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67677中钢集团撤资河北纵横钢铁 终结扩张局面

0 Comment

5月20日,审计署通报了中钢集团2007-2009年度财务收支审计结果。审计结果显示,中钢集团在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投资管理、经营和内部管理等方面,均存在各种问题。  其中,审计署披露的中钢集团的问题包括,中钢集团被合作伙伴占用资金88.07亿元,其下属公司虚增销售收入19.82亿元。中钢集团海外业务平台中钢国际违规发放奖金73.46万元、虚列支出转移资金17.68万元、利用假发票报账8万元、销售钢材(4797,-1.00,-0.02%)亏损233.9万元,并以佣金形式调节关联公司利润2.17亿元,等等。此外,中钢集团违规投资天津房地产项目,并违规招标。中钢国际3个境外投资项目未遵守相关规定,并违规从事期货交易导致184.68万元难以收回,以及炒股浮亏数千万元。  在上述各大问题中,尤以“下属公司虚增销售收入”和“被合作伙伴占用资金”两大问题最为突出。而这也正是由中钢集团急于快速做大但又缺乏有效管控导致的。  虚增的销售收入  在钢铁业业内,中钢的营业模式一直受到“一买多卖”的质疑。中钢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中钢旗下多家子公司分布在钢铁产业链的多个环节,容易操作“一买多卖”甚至“循环买卖”。  上述人士解释,中钢澳大利亚公司的货物,一般卖给中钢的海外贸易平台中钢香港公司,香港公司再专卖给国内的炉料公司,炉料公司又可以专卖给下属贸易公司,最后才到中钢的客户手中,由此,一批货物的销售收入往往会被重复数次计入。  本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获悉,中钢与钢厂之间的合作,往往是中钢从一家关系密切的钢厂买入钢材,然后又将这批钢材卖给中钢另一家子公司,这样既可以增加销售收入,又可以避免公司内部销售收入抵销。“中钢与纵横钢铁、山西中宇就存在循环交易。”知情人士称。  虚增销售收入有利有弊,但对于中钢这家急于上市、急于扩大规模的央企来说,虚增销售收入利大于弊。  在一次钢贸商融资论坛期间,一位银行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钢有上市需求,虚增销售收入有利于融资,也有利于提高企业知名度。2004年,中钢集团的销售收入为201亿元人民币,而至2008年,其销售收入已超过1600亿元。2010年,其销售收入更是攀升至1860亿元,位列美国《财富》杂志全球500强第352位。  不过,中钢“做大”的手法并不隐秘,在钢铁业和融资圈已是公开的秘密。本报记者从多位银行人士处获悉,随着中钢财务问题的陆续披露,多家银行可能停止向中钢贷款。  被占用的巨额资金  本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中钢除了被山西中宇套款40多亿元,河北纵横钢铁占用中钢的资金额度可能更大。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截至2010年,纵横钢铁拖欠中钢的款项高达70亿元。  中钢与纵横钢铁之间的巨额债务,源于双方2007年的铁矿石交易。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钢一开始是为纵横钢铁提供铁矿石,但随着纵横无法按时还款,中钢不得不将债务关系转为投资关系,发展至今,中钢下属多家公司均与纵横展开交易,包括设备公司、贸易公司、炉料公司等。  纵横钢铁在沧州的热轧基地,即由中钢承建,总投资160亿元。而中钢设备承建的沧州纵横黄骅新区钢铁联合企业高炉三期工程,已于今年1月全面投产,实际投资人为中钢集团。  不过,河北省冶金工业协会一位人士对本报记者称,纵横钢铁目前销售不错,可以排在河北省钢铁业前五名。而中钢多位管理人士则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纵横钢铁的占款额度已减少,但依然大部分没有收回。  为了解决这些债务问题,中钢除了为山西中宇引入投资者,还曾试图对纵横钢铁重组,但最终以失败告终。本报记者获悉,2009年下半年,中钢曾试图引入钢铁富豪杜双华重组纵横,杜双华也曾计划在纵横钢铁的新基地河北沧州重新开始布局钢铁业,但最终未果。

