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手机大佬的过山车:不到四十将手机做成中国第一,赌博输掉十几亿

0 Comment


[从2013年以来就一直在亏损,费用大,产出不大,持续负现金流,一直通过银行输血。按照刘立荣的说法,粗略计算,从2013年到2017年底,金立累计亏损就有约80亿。]  在手机行业中,金立的表现虽然算不上精彩,但终究在十五六年的惨烈厮杀中活了下来,也许刘立荣能够预见到今年的困难,但绝对没有料想到,自己成为了把金立推向“死亡边缘”的“诱因”。  在经历了一系列资金链问题后,曾经扬言不跑路要对金立危机负责任的刘立荣,而今变成了“借用”公款的赌徒,真相的逐步剥开,也让他不得不在风口浪尖出来“维护”自己的形象,但对于十几个亿赌资的“辩白”并没有让噪音停止,反而加速了其“人设”的崩塌。  原本在外界看来总是一脸微笑,讲话慢条斯理的“书生”转眼变成了“嗜赌之人”,并且从今年1月份开始,在香港一待就是10个月,躲在喧嚣之外,任由金立以及相关产业链逐步瓦解。在代理商和供应商的眼中,快一年了,刘立荣似乎还没有给他们一个完整的交代。  但也有金立的前员工对记者表示,这就是刘立荣,一个从性格上很像狐狸的人,在棋局上总能提前预判几步棋子的他,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走。几年前当外界都在关注金立手机业务如何突围时,刘立荣悄然拿下微众银行的部分股份,并且开始各类资产布局。  也许从那时候开始,债务危机就已经埋下种子。先知先觉还是后知后觉,也许只有刘立荣才知道真相在哪里。  “逃离”事业单位  刘立荣并不是那种安于现状的人,敢于抛弃事业单位的舒服日子,在当时的那个年代并不多见。  1972年出生的刘立荣,在中南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天津市的一家研究所工作,一个月500元的工资和体制内铁饭碗让周边的人十分羡慕,刘立荣却觉得这份工作无法让自己的激情得到充分释放。也许是身上湖南人“胆子大”的性格使然,在研究所工作仅一年,刘立荣便毅然辞职,南下谋求发展。后来在广州的一家日本拉链大厂谋得了一份基层管理干部职位,3000元的月薪,是研究所的六倍。  但因为不满日资企业森严的等级制度,半年之后,刘立荣转投传奇企业小霸王,而后追随同事创立了金正公司转做VCD。当时,还不到25岁的年龄,刘立荣就成为了金正集团常务副总裁。  2002年初,正是中国信息产业蓬勃发展的起飞之年,手机等通信产品一时间炙手可热。自1997就进入广东金正集团,在集团常务副总裁、广东金正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任上的刘立荣,在经销商的鼓动下自立门户。  在国产手机疯狂增长的功能机年代,市场反应和渠道远比“品牌”更重要,随后十年金立的“野蛮生长”也得益于快速联动的体系。  在业内看来,金立的模式是一种高度垂直一体化的商业模式,包揽从设计到制造再到渠道的所有环节。金立早年将娃哈哈的完全代理模式引入到手机行业:一个地区只发展一个代理商,同时,这个代理商只能销售金立一个品牌的手机,以此将渠道商与金立的利益牢牢捆绑在一起。多年来,这种牢固的厂商一体化模式为金立产品的推广以及市场前后端的联动提供了稳固的基础。  2011年,金立全球出货量超过2500万部,成为当时国内开放市场和海外ODM市场份额最大的本土手机制造商,而作为创始人的刘立荣还不到40岁。  面对企业的成功,刘立荣用了“棋局”来形容,表示“一盘棋通常由布局、中盘和收官三阶段构成,对企业经营来说,抢占市场的前期准备工作是‘布局’,开始投入生产是‘中盘’,产品销售和品牌维护则是‘收官’。金立一路走来正如一盘棋局,品牌的塑造与维护就像棋局里面的收官,事关成败。和我下过棋的人都知道,我的‘收官’下得很漂亮。”  落子无悔

