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后金志国时代:青啤十字路口

0 Comment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昨日下午,青岛啤酒宣布董事长金志国从公司长远建设和个人健康原因考虑,辞去董事长和执行董事职务,原总裁孙明波接任,公司聘任黄克兴先生为总裁。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金志国的离任,也意味着青岛“金志国时代”的正式结束。继任者孙明波加黄克兴这样的组合模式能否实现青啤的平稳过渡、让青岛啤酒这艘巨型航母实现更快速的发展是业界目前最为关注的话题。  作为金志国继任者的孙明波仅比金志国小4个月,但其和金志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多年。尽管其从1993年才进入青岛啤酒,但是其在啤酒行业的从业经验可以追溯到1981年。2008年,孙明波和金志国一起被委以重任,出任青岛啤酒总裁一职,和金志国开启了青岛啤酒一个新的时代。  “金志国离任,短期来看,战略方向还不会变,但是他在啤酒行业浸淫三十几年,在生产、营销等重要部门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对企业和市场问题的判断有独到的感知,如果继任者没有相似的经历,青啤这艘大船难保不出一些问题。”啤酒业资深观察人士屈敬满表示。  对于孙明波的接任,屈敬满认为可以实现青啤的平稳过渡。不过他同时指出,孙明波与金志国同年,可以再干几年,但年青一代的继任者才是青啤未来的关键。  记者了解到,接任孙明波总裁一职的黄克兴有着丰富的啤酒行业战略管理、投资管理及并购管理的经验,原任公司的副总裁及孙明波的助理。如此背景,让青啤新旧舵手交接平稳过渡增加了一丝胜算。  在2011年董事会换届金志国继续执掌帅印之后,金志国提出了力争2014年实现1000万千升啤酒的销售目标,这意味着在2012-2014年,其年平均销售增长要高达95万千升,而在过去10年,青啤啤酒年销量增速为41.63万千升。金志国一年前的豪言壮志言犹在耳,对于“孙黄配”而言,压力并不小。  “青啤在全国的战略布局并不完善,青啤在全国的主要优势市场是华南、陕西、山东,在华东、西南、东北等市场都处于较弱的地位。”在啤酒业竞争惨烈、圈地大战已逐渐收官的今天,屈敬满认为,青岛啤酒要进入竞争对手的优势市场,占得一席之地,难度比以前更大,代价也更大。  【编辑:林容】

近日,青岛啤酒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孙明波因已到达法定退休年龄,向董事会辞去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务。

2001年,青岛啤酒前总裁彭作义在海边游泳时心脏病发作逝世,时年56岁,金志国临危受命,接任总裁职务。

黄克兴接任公司董事长一职,不再担任总裁职务。董事会聘任樊伟为总裁,并兼任公司制造总裁、总酿酒师职务,不再担任副总裁。

2012年6月28日,金志国在56岁这年辞去青岛啤酒董事长职务,接任的孙明波,也是56岁。

本月初,白酒老大茅台换帅,在引发业界关注的同时,也带来了股价大涨。眼下,青啤换帅,也被业内直言看好。啤酒营销专家方刚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称,“新领导班子内部升任,可以看到此次管理层是平稳换届,顺利交棒,对青啤是利好!”

在青岛登州路,各式的啤酒馆鳞次栉比地排列于两侧,临街的建筑均以巨型橡木酒桶或者酒瓶装饰。傍晚,总能看到提着装有青岛啤酒的塑料桶的人在街上走过,当地人喜欢在家就着蛤蜊喝点青啤。

孙明波结束25年青啤工作

青岛啤酒的老啤酒厂便坐落在这条被当地人称为啤酒街的北侧。这是青啤的诞生地。现在,老啤酒厂朝东开着的大门每天依然会有一辆辆大卡车进进出出。对于青岛啤酒,对于这座老酒厂,青岛人会乐意跟外来者聊聊它的历史。

“功成身退”的孙明波一向行事低调,网上很少能找到他的个人信息,但他被认为是一个内心世界丰富的人。前任青啤董事长金志国曾评价他“韧性十足”。

一位青岛本地的企业界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当地人对青岛啤酒很有感情,但很少有人知道金志国是谁。”

