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易到的七年之痛,最终输给了现实

0 Comment


“我还有5000多元没提出来。”北京的易到司机李师傅18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同一天,上海也有不少专车司机聚集在易到用车上海分公司,有两位司机称自己有6万元还没提出来。易到资金链有问题并不新鲜,但这次使易到濒临崩溃的却是公司创始人周航。17日下午,周航发表声明称“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还强烈呼吁易到实际控制方——乐视和贾跃亭能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截至发稿,虽然第一财经记者三次拨通了电话,但周航均拒绝接听。易到方面除继续给上门讨债的司机“打白条”外,也未作更多回应。乐视则还击称,已投入近40亿元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并暗指周航是农夫与蛇故事中那条恩将仇报的蛇。如今各方都在关注三个问题:周航为何会对“亲儿子”发难?司机和乘客的利益能否获得保障?本身资金紧张的乐视最终会如何处置易到?一位接近乐视的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不排除乐视会给易到找下家,“融资和找下家是并重的。”易到危情24小时:不停打白条“据我所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周航的声明将易到陷入危机的矛头直指乐视,称“由于乐视众所周知的原因,也不可避免地殃及了易到本身”。从周航17日下午发声至记者发稿已过去超24小时,其间,易到用车上海分公司及位于北京中关村中国技术交易大厦的易到用车总部,聚集了一批前来要求提现的易到司机和客户。在易到官方微博昨日发布的声明下,也充斥着司机和用户的吐槽。然而,对于上门讨债的司机,易到唯一的应对方法则是“打白条”。“打白条有什么用?人都找不到!居然让我们去北京找人?!”上海一位专车司机向第一财经记者展示了易到的“白条”,上面记录着司机的姓名、账号和提现金额。北京的司机师傅同样面对的是一张张的“白条”,上面写着“付款通知单”,代表易到承诺会让司机提现,但正式到账要等16个工作日。多名易到司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年前提款成功要靠运气,年后提款基本上没希望。心理窝火的还有使用易到的消费者。“现在基本都打不到车,就算能打到也非常贵,是以前的三四倍。”上海一名女白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前几天叫车,才五六公里路,居然要七十多元。”北京市民王小姐则称,其账号里还有3000多元,但既打不到车,也取不出来。“上次好不容易打到一辆易到的车,司机接单后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取消订单,给他现金,然后他把我送到目的地,因为易到的钱取不出来。”北京一位市民刘小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图片 1

乘客打车难,退钱不易;司机提现难,组团维权

“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东西”。

网约车平台易到,怎么成了“难到”

这是3月底,易到创始人周航在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所说的一句话,的确,它符合当前易到的处境。

今年3、4月间,网约车平台易到频繁出现“乘客打车难、司机提现难”两大问题。4月17日傍晚,易到创始人周航发布“乐视挪用易到13亿”的声明,再次将此事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4月17日深夜,易到与乐视联合回应: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并称将追究周航的责任。4月18日凌晨,周航在朋友圈发文,希望乐视能够直面问题,解决司机和用户诉求。4月18日上午,在易到总部,司机们排队登记要求提现。

4月9日,周航加盟雷军所创办的顺为资本。随后,顺为资本管理合伙人许达来已向媒体确认,周航已加盟顺为,出任投资合伙人。

这起事件在持续发酵中,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南京有数百位易到司机正在为提现困难组团维权。而不少乘客也遭遇“打不到车、资金被套”的尴尬。

而就在周航加盟顺为资本消息公布后的第二天,易到却再次遭到央视点名。当然,这次被点名的原因还是易到的“老大难”问题——提现、欠款。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沈春宁 马燕 李冲 实习生 何泠

这或许已困扰周航一年了。

乘客抱怨

加盟或出于无奈

加价近2倍,才有可能叫到车

2015年的夏天叫人厌倦。滴滴和快的刚刚结束一场打车之间的“战役”,宣布合并,而另一场战役又悄无声息的到来——专车之战。

南京消费者潘女士是易到的老用户了。“一开始我对易到很满意。”她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去年她曾参加易到充2000元送1000元的活动,还获赠一台手机,感觉很划算。

2010年10月,易到专车上线;2014年7月8日,1号专车上线;2014年8月19日,滴滴专车上线;2015年1月28日,神州专车上线;2015年9月16日,首汽约车上线。专车市场瞬间“风起云涌”,除易到外,仅一年时间就已挤进4家同行者。