在前任董事长黄天文突然于今年5月中旬被宣布免职后,中国中钢集团(下称“中钢集团”)就开始沉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特别是国家审计署随后公布的中钢集团的审计报告,其中称中钢集团“被合作伙伴占用资金88.07亿元”,更是引来外界的广泛关注。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中钢集团已开始从曾是占款大头之一的河北纵横钢铁集团(下称“纵横钢铁”)“撤资”。而值得关注的是,在市场传闻纷纷的同时,昨日来自中钢集团官网的消息称,8月2日至3日,中钢集团暨中钢股份在北京召开了2011年上半年工作总结会。
据悉,在这次会议中,新上任的中钢集团董事长贾宝军在总结上半年工作的同时,还明晰了中钢2011年下半年工作的总体思路。一同出席会议的还包括国务院派出中钢集团的监事会主任刘悦和国资委规划发展局局长王晓齐等人。
对于中钢集团来说,弊病缠身如何才能脱困而出,持续数年的扩张战略是否将发生变动?昨日,本报记者试图联系中钢集团新闻发言人李可杰,但电话一直未能接通。而关于近日市场上的传言,纵横钢铁方面的数位人士对于本报记者的采访纷纷避而不谈,称不清楚具体情况。
断腕纵横钢铁
据今年5月份国家审计署发布的对中钢集团的专项审计报告,“中钢集团被合作伙伴占用资金88.07亿元,截至2010年6月底未对风险状况进行系统评估,未形成有针对性的风险应对预案。”
到底谁占用了中钢这么多钱?很快,山东中宇钢铁和河北纵横钢铁两家民企被曝光。特别是纵横钢铁,有媒体报道,据中钢集团内部知情人士透露称,其正是占用中钢资金最大的“客户”,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总计占用资金逾70亿元,“一旦出问题,中钢将被彻底拖垮。”
资料显示,纵横钢铁是名列全国前三的民营钢企,现有总资产400多亿元,这其中固定资产300多亿元,年产铁钢材(4928,-9.00,-0.18%)900万吨以上,年产干熄焦220万吨、年产甲醇20万吨、年自备发电总量15亿度、年自产铁精粉200万吨。
2007年,一直试图将触角延伸至上游钢铁生产环节、希望能够掌控一家沿海钢厂的中钢决定与纵横钢铁合作,在河北沧州市黄骅新建一个年产600万吨板材的钢铁联合企业。
据悉,当时中钢承诺与其进行全方位合作,即中钢设备公司负责整个基地建设,中钢贸易公司负责矿石供应,中钢炉料公司负责焦炭等,而中钢钢铁公司则负责钢材销售,并为沧州纵横提供建设资金。这种合作形式在中钢集团内部被称为“纵横模式”。
据中钢集团高管向媒体透露,目前纵横钢铁沧州基地(下称“沧州纵横”)总投资160亿元,中钢集团是主要实际出资人。
然而,正是沧州纵横成为让中钢集团失足的一个大陷阱。由于沧州纵横管理粗放造成生产进度受阻,资金回流缓慢,使得其对中钢的欠款日益加大。2007年至2010年间,中钢为沧州纵横累计垫资、预付款项超过100亿元,随着部分资金回笼,占款减至70亿元。
国资委显然意识到了此中的巨大风险。今年5月16日,中钢集团原董事长黄天文宣布被去职,此前的2010年2月,贾宝军被国资委“空降”到中钢集团担任总经理,今年5月随着黄天文去职,贾宝军担任了中钢集团董事长。
而另据一名中钢董事此前透露,贾宝军自2010年2月被国资委“空降”中钢以来的这一年多,几乎所有精力都在处理河北纵横的占款问题,他要求“举全集团之力”减少与河北纵横的业务及资金往来,并提出“每年从河北纵横收回至少10亿元资金”。
对此,上述高管日前亦表示,按照国务院国资委的要求,中钢集团正在逐步降低与河北纵横的业务往来规模。“现在已经降低很多了,到年底将会降低到一个合理的水平。”
突围路在何方?
虽然黄天文已经离去,但其却给中钢集团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在其执掌的7年多时间里,中钢集团以惊人的速度进行扩张,不仅先后兼并重组了国内7家行业龙头企业,并大手笔驶出海外购买矿山,而中钢集团的销售收入也由2003年的130亿元飞速跃升逾1800亿元。
然而,隐患正是在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埋下的。而中钢集团自纵横钢铁抽身而出的举动,也被外界解读为中钢集团历经数年的扩张政策将发生转变。
而从昨日中钢集团方面透露的信息来看,眼下中钢集团也更多地将目光和主要精力集中在企业内部的经营管理的梳理上。
据悉,8月2日举行的上半年工作总结会议上,中钢集团董事长贾宝军作了题为“振奋精神,狠抓当期经营;统一思想,谋划科学发展”的工作报告。报告称,上半年中钢集团狠抓当期经营,积极处理重点问题,谋划公司长远发展,生产经营和队伍保持稳定,各项重点工作按计划推进,经济效益达到较好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贾宝军当日的报告也明晰了中钢2011年下半年工作的总体思路,并作出了安排和部署,包括狠抓经营,确保完成全年各项目标;强化考核,健全制度,完善企业各项基础管理;正确面对,积极整改,妥善解决制约发展的重点问题等等。

