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广东加多宝离职员工曝黑幕 业务代表变”派遣工”

0 Comment


2011年3月,对于来自云浮的黄灿辉而言,本应是与老东家加多宝三年签约期满的最后一个月,但就在这个月,他却将加多宝告上了法庭。  就在黄灿辉四处奔走于将加多宝告上法庭的同时,2011年1月,加多宝集团以1.3亿元的捐款荣获了“2010年度公益单位”的称号。这家曾在汶川地震及玉树地震中捐款均达到1亿元,以慈善为宣传口号的大型企业,却在自己的百度贴吧中被其员工爆料称:“加多宝的那些捐款,均是从我们的工资中一分一分克扣而来。”  两种大相径庭的表现,加多宝到底怎么了?  蹊跷的劳务派遣  近日,两起类似的加多宝员工诉讼案在北京、东莞接连开庭:3月2日,北京加多宝分公司员工谭德春诉加多宝劳动纠纷案二次开庭;3月3日,加多宝粤北区清远办事处业务代表黄灿辉将加多宝告上东莞市长安人力资源分局劳动仲裁庭。南北两起员工状告案的诉讼理由均为“克扣加班费”。  谭德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从2009年10月加多宝实行了综合工时制后,加班费由原来的200%变更为150%,从一月一结变为一年一结算后,淡旺季相抵消,工资大幅减少。东莞员工则在此基础上因同工不同酬的待遇,近一年的加班费仅为512元。  去年10月,温州一王姓员工因相同原因将加多宝告上法庭并获胜,这也成为加多宝员工状告公司胜诉的首个案例。  在此前后,有关加多宝公司变相裁员、克扣加班工资、强制执行特殊工时制等各种投诉接二连三,已涉及北京、广东、杭州、温州、武汉、青岛等各地分公司。并曾数次出现各地加多宝员工集体抗议的事件。面对接二连三的员工诉讼,加多宝资讯部田威女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我正在出差,对于相关的情况并不了解。”  记者在了解过程中发现,导致加多宝克扣员工加班费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年为周期综合计算的工作制度上。对此,丹宁律师事务所劳动人事部执业律师沈斌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加多宝的问题不在于实行工时制,而在于单方面的变更工时制,这实际上是一种变更工资支付的方式,在法律上必须得经过员工的同意。”  “2009年10月1日,加多宝开始实行特殊工时制,只在开会的时候发给员工一张签到表,并没有具体给我们说明。签字的时候我在香港,公司后来让我补签时只说证明自己到会了。”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谭德春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情况。  此外,一份加多宝内部“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或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申请表中显示“申请销售人员295人”。“这个清单和我们整个员工规模有很大差距,2009年仅广东一个地区的业务代表就已经超过了1000人。”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此申请表中,记者发现加多宝所填写的企业人数为600人,但其招聘官网显示的数据却为1000人以上。  在劳务派遣人员上,加多宝也令人疑惑。“我这样的销售代表是属于劳务派遣人员,我们和正式员工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但拿到的工资却低很多,同工不同酬。”据黄灿辉介绍,劳务派遣人员占据加多宝销售员工的50%以上的比例。  “民法第66条规定了劳务派遣使用于临时性的岗位,业务员不可能属于这种性质。对于王老吉而言业务员是销售岗位必不可少的,这是企业想节约成本的做法。”广东律人律师事务所管铁流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在黄灿辉给时代周报记者出示的合同上显示,双方签订的合同时间为3年。  另外,在黄灿辉的合同中,与其签约的企业不是加多宝而是一家名为江西鹰潭博胜的公司。“这是加多宝给我的外派合同,鹰潭博胜在2008年和加多宝签订了劳务派遣合同,这公司我一直没有联系过,也从来不了解,但是我的社保金、医保等都是注册在江西,我在广州根本用不了。”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时代周报记者随即查询了江西工商局网,却发现并没有一家名为鹰潭博胜的公司。输入江西鹰潭博胜法人代表的名字后,注册单位却只有一名为鹰潭蓝拓的公司,但此公司没有任何的名称变更记录。而鹰潭工商局档案科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注册号码只有鹰潭蓝拓公司,更名时间是在2010年9月,且2009-2010年没有任何的年检记录。  “这个必须要去当地工商部门查询,如果真的没有这家公司,那么加多宝第一涉嫌是伪造证据,第二涉嫌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除触犯刑法外还涉嫌偷税漏税和骗保。”管铁流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广东东莞劳动局工作人员谢小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关于此事我们暂不清楚。若员工进行了投诉,我们会去调查,如果属实,我们会按照劳动合同或者劳动监察条例来对企业进行查处。”  被迫辞职
中层流向竞争对手  “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说自己信佛,不会主动开除员工,但却是逼迫公司员工离职。”黄灿辉对时代周报记者气愤地说道。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1