创办金立,邀刘德华等明星造势

有人说,金立已低调复活。不过,他的复活低调而微妙,谨慎而小心,生怕稍微绚丽的火花便引爆舆论,再次被命运扼住喉咙。

高处坠落,转型不顺赌输十几亿

作者/ 周慧娴

在国内的手机市场已经接近饱和的情况下,增量空间已经不存在,刘立荣和金立可能是转型得太晚了吧。或者说,是刘立荣太注重造势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是金立没有精力驰骋市场,那债主干脆就背后操盘金立“复活”,于是在今年9月、11月,金立就这样又出现在世人面前。

从中南大学毕业后,刘立荣便被分配到天津的一家研究所工作,那是当时无数人所羡慕的铁饭碗。不过,刘立荣却并未觉得这铁饭碗有多好,在研究所工作一年后,他便跑到广东闯荡,并进入红极一时的小霸王。

据不完全统计,冯小刚、徐帆夫妇,余文乐,吴刚,薛之谦,柯洁,王丽坤等都曾代言过金立手机。的确,OPPO、vivo聘请新生代明星作为代言人的方式极大地刺激了产品销量。但金立犯了一个大的错误——小鲜肉还能带货,而娱乐圈实力派的带货能力并没有想象中惊人。

近日,深圳中院举行金立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会议认定金立债权总额为173.59亿元,负债达到近211亿元,金立将进入最后的破产程序。作为董事长的刘立荣,迎来人生的“至暗时刻”。有人说,金立是被刘立荣赌没的,也有人说,当时的金立已满目疮痍,刘立荣只想再赌一把。

2018年11月底,金立官方公众号在发表了《关于要求立即删除不实报道的紧急告知函》后,便沉寂了9个月之久。正当大家都以为它已经彻底“死去”的时候,今年9月,金立却罕见推出新机,紧接着11月,金立手机又动作频频。

刘立荣可能都没想到,至暗时刻会来的这么快。

同样被高层忽视的还有索尼手机,由于索尼帝国体系庞大,手机业务并不出彩,一直不受公司关注。虽说索尼手机如今仍旧活跃在安卓市场上,但对比集团其他业务,也不过是小打小闹。

随着金立的轰然倒下,曾经国产手机“中华酷联”、金立、尼彩,如今只剩华为一家独大。刘立荣曾说过,“跟我下过棋的人都知道,我的收官下得很漂亮。”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2005年,刘立荣砸下重金,聘请娱乐圈常青树刘德华为品牌形象大使。同年7月,由冯小刚亲自操刀的宣传广告,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

当年有关刘立荣在塞班岛上参与赌博的事迹传得沸沸扬扬,更有甚者表示刘立荣在塞班岛上赌输了100亿元,而且挪用的是金立60亿元公款。对于挪用公款的传闻,刘立荣矢口否认,但却承认了赌博的传闻,只不过其参与赌博失去的钱财并不是外界传言的“100亿元”,仅有“十几亿元”。

于是,金立彻底转型智能机领域,并开始大规模砸钱做营销。然而,在技术上没有大突破的金立,光靠功能机时代积攒下来的口碑根本无力支撑整个市场。

这次挫折,也催生了金立。

图片 1

2005年,金立终于拿到了手机制造牌照,刘德华将“金品质,立天下”的口号喊遍了大江南北,一直到2007年,金立在中国功能机市场的份额,一度仅次于诺基亚和三星。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主打功能机的金立,开始跟不上市场和消费者的节奏,在产品定位和发展方向一直举棋不定的金立,一开始就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金立手机创始人刘立荣1994年从中南大学毕业,在研究所工作了一年之后,就放弃“铁饭碗”南下广东打工,开始了人生的冒险。

那这次呢?

