全问题是2018年西凤酒塑化剂事件,当天白酒板块下跌约1.68%,但第二天就小幅翻红,总体负面影响不大。就在消息爆出后的12月23日首个交易日,甜蜜素风波让酒鬼酒一字跌停,市值蒸发近13亿元。但12月24日,酒鬼酒股价小幅回升到35.61元。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图片 1

原标题:酒鬼酒,爱“闹鬼”

文|子弹财经,作者|尹太白,责编|林中

身陷舆论漩涡

酒鬼酒产品非法添加甜蜜素风波基本上告一段落了。

根据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2019年12月酒鬼酒甜蜜素专项抽检结果公告》,湖南省食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于2019年12月24日至12月25日对长沙、株洲、湘潭市场上销售的湖南省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相关产品进行了专项抽检。

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和抽样要求在流通市场上通过购买的方式随机进行抽样,共计抽取了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产品30批次,涉及6家经销单位。经检验,本次专项抽检的30批次酒鬼酒产品均未检出甜蜜素,符合标准要求。

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抽样调查结果,为酒鬼酒原经销商石磊公开举报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一事划上了句号。

虽然官方还了酒鬼酒一个清白,但这场持续了六天的非法添加甜蜜素风波还是对酒鬼酒乃至整个白酒板块都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12月23日,也就是石磊公开举报酒鬼酒产品非法添加甜蜜素后的第三天,酒鬼酒开盘即遭遇一字跌停,市值蒸发了12.7亿元,白酒板块也受此风波影响,跌幅超过2%,绝大多数白酒股全线飘绿。

事件在持续发酵。截止12月25日收盘,白酒板块跌幅接近1%,其中酒鬼酒以3.4%的跌幅位居跌幅榜首,洋河股份、贵州茅台等8个白酒股跌幅超过1%。

事实上,酒鬼酒不是第一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了。

2012年11月19日,酒鬼酒被检测出塑化剂超标2.6倍。一时之间,白酒板块遭遇重挫,茅台、五粮液等白酒股均大幅下跌,整个白酒板块市值蒸发超过330亿元。

代价是极其惨重的。塑化剂超标风波后,酒鬼酒的业绩表现就呈现出了持续下行的态势。

根据2013年报,酒鬼酒的总营收为人民币6.85亿元,较2012年的16.52亿元同比下跌58.54%;净利润为人民币-0.37亿元,较2012年的4.95亿元同比巨幅下跌107.47%。

2014年,这一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根据2014年年报,酒鬼酒的总营收为3.38亿元,同比继续下跌43.33%,而净利润则持续亏损为-0.97亿元,同比下跌164.42%。

元气大伤的酒鬼酒不得不进入了漫长的调整期。

命途多舛

酒鬼酒也曾有过高光时刻。巅峰时期,其锋芒甚至盖过了贵州茅台和泸州老窖。

1997年,酒鬼酒在A股上市,上市当年的净利润达到了1.6亿元。到了1998年,酒鬼酒业绩再创辉煌,净利润为人民币1.93亿元,同比上涨20.3%,位居行业第二。

相比之下,同一时期贵州茅台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47亿元,泸州老窖的净利润则为人民币1.23亿元,彼时酒鬼酒的净利润是贵州茅台的1.31倍、泸州老窖的1.57倍。除了净利润胜过二者,酒鬼酒的零售价也同样超过了贵州茅台和泸州老窖。

原本酒鬼酒是有实力稳居白酒行业第一梯队的,但巅峰状态没能持续太久。

酒鬼酒第一次“闹鬼”事件发生在2005年9月14日。事情的起因是时任酒鬼酒董事长、董事总经理的刘虹突然闪电般辞职并神秘失踪,酒鬼酒股票也因此被深交所停牌。

刘虹闪电般辞职的背后,一个空前的资金黑洞慢慢地浮现了出来。

4.2亿元股权转让资金被酒鬼酒第一大股东成功集团长期占用,并且在公司董事、监事及其他高管人员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转移到成功集团的相关账户上。而成功集团董事长正是已经失踪的刘虹。

这笔资金原本存放在长沙市商业银行建湘支行的三个账户内,被悄无声息地转走后,三个账户内的资金余额仅剩503元。

在2005年的半年报中,酒鬼酒曾披露过公司账上存有4.36亿元资金,而这笔资金的主要来源是原酒鬼酒第一大股东湖南湘泉集团的股权转让款。

2003年,湖南湘泉集团为归还占用的酒鬼酒的资金,分别在7月和12月两次转让了所持有的酒鬼酒股权。其中,成功集团受让了8800万股,持股29.04%,上海鸿仪受让了3000万股,持股9.89%,这两项转让资金累计共4.2亿元人民币。股权交易完成后,成功集团一跃成为酒鬼酒的第一大股东。

