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烫手的千亿美金

0 Comment

原标题:烫手的千亿美金
来源:华商韬略《西虹市首富》中,人生低谷处的王多鱼接受了一个月花光十亿资金的挑战。本以为快乐生活就此开始,他却第一次感到:花钱真不容易。想要人生反转走上巅峰,真的没有那么简单。电影看完后,观众感慨:钱,还得给会花的人才行。但当钱太多的时候,会花钱的人也有可能变得不会花钱。2019年2月6日,软银集团召开了2018财年说明会。演讲席上的孙正义,对着投资人信誓旦旦:我们带着强烈的决心,今后将提升软银集团的业绩,必将回报大家的期待!九个月后,软银第三季财报出炉——出现14年来单季首度亏损,巨亏7044亿日元(约为455亿人民币)。财报一出炉,软银早盘股价一度下跌超过4%。孙老板没有再提回报期待的事情,他说:我感到羞愧和迫切。这个高中时就拜访过日本麦当劳社长,大学时就直接跟美国州长交涉,软银成立前就卖夏普自动翻译机得了1亿日元的“天之骄子”,几乎从人生的一开始就站在至高点上。在软银成立后又几乎跃至神坛的他,62岁时,却开始感到羞愧。上一位在62岁时感到羞愧的、会花钱的人,是巴菲特。1993年初,购买可口可乐获益近10倍的股神,找到了当时美国著名高档鞋业Dexter的老板,当场以现金出价提出收购。几个月后,他们却用伯克希尔的股票完成了交易。没过多久,这个项目就让巴菲特输的血本无归。现在来算,当初那些亏损的股票约值40亿美元。伯克希尔的股东哀大普奔,说起失败的原因有一条:可口可乐一案让股神赚得太多,他急着要寻找新项目,把钱投出去。如今,让孙正义这位净身家达240亿美元的成功人士感到羞愧的项目之一,是一个办公软件——WeWork。2008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球。温总理在后来被安邦收购了的华尔道夫饭店给美国人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更重要。2010年,WeWork在萧条的美国商业地产市场中诞生了,其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的信心,则来源于七年后认识的孙正义。2017年,孙老板决定要向WeWork提供现金“弹药”,以助其开启扩张之旅。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WeWork每月扩张空间1.4万平方英尺~2.8万平方英尺,工位从21.4万个增加到60.4万个,覆盖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和地区至32个。疯狂的扩张,塑造了一个资本市场的“神话”。2019年1月,WeWork的估值一度高达470亿美元。但神话常与荒诞如影随形,加缪在《西西弗斯的神话》中说:对荒诞最有力的反抗,是生存本身。WeWork的巨亏,让资本市场的神话成了荒诞的存在。WeWork在2018年亏损19亿美元,仅2019年上半年已经支出了23.6亿美元,净亏损高达9亿美元。随之而来的是WeWork的估值断崖式下跌,到今年9月估值已不足80亿美元——几乎只是半年前的零头。与此同时,IPO在即的WeWork上市计划被撤销。至此,软银非但利润分毫未得,其一向被当作学习榜样的投资模式也开始遭到外界质疑,多宗投资陷入困境也令软银股价承压,较年初的高位下降约30%。2019年9月22日,亚当被赶下了台。两年前,孙正义第一次和亚当见面的那一天,仅用12分钟就确定了投资关系。孙正义问了亚当一个问题:在战斗中,聪明人和疯子谁会赢?亚当回答:疯子。孙正义说:但是你们还不够疯狂。孙正义确实够疯狂,截至目前他已向WeWork累计投入资金超过130亿美元,但他疯狂的原动力是那笔史无前例的“千亿美金”。孙正义的Twitter在2014年更新最频繁。那是软银最风光的一年,公司股价直涨16%,孙正义跻身日本新一代首富。2016年,孙富豪的Twitter突然停更了,他开始带着助理一路向西。在这条寻找募集新基金投资者的路上,二人先后被卡塔尔、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以及日本邮政储蓄银行拒绝。那时,孙正义只打算募资300亿美金。同年9月,孙正义乘坐的湾流气机在阿拉伯湾上空掠过,这位大佬正在思考着即将见面的新潜在投资者。片刻后,他回头对助理说:我们不要募300亿了,改募1000亿吧。这位新的潜在投资者名叫萨勒曼,他是沙特阿拉伯王储。