黄天文打造了中钢的商业模式,令其销售额在七年内增长十几倍,但规模之外,中钢必须成为一家赚钱的公司。

5月16日上午,中国中钢集团公司(下称中钢集团)和中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钢股份)全体领导班子成员、各职能部室和京内外所属企业主要负责人、股份公司独立董事均现身中钢集团总部会议室,出席中钢集团的中层及以上领导干部大会。

会上,国务院国资委企业干部二局局长姜志刚宣布免去黄天文中钢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等职务,但他和同时与会的国资委副主任金阳并未对免职缘由加以陈述,只对中钢集团过去几年的改革发展做出肯定,并指此次人事调整是基于工作需要。

黄天文,现年56岁,2003年12月掌舵中钢集团,其未及退休年限便被国资委免职,引来业界和媒体的诸多猜测。

外界首先将黄的免职与山西中宇钢铁有限公司(下称中宇钢铁)对中钢集团的40亿元负债联系起来,中钢集团的这一财务窟窿曾被媒体广为报道。

但中宇钢铁所在地山西曲沃县前任县委书记杨治平却对《财经》记者称,这应该不是主要原因。因为国资委主任王勇对中钢集团和中宇钢铁的事情很了解,而且很支持中钢集团对中宇的重组。目前,对中宇钢铁的重组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山西太钢集团正在对中钢方面提出的中宇钢铁公司债务重组方案做最后的评估,再过一个多月就会有结果。

5月20日,国家审计署发布2011年第27号审计公告,指出中钢集团被合作伙伴占用资金88.07亿元,截至2011年6月底,未对风险状况进行系统评估,未形成有针对性的风险应对预案。

一位中国钢铁业协会(下称中钢协)资深人士认为,黄天文被免职的原因应与其海外项目经营失利有关。中钢集团曾于2008年底斥资13.67亿澳元(约14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中西部公司(Midwest
Corporation
Limited,ASX:MIS)超过98%的股权。该交易达成后被业内认为溢价偏高,并因当地基础设施差而延后了投产日期。

另有圈内人士将黄的去职归因于中钢集团在国资委考评中表现不佳,和黄本人的工作作风。一位中钢集团高层机构人士向本刊记者表示,此次人事变动系多方面原因导致,但黄天文未满足现行央企负责人年度经营业绩指标或为其重。

黄天文主政中钢七年半,尽管中钢集团主营业务收入自2003年末的137亿元猛增至2010年的1860亿元,但中钢收入增长最快的2007年-2009年间,利润却大幅下滑,分别为30.9亿元、17亿元、5.8亿元。

国资委2010年11月发布的《中央企业领导班子和领导人员综合考核评价办法(试行)》规定,对央企领导人员任期考核评价结果共分为优秀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四大类,其中,领导人员任期考核评价结果为基本称职的,将被进行诫勉谈话,指出问题和不足,限期改进,并视具体情况进行岗位调整。而领导人员任期综合考核评价结果为不称职的,将不再继续聘任或免职。而《中央企业资产损失责任追究暂行办法》亦规定,对企业发生较大资产损失或者连续发生资产损失的,将对直接责任人和主管责任人给予包括降级、解聘、责令辞职、撤职等在内的行政处分。

满城风雨之际,5月19日,黄天文接受了《财经》记者专访。他说:国资委领导已经明确表示,我不是因为有问题才被免职,而是工作需要,要进行岗位交流。到任新岗位前的这段时间内,我的原有待遇保持不变。

他向《财经》记者强调: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中钢做了一系列的努力才取得这样的业绩,否则就2007年后钢铁行业的发展态势而言,中钢陷入被动无可厚非。

