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孙宏斌投资乐视128天:贾跃亭”出局” 超千人被裁

0 Comment

距宣布投资四个月后,近期甚少露面的贾跃亭和孙宏斌又上了头条。“乐视姓贾还是姓孙?”5月21日下午,刚刚宣布辞去乐视总经理职务的贾跃亭,遭遇了媒体的犀利提问。相似的问题,紧接着又出现在5月22日孙宏斌出席的融创股东大会上。身在不同的场合,两个山西商人的答案却很默契——贾跃亭说,这个问题压根儿不用回答,“如果你们相信那个谣言,孙总就不会投乐视了。”孙宏斌说,“我要控制权干嘛,累不累?乐视是贾跃亭的半条命,也是我的半条命,他要管,我当然也要管,但是我只是治理结构、管理体系,其他的事情管不了。”但耐人寻味的是,无论乐视高管变动、派驻高管还是乐视业务未来战略,拥有话语权的孙宏斌曾多次在融创的发布会上爆出猛料。例如,乐视新任CEO人选和高层变动的消息,最早不是出现在乐视的公告上,而是首先在融创中国的发布会上传出;而乐视上市、非上市业务战略调整、未来规划等等最早也是来自融创中国发布会上孙宏斌之口。他甚至直言不讳地说,“未来乐视主要就只有乐视网(上市部分)和乐视汽车,乐视汽车贾跃亭要怎么玩就怎么玩,贾跃亭的主要精力也将在汽车上。强势如孙宏斌,某种程度上或许令贾跃亭和乐视显得有些尴尬和被动。争议去年年末,融创中国(01918.HK,下称“融创”)董事长孙宏斌见到了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彼时,融创600余亿现金在握,而高歌猛进的乐视却因嗷嗷待哺。双方约见的缘起是经葛洲坝地产董事长何金刚牵线,融创洽购世茂工三。世茂工三是乐视从世茂手中接手的购物中心,位于北京三里屯。初次相见,双方一见如故,畅谈六个小时,直至凌晨一点。贾跃亭称孙宏斌是性情中人,仗义、前瞻。而孙宏斌则感慨贾跃亭和自己“气场特别合,都不怕死”。得知贾跃亭拿个人身家押在乐视时,孙宏斌还感慨:“老贾这种精神感动了我,我也有企业家精神,但我不能All
in(全押)。”150亿投向乐视非汽车业务,从孙宏斌初见贾跃亭,到双方召开发布会,仅用了36天。36天里,孙宏斌自称日以继夜,每天待在乐视办公室,率融创高层公司团队及普华永道等顾问机构,对投资标的进行尽职调查。直到今年1月15日下午,北京金宝街一间酒店里,黑色连帽衫、平头的贾跃亭和西装革履、金边眼镜的孙宏斌终于坐到了媒体面前。一位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采访时透露,从双方谈判到达成交易时间线来看:12月10日孙宏斌和贾跃亭第一次会面,12月13贾跃亭就飞去了美国准备
FF
发布会,直到1月初才回到北京,1月9日受融创中国实际控制的嘉睿汇鑫注册成立,再到1月13日双方发布公告,不难看出,这期间很长一段时间贾跃亭都不在国内,交易就搞定了,说明孙宏斌是一个真正的“赌徒”,敢于在这种情况下就做出重大决策。贾跃亭曾说,融创对乐视的投资是战略性的,双方甚至没有对赌。而孙宏斌强调,自己在决策过程中,贾跃亭其人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融创宣布投资乐视150亿元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动了乐视完善治理结构,把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进行隔离,“一定要让上市体系有一个完整的封闭性,资金是封闭的。”孙宏斌称。与此同时,按照此前约定,融创还派了公司负责风控和内审的刘淑青担任乐视董事,并在乐视网董事会中具备否决权;此外,融创任命了三位财务经理分赴乐视影业、乐视网和乐视致新。在融创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称,“乐视的逻辑没有问题。”孙曾评价说,“乐视内容板块、汽车板块、影视板块,每一块都对,但合起来就不对了。为什么?资源和管理能力不够。”他也透露,乐视一定要有一个CEO,原来没有,现在要有人来管,是梁军在管。公开场合下,孙宏斌曾给自己并未投资的乐视非上市体系提了不少建议,例如乐视体育,他说:“中超本来就不应该买,花了13.5亿,收入5000万,亏了13个亿。你不能因为说中国老百姓喜欢看你就做,这是一个买卖,你这么做就不对。”再到包括体育、易到、手机等业务,孙宏斌也给出了自己观点:推动这些业务出售或者进行对外合作,“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干好一件两件事就行了。”