身为国王之子的萨勒曼,不到30岁就被任命为国防大臣、王宫办公厅主任、国王私人顾问,并担任新成立的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孙正义知道,萨勒曼急切地想搞好沙特的经济。飞机落地后,见到萨勒曼的孙正义微笑着说:我打算送你个万亿美元的礼物,但你先给我1000亿吧。孙正义一直很敢说话。38年前的秋天,美国留学刚回到日本的他,在离家很近的福冈市注册了公司,叫环球世界。当时的公司铁皮做顶棚,苍蝇到处飞,除了孙正义外只有两名员工,孙老板对着这俩人挥舞着拳头,激情澎湃地说:公司5年要达到100亿日元的营业额,10年要达到500亿日元!两个员工觉得这老板“二”啊,就辞了……今时不同往日,再也没人觉得孙老板“二”了。5分钟(近日孙正义又改口说聊了10分钟)签给马云的2000万、当场就写给雅虎杨致远的200万支票、2003年投的高盛……杀伐果断的背后,全是一本万利。和沙特王储的对话只进行了45分钟,萨勒曼就决定由沙特阿拉伯主权投资基金(PIF)为愿景基金出资450亿美元。一个月后,2016年10月,孙正义宣布:募集千亿美金,成立愿景基金。此时,孙正义手里已经有了930亿美元的基金。随后,包括软银、苹果、高通、夏普以及富士康在内的多个LP参与进来,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的1000亿基本在半年内就募集完成。千亿美金是什么概念?成立于2005年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截至2017年底基金规模约70亿美金。成立于1976年的KKR,截至2017年底共管理1680亿美金。历史上最大规模的PE基金募资约250亿美元。2016年,全球风险投资行业一共募集资金640亿美金,注意是“全球”。手持千亿的孙正义,开始迅速展开投资行动。彭博社的记者这样描述孙正义的投资风格:他常会以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势跟创业者面对面交流,在整个谈判过程中丝毫不会给创业者拒绝的余地。2017年,在纽约教育亚当并投资WeWork前几个月,孙正义先跑到北京找到了程维。面对日本大佬的突然“临幸”,程维这个金牛座的男人是谨慎的,他试图拒绝:我们不需要现金,因为滴滴已经融到了100亿美元。但孙正义表示:如果这样,我将直接投资你的竞争对手。此话一出,程维服软,接受了软银的投资。几个月后,孙正义又用同样的手段拿下了Uber,投了90亿美元。截至目前,愿景基金已经投了80多家公司,分布在消费、企业服务、金融科技、前沿科技、健康科技、房地产、运输与物流等领域,所投项目均是行业顶级的头部公司。孙正义为什么如此强势地迅速投了大量巨头公司?2018年末,离开摩拜的胡玮炜曾讲过一句广为流传的话:资本是助推你的,最后你都得还回去。孙正义也许很难承认,在2017年~2018年的那三百多个日夜里,他在千亿资本的期待中,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反常:他再也无法严格地把控项目筛选,他必须拿重金砸大项目。这也意味着,失败的风险随之高升。两年来,不差钱让孙正义在创业者的心中变成了“超人”,但在很多同行眼中,他的失败是必然的:这种填鸭式培育年轻公司的投资方式,可能会抬高企业的估值,但泡沫一旦戳破,难言回报。一语成谶。除了估值跌到只剩“零头”的WeWork,愿景基金重金投资的Uber、Slack上市后股价也呈断崖式下跌,前者已从上市时的接近700亿美元跌至475亿,其二季度财报亏损52.4亿美金,突破其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的亏损最高值。大力扶持的印度独角兽OYO创下高估值的融资却是来自其创始人,大有“左手倒右手”之嫌。另外,曾在2018年初获得软银愿景基金3亿美元融资的按需遛狗创企Wag,当时估值一度飙升至6亿美元以上。但截至今年9月,Wag已经经历了多次裁员和高层换血,现在只占有约16%的市场份额,估值更是难说。更有消息称,相比先前疯传的600亿美元,滴滴估值跌幅超过33%。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在上述一系列的估值暴跌后,其它被愿景基金投资的企业大部分都出现了连带下跌的现象。曾经神坛之上的孙首富,如今开始备受质疑。有人说,他已跌下神坛;有人说孙正义式投资正一步步走向衰败……其实,除了敢说话和强势之外,孙正义还有两个特点:身体不好,喜欢看书。在曾经住院的三年半里,孙正义看了4000本书,其中他最喜欢的是《孙子兵法》。后来,在《孙子兵法》的基础上,孙正义总结了自己的“孙孙兵法”。孙孙兵法的理论核心是“不打败仗”:在肯定会取胜的战争中赢取胜利。