易到当时的服务也让潘女士满意。“我有一次在车上丢了东西,打人工客服电话就找到了。”就这样,潘女士成了易到的忠实拥趸,2017年继续参加充值活动。

土豪入境,生死存亡,无可奈何。也正是此时,5家专车公司开始了生存、竞争和杀戮。就像电影中的情节一样,经过各种猜忌、结盟、翻脸、暗渡陈仓和虚晃一枪,最终只有最强的一两个可以存活。

然而,从2017年元宵节开始,她发现一些不好的苗头:一方面,司机多次跟她抱怨很难提现。另一方面,之前APP上公布的人工客服电话,现在却找不到了。

但易到却没有存活下来,周航虚晃一枪之后,加盟了顺为资本。

潘女士感觉不对劲,今年3月份,她想过退款不再使用易到,但就在那段时间前后,司机们又说情况好了,叫车情况也有所改善,于是她就继续使用了。

而易到的衰败来自2015年,它迎来了首次危机。

然而进入4月,问题恶化了:声称提现困难的司机越来越多,还成立了“易到提现不成功”微信群维权。由于司机提现困难不愿接单,潘女士打车越来越难,只能使用1.8倍、1.9倍的加价,才有可能被司机接单。“以往一趟只要50多元,现在不得不加价到100元甚至100多元!”

去年5月,就有媒体报道称,易到当前各项业务均不景气,并且员工人心涣散,在政企用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玮离职后,整个公司离职的雪球越滚越大。

潘女士想通过加价早点把账户上的余额花掉——里面还有2600多元钱,这些钱退不出来,万一易到资金链断了,钱“烂”在里面怎么办?更让潘女士感到气愤的是,易到APP上还在做充返宣传,“充2000元返1600元,但充进去叫不到车,这不是套更多人的钱吗?”

据蓝鲸TMT了解,在张玮离职后,易到联合创始人兼CMO朱月怡接手管理政企用车事业部,并计划一个月内在四个城市开启100条线路,但现实是该部门多数员工相继离职,最终,政企用车事业部的巴士业务被迫下线。

网上,不少用户也纷纷吐槽易到:“叫车从舒适叫到豪华,没有一个司机接单的,还老宣传充值返呢,光充值没车,什么意思啊?”“好不容易有一台车接单,车费还要涨多少倍。我真后悔上当充了几百进去,现在还没用完!”……

而易到联合创始人兼CMO朱月怡也出走易到自己创业。随后,企业大客户部总经理肖鹏离职,海外事业部因运营成本过高,也被解散。仅仅5个月,近700名员工的易到,跳槽员工超过百人。

司机诉苦

此时,易到的市场份额急转直下,由专车市场的老大滑落到行业第四,面临种种危机。

辛苦钱无法取现,哪还有心思接单

2015年10月,乐视以7亿美元控股易到,将易到拉回了生死线。随后,开始了持续8个多月的充返和一系列营销活动。

去年成为南京易到网约车司机的王师傅说,一开始账户提现还比较顺利,10到15天左右就能到账,但到了今年2月左右,易到的提现变得异常困难,不断地显示失败。但后来有段时间问题曾经解决了,没想到最近又不行了。王师傅至今仍有1500余元在平台上无法提现,对此王师傅也曾想联系平台解决,但发现软件上已经没有了客服电话。

而后,易到一直对外界宣称正在与投资者商谈融资事宜,便没有了下文。

不少易到司机遇到这样的情况,上周末,他们自发组建“易到提现不成功”司机微信群,里面有七八十人,大家互相了解情况,希望能够早日拿到辛苦钱。

当前的易到,正面临着一场严峻危机,或是关于钱,或是关于信任,又或是周航自己的命运。

扬子晚报记者昨天加入了该群。一位司机告诉记者,一个多月前提现出现困难后,自己先后加入了南京两个易到司机提现微信群,其中一个群有300多人,另一个群七八十人,这些还不包括没有入群的易到司机。

2016年3月,乐视发布公告称,原乐视控股CMO彭钢将担任易到用车总裁一职,负责易到用车的大市场、乐视生态协同及人员和组织的建设及管理等业务。创始人及CEO周航职位不变。

记者后来发现,司机们在群里一直在交流遇到的问题和维权等。据悉,该群多数司机已经一两个月无法提现,资金最多的达一万多元。他们每天都在分享网上关于司机提现成功的方法,然而都没有成功。