供应商围堵追债、20多位高管离职、上千人被裁员、孤注一掷史上最大规模的降价……乐视的生态帝国风雨飘摇。

贾跃亭一向高调。他曾公开宣称会接受苹果和特斯拉的挑战,并始终像硅谷的标志性科技人物一样穿着黑色帽衫或黑色长袖衫。他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是5月21日的媒体沟通会。贾跃亭在这一天宣布,不再担任上市公司乐视网(300104.
SZ)的总经理。不过,他依然身着黑色长袖防风衣,而他身边的梁军、张巍、刘弘等人,早已换上了短袖。去年秋天,贾跃亭与他雄心勃勃、带着打破格局梦想的乐视,承认因过度扩张,导致现金不足。今年1月14日,融创中国(01918.HK)发布投资乐视公告。孙宏斌带着150亿元,“降临”乐视。从1月14日发布融创投资的公告到5月21日发布总经理调整的公告,只有短短128天。在这128天里,乐视经历了自上而下大规模的人事洗牌,网易《清流》工作室不完全统计,乐视裁员,或者用乐视更愿意的表述,“人员优化”超过1000余人。贾跃亭的总经理一职,在21日被与孙宏斌同样出身联想系的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取而代之。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评述,“让原老板只担任董事长,这在投资界已经是原老板已经出局的关键标志”。通过关联交易营造的“规模扩张假象”似乎也在正在被切断。对于乐视的三个烧钱大户,体育、汽车和手机,一些迹象已经露出端倪。128天的人事大洗牌乐视裁员或“人员优化”的各种消息从未断绝。最近的两次,分别在5月24日和18日:乐视北美裁员约325人,仅剩60~80名左右员工;乐视非上市体系也大裁员,乐视销服平台(手机业务)与乐视体育成为“重灾区”。网易《清流》工作室根据公开资料统计,在孙宏斌投资乐视的128天内,乐视北美、乐视非上市体系、加上乐视关联公司酷派,累计已经超过1000余人被裁员或解约。事实上,孙宏斌投资乐视的开始,就对人事提出了要求。融创150亿元“驰援”乐视的协议中,并没有业绩对赌,但要求贾跃亭促使乐视网董事会由5名董事组成,嘉睿汇鑫有权提名一名非独立董事及一名独立董事加入董事会,贾跃亭承诺投票赞同。此外,嘉睿汇鑫还有权对乐视网派驻一名财务经理,也有权向乐视手机板块核心公司(包括乐视移动)和乐视手机电商公司委派监事。在5月21日的媒体沟通会上,融创中国代表刘淑青也证实,除了双方达成共识,明确要有一个专职总经理外,在包括董事会的构成、议事规则,设置管理委员会、投资委员会,以及在乐视网、致新、影业派驻财务经理等都写进了合同。除了贾跃亭之外,乐视网的财务总监也由杨丽杰换成乐视控股中国区CFO张巍。孙宏斌表示,之前合同说好了乐视上市体系这部分要有一个专门的CFO,但是他强调,“我都没跟张巍说过话,他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贾跃亭的被边缘化并不是一蹴而就,早在3月28日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就明确表态,贾跃亭会花大量的精力在汽车上,上市公司这块有他。让权力正在转移到董事会,这是孙宏斌需要的局面。在这次业绩发布上,孙宏斌表示在投资乐视后,第一件事便是推动所投资的上市体系,一定要有一个彻底的隔离。而这种隔离,首先就要有人管住“钱袋子”。