然而蹊跷的是,这笔资金虽然按照股权转让协议转到了酒鬼酒的账户中,但酒鬼酒却始终无法取得这笔资金的控制权,甚至直到神秘蒸发后才发觉。

4.2亿资金沦为股东的私房钱,使得酒鬼酒的现金流被截断,由于没钱还债,酒鬼酒被债权人告上了法庭,酒鬼酒旗下的资产也因此被司法冻结。

根据2005年财报,酒鬼酒的总营收虽然为人民币2.48亿元,净利润亏损却超过2.9亿元,基本处于瘫痪状态。

2005年10月,酒鬼酒向法院提起诉讼,并最终和成功集团达成了还款协议。

随后,成功集团交出了手中的股权,双方不再有任何瓜葛,而湖南湘泉集团重新成为酒鬼酒的第一大股东。

但湖南湘泉集团也没能支撑酒鬼酒太久。同年,湖南湘泉集团以经营管理不善、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申请破产还债。

无奈之下,当地政府接管了酒鬼酒,但这也仅仅是暂时过渡的办法。

2007年,中皇有限公司通过拍卖和收购成为酒鬼酒第一大股东,持股31%。中皇有限公司属于华孚集团,而华孚集团则隶属于国资委,有资金也有资源。

重生后,酒鬼酒凭借之前积累起来的口碑和知名度,终于在2009年扭亏为盈。

根据2009年至2012年年报,酒鬼酒在这四年中的总营收分别为人民币3.65亿元、5.6亿元、9.62亿元和16.52亿元,以此同时,净利润也大幅增长,分别为0.585亿元、0.794亿元、1.93亿元和4.95亿元。

四年时间,酒鬼酒的总营收增长了4.5倍,净利润增长了8.5倍。然而就在酒鬼酒的业绩表现持续向好之时,又出现了第二次“闹鬼”事件。

2012年11月19日,酒鬼酒被检测出塑化剂超标2.6倍,致使整个白酒行业爆发大地震。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3年,限制三公消费的政令再次引发行业恐慌,白酒行业首当其冲。

在接连亏损两年后,2014年底,酒鬼酒控股股东华孚集团整体并入中粮集团,酒鬼酒也因此一并并入中粮集团旗下。2016年时,酒鬼酒管理层大调整,曾任中粮集团总经理的江国金出任酒鬼酒董事长。

中粮集团入主后,开始聚焦品牌,并加大营销投入力度,酒鬼酒业绩也逐渐开始好转。2015年,酒鬼酒再次扭亏为盈。

从2016年至2018年,酒鬼酒的总营收增速分别为8.92%、34.13%和35.13%;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2.60%、62.18%和26.45%。

不难看出,自塑化剂超标风波后,酒鬼酒其实一直都在致力于品牌恢复,并且业绩表现也有了大幅提升,直到第三次“闹鬼”事件的出现。

前路漫漫

虽然非法添加甜蜜素事件让酒鬼酒一度陷入舆论漩涡,但在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尚未发布抽样调查结果之前,招商证券、国金证券、中信证券等多家机构纷纷表示依旧看好酒鬼酒。

12月24日,招商证券在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中粮2016年入主酒鬼酒后,管控质量明显提升,本次事件短期对品牌有负面影响,但是长期影响不大。

国信证券亦在研究报告中表示,在中粮的管理下公司的治理日趋完善,且公司之前遭遇塑化剂事件,公司内部已反思总结教训。此次事件确实对公司形象造成一定影响,预计公司正常经营影响不大,短期将对公司股价乃至白酒板块造成压制,但中长期无忧白酒行业发展。

酒鬼酒受到机构的热捧并非毫无依据。

根据2015年至2018年年报,酒鬼酒的总营收分别为人民币6.01亿元、6.55亿元、8.78亿元和11.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0.89亿元、1.09亿元、1.76亿元和2.23亿元。

2019年三季度财报显示,酒鬼酒的总营收为人民币9.68亿元,同比增长27%;净利润为1.84亿元,同比增14.3%。

虽然业绩表现不俗,但酒鬼酒想要重现辉煌其实并不容易。

根据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财报,酒鬼酒在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净利率分别为20.99%、21.98%和10.01%,呈现出下降趋势。横向对比一下,曾经被酒鬼酒甩在身后的贵州茅台和泸州老窖,第三季度的净利率分别为53.19%和30.2%。

截至12月26日收盘,贵州茅台和泸州老窖的总市值分别为14259亿元和1182.49亿元。相比之下,酒鬼酒的总市值仅为119.31亿元

根据产业信息网的统计数据,中国高端白酒市场正渐渐走向寡头垄断,以600元以上作为分界线,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和梦之蓝牢牢占据了大部分市场,特别是茅台和五粮液这两大巨头就占去了80%到85%的高端市场。

而剩下15%到20%的高端市场,则被梦之蓝、国窖1573、汾酒、古井贡酒等已上市的酒企和剑南春、郎酒等尚未上市且实力强劲的酒企瓜分。这也就意味着试图对标贵州茅台、冲击高端市场的酒鬼酒情况并不乐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