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工信部介入华为中兴专利战 双方可能握手言和

0 Comment

华为4月28日,宣布在德国、法国和匈牙利起诉中兴通讯,称对方侵犯华为的专利权和商标权。一天之后,中兴通讯用反诉表明自己的立场。4月29日,中兴在中国针对华为侵犯中兴通讯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LTE)若干重要专利递交了诉状。  专利纠纷背后,仍是双方竞争白热化。“专利壁垒已成为国际竞争的重要武器,任何公司都无法回避。”在Frost
Sullivan首席顾问王煜全看来,华为中兴“打架”是早晚的事情,因为两家企业无论产品和服务,都存在高度同质化现象。但他认为,两家中国公司最终和解可能性比较大。  本报更独家获悉,工信部已介入此事,与华为董事陈黎芳约谈,希望协调解决此事。但华为方面起诉态度坚决。  华为或索赔数百万美元  华为在德国、法国和匈牙利对中兴提起诉讼,指责中兴侵犯其一系列专利技术,涉及数据卡和高速4G
LTE网络技术。  华为出具多张图片称,中兴数据卡抄袭使用了华为的商标,并印上华为的标识,而没有向华为支付相应的授权费用;此外,华为一项数据卡旋转头设计已申请专利,而中兴生产的数据卡模仿了华为旋转头专利设计。  “为了保护我们的创新成果以及在欧洲合法注册的知识产权,华为不得不采取此次法律行动。我们的目标是终止中兴通讯对华为知识产权的非法使用,并通过协商解决纠纷。”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华为一共在德国、法国和匈牙利提起了四起专利诉讼。  华为仍在计算中兴侵权应当支付的赔偿金额,宋柳平指,这笔赔偿金有可能达到数百万美元。  “你专利很少的时候,肯定要向其他企业支付专利许可费。所谓互换专利,也要看你的专利有没有那么多价值。比如我有个房子,你拿价值相近的房子来换才行,彼此差距不能太悬殊。”有设备商人士向本报指出,2010年,华为支付了2.21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而中兴一直拒绝给爱立信、华为等厂商支付专利费用。  今年4月1日,爱立信刚刚在英国、意大利和德国对中兴通讯提起诉讼。除专利索赔外,爱立信还请求这三个国家禁止出售中兴通讯手机以及在德国禁售部分网络设备。  核心业务肉搏战  毫无疑问,专利壁垒已成为国际竞争的重要武器。即便是同城兄弟,在刺刀见红的肉搏战中,亦是无法回避。  华为是仅次于爱立信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生产商,而数据卡和LTE,既是华为中兴两家重要的增长驱动力,也是争夺焦点所在。  目前,华为、中兴占据全球数据上网卡制造商的前两位,销量占据全球80%以上的市场:中兴2010年销售了3000万支数据卡,而华为在2009年时,数据卡销量已经突破3500万支。  与此同时,华为、中兴等公司都在争夺LT
E订单:华为此前拿下了包括荷兰运营商K PN N
V、西班牙电信和德国电信在内的LTE订单;中兴通讯则在瑞典、丹麦独建全球第一个LTEFD
D /TD
D双模商用网。  华为之所以在欧洲的这三个国家提出起诉,主要是因为这些地方是诉讼相关产品进行销售的主要市场。  “你做什么业务我做什么业务,你进军哪个国家我进军哪个国家”,F
rostSullivan首席顾问王煜全指出,华为中兴两家是通信设备商中最为相似的,因此当竞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必然会“打起来”。  业内人士认为,华为起诉中兴的另一目的,在于确立自己跨国公司的形象。咨询公司BD