但他也认为,过去七年,中钢集团已基本完成了从相对单一的传统商贸企业向面向现代生产性服务型企业的转变,接下来,确实需要打造更强的赢利能力了。

钢铁服务商

中钢集团在七年时间内主营收入增长逾12倍,这或可证明其钢铁服务商定位的准确性,但不可剥离的经营背景,是中国乃至国际钢铁行业正好经历了一个黄金发展期。

黄天文接手之前,中钢集团只是一家以铁矿石、钢材及相关设备贸易为主的商贸型企业,资产约100亿元,2003年销售收入也仅为137亿元。

不仅如此,2003年12月到任的黄天文还面临另一问题下属产业所处行业过于分散。

中钢集团最初由原冶金部下属的中国冶金进出口总公司、中国钢铁炉料总公司、中国国际钢铁投资公司和中国冶金钢材加工公司组建而成,后以划拨方式重组中国冶金设备总公司、中国冶金技术公司、冶钢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以及鞍山热能院等多家科研院所。

整体而言,中钢集团所持资产虽同处一行业,但并无关联,更难提整体战略。这样的现状,不但有碍于黄天文对中钢集团进行统一管理,同时也无法形成各企业间的联动以创造规模效益。

彼时,中国钢铁业正值高速膨胀期。自2001年以来,大量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开始进入钢铁领域,钢铁业投资大幅增长,钢铁产量迅猛攀升。2003年,中国钢产量达到2.22亿吨,同比增长22.38%,中国也成为世界第一个年产钢超过2亿吨的国家。至2010年,中国钢产量已突破6亿吨,几乎占到世界总产量的一半。

在此过程中,全球铁矿石价格逐年走高,而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贸易商中钢集团则收益颇丰。

2004年,上无炼钢厂,下无钢材加工厂的中钢集团形成了明确的企业定位:不做钢铁主业,围绕钢铁产业链,做钢铁生产企业的服务商。业内人士认为,正是明晰的发展战略,奠定了中钢集团此后壮大的基础。

从2005年开始,中钢集团依此战略进行了一系列并购重组。当年,中钢集团投资控股西安冶金机械有限公司,更名为中钢集团西安重机有限公司;投资控股洛阳耐火材料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中钢集团洛阳耐火材料有限公司。

此后一年,中钢集团先后重组衡阳有色冶金机械总厂、吉林碳素股份有限公司、邢台机械轧辊集团有限公司、吉林新冶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等。

至2007年,中钢集团已逐步构建起了矿业、碳素、耐火、铁合金、装备制造五大产业运作格局。

然而,新进入的领域,仅给中钢带来了规模扩张,却并未实现利润突破。贸易商起家的中钢集团,大部分赢利仍来自矿产品开发及贸易业务。

金融危机爆发后,资源价格暴跌,延续了40年的铁矿石定价体系也发生动摇,并在随后两年内完成革新,铁矿石贸易的利润下降,中钢集团在快速扩张中被掩盖的风险开始凸显。

赢利能力之困

中钢集团目前的主营业务为资源开发、贸易物流及工程科技,这些大多是强竞争行业,考验企业的服务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利润率不高,靠这些行业的利润进行资本金积累颇为困难。

在贸易这个行业,利润率仅为1%左右是常见的事情。黄天文对《财经》记者说,更何况2003年接任的时候,资本金非常有限。

相关资料显示,当时中钢集团注册资金仅为2亿元,而2003年银行对其授信金额也只有17亿元。在此情形下,中钢集团2003年近1000万吨的铁矿石贸易量中,有一部分必须借助客户资金才得以完成。

为扩大业务量,中钢集团不得不提高银行贷款在融资中的比例。至2009年末,中钢集团铁矿石贸易量超过4000万吨,占用资金逾400亿元人民币,其间借贷资金占比颇高。过分依靠银行贷款融资必然导致高财务成本及高负债率。至2009年底,中钢集团负债率已至89.5%。

中钢集团人士表示,为维持良好信誉以保证持续融资,中钢集团须按时支付银行贷款利息,每年的利息额在10亿-20亿元人民币之间,相当于我们在给银行打工。

高额财务成本损伤中钢集团赢利能力的同时,经营环境在持续恶化。相关人士透露,鉴于钢铁行业发生的诸多变化,至2010年末,中钢集团在铁矿石贸易代理业务上所获利润率已低至不足1%。

在此情势下,中钢集团的矿产开发业务被寄予了更大的期望。据中钢集团内部人士介绍,2007年,该公司全年利润为30.9亿元,其中约80%来自于澳大利亚铁矿和南非铬矿的投资。

