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壳牌:夹缝中求生

0 Comment


壳牌在中国一直在寻找,何种合作模式能让其实现中国市场完整产业链架构?  近日,壳牌宣布四川壳牌联姻陕西延长石油,双方再度将一个月前合作成功的“陕西模式”搬到四川:联手扩建100家加油站网点之外,建中心油库和物流、生产甲醇汽油,并积极寻找在四川开发天然气的可能。  “表面上看壳牌与延长在四川的合作只是扩大加油站份额,实际上是壳牌实施新扩张的开始:上游寻找供应资源、中游扩大终端、下游抢占成品油等市场份额。”息旺能源分析师廖凯顺认为,壳牌缺油源、延长缺终端,而共同拥有的是扩张的野心及需求。“贝壳”的困惑  近期国内油价上调,而位于成都壳牌加油站却仍在坚持自己的促销战,诸如93号汽油加30升返3元的标语醒目的显现在壳牌黄色小贝壳下面,不过在成都中石油、中石化等上千家加油站包围中,看到黄色小贝壳是件困难的事情。  在四川数千家加油站中,壳牌只有零星的27家,还偶尔经受着油源供应不足的困惑。  延长石油并不是与壳牌结盟的第一家中国石油企业。此前,壳牌在中国的500余座加油站有400余座均系于中石化合资品牌。“但这种合作,壳牌缺乏话语权,经营价格都是中石化说了算。”西南石油学院油品研究中心谭勇认为,目前,外资尚未在国内取得成品油的批发权,在这种形势下,油品供应成本却受制于人,这显然不符合壳牌追求终端盈利的长期目的。  另一方面,壳牌一直在寻找如何在中国油品市场更好的“落脚”。“缺乏炼油设施、没有属于自己的成品油供应渠道,一切都必须依靠中国石化双雄的供应,在这种情况下严格说壳牌并没有真正进入中国市场。”华西证券石化行业分析师张华认为,此前中国大部分民营加油站与壳牌一样,油源供应受制于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巨头,且缺乏储油基地,民营加油站在选择投靠对象时首选是执行扩张收编政策的石化双雄。“在这种情况下,壳牌在中国市场渗透扩张和收购计划难以大力施展,其通过加油站和油品后加工市场扩大其中国市场占有量的计划也受到不少制约。”他说。  延长石油集团是我国第四大集上下游一体化的石油巨头,年原油产量和加工量超过1000万吨,但延长石油不管是在西北市场还是在其他区域都缺乏终端数量,油品往往还要通过其他渠道进行输出;而壳牌与之合作,即可绕过市场准入政策的约束和油源瓶颈,也可助其实现终端扩张的野心。  “我们准备花两年左右的时间在四川新建100座加油站。”延长石油集团总经理张积耀在谈及延长与壳牌的合作时透露,延长与壳牌在四川的合资公司中,双方仍按一个月前公布的“陕西模式”进行,延长石油占股49%、壳牌占股45%、陕西天力占6%。据悉,仅仅壳牌方面为扩大在川加油站规模预计的投资就达5000万美元。  记者从四川壳牌了解到,与延长联姻后,其在四川的合资公司不仅将基本保留原四川壳牌员工和薪酬体系,管理、经营方面大多由壳牌决定,而延长石油只管大方向和油品供应。非理想对象成最佳组合  联姻延长石油在四川扩展100座加油站,只是两年前壳牌表达其将“不计形式”收购中国民营加油站战略的变奏。  “进入中国以来壳牌就像在夹缝中生存,前几年壳牌一直希望通过其产品独立打开中国市场,成为中国能源市场主要的供应商,但在上游的能源开采壳牌一直在中国没有找到合适的项目,在加油站终端规模有限,而在下游的能源产品加工上也只是分兵作战难有实质突破。”谭勇认为,本土化不够让壳牌给人的感觉只是中国市场的一个淘金客,如果要改变在中国市场的形象,需借道合作伙伴更深涉足中国石化产业上下游。  
而另一方面,中石化和中石油就像两把大钳一样占据着中国能源市场的上下游,地方政府在选择能源投资的“如意郎君”时,除了“实力”之外,资源勘探开发、终端建设、后期加工等综合能力往往缺一不可。“壳牌和延长石油单一来看都不是理想的对象,但结合起来就是个很好的组合。”廖凯顺认为。  显然壳牌中国集团主席林浩光很快意识到上述问题,在其推动下,壳牌不断寻求与中国石化双雄及地方石油企业的合作为扎根中国市场“买门票”。  把四川、陕西作为壳牌在中国市场扩张计划中的新基地,这是壳牌“更多的上游、盈利的下游”计划的重要一环,林浩光更直言不晦地表示他更看重四川、陕西丰富的能源资源。  
在这一年中,作为壳牌中国大当家的林浩光将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了四川、陕西市场。“借助延长很好的勘探和生产上游,我们的合作是双赢的合作。”林浩光在四川壳牌与陕西延长的合作仪式上讲到,2009年,壳牌在上、中、下游三个领域要进一步推动,而四川将是实施这一战略的主要区域。  “壳牌中国正在努力完善在中国的上下游产业链,加油站、炼油项目、生物燃料都在积极地开发,会优先考虑合适的合作模式。”壳牌内部一管理人士向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壳牌为支持扩张计划寻求了多种合作模式:“与延长石油的合作解决壳牌在陕西、四川等西部市场的油源供应,与中石油等在福建建设炼油项目解决东部沿海市场的供应,下一步还将在新能源领域寻找合作。”他说。