因而金立今年亮相的多款手机都由小辣椒手机代工。卢光辉并不想消耗时光,重新打磨金立,其当务之急,是还清手头的债务。

2012年后,智能机时代全面到来,功能机不转型则必死无疑,刘立荣必须作出战略性决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金立生命轨迹的原点与另一家企业金正有着密切的关系。

2010年,刘立荣更是意气风发,投资10亿元在东莞松山湖打造金立产业园,立志打造“亚洲最大单体智能终端生产基地”。而此时的金立手机全球出货量,已达2000万台,成为国内开放市场和海外ODM市场份额最大的本土手机制造商,这时刘立荣还不到40岁。

就这样,金立,这个曾经的代工厂如今也沦落到了产品被代工的地步。金立为什么还没死?不是金立品牌生命力强,是肩膀上的债务让金立暂时还不能死。

于是,股东们猜测,“金立的60亿营销只是刊例价,这么大笔的广告费,肯定是有折扣和优惠的,真实的营销费用远低于这个数字。而作为老板的刘立荣,在公司营销费用上做手脚,赚取其中差价,公款被洗成赌资。”

从贴牌机时代,到智能手机时代,金立一直活跃在一线。金立的生命力超乎想象,就算在2018年遭遇了破产的重大挫折,今年年底也拼命折腾出水花。当诺基亚、HTC、魅族、乐视等纷纷在手机市场黯淡了下去,为何金立能够在沉寂后又宣告回归?

“一旦认准目标,就要心无旁骛,努力将事情做到最好”,这是后来刘立荣对自己多次跃升的总结。不过,金正红火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就因零部件商叶小凡走私案而受到牵连。后来,创始功臣杨明贵被迫离职。

大江东去,数不清的浪花起起落落,在激荡中被击碎,成为历史。甚至还有不少品牌来不及折腾出一星浪花,便被时代的大潮拍打下去了。

生于农民家,弃“铁饭碗”进小霸王

但刘立荣不是轻言放弃的人,稍作调整后,金立马上加入智能手机大军。其产品思路丝毫不比一线智能机制造商逊色——刘立荣很早就预测到了2017年智能手机上半场将围绕四摄展开,下半年则是全面屏。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只是我们不清楚,金立这次又能折腾多久,爱折腾的刘立荣会不会在做好准备后,强势回归,带领金立走进下一个手机时代。

刘立荣于1972年,出生在湖南益阳的普通农民家庭。从这里走出去的最着名企业家,当属金立董事长刘立荣,他曾是家乡的骄傲。

同样,金立在营销上注入的资金比例令人侧目,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金立就曾冠名《《今夜百乐门》、《欢乐喜剧人3》、《跨界歌王》、《最强大脑》、湖南卫视《2017跨年演唱会》等多部综艺,试图用刷屏的方式强势侵占消费者的眼睛。然而这样“隆重”的营销方式带来的效果却微乎甚微。

去年11月24日,刘立荣接受采访时承认,“我确实去过塞班岛参与赌博,但没有输100亿,只是十几亿吧。”对于金立目前的债务,刘立荣也坦诚道,“大概有170亿左右,但我不会跑路,债务会一步步偿还。”

还有被自己老总“坑”到命悬一线的乐视手机。2017年,乐视爆发资金危机,贾跃亭留下一纸承诺书,便收拾好行囊远赴美国,追逐自己的汽车梦。“断奶”后的乐视手机没有扎实的技术做支撑,在产品还在积攒实力的时候,资金链断裂,如今只能蜷缩在角落,苟延残喘。

编辑丨老猫

那时,华为举步维艰,金立站在车水马龙的深圳挥斥方遒时,任正非还在台灯下抓耳挠腮,甚至谋生了将华为卖给摩托罗拉的想法。最后,双方已经把合同起草完毕,任正非心里的石头就快落下的时候,却被摩托罗拉摆了一道,收购最后也不了了之。

从转型做智能机开始,金立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据刘立荣透露,在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个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个亿。

不过,在短短一年后,金立却以完败收场。2018年12月17日,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产,并欠下巨额债款。

实际上,在创办金立后,刘立荣一心想做回DVD这个老本行,但经销商均认为DVD是夕阳产业,劝他转做手机行业,刘立荣便开始研究手机行业。

同样“物是人非”的还有摩托罗拉,2014年中国联想集团以29亿美元的巨资收购了摩托罗拉公司的手机业务,然后其后续推出的模块化手机却没有如设想的那般,带领市场新风潮,收获得更多的只有市场的冷嘲热讽。

在刘立荣高举高打的套路下,金立手机月销量突破25万部,一匹国产机的黑马横空出世。从2006年到2009年,金立稳居国产机线下市场的第一名。至此,金立的知名度达到一个小高峰。

2017年上半年还在盈利的金立为何会在一年之后破产?是什么让金立在高点快速陨落呢?又是什么让爱折腾的刘立荣不得不低头?