▲孙明波

在自己的离职新闻发布会上,金志国对媒体表示,人们都知道著名优秀的公司,像奔驰,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奔驰的掌门人是谁,金也希望人们忘记青啤掌门人,而记住青啤。

孙明波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啤酒行业工作36年,在青啤工作了25年。他曾下过乡,当过工人,1978年高考恢复,即考入山东轻工业学院发酵工程专业,并曾在德国顶级酿造学府杜门斯学院深造。精通英、德两国语言的他,早早与啤酒结了缘。

金志国酒量很大,个性张扬,然而在执掌青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却对外异常低调。不过,在青啤内部,金志国则是灵魂人物,影响深远。

毕业后,孙明波被分配到山东新泰啤酒厂工作,先后担任新泰啤酒厂技术员、车间主任、副厂长等职。1993年,孙明波调入青岛啤酒厂工作,开启人生最重要的一段工作。他先后担任青岛啤酒厂副厂长、总工程师,青岛啤酒总经理助理、常务副总裁、营销总裁等职。

金志国担任青岛啤酒总裁和董事长11年,带领这家企业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张和整合,至2011年,青岛啤酒销售收入由10年前53亿元攀升至228亿元,增长了3.32倍;市值由57亿元提升至462亿元,增长了7.11倍。市场占有率也大幅提升。正如他自己所言,“把青啤从一只家犬变成了一只狼狗”。新的担子落在孙明波肩上,他将面对一场“1000万千升”恶战。

2008年6月,孙明波接任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期间兼任青岛啤酒全球营销总裁。2012年就任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至今。

11年前。青啤前总裁彭作义大举扩张,将47家啤酒厂收归麾下,为继任者奠定整合基础的同时,也曾使得青岛啤酒面临巨大的敞口风险。2001年,彭作义突然逝世,金志国临危受命接管青岛啤酒。当时,金志国上面还有几位副总,他并不是第一人选,是他的前任董事长李桂荣从众多高管之中发现了他,并力荐他担当总裁职务。对于金志国来说,最值得称道的则是他当年整合旗下啤酒公司以及吸收AB作为外资投资者两大举动。

孙明波是技术出身,是啤酒酿造专家,青岛啤酒原董事长金志国视他为青岛啤酒的战略专家,是“专家型企业家”的典型。

青岛啤酒在1993年上市,并从资本市场募得6亿资金,但对当时年利润2亿元的青啤来说,根本不缺资金,十几亿资金在账面躺着,却不知怎么用。于是在1996年,彭作义拉开了青啤扩张序幕,5年里收购了47家啤酒生产厂,曾经一周收购过两家企业。“但是青啤只尝到了扩张产能带来的一时痛快,没有学会怎么赚钱,也没有商业模式”,金志国在多年之后接受采访时做出如此感叹。

孙明波在青岛啤酒的声名鹊起,因为2002年与美国AB啤酒的一次谈判。当时谈判在价格上陷入僵局,时任青岛啤酒总裁的金志国却被紧急召回国内处理市场事务,只把“战略专家”、当时还是副总裁的孙明波留在了谈判桌上,孙明波通过与AB啤酒代表反复磋商,最终达成协议。

2001-2002年,青岛啤酒遇到了巨大困难。首当其冲的是资金链问题。大量的国内并购导致了巨额兼并成本,使得青啤的资金链非常紧张。那时的青啤已经把第一次融资、上市的钱全都投了进去,却依然没有填满兼并带来的资金黑洞。

对于孙明波的青啤工作,青啤公司董事会认为,公司在孙明波先后担任公司总裁和董事长期间,以建设拥有全球影响力品牌的国际化大公司为愿景,通过管理创新、知识创新和组织变革,使公司的组织、系统、管理能力建设有了长足发展,青岛啤酒品牌竞争力有了明显提升。

从资产负债表上看,青啤的长期负债高达7.7亿元,短期负债超过4亿元。2001年增发A股融资人民币8亿多元,也依然是杯水车薪。到了2001年,每年财务费用就已经上升到1亿多元。

此外,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不断完善,建立了规范、透明、诚信、高效的董事会运作机制。董事会对孙明波在先后担任公司总裁和董事长的十年时间内为青岛啤酒发展壮大所做的卓有成效的工作表示衷心的感谢!