在乐视欲出售地产项目世茂·工三为自己“续命”之余,其创始人贾跃亭家族的持股规模也在持续下降。Wind资讯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至今,贾跃亭家族在乐视网多次减持,涉及资金超过百亿元。尤其是2015年6月、2015年10月和今年1月的3次大规模减持后,曾持股近45%的贾跃亭,持股比例仅剩26.45%。

从“All
In”蒙眼狂奔,到被讨债、围攻,再到被“拯救”、辞去总经理,经历了巨大风波的贾跃亭,其在乐视内部的影响力和权威无疑都已受到孙宏斌的挑战。如今,他能掌控的力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姓孙的乐视和姓贾的乐视”分裂为两个乐视

贾跃亭一直被外界视为乐视的灵魂人物,是他用4年时间,把一个视频网站,打造成为横跨电视、手机、汽车、金融、体育、影视等诸多板块的“生态王国”。

澳门新萄京娱乐 ,但是,这一切在2017年5月21日下午风云突变。

当日下午,乐视网发布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次会议决议公告称,为集中精力履行董事长职责,将工作重心集中于公司治理、战略规划及核心产品创新,提高公司决策效率,贾跃亭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同时,经乐视网董事会提名委员会提名,聘请梁军担任乐视网总经理,向董事长及董事会汇报公司经营状况。乐视网成立以来,第一次有了专职总经理。

“之前的乐视一直分为3个体系:上市体系、非上市体系和汽车体系,5月底乐视由3个体系变成两个体系——上市体系和汽车体系。从那一天开始,乐视已经分裂,形成一个姓孙的乐视和姓贾的乐视。”资深家电分析师刘步尘对《中国经济周刊》分析。

5个月前,乐视由于一路“蒙眼狂奔”,导致整个生态体系资金链面临崩盘危机,被视为“白武士”的孙宏斌进场,后者带来的150亿元资金为乐视解了燃眉之急。

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带着救命钱来的孙宏斌也是一个强势和高效的股东。

孙宏斌对乐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动乐视改革公司治理结构,把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进行隔离。孙宏斌对此解释:“一定要让上市体系有完整的封闭性,资金是封闭的。”

对于“乐视姓贾还是姓孙”的问题,贾跃亭和孙宏斌这两个同样出身山西的商人都给出了答案。贾跃亭称这个问题压根儿不用回答,“如果你们相信那个谣言,孙总就不会投乐视了。”孙宏斌则说,“我要控制权干吗,累不累?乐视是贾跃亭的半条命,也是我的半条命,他要管,我当然也要管,但是我只是管治理结构、管理体系,其他的事情管不了。”同时,孙宏斌公开表示:“乐视汽车贾跃亭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他的主要精力也将放在汽车上。”

“从这可以看出孙宏斌‘自觉’担任起了乐视发言人的角色,他在乐视的影响越来越大,成为制衡贾跃亭的人。”刘步尘说。

贾跃亭家族减持超百亿

显然,孙宏斌带来了大笔资金,但是他也砌了一堵墙,即重点扶持能挣钱的项目,接近盈利的乐视电视变成重点,暂时无法盈利的体育、易到、手机业务,则成为可舍弃的项目。

乐视网作为中国A股最早上市的视频公司,一路发展成为创业板权重股。陷入危机后,乐视股价一路下跌,最低触及30元。

但是,贾跃亭也没有那么悲观。资料显示,乐视自成立以来,通过IPO、定向增发和发债,共融资91亿元。乐视不断壮大的同时,贾跃亭家族也在陆续减持股份。根据Wind资讯的统计,2012年至今,贾跃亭家族减持的乐视股票价值超过百亿元。

从公司公告披露的信息来看,贾跃亭本人一共有过3次大规模减持。

2015年6月1日至3日,贾跃亭减持约25亿元,减持后持股比例为42.30%。贾跃亭当时承诺,将全部套现金额无息借给上市公司,用于乐视日常经营。

2015年10月30日,贾跃亭协议转让1亿股乐视股票给鑫根基金,减持金额为32亿元,减持后持股比例为37.43%。

2017年1月16日,为“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公司股权结构”,贾跃亭转让1.7亿股给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减持金额为60.41亿元,减持后的持股比例为26.45%。

不到两年的时间,贾跃亭持股比例由近45%降到26.45%,若加上其姐姐贾跃芳,贾跃亭家族减持涉及的金额超过百亿元。

除减持外,贾跃亭的股票还有一大部分用在了股权质押上。自2013年起,贾跃亭进行过至少38笔股权质押,累计获得的总金额超过311亿元。

那么,贾跃亭减持的钱都去了哪儿呢?