当时有分析称,此次人事变动意味着乐视方面将全面接管易到,易到创始人、CEO周航或遭架空而面临出局。

司机们看到北京、上海的提现问题正在解决,也想到南京分公司去维权,他们给了一个地址:位于南京天龙寺地铁站旁边的丰盛商汇。然而当扬子晚报记者昨天赶过去采访时,发现这里已人去楼空。

目前,据蓝鲸TMT得知,易到用车实际控制公司已完成了法人和注册地的变更,法人变更为了彭刚,而注册地变更为了乐视大厦所在地。

因为钱取不出来,几位易到司机都表示,现在不加价根本就不能接单,“加价能保个油钱就不错了。”司机钟师傅告诉记者,自己有一万多块钱没取出来,大概是自己一个多月做的单子。

这进一步说明,乐视正在进一步获取易到用车的控制权,周航尽管还是CEO,但实际上早已无实权。

司机万师傅说,现在不敢接单子了,毕竟开销在那,犯不着为了提不出来的钱耗上油费、保养费、过路费等。

早在两个月前,周航就已确定加盟顺为资本。而周航加盟顺为资本,或许有两个原因,一是间接与雷军进行合作,商谈融资事宜,二是出局易到用车,完全加盟和投资顺为资本。

易到回应

众所周知,小米与乐视是历来的宿敌,双方公关对骂和公开指责对方创始人时有发生,但这回周航从乐视旗下易到加盟雷军系投资基金,或许第二种可能性极大。

声称正在解决问题,尚无正式官方回复

提款难上难,易到真的没钱了?

由于易到APP上已无人工客服电话,扬子晚报记者通过易到司机介绍,获得易到南京一位自称负责司机端客户服务的曹经理的联系方式。

最近,乐视再次遭到央视点名。据央视第一时间报道称,日前,不少上海网约车驾驶员爆料,网约车平台“易到用车”提现失败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不少驾驶员被扣押的费用从几百元至几万元不等,网上关于“提现失败”的帖子有很多,有的司机称“已经两个月了还没有提现成功。”

4月18日下午4点左右,扬子晚报记者打通这位曹经理的电话,先以普通乘客的身份向她咨询:易到司机和乘客现在面临的提现和退款困难当如何解决?这位经理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在解决问题,让司机能够提到现。那么,目前有多少比例的司机可提现成功?她表示不清楚。由于这位经理对接的是司机端服务,所以对于乘客如何退款的问题她也不清楚。

一位司机提供的图片显示,自今年2月21日以来,他8次通过易到APP平台提现,均告失败。另一位易到网约车司机也碰到了同样问题,涉及金额高达1万7千元。

随后,记者亮明身份,希望她能帮助联系到易到南京相关负责人以便正式接受采访,并留下记者的手机号码。截至记者发稿时易到南京尚未给出官方回复。

一位易到司机发帖称,“所有用户提现失败,一问客服就说系统故障。那我想问为何往你们易到平台存钱,怎么没系统故障?只能进不能出?”

另据《成都商报》、央广网、《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易到在北京、上海、成都的司机也遭遇“乘客打车难、司机提现难”。《成都商报》记者体验发现,连续三日多次使用易到打车都没有司机接单。4月18日,在易到位于北京中关村中国技术交易大厦的总部,易到用车的司机们排队登记要求提现。已经登记的司机在提交线下提现证明后,需要按手印。

还有易到司机称,我是10点多提的,显示提现成功,等到一点多的时候钱又返回来了,提现失败,每一周都是这样,
一周只有5天提现,我们几百个司机建立了群,差不多800多个司机,无法提现的金额多的话3、4万,少一点的话都是1千多。

据易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7月,易到累计充值金额超60亿元,共有653万用户进行了充值,人均逾900元。

央视财经报道称,易到上海分公司客服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而易到公司上海的注册地,现场大门紧锁,并无工作人员。

剖析“易到事件”

早在今年2月,蓝鲸TMT就曾陆续接到多名易到车主的爆料,称他们近期多次遭遇“提现难”的问题,并控诉易到用车平台恶意拖欠车主款项。

专家:

来自深圳的郭师傅表示,他从去年开始注册成为易到的合作司机,之前使用易到平台接单和提现都正常,但是从春节期间开始,他留在司机端的资金开始不能正常提现。

给网约车行业敲响警钟

“大概从年初开始,我在后台进行提现操作的时候就不正常了。”郭师傅回忆道,以前只要在规定的时间里点击提现,他就很快能收到银行的到账短信;但最近他在客户端发出提现申请,却总是提示“系统故障,请稍后再试”。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网约车是一个资金高投入、高消耗的产业,充足的资金链是企业正常运营的基本保障,易到遇到的问题给网约车行业其他平台敲了一个警钟。