每经记者张娟娟发自上海

黄灿辉出示两份分别与加多宝和博胜公司签订的合同。

我们整整打了一年(官司),时间太长了。拿着刚刚到手的判决书,黄嘉明(化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广东清远业务代表劳动关系竟在江西鹰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10月21日)获悉,加多宝劳资纠纷案近日在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宣判,被告浙江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加多宝)被判给付前温州员工王勤(化名)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1103元、加班工资1211元、经济补偿金303元;给付前温州员工黄嘉明(化名)加班工资501元、经济补偿金125元。

加多宝离职员工曝“派遣工”黑幕

这是加多宝众多劳资纠纷事件的首例员工胜诉案。至此,有关加多宝变相裁员、克扣加班工资、强制执行特殊工时制等种种指责再次引起关注。据记者了解,此案之后,针对加多宝的大量类似诉讼或将接踵而至。

昨日,来自云浮的小伙子黄灿辉由于辞工赔偿问题,走进东莞市长安人力资源分局劳动仲裁庭。与他对簿公堂的东家,是大名鼎鼎的广东加多宝饮料食品公司(以下简称“加多宝”)。在仲裁中,黄灿辉称被逼主动辞职,要求加多宝公司返还加班费、高温补贴等各种费用合计15211.73元,而加多宝则称他系派遣劳务用工,双方并无直接的用工关系。据了解,仲裁结果将于近日公布,尽管加多宝代表不肯接受记者采访,但透过黄灿辉这一事件,加多宝以派遣劳务用工名义规避《劳动法》的“戏法”正被揭开。

员工首次胜诉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业务代表一不小心变成“派遣工”

据王勤介绍,她于2006年11月进入浙江加多宝温州办事处工作,担任高级业务代表,负责产品销售工作。2007年4月开始,王勤每天都要加班1~2小时,却得不到任何加班工资。投诉公司高层无果后,她要求调换到其他部门,却被无故克扣3个月工资奖金,并降为普通业代,工资降级。

据黄灿辉介绍,2009年3月19日至2010年1月8日期间,他一直在加多宝工作,曾担任该公司粤北区清远办业务代表。与劳务派遣单位江西鹰潭博胜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黄灿辉发现,自己遭遇了加班费缩水、不定时工作制以及同工不同酬等不合理待遇,并被逼主动离职。

2009年3月,其部门主管劝她自动辞职,承诺可给予两个月工资作为补偿,但她必须先填离职申请表。王勤信以为真,填写了离职申请表,第二天却被人事处告知她属于自动离职,拒绝给予任何补偿。

黄灿辉告诉记者,加多宝实行员工加班费一年一结。“2010年2月23日,我看完工资单后很气愤,从前年4月到2010年1月,我的全部加班工资只有512元!”黄灿辉激动地说。

2009年9月,王勤向温州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劳动局出面调解,但王勤对调解结果不服,将加多宝一纸告上当地人民法院,诉请被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加班费、奖金、年终花红、经济补偿金,总金额4万多元。

加多宝粤北区人事助理告诉他,他的加班工时只有70小时。但是按入职时双方的约定,黄灿辉说,他的加班工时应该是155.5小时,加班费足足缩水了一半以上。

与王勤案一同宣判的,还有该公司前温州办事处员工黄嘉明状告浙江加多宝,浙江加多宝亦被判给付黄嘉明加班工资501元、经济补偿金125元。

离职时,黄灿辉才被告知,从2009年8月1日起,公司已经向当地劳动部门申请了不定时工作制,这意味着原本加班付给员工的双倍工资减为1.5倍。

记者获悉,两原告目前已通过法院拿到了浙江加多宝的各项补偿。

昨日,加多宝代表回应称,黄灿辉离职一事属于“退工”而不是辞工,因为黄灿辉是与博胜公司签的合同,并不是加多宝的直属员工。

加多宝劳资纠纷频出

令黄灿辉感到十分不解的是,发布招工信息、面试等环节都由加多宝公司完成,但到签合同时,递过来的却是鹰潭博胜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他当时也没多想就签了。