也许当初的每一次出手,孙正义都坚信自己将会赢取胜利。如果让今天的孙正义重新选择,他可能不会再选令自己深感羞愧和紧迫的WeWork和Uber。孙正义说,他看走了眼。亚当从不是不够疯狂的人,而是太过疯狂。他喜欢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动;他准备将WeWork带到火星;他连续七年对公司员工进行营地训练,上千名员工被强制聚集在草地;他向WeWork借款600万美元换“We”这个词的商标权。他甚至交易不端至用了令人发指的套现手段:将自己的房产租给WeWork,后者的物业公司也是亚当所持有的,这直接引发了投资者对其自我交易的指控。一个一辈子靠眼力吃饭的人,怎么会突然走了眼?一个最会花钱的人,怎么突然不会花钱了?多年来,孙正义投资最成功的案例之一无疑是阿里巴巴。在过去20多年里,马云的阿里巴巴为孙正义赚回1700多亿美金,占其投资收益的80%,马云也成了孙老板的“贵人”。和无数成功的投资案例一样,这个案例成功的关键在于:目的物的精准选择。不过,重金让孙正义失去了耐心:孙正义给马云2000万时,阿里巴巴还是蜗居在湖畔花园民宅里的小团队;给杨致远当场开出200万的支票时,雅虎只有5个人。一直渴望找到第二个马云的孙正义,如今已经没有当年的耐心去寻找那位一名不文的年轻人了。手握千亿美金后,他很少再做早期投资,入场时机常徐徐拖至8轮以后。也正因如此,他逐渐丧失了那个最核心的技能——精准地选择目的物。2018年,融了74亿的东方园林,为了回报跑去投了不着调的PPP。干的全是水环境治理、工业危废处置、全域旅游等,这样最苦最累的工程活。不仅垫资开工,还回报率极低,最后穷到员工公积金和社保都断缴。掌舵人“中国女首善”何巧女下台的那天,哭着说: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就好了。她不明白的是,和孙正义一样,今日的败局不是因为没钱,而是他们在不合时宜的时间里,拿了太多别人的钱:烫手。参考资料:1.《手握千亿美金的孙正义: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投资家网2.《软银80亿美元拯救WeWork,孙正义最失败的一次投资?》北晚新视觉网3.《孙正义造不出第二个阿里巴巴》虎嗅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原标题:烫手的千亿美金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
安小曼,36氪经授权发布。《西虹市首富》中,人生低谷处的王多鱼接受了一个月花光十亿资金的挑战。本以为快乐生活就此开始,他却第一次感到:花钱真不容易。想要人生反转走上巅峰,真的没有那么简单。电影看完后,观众感慨:钱,还得给会花的人才行。但当钱太多的时候,会花钱的人也有可能变得不会花钱。012019年2月6日,软银集团召开了2018财年说明会。演讲席上的孙正义,对着投资人信誓旦旦:我们带着强烈的决心,今后将提升软银集团的业绩,必将回报大家的期待!九个月后,软银第三季财报出炉——出现14年来单季首度亏损,巨亏7044亿日元(约为455亿人民币)。财报一出炉,软银早盘股价一度下跌超过4%。孙老板没有再提回报期待的事情,他说:我感到羞愧和迫切。这个高中时就拜访过日本麦当劳社长,大学时就直接跟美国州长交涉,软银成立前就卖夏普自动翻译机得了1亿日元的“天之骄子”,几乎从人生的一开始就站在至高点上。在软银成立后又几乎跃至神坛的他,62岁时,却开始感到羞愧。上一位在62岁时感到羞愧的、会花钱的人,是巴菲特。1993年初,购买可口可乐获益近10倍的股神,找到了当时美国著名高档鞋业Dexter的老板,当场以现金出价提出收购。几个月后,他们却用伯克希尔的股票完成了交易。没过多久,这个项目就让巴菲特输的血本无归。现在来算,当初那些亏损的股票约值40亿美元。伯克希尔的股东哀大普奔,说起失败的原因有一条:可口可乐一案让股神赚得太多,他急着要寻找新项目,把钱投出去。如今,让孙正义这位净身家达240亿美元的成功人士感到羞愧的项目之一,是一个办公软件——WeWork。2008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球。温总理在后来被安邦收购了的华尔道夫饭店给美国人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更重要。2010年,WeWork在萧条的美国商业地产市场中诞生了,其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的信心,则来源于七年后认识的孙正义。