更为严峻的是,过去几年所收购的企业因为管理不善,竟然很少产生利润。青岛啤酒2001年1.03亿元的净利润,尚不足1993年净利润的一半。“如果中央调整金融政策,公司将置于危险的边缘。可以说,如果按照青啤当时的负债和现在的利率政策,那么青啤的财务成本将达两亿元以上了,那是很可怕的”,金志国表示。

“黄樊配”带青啤进新时代

自金志国上任伊始,就开始调整青岛啤酒的发展方向,从“外部扩张”变为“内部整合”,在2001年之后的三年里,青岛啤酒旗下品牌减少了三分之二,确立了重点发展“1+3”的品牌战略,突出青岛主品牌价值,同时重视发展汉斯、山水、崂山等副品牌。这种整合带来的好处是,直到现在,青岛啤酒的销售收入和净利润都是所有啤酒企业中最高的,避免了企业无序竞争对品牌带来的损害。金志国的另一功勋则是在国内率先吸引安海斯-布希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近些年金志国不止一次地提起引入AB对青岛啤酒的意义:“引进AB不仅孕育了青啤的行业龙头地位,甚至潜在影响了中国的啤酒市场格局。”

青岛啤酒2017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收达到262.77亿元,小幅增长0.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上涨至12.63亿元,同比增长21%。作为国产啤酒巨头,青岛啤酒在行业调整中,仍能保持各项主要经营指标全面增长,特别是在中高端产品上保持优势,并加快了海外增长步伐以及“新零售”布局。

内幕交易疑云

青啤公司董事会认为,公司的经营发展战略不会因人事变动而发生变化,目前公司的治理结构完善,新任董事长黄克兴丰富的啤酒行业战略发展、投资管理及市场营销的经验,长期从事企业发展工作,对啤酒行业发展有深入研究,具有很强的创新能力、经营管理能力、市场拓展能力、品牌建设能力和市场营销能力。

在6月28日的媒体说明会上,金志国发表了自己的告别演讲,几度激动,并解释了自己辞职的原因以及对青岛啤酒未来的殷殷期待。不过,青岛啤酒的后金志国时代固然可期,更多的投资者却将视角聚集在了他的老同学陈发树身上。在金志国辞职之前11天,陈发树以每股47港元至48.55港元减持了3200万股青岛啤酒H股股份,并大赚8.5亿港元。但金志国离职的消息传来,青岛啤酒股价却应声下跌,不少投资者怀疑陈发树早已获悉金志国离职的消息,提前出逃获利。

公司新任总裁樊伟先生具有丰富的质量管理、生产运营和产品研发经验,为第一届中国酿酒大师,长期从事生产制造工作,具有很强的产品研发能力、质量提升能力和生产运营能力。

尽管金志国与陈发树双方都通过各自渠道声明不存在内幕交易,但另一个事实是金志国与陈发树已经交往多年,他们分别是长江商学院CEO班第四届学员和第二届学员。

青啤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在新任董事长和总裁的率领下,有信心带领管理团队和广大员工努力拼搏,继续实施有质量的发展战略,积极推动公司新旧动能转换,奋进新时代,开创新未来,实现更高质量的增长,并给广大投资者更高的回报。

2009年英博出售青啤H股股权时,金志国就曾主动提示陈发树前去洽购。最终,陈发树以2.5685美元/股的价格购得英博9164万股青啤H股,占青岛啤酒总股本的7.01%,耗资16亿元人民币,成为青岛啤酒的第三大股东。

▲黄克兴

当年陈发树生日时,金志国还曾以“大道必胜”手书字幅相赠,意在称赞陈发树投资青岛啤酒是支持民族品牌,是“大道”。

黄克兴,现年55岁,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EMBA毕业,硕士研究生学位,高级工程师。现任公司董事长、青岛啤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曾任青岛啤酒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公司总裁助理兼战略投资管理总部部长、公司副总裁、总裁兼营销总裁、青岛啤酒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具有丰富的啤酒行业战略规划、投资管理、经营管理及营销管理经验,山东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山东省第十三届人大代表。