黄天文称,中钢集团1996年在南非成立中钢南非铬业有限公司,后又投资津巴布韦铬矿项目,至今已在非洲控制铬矿资源量2亿吨以上,相当于国内资源量的20多倍。另一被寄予提高赢利能力之期待的投资项目,则是一度让中钢集团风光无限的澳洲项目,该项目是中国企业发起的首笔海外敌意收购。

2007年末,中钢集团着手收购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中西部公司,并就此与另一家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默奇森金属有限公司(Murchison
Metal
Limited,ASX:MMX)展开历时九个月的竞购,最终耗资约14亿美元将该公司纳入囊中。

我们已经勘探了整个区块的三分之一,目前已勘探部分预估可每年提供1500万吨的产量。黄天文说。遗憾的是,中西部矿业所持资产尚处勘探开发期,短期难见产出,黄天文也未能给出该项目的达产日期。影响因素之一是项目所在区块的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备。根据澳方政策,铁路等运力的修建须由招标等方式确定,该地区的招标工作已几度流产,令实际建设工期一再顺延。而未达产的矿产投资项目不但不能提供现金流,还会占用大量资金,令中钢集团的资金链压力进一步增加。

未尽的调整

去职之前,黄天文正谋求调整中钢集团的发展战略。

调整从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两个方面进行。虽然黄天文认为传统业务仍有潜力,但他更强调中钢不能把目光仅仅局限在钢铁产业。

2010年初,中钢正式将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环保列为集团的战略新兴产业。在产品结构调整方面,中钢提出实现从低赢利产品向高赢利产品的转变,抛弃以往的大路货,形成具有高附加值的产品序列。

黄天文认为,要实现这样的转变,资金是中钢亟须解决的问题。长期以来,中钢一直凭借自有资金和银行信贷进行投资,这样的财务成本太高。

2007年11月,国资委批准了中钢集团主营业务整体上市方案并发起设立中钢股份公司。按照计划,中钢集团整体上市时将采用A+H模式。但随后上市计划受包括中宇事件在内的财务丑闻所累,被迫暂缓。

与中宇钢铁之间的预付款纠葛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钢材价格大涨,贸易商形成较好牟利空间。但国营钢铁企业大多有自己的贸易公司。为谋求稳定的货源,中钢集团钢铁公司与当时月产20万吨的民营钢企中宇钢铁签订了为期五年的包销协议,中钢钢铁公司按行业惯例同意提前两月支付金额约20亿元的预付款。

在当时看来,以20亿元的预付货款换取每年100多亿元的销售收入,颇具诱惑。但钢材销售利润率本就不高,占用如此巨额资金,一旦资金链断裂,风险颇大。中钢钢铁公司更未料到,该笔预付款被中宇钢铁用于支付此前的欠款。同时,中宇钢铁的供货商也缩紧了对其的供货,这导致中宇无法向中钢钢铁公司及时供货。据《新世纪周刊》报道,至2010年下半年,中宇所欠中钢的债务已高达40亿元。

黄天文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坦承:中宇事件系中钢集团旗下的中钢钢铁有限公司在扩大业务的过程中,风险把控不严,咨询调查不够,造成预付款无法及时收回。他表示,就太钢重组中宇钢铁一事,目前大部分工作均已完成。

中钢集团的高层更迭是否会影响中钢股份上市?黄天文不置可否,但无疑,他非常希望在自己的任内完成上市。

中钢集团没能够进入资本市场,这是我最大的遗憾。黄天文对《财经》记者说。

黄的遗憾只能由他昔日的下属,今年53岁的贾宝军来弥补了。5月16日的中钢中层及以上领导干部大会上,贾宝军被宣布为黄天文的继任者。

贾宝军任职武钢集团长达18年,从热轧厂的一名技术员擢升为武钢集团副总经理,
2010年1月,贾宝军从武钢空降至中钢股份公司任总经理。

据曾与贾宝军共事的武钢人士描述,贾宝军让人印象最深的是其知识分子形象,谈吐斯文,行事严谨。2000年,由于贾宝军在武钢集团总经理助理职位的出色表现,中组部于2004年将其调任陕西汉中市委常委、副市长,挂职两年,后于2006年调回武钢任副总经理。

一位在中钢协任职的资深专家向《财经》记者表示,相比前任,贾宝军的风格更加稳健。而在5月16日的会议讲话中,国资委副主任金阳也明确要求:中钢集团新的领导班子必须积极稳妥地解决重点问题,稳健扎实地开展工作,开创中钢集团生产经营和改革发展的新局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