自去年10月始,有关加多宝变相裁员、克扣加班工资、强制执行特殊工时制等种种投诉接二连三,涉及北京、广东、杭州、温州、武汉、青岛、福建等各地分公司。

黄灿辉说,这家公司地址在江西鹰潭市,这也导致身在广东加多宝工作、并且是广东人的他医保、社保关系都在江西鹰潭市。

据北京加多宝离职员工潘先生介绍,加多宝从去年起强制推行综合工时制,大量使用劳务派遣工,拒绝签字的几十名员工被人力资源部劝辞。去年11月24日,北京10名被劝辞员工在加多宝集团大门口抗议。

有知情人士透露,相关资料显示,2008年王老吉销售额比2007年翻了一倍多,导致管理层制定2009年销售计划时过度膨胀,不仅筹建新公司、大量扩招人员,人事、绩效管理也陷入混乱。而他所称的混乱,就包括了综合工时制,并大量使用编外劳务派遣工。

加多宝:绝对没有问题

天有不测风云。2009年,加多宝的销售额较2008年有所下滑,2009年10月始,有关加多宝变相裁员、克扣加班工资、强制执行特殊工时制等种种投诉接二连三,涉及北京、广东、杭州、温州、武汉、青岛、福建等各地分公司。而北京加多宝这边干脆就搞成了类似工程外包的形式,促销人员额定800元工资,因为是外包给“外包老板”,每个月都要扣掉三四百元,最终到员工手里的只剩下300多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致电加多宝集团企业传讯首席代表田威。田威说,公司所有制度都是按照国家规定执行的,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至于与温州员工劳资纠纷案的判决,田威称尚不知情,需向公司法务部咨询后方能答复。当记者再次拨打田威手机,截至发稿时一直无人接听。

变个戏法员工工资缩水

一边是慷慨为地震灾区捐款上亿元,一边是涉嫌克扣员工加班费,加多宝因此被外界评价为要面子不要里子。法律界人士认为,加多宝公司的行为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极尽所能地削减人力成本。

记者了解到,2009年10月,加多宝北京、杭州、武汉及广东等地的劳务纠纷突然爆发,原因是加多宝要求自该年10月1日起实行“综合工时制”。黄灿辉说,“实行综合工时制后,员工加班的双倍工资减少至1.5倍。

新闻个案

昨日,黄灿辉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广东加多宝2009年《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或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申请表》,记者看到,该申请表盖有东莞市劳动局长安分局印章,但“企业工会意见”一栏为空白。另外,申请岗位中的“业务代表”人数为242人,黄灿辉说,“单是广东的业务代表保守估计都要超过1000人,表上只有242人,实在太离谱了。”

派遣员工自述:我在加多宝的三重遭遇

黄灿辉的代理律师管铁流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实行特殊工时制的企业中,除高级管理人员无需审批外,其他可用特殊工时制的岗位未经批准均不能直接适用,须与工会、职工代表大会或劳动者协商。

黄灿辉曾担任广东加多宝饮料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加多宝)粤北区清远办业务代表。与劳务派遣单位江西鹰潭博胜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鹰潭博胜)签订劳动合同后,他于2009年3月19日到2010年1月8日在广东加多宝工作。近日黄灿辉向记者讲述了自己所遭遇的加班费缩水、不定时工作制纠纷以及同工不同酬。