**国际能源网讯:壳牌公司最近很“纠结”,先是对中海油规划中的炼油项目表现出了强烈入股兴趣,后又决定在2012年关闭汉堡炼油厂的燃料加工设施。而这种针对不同市场采取灵活进退战略的举动,却遭遇了油源瓶颈。**

近日,英国石油公司首家全新品牌加油站落地山东,意味着其在中国新增1000座加油站的计划就此迈出第一步。此次BP与东明石化的“中西结合”,令此前炼油行业普遍关注的外资布局中国成品油市场的话题再度被引爆。

壳牌是在中国涉及经营面最广的外资油企,其在国内的业务主要涉及三个方面:天然气开发、润滑油生产和成品油销售。其中,公司的润滑油业务和加油站业务近年来发展较为迅速,目前已建成珠海、天津和浙江三个生产基地,并且有进一步扩大产能的计划。而与炼油业务一样,公司的加油站业务在全球范围处于收缩的情况,在中国却仍然是保持上升的态势。**

近年来,随着国内成品油资源供应充裕局面不断加剧,批发环节竞争激烈,供大于求局面愈加明显。从竞争格局看,竞争主体已经发展为中石油中石化为代表的国有企业、民营资本、外资加油站,可以说竞争主体多元,竞争程度较充分。

据了解,此前壳牌与中国企业不乏较为密切的合作。例如其曾与中石化合作经营加油站,与中石油合作收购澳大利亚煤层气开发公司以及同中海油合作成立石化公司,但参与炼油业务尚属首次。

图片 1

而可与此相对照的是,壳牌前不久刚刚以6300万美元的价格向斯里兰卡政府出售了其在该国的液化石油气(LPG)销售业务,这是壳牌收缩下游业务战略的一部分。2010和2011年壳牌计划出售价值70亿美元至80亿美元的资产,多数待售的资产将是炼油和油品销售业务。其对中国市场的青睐由此可见。

图1

然而,壳牌谋求进入中国炼油市场之路却并非一帆风顺——油源问题一直令其挠头。

据卓创数据统计,2018年中国加油站数量在10.8万座左右,民营企业占据半壁江山。作为独立炼厂的聚集地,山东市场加油站参与群体较完整,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为代表的国企性质企业,亦有民营、外资的参与,且民营加油站占比近60%。

据行业人士透露,由于壳牌润滑油生产以及成品油业务一半以上的原材料需要通过进口,并且壳牌十分看重中国市场,还有在国内扩大产业规模的计划,未来原材料问题将会更加突出。

图片 2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指出,目前壳牌中国面临的问题不是原材料短缺,而是在国内获取原材料的能力有限。

图2

任浩宁指出,壳牌作为全球第二大炼油厂商,从全球范围来看,当然不缺乏原材料供应,并且去年壳牌还有将其全球炼油产能和加油站缩减的计划。

BP牵手东明成立第一家单品牌加油站

然而,远水解不了近渴。目前壳牌中国正在大力扩张国内市场,如果其原材料大部分都通过进口的话无疑会增加成本,从而降低其在国内的竞争力。

众所周知,2018年6月28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联合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自2018年7月28日起施行。其中正式取消了外资连锁加油站超过30家需中方控股的限制,至此,石油下游环节完全开放,这也吸引外资企业积极布局中国成品油零售市场。

更令壳牌窘迫的是,尽管壳牌与国内石油巨头都开展过一系列合作,但是事实上壳牌没有参与到国内任何一家石油企业的炼油产业之中去,在内地也从没有自己的炼油产能。

值得一提的是,BP此前在中国合作运营的740座加油站分布在广东、浙江省,都是以中石油和中石化合资的双品牌形式出现,济南二环路的加油站是其在中国的第一家BP品牌的加油站。据悉,BP计划5年内在中国新增的1000家加油站都将是自有品牌,其中500家将与东明石化合资,将分布在山东、河南和河北地区。

而中石油、中石化都有自己的润滑油业务和成品油业务,包括中海油也在积极进入成品油销售环节,从这个方面来说,他们与壳牌在国内市场上成为了一种直接的竞争关系。而国内目前有70%以上的炼油产能是掌握在中石油、中石化手上,在有直接竞争关系的前提下,壳牌的原材料需求难以从上述两家企业身上得到满足。

强强联合,“抱团作战”已成大势所趋

因此,当年进入中国市场之初,中石油、中石化等国内巨头可以“笑脸相迎”,而在涉及炼油这样的核心业务后,则可能成了“冷眼相向”。

其实,早在2018年2月2日,BP宣布与山东东明石化集团签署合资公司协议,宣布在山东省、河南省和河北省建立加油站的消息迅速传遍油品行业圈。追溯到2017年,“两桶油”掀起了史无前例的终端价格战,对于民营加油站的生存及发展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单打独斗”早已不再适合目前的终端市场,通过租赁、加盟等方式,寻找可靠的合作伙伴,“抱团作战”已成大势所趋。在此环境下,东明及BP联手“杀入”去年战况激烈的山东、河南、河北地区,可谓有所针对,恰逢其时。