但正是这条“大道”,陈发树在走了三年之后却上了岔路,而且是在金志国离职前夕,不得不让人生疑。毕竟陈发树减持之后,青岛啤酒的股价闻风而动,连续下跌近10%。

▲樊伟

“不过,即使是陈发树事先获知金志国要离职的消息,只要双方矢口否认,监管机构也无可奈何”,一位机构投资者表示,“两个人可能只是聊天中提及,或者金志国去寻求参考意见,即使陈发树真的是根据这个消息事先卖出,监管层查无实据,也无法认定内幕交易。”

樊伟,现年58岁,江南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第一届中国酿酒大师,工程系列应用研究员,现任公司执行董事、总裁、制造总裁兼总酿酒师,青岛啤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曾任青岛啤酒二厂副厂长、总工程师,公司总酿酒师,公司副总裁。具有丰富的质量管理、生产运营及产品研发经验,青岛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更理性的投资者则表示,金志国离职之于青岛啤酒,并不一定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偌大一家上市公司并不是由金志国一个人在管理,虽然有可能短期下跌,但机构股东都是理性的,下跌也许是更好的买入时机。

事实上,在6月29日金志国离职的当天,青岛啤酒A股便以大涨3.36%收盘。

1000万千升战争

离职当日股价大涨,或许是金志国最想看到的,这也可以被诠释为投资者对新任管理层的持续信任。不过,股价涨跌只是买卖双方力量相较之结果,青岛啤酒未来的路,还要靠新的管理层去掌舵。原总裁孙明波接替董事长职务,原副总裁黄克兴接替孙明波担当总裁职务,而金志国被聘请担任名誉董事长及首席顾问。

执掌青啤11年的金志国离开之后,青岛啤酒能否通过机制的力量良性循环下去,是投资者必须要考虑到的管理风险。而在金志国离开之后,青岛啤酒将要掀起的第二轮扩张,也对新管理层带来极大考验。

在金志国离职的媒体说明会上,新任董事长孙明波强调说,为2014年实现1000万千升的目标勇往直前。“要实现千万的目标,每年要增长百万产能,这是远高于行业水平的发展速度。”孙明波说。

浙商证券食品饮料行业分析师程艳华分析说,此目标的提出表明青啤再次踏上扩张之旅,必将在啤酒市场掀起一轮新的抢夺市场份额的战争。程艳华得出研究结论说,首先是大品牌在中高档啤酒上的全国性垄断和地方强势品牌在中低端啤酒上的区域性垄断并存,僵持后经过再度竞争逐渐过渡到行业进程第二步:少数几家全国性寡头垄断的大啤酒商,和为数不少的生产特色啤酒的小啤酒商相结合的格局,而外资啤酒厂商将参与整个进程。

青岛啤酒在2011年发布2014年产销量1000万千升的战略规划,宣告了啤酒行业加速向第二阶段迈进的步伐。啤酒行业作为规模经济的行业,做大做强一直是每一家啤酒厂商争夺行业领导地位的必要手段。过去几年,在金志国当政时期,青啤一直强调整合,注重利润,与主要竞争对手华润雪花啤酒的销量差距进一步拉大。2011年,雪花啤酒销量已经率先突破1000万千升,达到1023万千升,而青岛啤酒的销量只有715万千升。

青啤与另两个中国啤酒巨头的销量距离也更加接近。销量排位第三的百威英博销量为566万千升,燕京啤酒(000729,股吧)销量为550.6万千升。这一切都促使青啤把销量放在更重要的战略位置上。

不过,通过收购迅速扩张的难度已经今非昔比。几年下来,以雪花、青岛、百威英博、燕京为代表的啤酒四巨头在各地疯狂地收购扩张,国内品牌多被四大家族纳入旗下。据统计,目前全国年产量在20万千升以上的啤酒中型企业仅剩下9家。留给孙明波的空间,远远小于11年前金志国所面对的,这也将是青岛啤酒新管理层面临的第一道难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