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石化双雄继续“硬挺”民营加油站油价速降

0 Comment

国际原油价格日前突破105美元/桶,这让国内成品油批发及零售商也按捺不住,有的跟涨,有的取消了原先的优惠,个别地区的汽油批发价甚至飙涨了1000元/吨。  之前有价格优势的地方炼厂,由于不堪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扬,陆续进入停工检修阶段,等待政府再次提高成品油零售价。  零售商取消优惠  《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昨天从卓创资讯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与国内今年第一次上调汽柴油价后(2月21日)相比,截至3月8日多个省市的成品油批发价已再次上扬。  2月21日当天,江苏93号汽油为8500元/吨,但近期的几轮推价让市场主流报价达到了每吨9423元,涨了近1100元;北京的“京标93号”汽油批发价在2月21日时曾达到每吨8900元~9000元,而昨日批发价飙升至9537元/吨的高位;湖南、福建、广东等地的石油公司在20天内,都将油价提高了100元到400元/吨不等。  WTI和布伦特油价于3月7日升至105美元/桶、115美元/桶,这导致国内汽柴油价格跟着拉升。卓创资讯的最新报告显示,由于部分企业预计国际原油价格还有上涨空间,因而部分地方石油公司(如湖南等地的石油公司)已要求下属单位在后期削减对外汽油批发量,目前,华东的中石油、中石化柴油资源批发环节供应量仍很充足,但汽油在控制销售。  批发价的推高,让加油站业主们也变更了“零售价”。  上海市宝山区的东兴海光加油站一位油站工作人员就透露,其93号汽油已从原先的6.87元/升,变为7.34元/升,“现在利润非常少,很难生存,我们将在两天内再次将价格提升到7.39元/升,与中石油等持平。”上海市万航渡路的华江加油站也取消了之前93号汽油7.03元/升的优惠价,上调至7.2元/升。  上海市闵行区的一处加油站工作人员表示,2月份其93号油价曾有大幅度的折让,定价为6.94元/升,销量一度上升。而日前总部发布调价通知后,所有优惠取消,油价已上调为国家最高零售价7.39元/升。该加油站工作人员还透露,由于汽油价格涨幅过大,如今销量已下滑,很多曾开车来加低价油的车主也不再光顾了。  市场供应或趋紧  对地方炼厂而言,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燃料油成本上升。  地方炼厂大部分原料来自于海外燃料油,1月下旬时,180CST、380CST两大类燃料油的现货价为538美元/吨,近日则高涨到637到640美元/吨。  目前,山东地方炼厂的93号汽油批发价为8600元/吨左右,相比中石化山东公司给出的9150元/吨批发价仍有竞争力,但如果地方炼厂因为燃料油的涨价、逐步抬高终端批发价的话,其销量将受影响。卓创资讯一位研究员称:“高额的炼油成本使地方炼厂利润不保,部分企业采取停工和降低开工率来规避风险。如中海沥青、海科、恒源等都逐步进入了装置检修阶段。”  不过,国金证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员指出,3月15日之前国家可能暂不会对成品油市场做出调整,目前中石化、中石油的成品油批发及零售价已涨到极限,“国际原油价格如果近期继续上涨,可能会使市场供应趋于紧张。”

如按成品油定价机制,国内成品油价上调窗口应在今天再度打开,因为今天距上一轮调价刚好22个工作日,且国际原油价格变化率超过4%。但国内合资、民营加油站却在大幅促销,这与中石化、中石油两大公司高位徘徊的成品油价形成了鲜明对比。业界就此认为,发改委继续小幅提高成品油价的可能性仍存在,但短期内不会调。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昨天,山东济南天桥区济齐路物业管理中心附近加油站的93号汽油挂牌价为6.35元/升,相比当地中石化加油站便宜了0.22元。该加油站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一价格比前期促销价每升6.42元还要低。

广东佛山市BP加油站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其93号汽油的售价为6.34元/升,虽然相比前几天要贵了几分钱,但仍要低于当地最高零售价6.61元,且销量很稳定。江门的一处合资加油站的93号汽油是6.6元/升,但该油站对办理加油卡的客户每升优惠0.2元。

上海市静安区某民营加油站管理层也告诉记者,其93号汽油的挂牌价为每升6.6元,要比附近3公里以内的多个中石化、中石油加油站便宜0.27元/升。

不过,两大石油巨头似乎对民营加油站降价的行为并不感冒。除广西中石油的大面积降价之外,两大公司在山东、上海、广东、河南的多个直属加油站都没有任何优惠措施。

中石化河南新乡某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就说,4月14日政府调价后该油站的93号汽油就提到了6.54元/升,一个月来也没有接到上级的降价通知。“中石化的各个加油站都没有调价权力,而是由上级公司通过电子系统来操作。”

一位与中石油合作运营加油站的负责人张先生分析道,现在两巨头不愿下调零售价有多方面原因,“部分地区的资源确实出现了紧张”。

卓创资讯公司分析师齐玉芹也同意这一观点。她说,虽然国内的炼油产能增加,且油品供大于求,但近期部分炼厂在检修。而且,河南、海口分别爆出油品“质量门”事件后,两大公司都要求严格控制外部采购,防止类似事件再发生。如在北京,当地的0号柴油就已连续半个月处于资源紧张的局面。

张先生还告诉记者,目前石油公司还是盼着政府上调成品油价,因此也不愿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幅降低成品油零售价,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截至5月12日,布伦特、迪拜及辛塔三地市场国际原油加权均价变化率为4.71%,即今年发改委第二次调价的窗口已打开。

“现在大家都在博弈。国有公司等着政府涨价,民营企业要扩大销量,因此敢于降价、不断清货。”张先生告诉记者。

事实上,这种博弈从批发行情中也能体现。这几天一些非两大石油公司直属的批发商都在以每天每吨降三五十元的幅度对外甩货。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就在昨天上午,中石油也一度停批汽、柴油。批发商们猜测,中石油可能会降低批发价,因为目前销量并不算特别理想。但昨天下午批发恢复后,中石油的对外批发报价仍未变,“这种行为可能正说明中石油也是在挣扎。”张先生分析。

国金证券、招商证券的部分分析师也认为,发改委现在对调价可能正在踌躇。下一步,发改委可能会做两手准备:如果完全按调价机制,那么可能近期上调汽柴油价。但该做法会遇尴尬。“前段时间,国际原油价从88美元每桶的价格迅疾回落到了75美元/桶附近。如果原油价继续下挫,那发改委就又可能在6月份下调油价。”国金证券研究员刘波表示,这样一来,5月又白调了。另一种可能是发改委静观原油价格变化。假设油价大跌,变动率就会低于4%,这样发改委没必要调价;“另一种情况是在原油价稳定的基础之上,发改委延后上调国内汽柴油价,但幅度不会太大。”张先生判断,这种可能性最大。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