加多宝代表认为,分段实行工作制,经过劳动部门审批,并盖有劳动部门公章,此外,已经在相关的合同条款中予以明确,当事人黄灿辉事先是知情的。

黄灿辉说,加多宝公司实行员工加班费一年一结。

编外员工至少占三成

2010年2月23日,我一看到工资单就傻眼了,从前一年4月到2010年1月,我的全部加班工资只有512元!黄灿辉激动地说。

据黄灿辉及加多宝内部员工估计,公司内的编外员工中,派遣工比例高达30%—40%。在浙江加多宝温州办事处的王先生和王小姐两人的经历也十分离奇。

粤北区人事助理告诉他,他的加班工时只有70小时。但是按入职时双方的约定,黄灿辉说,他的加班工时应该是155.5小时,加班费足足缩水了一半以上。

昨日下午,王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2007年至2008年期间,他由办事处一名月薪3400元左右的“高级代表”降职为月薪2600左右的“普通业务代表”。而王小姐则遭遇突然被公司收回“上班卡”(用于打卡机)的尴尬,无奈之下只得自动请辞。

到了离职时,黄灿辉才被告知,从2009年8月1日起,公司已经向当地劳动部门申请了不定时工作制,这意味着原本加班付给员工的双倍工资减为1.5倍。

随后,王先生和王小姐两人把浙江加多宝告上法院,后双双胜诉,并拿到了相应的赔偿。据王先生介绍,他在职时,仅温州办事处负责销售的100多人中,所谓的“派遣工”就占了30多人。

鹰潭博胜说我2009年8月1日在粤北区办公室开会时签了名,就等于同意了不定时工作制。但我8月1日明明调休去了香港,怎么可能会有我的签名。黄灿辉说。

招募“派遣工”劳动法被规避

在一份盖有东莞市劳动局长安分局印章的广东加多宝2009年《企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或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申请表》(下称《申请表》)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企业工会意见一栏为空白。另外,申请岗位中的业务代表人数为242人,黄灿辉说,单是广东的业务代表保守估计都要超过1000人,242人实在太离谱了。

丹宁律师事务所劳动人事部执业律师沈斌倜说,法律规定,实行特殊工时制的企业中,除高级管理人员无需审批外,其他可用特殊工时制的岗位未经批准均不能直接适用,须与工会、职工代表大会或劳动者协商。

据加多宝内部员工估计,公司内的派遣工比例高达50%~60%。

虽然我们是与劳务派遣公司签的合同,但都是接受加多宝的管理,执行其纪律,却同工不同酬,根据员工手册理应享受住房公积金、高温补贴等福利。黄灿辉说。

黄灿辉向广东加多宝追讨加班费损失与经济补偿等共计3106元,但至今交涉未果。由于他是派遣工,人事关系在江西鹰潭,黄灿辉的维权之路困难重重。

同步播报

用工荒或提前来袭广东企业涨薪招工

每经记者蔡木子发自深圳

自从进入10月,深圳人才网负责人莫先生就格外忙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10月21日)了解到,由于经济形势好转,各企业纷纷扩大生产,今年的用工荒很可能提前来袭;许多企业一改春节后才招聘的惯例,开始提前抢人。

餐饮、商超都缺人,但是广东这边主要还是电子行业的普工最缺,莫先生介绍,每天都有很多企业找我们帮忙登记招聘信息,但应聘者却没有那么多。

东莞生扬电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实这波用工荒从暑假结束后就开始了。暑假期间大批学生加入打工队伍,供大于求;一进入10月份,缺口马上出来了。

为了招揽人才,企业开出了更高的工资福利。生扬电子把普工工资从原来的920元涨到1100元,联顺电子也把月基本工资从960元提高到1100元。深圳富士康更是把普工工资提至2000元。

服装企业的用工压力也不小。上周五,以纯集团、斌斌时装、富坊制衣等120家企业抱团到广东虎门抢人才。他们都提高了薪酬福利吸引求职者,富坊制衣甚至亮出了最高1000元/月的超额奖。该公司招聘负责人藏先生介绍,目前企业工人缺口是400人,但两天的招聘会上上门问津者不到30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发现,在重庆等西南中心城市也开始出现用工荒。重庆陶然居集团董事长严琦证实,最近集团将旗下各店基层员工的基本工资上浮20%。

国家统计局今年年初的有关数据表明,农民工的外出流动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中西部地区受基础设施建设等投资拉动政策措施的影响,对农民工就业的吸纳能力增强,农民工开始从东部向中西部转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