针对这一现象,蓝鲸TMT曾致电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对方回应称,所谓的“提现难”问题可能是系统故障原因导致,也可能是由于车主操作不当引起。

曹磊认为,年轻气盛的比拼时代已经过去,未来网约车平台要做的是思考如何更好地适应规范后的市场。

而这与央视本次报道中的说辞完全一致,已时过2个多月,易到一直对外声称“系统故障导致提款慢”。

消协:

对此,蓝鲸TMT特向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舒律师进行了咨询。李律师表示,一般而言,这么大的平台运营应有强大的IT系统支持,如果仅因为简单的数据对接或共享就导致系统障碍,这个解释还是有些牵强。

暂停充值,可依法维权

“正常情况下,易到用车与车主之间应就资金使用和提取等权利义务内容订立协议,协议应包括结算方式、结算比例和结算周期等条款,否则就无章可循。如果有这样的协议且对上述内容做出了明确约定,车主不能按约顺利提现时,则易到就应承担相应迟延结算和付款的违约责任。”李舒律师向蓝鲸TMT表示。

对于易到用车中遇到的问题,司机、乘车人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

没有壁垒,终将被打败

江苏省消费者协会法援部傅铮表示,目前来说,首先建议消费者不要再进行充值,使可能出现的财产损失降到最低。其次,如果消费者不放心,可以立即申请提现,根据当时APP的签约规则,如在承诺期限内还无法提现成功,那么消费者可以主张违约责任。

对于滴滴出行的布局,周航曾说,“滴滴利用的是德州扑克战局,他是大玩家,手上筹码足够多,他会不惜代价,把你打到清场为止。”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建议,遇到此类问题,不提倡以聚众围堵等扰乱社会秩序的方式进行维权,而应采取合法的手段进行。

的确,目前的市场状况正如周航所说,滴滴在逼着易到清场,而另一位专车市场的佼佼者神州专车似乎也在逼迫易到,因此,周航如今所面临的是来自于滴滴和神州专车的两面夹击。

律师:

专车行业的博弈并非如同周航想象般美好。或许,他错在了补贴之上,在打车时代所用的营销手段,最终却败在了专车时代之上。

或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因为,在补贴面前,用户永远没有感情,也没任何品牌忠诚度可言。当周航意识到问题时,他只用了两个方式来解决问题:第一,通过其他业务为专车倒流;第二,着重挖掘企业客户。然而不幸的是,这两套组合拳在当时的环境下,似乎并没有用武之地。

在当前无法提现、乘客打不到车的情况下,
易到还在做充返60%、充返80%的广告,是否涉嫌非法集资呢?对此问题,专业人士有不同看法,曹磊认为,从非法集资的含义和性质来看,这些广告还未涉嫌非法集资。

面对滴滴和神州的夹击,使得易到更难翻身。互联网的本质是扩张和垄断,而在互联网时代,唯一的商业模式就是垄断。可惜的是,易到没有做成自己所能垄断的壁垒,最终被滴滴和神州所打破。

但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黄洪扣认为,易到用车可能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但这种行为是否应当追究刑责,主要要看其吸收的资金是否绝大部分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有没有被挪用,是不是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的资金。从目前的报道来看,如果其确实存在所吸收的资金很少或根本没有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致使资金不能返还的话,则可能涉嫌集资诈骗。当然,最终得由司法机关判定。

易到用车总裁彭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出行这个行业残酷到,它的竞争方法可能有点简单粗暴,就是没有钱烧,你肯定退出去。”

多说1句

这或许是易到最大的心结。

易到“罗生门”不应损害大家的权益

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2010年5月,易到在北京成立,也是创立最早的网约车公司。曾几何时,“Simple
life,Easy
go!”的口号让易到成为不少乘客的首选。然而,如今的“易到”却变成了“难到”?

从乘客和司机向扬子晚报投诉的内容以及全国多个城市的媒体报道来看,易到内部肯定出了问题。“乐视挪用易到13亿”这一说法,更是引发了公众的一番猜想。“难到”的背后,是13亿资本博弈?还是农夫与蛇的现代版故事?……种种费解,也令消费者对“网约车”这一新兴交通方式产生质疑。

然而,不管贾跃亭、乐视、易到与周航之间有着怎样的“罗生门”和恩怨,都不应该损害广大乘客消费者和司机的正当权益。希望易到尽快给出通畅的沟通渠道,真正解决广大乘客和司机担心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