A中国公司总裁邓肯·克拉克表示,在中国以外的地区起诉另外一家中国公司,这有利于华为的形象,因为这可以消除华为与中国政府或其它中国公司有联系的一贯印象。  而在华为起诉中兴短短一天后,中兴也起诉华为侵犯其LTE若干重要专利。  “我们深知,市场上充满了各种挤压式竞争,我们尊重同行和任何对手,但是不会畏惧任何来自背面的寻衅,惟有反击迎战。”中兴称,公司已经申请法院判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停止侵犯、赔偿损失以及承担因侵权而带来的其他法律责任。  但这场官司能坚持多久仍不可知。本报获悉,华为有起诉倾向时,工信部曾约见华为董事陈黎芳;在华为正式起诉中兴后,工信部又约见华为,希望协调解决此事。  旁边报道  华为敲定千亿美元营收“三驾马车”  华为首席营销官(CMO)余承东日前接受南都采访时表示,今年华为的销售目标是增长10%至310亿美元。华为还计划用5~10年时间,使其销售收入突破千亿美元。2010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1852亿元(280亿美元),同比增长24.2%。  余承东说,传统的运营商业务已经遇到了天花板,华为未来的增长点在于企业市场和终端市场。在华为未来的千亿美元营收计划中,电信设备、智能终端及企业级解决方案将各占三分之一。  “企业市场我们现在做得还很小,只有20亿美元的销售,相反思科、惠普等企业都做到数百亿美元的规模。终端市场我们的业务量也有很大提升空间。”余承东透露,过去华为终端的销售渠道主要是运营商定制,未来将加大与分销商合作,大力推广华为品牌的手机。不排除与其他手机厂商合作甚至并购的可能性。  在知识产权领域,截至2010年底,华为累计申请中国专利3.1869万件、PCT国际专利申请8892件、海外专利8279件。该公司现已加入123个国际标准组织,是全球主要的标准贡献者。

昨天,全球第二大通信设备商华为在德国、法国和匈牙利对中兴通讯提起法律诉讼,指控其侵犯了华为的专利权和商标权。起诉内容包括中兴侵犯了华为有关数据卡和LTE技术的一系列专利,并且称中兴未经华为许可,在数据卡产品上非法使用了华为的注册商标。  华为方面表示,曾多次邀请中兴进行专利交叉许可谈判,但努力没有获得成功,没有得到中兴实质性的回应或停止侵权的承诺。另外,华为发现中兴数据卡产品非法使用华为注册商标后,已发送了停止侵权承诺函,但中兴并未终止侵权行为。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为了保护我们的创新成果以及在欧洲合法注册的知识产权,华为不得不采取此次法律行动。我们的目标是终止中兴通讯对华为知识产权的非法使用,并通过协商解决纠纷,使华为的技术能够以合法的方式得到使用。”  对于华为的起诉,中兴方面回应,对此事表示震惊,不理解华为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有这样的举动。中兴一向尊重知识产权,包括别人的和自己的知识产权。中兴表示,将运用法律手段坚决维护自身的利益。

一夜之间,通信业“双子座”华为和中兴分别在境外与境内向对方开了火。4月28日,华为在德国、法国和匈牙利对中兴通讯提起法律诉讼,起诉内容包括中兴侵犯了华为有关数据卡和LTE技术的一系列专利。29日,中兴通讯声明,已在中国针对华为侵犯LTE若干重要专利递交了诉状。  华为在对媒体的新闻稿中称:“为了保护我们的创新成果以及在欧洲合法注册的知识产权,华为不得不采取此次法律行动。”  中兴毫不示弱,在4月29日发布的声明中称,“我们从来都认为专利竞争不应该成为企业竞争的主要手段。我们深知,市场上充满了各种挤压式竞争,我们尊重同行和任何对手,但是不会畏惧任何来自背面的寻衅,惟有反击迎战。”  专利之争暗含商业纠纷  分析华为和中兴的发展轨迹不难发现,针锋相对只不过是早晚的事。华为此举与此前爱立信诉中兴隐喻相同:中兴已与其在欧洲运营商市场展开正面竞争。  在上世纪,“巨大中华”四个字掷地有声。以巨龙、大唐、中兴、华为为首的通信业成了整个行业崛起的代称,彼时四家企业实力不相上下,但2002年前后,四家企业的业绩呈天壤之别。巨龙没落、大唐势微,而同处深圳的中兴和华为却异军突起,先后走上了海外扩张的道路。  在将同行远远甩在身后的同时,中兴与华为的目标对手只剩下彼此。而市场中越来越多的共同契合点也一而再地将它们摆在了竞争对手的层面。  “国际市场方面,移动宽带的发展将拉动相关设备及终端的投资,而LTE网络的全球布局也将带来新的机遇。”中兴在2010年报中这样描述。  英雄所见略同。华为在2010年报中也称:历经30年移动通信发展,LTE终于有望在未来成为移动宽带的统一技术,并将以比以往任何移动技术都更快的速度发展。预计未来5年,全球LTE用户数将以400%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增长,2015年将达到6亿,由此实现从泛在语音向泛在宽带的飞跃。  “华为选择起诉的两项产品中,数据卡侵权项目并不是核心技术,而中兴选择在中国针对华为侵犯LTE项目提起诉讼,也正好证明了双方真正争夺的焦点所在。”一位观察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公开的资料来看,LTE技术尚处于实验阶段,但双方在不同国家分别针对LTE提起诉讼,也可以看出双方对LTE市场所寄予的厚望。”资深通信观察人士毛启盈对《证券日报》分析,双方会以专利为诉讼利器阻击对方,是期望“通过不断的诉讼给对方施加压力,以阻击对方的进攻脚步。”毛启盈说,“如果一旦法庭认定某种商品因侵权而限制销售,对方则可趁机占领因此空缺的市场份额。LTE目前还处在实验阶段,所有的争端都在为下一步的商用做准备。”  与马来西亚合作成导火索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华为针对中兴提起诉讼的当日,Telenor(挪威跨国运营商,全球第18大运营商)旗下公司、马来西亚领先的无线运营商DiGi
宣布,选定中兴在马来西亚建设2G/3G/4G统一无线网络(部署5000个HSPA
/LTE站点,合同金额约几亿美元)。  中信建投的一份研报分析,此次华为起诉中兴与公布中兴获得马来西亚合同的时间过为巧合,“此前马来西亚是爱立信和华为的势力范围。”  海通证券的研报更直接:本次招标中兴与华为和爱立信展开了激烈竞争,甚至搬迁了他们的网络。基于华为在欧洲发起专利诉讼与中兴宣布此次马来西亚合同在时间上的重合(发起诉讼需要两周左右的准备期),海通证券研报推断,Telenor的本次合同触发了华为对中兴的专利诉讼。  而华为之所以选择在上述三个国家对中兴提起诉讼,“是因为上述地区是诉讼相关产品进行销售的主要市场。欧洲国家早于中国几年发行3G运营牌照和建设3G网络,同样其也发放了目前在中国尚未可行的4G(LTE)的许可证,所以本次诉讼中称的中兴侵权华为专利的3G和4G产品大多在欧洲销售。”
接近华为的一位知情人士对《证券日报》透露。  诉讼是否受理尚难判断  公开资料显示,在LTE市场的专利申请及研发方面,中兴一直紧随华为之后。  “从去年底的一个专利数据来看,华为和中兴在LTE的必要专利上分别拥有8%和7%,华为和中兴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9%和17%。如今中兴扩张劲头足,正在分食之前华为的市场蛋糕,遭到华为的起诉是华为针对中兴发展的一种策略,之前华为和中兴都有过长期的合作,因此中兴随便找一些专利进行反击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易观国际观察人士于斌对《证券日报》说。  于斌所述的长期合作即华为的新闻公告中所提及的专利交叉许可。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臧云律师介绍,所谓专利交叉许可,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专利实施交叉许可,是指不同的专利拥有者,互相许可对方实施自己所拥有的专利而形成的一种法律关系。一般来说,实施他人的专利,需要获得他人许可并支付一定的费用。但在专利交叉许可中,双方可以按照互通有无、互利互惠的原则进行友好协商,互相使用对方专利而无需支付费用或支付较少的费用。  但是,由于通信业具有技术与专利双密集的行业特性,大多数专利属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较难厘清某个专利的真正归属,而如果专利战双方均握有相当数量的专利,那么诉讼将变成持久战,所以往往大公司之间的专利诉讼以交叉许可收尾。  “由于华为起诉中兴是在国外、而中兴起诉华为是在国内。两者的诉讼地或者说管辖法院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因此,谈不上中兴“反诉”华为的问题,而只能是叫做‘另行起诉’。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双方的诉讼是否会被法院受理和支持,尚无法做出判断。”
臧云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