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支付宝股权转让之谜 获得牌照权宜之计?

0 Comment

雅虎一方坚持“未通知、未批准”,阿里巴巴一方坚称2009年就通过集团董事会讨论并确认。双方各执一词,支付宝股权变更风波愈演愈烈。  支付宝股权重组风波  据财新《新世纪》报道,查询该公司的工商资料发现,通过2009年6月和2010年8月两次转让,支付宝的全资控股股东已经由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Alipay
e-commerce
corp(下称Alipay,注册于开曼群岛),变成了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两次交易对价总额约为3.3亿元人民币。接盘的浙江阿里巴巴是一家内资公司,成立于2000年10月,目前注册资本为7.1亿元人民币,由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和集团18位创始人之一的谢世煌控制。马云和谢世煌分别投资5.688亿元和1.422亿元,各占80%和20%的股份。在这两次重组之前,外资股东雅虎(NASDAQ:YHOO)和软银持有阿里巴巴集团超过70%的股权,阿里巴巴集团通过Alipay间接拥有支付宝100%的股权。现在,支付宝由马云控股80%的浙江阿里巴巴全资拥有。  没有疑问,这是支付宝为了获取中国监管部门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而进行的一次股权重组。疑问是,谁受益?谁受损?如果一切像表面显示的这样,马云就太赚了——借支付宝争取牌照之机,兵不血刃地将阿里巴巴的核心资产转移至自己名下。消息披露之后,雅虎股价在5月11日即暴跌7.28%。  但表面不是全部,雅虎和阿里巴巴发言人均证实,雅虎、软银和阿里巴巴正在谈判。雅虎称谈判就支付宝的结构重组展开,重组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获得支付牌照。  支付宝股权重组并非现在发生,2009年阿里巴巴集团便开始行动。  第一次是2009年6月1日,Alipay
向浙江阿里巴巴转让了支付宝70%的股权,作价2240万美元(折合1.66亿元人民币)。支付宝由外商独资变为内资企业绝对控股的合资企业。彼时,雅虎与马云相安无事,还没有因为董事会席位而发生争论。而央行的《第三方支付管理办法》于2006年对外推出第一版意见征求稿之后,经多轮修改迟迟没有定稿,牌照申请标准也未正式出台。在线支付公司都在通过各种渠道揣摸监管思路,为牌照铺路。  一位接近支付宝的消息人士证实,2009年首次从Alipay转出七成股份给浙江阿里巴巴,参考了国家对商业银行外资持股比例的相关规定。银监会对外资参股银行是单一股东不超过20%,合计不超过25%。不到一周后,支付宝增资扩股,
Alipay和浙江阿里巴巴对等增资,注册资本增至5亿元人民币。其时,卡罗尔·巴茨刚刚就任雅虎CEO不足半年。雅虎并未披露有关支付宝股权转让和增资事宜。  2010年6月,央行出台了涉及了第三方支付业务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该办法列举了申请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条件,为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申请牌照开了一个口子——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前述支付宝消息人士表示,支付宝针对“另行规定”迅速与央行各层面沟通,得到答复:有外资持股的第三方支付企业,“要获得支付牌照,必须走国务院的通道”。与其以合资身份去国务院搏牌,不如变成纯内资公司走正常程序拿牌。2010年8月6日,Alipay将支付宝30%的股权转让给浙江阿里巴巴,作价1.6498亿元,依据是2010年5月31日的评估价。交易完成后,支付宝(中国)变成浙江阿里巴巴的全资子公司。  转让发生在一个关键日期之前。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四个席位,管理层、雅虎和软银是按2∶1∶1分配席位。按照双方协议,2010年10月起,雅虎有权增补一名董事,与管理层的董事席位一样多。雅虎尚未行使这一权利。“每一步转让,肯定都会跟阿里巴巴集团股东有事前沟通。”前述支付宝消息人士强调,从转让70%股权到全部转出的过程,“都应该已经获得雅虎的认可”。  不过,雅虎5月13日发表声明称,在3月31日被告知支付宝变动。变动此举未通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或股东大会,也没有征得董事会或股东大会批准。从声明来看,如果马云和阿里巴巴集团之前曾就支付宝股权重组一事与雅虎方面有过沟通,这种沟通也是私下的,没有上升到双方的董事会层面。  雅虎:重组未获董事会和股东批准  美国当地时间5月12日,雅虎对外发布声明,称支付宝重组时并未获得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和股东批准,直到今年3月31日雅虎才获悉有关事宜。  雅虎在公告里称,今年3月31日,阿里巴巴向雅虎和日本软银集团通报了两项交易,第一宗是2010年8月支付宝所有权的转移,第二宗是2011年第一季度对支付宝进行分拆。  雅虎称这两项交易事先没有通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和股东,也没有得到董事会和股东的批准。  经过和阿里巴巴集团沟通,雅虎在今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中披露了有关支付宝重组的信息。  雅虎表示将继续与阿里巴巴进行合作,以保护好利益相关方的经济利益,目前三方正在进行协商,相信各方能够达成对所有股东都有利的协议。