2002年,三十而立的刘立荣离开金正,创办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金立”,从此一头扎进国产手机品牌的草莽时代,并开始搅动整个手机江湖。谈及创办金立,刘立荣曾自称,“我是被逼的。”

在小霸王,他遇到了杨明贵,并跟随杨明贵创立了金正公司。此时的刘立荣才不到25岁,便出任金正集团常务副总裁,后续金正集团因涉嫌走私被调查,随后又发生股权纠纷。最终,杨明贵远走海外,万平锒铛入狱,只有刘立荣因提前离开集团而全身而退。

刘立荣赌博的传闻曝出后,金立股东之间流言不断。在过去两年,金立年报显示,有超过60亿元作为广告营销。如此惊人的营销费用,却没有带来相应的销售业绩。

金立破产后,业内有声音指出,刘立荣已经脱离了公司管理层,掌舵公司的是曾经的二把手卢光辉。

从“被逼”创建金立,到金立手机线下市场的第一名,再到如今的落寞。刘立荣这跌宕起伏的人生,好似过山车。

被高层抛弃型

然而,在塞班岛,刘立荣具体输了多少钱,一直都是个迷。

与智能机失之交臂型

此后的金立,由于资金链断裂,一度出现供应商讨债、工厂停工、员工等发工资等现象,曾经辉煌一时的国产手机品牌,就此轰然倒塌。也有人说,销售量的下滑意味着公司现金流难以稳定,这可能是刘立荣为什么要去牌桌上赌一把的原因。

遭遇同样的命运的还有酷派手机。作为一家科技公司,酷派想得最多的并不是创新,而是忙着与运营商笼络关系,依靠运营商定制版手机模式,就这样,酷派被时代淘汰。

靠着之前积累的稳固代理商体系,金立手机很快便旗开得胜。在拿到工信部颁发的手机牌照之后,金立更是堂而皇之地做起自有手机品牌。2003年,金立手机销量突破百万,算是旗开得胜。

对于金立的快速陨落,刘立荣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金立破产并非偶然,帝国的坍塌绝非一朝一夕。他表示,从2013年开始到2017年,金立每月亏损至少1亿元,后两年每月亏损的金额已经超过2亿元。

1997年,时任小霸王副总裁的杨明贵,带着刘立荣一起去到东莞,组建金正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转做VCD。当时,还不到25岁的刘立荣,便成为金正集团的常务副总裁。

金立的生命力太过顽强。

1990年,刘立荣考取了中南工业大学。读大学期间,他的学习成绩平常,但有两大爱好:一是下围棋,二是看经济管理类课外书籍。

2001年,金立诞生,品牌背后的寓意为“从金正出来,刘立荣开始了自立”。但金立最开始的起家却是跟着金正的脚印走出来的,不知道刘立荣是否察觉到了金立品牌寓意的讽刺。

后来,不满利益分配的小霸王创始人段永平,带着精锐团队选择离开,而这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成就了刘立荣。随着人才的大量流失,刘立荣由于头脑灵活、做事细心,仅入职半年就受到总经理杨明贵的赏识,从技术员跃升到生产管理部长。第二年,刘立荣被晋升为技术主管,公司分给他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长期的入不敷出,让金立只能负“债”前行,截至2018年8月31日,金立负债202.53亿元,其中金融债权和经营性债权193.59亿元。

到2017年上半年,金立的盈利额依旧为7.6亿元人民币,虽然和华为、OPPO、vivo这样的大厂相比,其力量为螳臂当车,但金立在智能手机市场依旧不逊色。

最后还有就是上述所说的金立,刘立荣已经认命,如今的金立只不过是为“还债”还硬挺着头皮。市场如战场,激情却又危机四伏,每一个变数都有可能扼杀企业的生机,企业家们只能谨慎前行,戒骄戒躁。