根据乐视公告给出的说法,这些钱的去处有二:将套现金额无息借给上市公司,用于乐视网日常经营;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公司股权结构。

然而,据媒体报道,截至2015年12月31日,贾跃亭向乐视网提供的无息借款金额仅为20.71亿元。

人事大洗牌,千人被裁员或解约

显然,贾跃亭在一系列减持后,已经对乐视的主导权开始动摇。相应的,乐视开始人事大调整和大裁员。

融创宣布投资乐视150亿元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动乐视完善治理结构,派出公司负责风控和内审的刘淑青担任乐视董事,并在乐视网董事会中具有否决权。此外,融创还任命三位财务经理分赴乐视影业、乐视网和乐视致新。

从那时起,乐视经常爆出裁员或“人员优化”的消息。

最近的两次分别在5月18日和24日,乐视北美裁员约325人,仅剩60~80名员工;乐视非上市体系也开始裁员,乐视销服平台(手机业务)与乐视体育成为“重灾区”。

《中国经济周刊》根据公开资料统计,目前乐视北美、乐视非上市体系、加上乐视关联公司酷派,累计超过1000人被裁员或解约。据报道,乐视控股体系中,市场品牌中心与乐视体育的裁员幅度均达到70%;销售服务体系裁员幅度为50%;乐视网裁员幅度为10%;只有乐视影业、乐视致新暂未有裁员计划。最新的消息称,乐视移动员工目前有三种状态:离职、继续观望和协商赔偿。

不仅如此,6月10日多位乐视网员工还通过社交媒体透露,乐视网只把公积金、社保等五险一金缴纳到2017年3月份,4月及5月都处于欠缴状态,不少员工已经向有关部门投诉维权。此前,已有乐视体育、易到用车等乐视旗下公司员工公积金、社保断缴问题不断被曝光。

在孙宏斌所关注的乐视上市体系中,除了上市公司CEO、财务总监、非独立董事等核心职位进行过人事更迭外,高层和员工团队均比较稳定。

不过,贾跃亭主管的非上市体系似乎人心涣散。他花大力气“挖”来的人才纷纷离职,这些高管在乐视的任职时间大多在一年左右,最短的只有3个月。

最近有消息称,乐视员工已被猎头大规模拉黑,离职后就业艰难。一位已离职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员工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乐视一些员工现状确实如此,他自己目前就处于失业状态。

卖卖卖能否“续命”?

虽然不断辟谣裁员风波没有外界传得那么邪乎,但是乐视已经开始甩卖资产“续命”。

有消息称,乐视拟将旗下世茂·工三商业项目以40亿元出售给万科,目前双方正在商谈中。乐视CFO张巍在与乐视债权人沟通中透露了此消息,且对此事抱期待态度。张巍称,若项目成功出让,银行挤兑和供应商欠款会解决,部分银行可给乐视续贷,只要乐视业务稳步发展,乐视资金问题可以解决。

对于乐视卖地的消息,绯闻的另一方万科表示不予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所持世茂·工三商业项目建筑面积为5万平方米,租赁面积约2.6万平方米,日客流量约2.5万人。2016年5月,乐视控股从上海世茂购得北京财富时代置业有限公司和北京百鼎新世纪商业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从而获得世茂·工三商业项目,彼时交易对价合计约29.72亿元。2016年11月,乐视将这两家公司股权质押给中信银行。

此外,乐视手机的出货目标也由最初的1300万部缩至现在的900万部左右,不到2016年近2000万部销量的一半。有消息称,乐视手机下调出货目标,原因是无法支付供应链的订单费用。在临近6·18之际,一家全国最大的手机通货平台将乐视手机下架。坊间预测,乐视手机业务或许很快会被卖掉。

“该卖的都卖掉”,孙宏斌早在公开场合提出过自己的观点。

(责任编辑:毛凯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