此次东明石化集团与BP联手可谓强强联合,优势互补,同时又能在一定程度上分摊经营的风险。东明石化在供应、资金、本地化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而BP则在品牌、加油站运营以及管理等方面经验丰富,这些都将成为吸引民营加油站加盟的重要砝码。

除终端布局,上游、批发皆有涉猎

外资除在国内炼油终端市场积极布局外,在浙江舟山举行的第二届世界油商大会上,沙特阿美内部人员表示,第二届油商大会期间,沙特阿美将和浙江省政府签约入股在舟山绿色石化基地建设的浙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这将成为沙特阿美在全球扩张其下游业务的一部分。沙特阿美投资上游生产企业,市场亦并为表现出较大惊讶。首先从外资实力上来说,沙特阿美则拥有全球四分之一的石油资源,目前平均日产原油占全球一成以上,在石油石化行业具有雄厚的实力和丰富的管理经

从布局进展上来说,早前沙特阿美与浙江荣盛集团已签署了一项供应原油的长期协议。从国内企业认可程度及选择上来说,自中石油云南炼化规划初期,沙特阿美就是预定的合作方之一。此前,沙特阿美已经参股了与中石化、埃克森美孚合资的福建联合石化项目,该项目覆盖成品生产和营销链条以及下游乙烯生产,堪称外资入股炼化项目的最成功范例。

2018年,壳牌石油贸易有限公司经商务部批准获得国内成品油批发资质。这一资质的取得意味着壳牌将可以在中国市场开展服务于企业客户的成品油采购和销售业务。当然,这是壳牌首次在中国获得这一资质,更重要的是,壳牌成首家外商独资获得国内这一资质的国际石油企业。

非油业务愈受重视

面对成品油市场资源供应过剩愈演愈烈的局面,零售市场已成为“兵家”争夺之重地。国营油企积极转变经营策略,推动多元化商业结构,大力发展非油品业务,目前非油品业务已成为加油站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而关注外资品牌加油站看,综合性的服务加油站亦是发展非油业务的主要体现。

总之,加油站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只做油品销售,而是已经形成了以加油为中心的综合服务商圈。随着油品零售业务增值压力不断增加,以及驾车人的多样性市场需求,非油品业务的收入已成为加油站利润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撑。未来,加油站也会朝着满足顾客的多样化需求,实现朝着“以油带非、以非促油”的方向发展。

利润为导向,“轻资产”模式进入

近几年来,随着国内汽柴油供应充裕局面不断加剧,批发环节价格站趋于白热化的局面,国内汽柴油零售价及时调整,国内汽柴油批发价差不断扩大,使得零售加油站成为最为赚钱的环节。截至3月15日,汽油利润方面,国内主营92#汽油理论利润为1831元/吨,地方炼厂92#汽油理论利润为2563元/吨。柴油方面,国内主营0#柴油理论利润为1200元/吨,地方炼厂0#柴油理论利润为1600元/吨。

加之加油站本身受到政府布局规划的限制,在发展比较成熟的地区,新建加油站数量寥寥。受此影响,各路资本竞相进入加油站,这进一步推高了加油站租赁、收购和新建成本。一时间,新建或收购加油站成为重资本,外资加油站新建或者扩建加油站的成本极高,所以外资企业一般也是通过收购、租赁或者联盟这样的轻资产方式进行布局。

各路资本争相进入,终端竞争愈演愈烈

而除BP之外,像壳牌终端布局分布在陕西、四川、河北、山东、山西、天津、广东等地,在中国的外资加油站中可以说分布较为广泛,其竞争优势较强劲。尤其是与陕西延长的合作,更是使陕西延长壳牌成为在西北地区的零售强军。另外,埃克森美孚和道达尔等外资品牌加油站亦分布国内终端市场,未来加油站竞争格局会愈演愈烈已是不争的事实。

位置占据关键所在,当前格局难以撼动

图片 3

图3

加油站的位置是决定加油站盈利与否的重要因素,由上图可以看出,中石化在城区的占比达到了36.53%,在高速上的占比更是达到了54.01%。据卓创资讯了解,凭借品牌及地理位置优势,目前中石油及中石化两大集团的加油站销量可占中国加油站销量的75%以上。

总之,随着外资加油站陆续放开,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外资加油站加速扩张在中国加油站的数量,建设差异化、高品质或将成为外资品牌追求的一个重要方向。各路资本竞相进入加油站行列,加油站收购、租赁及收购成本不断攀升,未来加油站竞争格局会愈演愈烈,但短时间内中国成品油市场终端零售格局难以撼动。不过,由于外资的加油站在燃油市场上发展比较早,在服务态度、经营模式方面肯定也能有好的借鉴,对于中国燃油市场也会有一个提升促进的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