短短一年,居然让前半生不认怂的刘立荣认命了。但刘金荣背后的团队却不能让金立认怂。今年9月,金立K3低调亮相。

诺基亚、摩托罗拉,这两位曾经大名鼎鼎的大佬都因没有坐上智能手机的快车,被其他品牌“弯道超车”,最终走向没落。

从贴牌厂到被贴牌

尽管金立手机的价位达到了商务人士的消费水平,定价颇高,但在处理器、显示屏等核心硬件配置上并不占优。相反却在一些颇为“奇特”的功能上大费周章地苦心钻研。

有知情人士透露,卢光辉带领的金立团队主要由产业链从业人员为主。产业链从业人员似乎达成了共识:与其等着金立还债,不如主动渗透金立高层,进行自救。而自救最快捷的方式便是让代工厂生产新款手机。

编辑/ 周春林

图片 2

在2018年底之前,金立的成败都与刘立荣息息相关,然而,金立今年的续命似乎与刘立荣并无干系。这次“复活”很有可能仅仅是“回光返照”,从某种意义上,刘金荣已经放弃了金立。

中国台湾出身的HTC很是骄傲,就算华为、小米、OV频频推出物廉价美的产品也熟视无睹,依旧推出低性价比机型。殊不知,他的骄傲经不起市场的考验。

“手机之王”诺基亚就是其中的典型,如今的诺基亚手机早已“物是人非”,曾经的王者早已“壮士断腕”。2013年,诺基亚将旗下手机设备与服务部门,全盘出售给微软。两者合约到期的2016年,诺基亚又将把其品牌授权给另一家芬兰公司HMD
Global,后者将代工生产诺基亚手机。

无论是曾经的“手机之王”诺基亚、大名鼎鼎的HTC,还是国产大牌酷派、乐视,因为与机会错之交臂,纷纷放弃或是变卖手机业务。但金立,却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仍旧与命运负隅顽抗。

就算做贴牌手机,金立同样可以迎来高光时刻。2003年金立销售额高达8亿元,次年这一数值便翻了一番。

长期以来,其产品都没迎来突破性功能,曾风靡全球的HTC手机近年销量频频遭遇滑铁卢,为保命,公司将研发重心转移到了VR业务上。后者起初果真成为VR界的领军人物,但随着行业寒冬的来临,HTC的VR销量也受到了一定冲击。

有的手机品牌虽然搭上了智能手机的快车,却在后续激烈的厮杀中,掉了链子。

“衰”于安乐型

彼时,金立身处高处,最容易被“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繁华景象蒙混了头,看不到潜伏在四周。当新秀们开始扎根智能手机市场时,金立却与机会失之交臂,被打得措手不及。

最初3年,金立“自立”得挺没面子,因为没有拿到工信部颁发的手机制造牌照,金立无法生产自家品牌的手机,索性自建工厂和研发体系,复制金正时期的代理商体系,干起了“贴牌厂”这档子事。

在智能手机领域里,金立的特点并不鲜明,一直没有走进年轻人的需求。金立有意无意地将产品的目标用户定位为“商务人士”,立志成为成功人士的标配。但其手机配置却无法满足商务人士的需求。

想要剑走偏锋的金立,试图依赖“差异化”撕开市场切口,但却没有抓住目标用户的核心需求,这一点,是金立不管投入多少重金邀请巨星担任代言人都无法扭转的。

很少有手机制造商能够接受功能手机、智能手机两个时代的洗礼,就连大名鼎鼎的华为,也仅仅只在智能机时代快速崛起。而金立手机却能够纵横这两个时期,并都交上了差强人意的答卷。当外界都一致认为,该品牌已经濒临死亡,它却冷不丁地折腾出新水花。

卢光辉,金立最初的14位股东之一,其现在的目的似乎仅仅是为了替破产后的金立还债。

手机品牌不同的衰败法

年底,金立又出来折腾了。在经历了黑暗的2018年后,金立终于复活了……然而金立这次新生并没有想象的简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