2017年,孙老板决定要向WeWork提供现金“弹药”,以助其开启扩张之旅。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WeWork每月扩张空间1.4万平方英尺~2.8万平方英尺,工位从21.4万个增加到60.4万个,覆盖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和地区至32个。疯狂的扩张,塑造了一个资本市场的“神话”。2019年1月,WeWork的估值一度高达470亿美元。但神话常与荒诞如影随形,加缪在《西西弗斯的神话》中说:对荒诞最有力的反抗,是生存本身。WeWork的巨亏,让资本市场的神话成了荒诞的存在。WeWork在2018年亏损19亿美元,仅2019年上半年已经支出了23.6亿美元,净亏损高达9亿美元。随之而来的是WeWork的估值断崖式下跌,到今年9月估值已不足80亿美元——几乎只是半年前的零头。与此同时,IPO在即的WeWork上市计划被撤销。至此,软银非但利润分毫未得,其一向被当作学习榜样的投资模式也开始遭到外界质疑,多宗投资陷入困境也令软银股价承压,较年初的高位下降约30%。2019年9月22日,亚当被赶下了台。两年前,孙正义第一次和亚当见面的那一天,仅用12分钟就确定了投资关系。孙正义问了亚当一个问题:在战斗中,聪明人和疯子谁会赢?亚当回答:疯子。孙正义说:但是你们还不够疯狂。孙正义确实够疯狂,截至目前他已向WeWork累计投入资金超过130亿美元,但他疯狂的原动力是那笔史无前例的“千亿美金”。02孙正义的Twitter在2014年更新最频繁。那是软银最风光的一年,公司股价直涨16%,孙正义跻身日本新一代首富。2016年,孙富豪的Twitter突然停更了,他开始带着助理一路向西。在这条寻找募集新基金投资者的路上,二人先后被卡塔尔、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以及日本邮政储蓄银行拒绝。那时,孙正义只打算募资300亿美金。同年9月,孙正义乘坐的湾流气机在阿拉伯湾上空掠过,这位大佬正在思考着即将见面的新潜在投资者。片刻后,他回头对助理说:我们不要募300亿了,改募1000亿吧。这位新的潜在投资者名叫萨勒曼,他是沙特阿拉伯王储。身为国王之子的萨勒曼,不到30岁就被任命为国防大臣、王宫办公厅主任、国王私人顾问,并担任新成立的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孙正义知道,萨勒曼急切地想搞好沙特的经济。飞机落地后,见到萨勒曼的孙正义微笑着说:我打算送你个万亿美元的礼物,但你先给我1000亿吧。孙正义一直很敢说话。38年前的秋天,美国留学刚回到日本的他,在离家很近的福冈市注册了公司,叫环球世界。当时的公司铁皮做顶棚,苍蝇到处飞,除了孙正义外只有两名员工,孙老板对着这俩人挥舞着拳头,激情澎湃地说:公司5年要达到100亿日元的营业额,10年要达到500亿日元!两个员工觉得这老板“二”啊,就辞了……今时不同往日,再也没人觉得孙老板“二”了。5分钟(近日孙正义又改口说聊了10分钟)签给马云的2000万、当场就写给雅虎杨致远的200万支票、2003年投的高盛……杀伐果断的背后,全是一本万利。和沙特王储的对话只进行了45分钟,萨勒曼就决定由沙特阿拉伯主权投资基金(PIF)为愿景基金出资450亿美元。一个月后,2016年10月,孙正义宣布:募集千亿美金,成立愿景基金。此时,孙正义手里已经有了930亿美元的基金。随后,包括软银、苹果、高通、夏普以及富士康在内的多个LP参与进来,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的1000亿基本在半年内就募集完成。千亿美金是什么概念?成立于2005年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截至2017年底基金规模约70亿美金。成立于1976年的KKR,截至2017年底共管理1680亿美金。历史上最大规模的PE基金募资约250亿美元。2016年,全球风险投资行业一共募集资金640亿美金,注意是“全球”。手持千亿的孙正义,开始迅速展开投资行动。彭博社的记者这样描述孙正义的投资风格:他常会以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势跟创业者面对面交流,在整个谈判过程中丝毫不会给创业者拒绝的余地。2017年,在纽约教育亚当并投资WeWork前几个月,孙正义先跑到北京找到了程维。面对日本大佬的突然“临幸”,程维这个金牛座的男人是谨慎的,他试图拒绝:我们不需要现金,因为滴滴已经融到了100亿美元。但孙正义表示:如果这样,我将直接投资你的竞争对手。