“这个‘偷’是怎么定义的呢?有这么多人关注着我们,怎么可能做到?”  北京时间6月2日清晨,被提问是否偷窃了支付宝的股权,正在美国华尔街作为D9论坛嘉宾的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进行了反问。  此前,支付宝(中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支付宝)的产权已经从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Alipay
e-commerce
corp(注册在开曼群岛)手中,转到了由马云等自然人控制的全内资公司。但阿里巴巴集团的第一大股东雅虎(NASDAQ:YHOO)在向美国SEC提交的文件中称,这项转让并未得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和股东的批准。  雅虎马云最后磋商
谈判桌踢爆“非正常转让”  本报记者复盘了这个转让发生的过程,部分律师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转让,存在着转让价格模糊、代持对象不明、关联交易未充分披露等疑问。甚至,在转让合同上,雅虎和软银到底是知情、还是同意,成为该次转让是否具有法律效力的判定依据。  最新获得的消息是,雅虎和马云之间就支付宝的转让即将达成一个和解协议,这个协议的方向以未来支付宝的盈利能力作为补偿,且不会影响支付宝和淘宝之间的现有业务关系。  但这些并不能完全挽救已经貌合神离的阿里巴巴董事会。阿里巴巴管理层认为,软银只是一个投资者,而不是一个创新者,“他花很多时间关心自己的利益,但不关心每一个股东的利益。”  已经脱离阿里巴巴集团的支付宝,其主要业务是提供第三方网上支付,有报告称其市场份额已经达到51.2%,并持有ICP和第三方支付两张运营牌照。  接近达成协议  据接近马云的消息源透露,针对支付宝转让之后的补偿,马云和雅虎之间持续半个月的谈判已经“接近达成协议”。这个协议的两大方向是:第一,确保支付宝和淘宝之间的稳定架构不会受到转让的影响;第二,则提到了“现金”补偿。  和外界猜测的不同,协议中的现金补偿并不是以一次性补偿的方式,而是“将基于支付宝未来可能产生的其它受益”。换言之,尽管丧失了股权,雅虎将继续享有支付宝未来收入的分成,具体比例不详。  但这个协议仅限于马云和雅虎之间,阿里巴巴集团的第二大股东软银还没有松口。据接近马云方面的人士透露,软银社长孙正义对于失去支付宝反应强烈,甚至拒绝参与补偿谈判或对目前的谈判方案表态。截至发稿前,软银并未回复本报的采访函。  非正常转让  在部分律师看来,雅虎和软银在支付宝转让中是知情还是同意,将直接决定转让的法律效力,而接盘支付宝的公司还存在代持对象不明、关联交易未充分披露等疑问。  接盘支付宝的内资公司名为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浙江阿里巴巴”),成立于2000年10月,目前注册资本为7.1亿元人民币,由马云和阿里巴巴创始人之一的谢世煌控制。马云和谢世煌分别出资5.688亿元和1.422亿元,各占80%和20%的股份。  根据工商资料,2009年6月1日,双方进行了第一次转让,支付宝原股东、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Alipay
向浙江阿里巴巴转让了支付宝70%的股权,作价2240万美元(折合1.66亿元人民币)。支付宝由外商独资变为中外合资企业。  第一次转让完成之后不到一周,支付宝增资扩股,
Alipay和浙江阿里巴巴对等增资,注册资本增至5亿元人民币。  2010年8月6日,双方进行了第二次转让。Alipay将剩余30%的股权转让给浙江阿里巴巴,作价1.6498亿元。交易完成后,浙江阿里巴巴共支付3.3亿元,将市场估价约50亿美元的支付宝收为全资子公司。  但各方表态都显示,这并不是一次正常的转让。  在雅虎提交报告声明重组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之后,马云在D9
论坛上直接表态,“我觉得股东大会不知道这次转让是不可能的。”根据马云阵营人士透露,早在2008年的阿里巴巴董事会上就涉及此事,但未实际发生,直至2009年才正式提出。  “马云几次提出,杨致远和孙正义都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也没说反对,都在回避。”上述人士甚至表示。  但是杨孙二人也并非完全回避,他们私下都提出了另一个更属意的“协议控制”方案(“VIE”模式),即成立纯内资的企业获取运营牌照,用外资公司通过相关协议(而不是股权)实际控制内资公司。  但这个方式被马云以不符合第三方支付的监管要求拒绝,他以另两位股东“不作为”为由,决定独自“把这件事情推进下去”。  “在股权转让过程中,必须符合被转让公司的公司章程,提供该公司的股东会决议或者董事会决议。”北京高朋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谢向阳律师说,在正常的股权转让过程中,股权转让必须有转让方和受让方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作为转让方,应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名。因此,股东必须有“态度”。  出于避税的考虑,这次股权转让可能放在海外进行。开曼群岛属于离岸群岛,对于公司信息保护严格,目前并不清楚转让合同的确切内容,也无法确知是否获得了来自雅虎和软银方面董事的签字认可,以及是否存在一份大部分董事达成一致的董事会决议。  若只有集团董事会主席马云一人的确认,鉴于整个阿里巴巴管理层持股比例低于雅虎和软银,这次股权转让的法律效力可能存疑。若存在雅虎和软银方面的签字同意,则其不仅知道此事,也以签字行动同意了转让,雅虎作为上市公司在交易完成半年之后才发布声明,显然存在较大的信息披露瑕疵。  在转让合同未披露的前提下,此次转让价格也有一些不明之处,首先便是3.3亿元的定性。  从附有的评估表上看,这两次出价是支付宝转让时浙江阿里巴巴作出的唯一两次对价。且这个变更,已经作为这项转让交易的一部分,按照相关中外资企业之间资  产转让的规定,报给浙江省商业厅进行前置审查,并报给工商部门备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