此话一出,程维服软,接受了软银的投资。几个月后,孙正义又用同样的手段拿下了Uber,投了90亿美元。截至目前,愿景基金已经投了80多家公司,分布在消费、企业服务、金融科技、前沿科技、健康科技、房地产、运输与物流等领域,所投项目均是行业顶级的头部公司。孙正义为什么如此强势地迅速投了大量巨头公司?2018年末,离开摩拜的胡玮炜曾讲过一句广为流传的话:资本是助推你的,最后你都得还回去。孙正义也许很难承认,在2017年~2018年的那三百多个日夜里,他在千亿资本的期待中,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反常:他再也无法严格地把控项目筛选,他必须拿重金砸大项目。这也意味着,失败的风险随之高升。两年来,不差钱让孙正义在创业者的心中变成了“超人”,但在很多同行眼中,他的失败是必然的:这种填鸭式培育年轻公司的投资方式,可能会抬高企业的估值,但泡沫一旦戳破,难言回报。03一语成谶。除了估值跌到只剩“零头”的WeWork,愿景基金重金投资的Uber、Slack上市后股价也呈断崖式下跌,前者已从上市时的接近700亿美元跌至475亿,其二季度财报亏损52.4亿美金,突破其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的亏损最高值。大力扶持的印度独角兽OYO创下高估值的融资却是来自其创始人,大有“左手倒右手”之嫌。另外,曾在2018年初获得软银愿景基金3亿美元融资的按需遛狗创企Wag,当时估值一度飙升至6亿美元以上。但截至今年9月,Wag已经经历了多次裁员和高层换血,现在只占有约16%的市场份额,估值更是难说。更有消息称,相比先前疯传的600亿美元,滴滴估值跌幅超过33%。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在上述一系列的估值暴跌后,其它被愿景基金投资的企业大部分都出现了连带下跌的现象。曾经神坛之上的孙首富,如今开始备受质疑。有人说,他已跌下神坛;有人说孙正义式投资正一步步走向衰败……其实,除了敢说话和强势之外,孙正义还有两个特点:身体不好,喜欢看书。在曾经住院的三年半里,孙正义看了4000本书,其中他最喜欢的是《孙子兵法》。后来,在《孙子兵法》的基础上,孙正义总结了自己的“孙孙兵法”。孙孙兵法的理论核心是“不打败仗”:在肯定会取胜的战争中赢取胜利。也许当初的每一次出手,孙正义都坚信自己将会赢取胜利。如果让今天的孙正义重新选择,他可能不会再选令自己深感羞愧和紧迫的WeWork和Uber。孙正义说,他看走了眼。亚当从不是不够疯狂的人,而是太过疯狂。他喜欢光着脚在办公室里走动;他准备将WeWork带到火星;他连续七年对公司员工进行营地训练,上千名员工被强制聚集在草地;他向WeWork借款600万美元换“We”这个词的商标权。他甚至交易不端至用了令人发指的套现手段:将自己的房产租给WeWork,后者的物业公司也是亚当所持有的,这直接引发了投资者对其自我交易的指控。一个一辈子靠眼力吃饭的人,怎么会突然走了眼?一个最会花钱的人,怎么突然不会花钱了?多年来,孙正义投资最成功的案例之一无疑是阿里巴巴。在过去20多年里,马云的阿里巴巴为孙正义赚回1700多亿美金,占其投资收益的80%,马云也成了孙老板的“贵人”。和无数成功的投资案例一样,这个案例成功的关键在于:目的物的精准选择。不过,重金让孙正义失去了耐心:孙正义给马云2000万时,阿里巴巴还是蜗居在湖畔花园民宅里的小团队;给杨致远当场开出200万的支票时,雅虎只有5个人。一直渴望找到第二个马云的孙正义,如今已经没有当年的耐心去寻找那位一名不文的年轻人了。手握千亿美金后,他很少再做早期投资,入场时机常徐徐拖至8轮以后。也正因如此,他逐渐丧失了那个最核心的技能——精准地选择目的物。2018年,融了74亿的东方园林,为了回报跑去投了不着调的PPP。干的全是水环境治理、工业危废处置、全域旅游等,这样最苦最累的工程活。不仅垫资开工,还回报率极低,最后穷到员工公积金和社保都断缴。掌舵人“中国女首善”何巧女下台的那天,哭着说: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就好了。她不明白的是,和孙正义一样,今日的败局不是因为没钱,而是他们在不合时宜的时间里,拿了太多别人的钱:烫手。参考资料:1.《手握千亿美金的孙正义: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投资家网2.《软银80亿美元拯救WeWork,孙正义最失败的一次投资?》北晚新视觉网3.《孙正义造不出第二个阿里巴巴》虎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